E小说 - 武侠小说 -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在线阅读 - 第44章 一人自为国

第44章 一人自为国

        八思巴眼里精光一闪,又默默念起经文来,并不开口。旁边的所有的蒙古骑兵精神一下振奋起来,又齐齐涌动,将沈元景围住。

        他笑了一声,道:“有些意思。”安然坐在马上,也不见有什么动作。

        很快一阵“咚咚咚”的声音传来,大批的骑兵列成一行,往这边走过来,朝左右看去,无边无际;前后也是人堆着人,黑压压的一片,几乎看不见尽头,数不清有多少。

        大军中间,白纛立得直直的,依着沈元景的目力看去,果然是窝阔台,他之前是有所畏惧,才不敢出现,此刻到来,却又镇定异常,面色肃然,不怒自威。

        这蒙古大汗对着身边之人说了几句话,就见一骑飞奔而来,边跑边大声吼道:“大汗有令,后军退回!大汗有令,后军退回!”

        围着沈元景的士兵这才收起刀枪,纷纷调转马头,看也不看两人,径直朝着大部队两边而去,顷刻走了个干净。

        平地除了地上横七竖八的一些尸体,以及几匹受伤没有跑远的马儿嚼着草,就只有沈元景与手里提着的八思巴两人。他催动马匹,慢慢往前走去。

        此刻太阳西斜,直照在沈元景面颊,如同金粉铸就,威风凛凛;单人匹马,踩踏在青黄相间、隐约泛起光点的草地上,恍若天神骑着天马下凡一般。

        窝阔台不由心折,由衷叹道:“真仙人也!”

        沈元景行到五十丈内,却不停歇,又往前走,一直到了三十丈内,窝阔台悚然变色,边上尹克西等武林人士凝神戒备,几名大将神色不安,连周围的兵卒都有些骚动。

        再进到十五丈时,一个身披黄袍、极高极瘦的短发僧人站到前头,朗声道:“来客止步!”他脑门微陷,声如洪钟,显然内力极为不俗。

        这人手里握住一件轮子般的兵器,沈元景一见便知道是金轮法王了。他按住马头,停了下来,随手抓住八思巴脑袋,往地上一按,陷入草地一寸多,才开口道:“窝阔台,你躲了这么久,终于肯出来了。”

        窝阔台冷哼一声,叽里咕噜几句,旁边有穿长衫老者大声翻译道:“你们中原人有句话说得好,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他又说几句,旁边长衫者接着道:“大汗问你,为何一路紧追不舍,从南边到了北边,若他今日不出来,莫非还要追到大漠去?”

        沈元景眉头一挑,轻声问道:“那和尚,我且问你,对面那人翻译的可有出入?”八思巴垂头小声道:“并无差错。”

        他才抬头朗声道:“九年之前,我本要杀你,可见你先杀了托雷,帮我出了口气,才放了你一条生路。谁知你不知感恩,嫁祸于我也就算了,还又先后来我太华、太和两座福地侵扰,吵得我静不下心来修炼。如此行径,殊为可恨,莫说追到此处,便是追到大漠亦或是北地极寒之处,你不肯认错,我也饶你不得!”

        沈元景说的第一句八思巴就不信,他低下头,暗道:“能够纵横天下,名满三国的,怎可能是良善人物,大汗要为难了。”

        对面那长衫老者吓得不清,支支吾吾不敢立刻开口说话,心里乱转,想尽办法组织言辞,急得额头冒出汗来。

        金轮法王冷哼一声,回头用蒙语大声说了一通。他道出第一句话时,蒙古大军里头一片哗然,有几个将领望向中军白纛下面,神色游移不定。

        窝阔台听完勃然大怒,恨不得立即尽起大军,扑杀过去,总算还有些理智,强自忍住,用蒙语大声说道:“一派胡言,明明是你杀了四弟,还敢诬陷于我,今日你若从实说来,或可留你一个全尸,如若不然,定叫你生死不能。”

        那长衫老者这才长舒一口气,将一番话翻译过来,声色俱厉,恨不得吃了沈元景一般。

        “你不肯认,那便没什么好争辩的了。”沈元景伸手摸了摸八思巴头顶的帽子,笑道:“说来说去,还不是要打过,可惜了你这大好头颅。”

        八思巴心里大骇,双手微颤,说道:“仙人容禀,此事与我无甚关联,既然阁下已经找到大汗了,可否放我一马?我现在就能立誓,即刻回山,之后永不履中土。”

        金轮法王功力不凡,便是两人声音不大,也听得清楚,转头就说给了窝阔台听,后者狠狠瞪了八思巴一眼,压下心中怒火,随手指了指地上的蒙古兵尸体,道:

        “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囚禁国师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杀戮这些无辜的兵卒?可知他们一家老小,俱在家里等候,却落得个阴阳两隔。阁下恃强凌弱,非是好汉所为。”

        沈元景见这老头一副痛心疾首模样,便知他不知添油加醋多少,轻蔑一笑道:“你们在均州城下,驱赶百姓攻城的时候,怎么不想想,那里面有多少老幼?杀人时候不知仁义,屠刀落到你们头上,便受不了了?”

        金轮法王恍然大悟,心想:“原来他是为了这事来的,果然是中原神仙的做派。”便开口说道:

        “阁下未免太过迂腐,两国交战,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些许几个百姓,怪只怪他们生不逢时,若大汗统一天下,自然还能够如牛羊一般,有口草吃;可南国朝廷不肯归顺,他们就是别人的牛羊,被逮到了,就只能杀了吃肉,有什么可抱怨的?”

        “原来是我迂腐了?”沈元景气急而笑,冷声道:“你视他们为牛羊,我见你们亦如猪狗。你觉着两国交战,杀些‘牛羊’并不妨事,那我屠灭一些畜生,也是理所应当了。”

        长衫老者将所有话都翻译给了窝阔台,听到金轮法王所说,他面带微笑,轻轻点头,似乎十分满意,及到沈元景说话时,他勃然大怒,喝道:“你哪来的国?”

        沈元景长笑一声,道:“便算只我一人,如何不能是国?”说罢,一按马头,持枪朝着窝阔台冲了过去,却是不耐再和他们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