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章节目录第一百零六章 一更 紧张


    吃过早饭后,柳苏源抱出几个坛子,放到客厅的茶几上,跟柳泊箫嘱咐,“今天老爷子八十大寿,我也没什么好送的,一坛桂花酒,一坛腌酸菜,所幸都是老爷子爱吃的,也都有些年头了,拿去当寿礼,也不至于太寒碜,另外两坛,是我昨晚上做的,炖了一宿,坛子肉和佛跳墙,老爷子也极喜欢吃这两道菜,我听说,这次的寿宴是自助形式,到时候摆在外面,也算我尽了点心意。”

    詹国通给柳苏源打电话邀请了,但他委婉的拒绝了,不管是以什么身份去都不太合适,可顾念着以前的情分,他做了两道菜,届时,众人一吃,懂的人便会知道这是苏家的手艺。

    柳泊箫点点头,“我会把您的心意带到的。”

    柳苏源看着她欣慰的“嗯”了声。

    柳絮笑道,“泊箫,你是不是有点紧张?没事儿,听你外公的,宴老爷子什么都不缺,也什么宝贝都见过,所以啊,就不用费心去给他选礼物了,做一碗寿面就成,你今天可是以宴少女朋友的身份去的,你来做寿面,既能体现孝道又能表达心意,再妥帖不过。”

    柳泊箫其实紧张的不是这个,不过也没多解释,顺着她的话应了声,送他们出门后,坐在沙发上出了回儿神,手机响起时,才拉回思绪。

    “静好,有事儿?”

    那边庄静好道,“等会儿我也去千禧山。”

    柳泊箫讶异了下,好笑的问,“昨天你还说不去的,怎么今天又改主意了?”

    庄静好郁郁的道,“我妈非要我去,搁在之前,我是不会理会的,但现在,想到她只身一人来帝都奔走,为的都是我,我就狠不下心来了,哪怕我并不喜欢庄家,也不喜欢庄家的产业,可我妈坚持那一切都是用我外公的心血建造起来的,她不甘心辜负,更不甘心它们落到别人手里,所以,我只能接受,也接受随之而来的……那些我讨厌的应酬、交际、虚与委蛇、尔虞我诈。”

    柳泊箫见她心情低落,宽慰道,“任何事情都有它的两面性,不要总盯着它不好的那一面啊,你看我,我现在也进了这个圈子,也会遇上许多看不惯的人和事,但那又如何?抵消不了我创业后所获得的满足感和成就感,哪怕我现在的公司还小的不值一提,可我愿意为它奋斗终生。”

    庄静好苦笑,“可我没有你的雄心壮志,我不喜欢经商,我……”

    柳泊箫打断她的话,“静好,很多人从事的职业都未必是自己喜欢的,我最开始,只想当个厨师,安安静静的,没人打扰,不受外界名利的诱惑,潜心研究厨艺,为世人奉献最美味的食物,这是我的理想,我以为我会为此追求一辈子,谁知来了帝都后,发生了些事,这份理想戛然而止了,那会儿,我很迷茫,也有些痛苦和不舍,直到后来,有了晓夕工作室,又签下了昌隆一号院,我才觉得又活了过来,现在,我越来越喜欢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可我之前,曾信誓旦旦的以为除了厨师我什么都不会热爱呢。”

    所以啊,人心都会变得,年少时多么斩钉截铁、热血沸腾的理想,也会在现实中变得面目全非,不过她很庆幸,她如今所做的,依然喜欢。

    庄静好听着她暖如春风的话,心里好受了些,她知道自己的症结在哪儿,不是不够坚强,而是没有柳泊箫的那份赤子之心,她遇事就容易往不好的那层面上想,也许是之前的生活经历造就的,眼里看到都是背叛、争斗、冷漠、倾轧,她还怎么阳光的起来?

    所以,她在看到他的时候,才会心生向往,那么温暖的微笑,就像阳光一样,能照耀进她心底深处最隐秘的黑暗,是她渴望的救赎。

    她深吸一口气,语调轻快了几分,“谢谢你,泊箫,我去准备了,我妈要带我去试裙子,我争取,别太给她丢脸,等会儿在寿宴上见。”

    “好……”

    挂了电话,她看了眼时间,快九点了,她的心怦怦的跳的激烈,不由懊恼,刚才宽慰别人还头头是道,轮到自己身上时,就怂了。

    不行,她得找点事做,不然等待的时间太难熬了。

    想来想去,还是工作吧,她回了卧室,打开电脑,翻出詹云熙和明秀发给她的报表,俩人一个帮她管着公司,一个打理工作室,倒也配合的很默契。

    工作室这边的事情少一点,无非就是视频的拍摄,团队协调的很好,直到目前,已经拍了四个,传到网上后皆大获成功,流量高的让同类视频望尘莫及,运营组昨天跟她兴奋的汇报说,终于有广告商找上门来了,还不止一家,报酬相当可观,具体的还要详细面谈。

    而公司那边,发展势头也良好,所有的手续都已经办妥了,整个昌隆一号院都呈现出勃勃生机,跟之前比,已经是大相径庭,修复工作比她预想的也顺利很多,如今,围墙基本完工,只剩下主楼的部分。

    宴云楼很投入,几乎把业余的时间都耗在那里了,柳泊箫每回周末去都会碰上他,偶尔也闲聊几句,只是交谈不深,他看着很善谈外向,实则……是个很孤傲的人。

    有一次,她碰巧见他跟谁打电话,声音冷的仿佛掉冰渣子,浑身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冷漠疏离,那双狭长的凤眸挟裹着戾气,望之生畏。

    她当时避开了,还为这事好奇的跟宴暮夕说过,宴暮夕丝毫不意外,说那个打电话的一定是追求他小叔的女人,他小叔对爱慕自己的女人从来郎心似铁,甚至不顾及男人的风度,偏偏,越是这样,越是有些女人不死心的缠着,欠虐似的,不知悔改。

    柳泊箫听的唏嘘不已。

    ……

    门铃响起来时,刚好九点一刻。

    柳泊箫整理了下情绪,下楼后,就看到某人已经堂而皇之的进来了,正笑盈盈的看着她,“泊箫,准备好了么?丑媳妇要见公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