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章节目录第九十一章 一更 放心,我不破坏


    宴暮夕闻言,一脸漠然的反问,“她要订婚跟我有什么关系?不相干的人,我没空理会。”

    宴云海噎了下,倒也不气,意味深长的问,“这么说,你是无所谓了?”

    宴暮夕扯了下唇角,“我姐已经出嫁了,那么以后在宴家,除了鸣赫的婚事,其他人都跟我无关。”话音一落,转头看向詹国通,“云熙的婚事,我也可以帮着操心。”

    詹国通笑着道谢。

    宴鸣赫装模作样的感叹道,“我是不是也得表示一下感动之意?难得啊,你心里居然也有我。”

    宴暮夕轻哼,“别得瑟,我是看二叔和二婶的面子,跟你无关,你要是不想让我理会,我正好乐的清闲,还省下份子钱。”

    宴鸣赫笑起来,“那可不行,冲着份子钱,我也不能放过你啊,暮夕,到时候,你可千万别客气,只管拿钱使劲的砸我,我不嫌送钱俗气。”

    宴暮夕嗤笑道,“先找到女朋友再说吧。”

    李舒兰这时道,“暮夕说的对,鸣赫,你可得抓紧了,你跟暮夕同岁,别等着人家都当爸爸了,你媳妇儿还没影儿。”

    宴鸣赫敷衍道,“妈,我会上心的。”

    “那明天就准备相亲吧。”

    “啊?”

    宴鸣赫傻眼了。

    宴暮夕幸灾乐祸的瞥他一眼,屈指敲了下桌面,“还有别的事儿吗?”

    宴云海还未开口,就被宴云山抢过话去,“这事还没解决完,暮夕,你真的不管怡宝和家齐订婚的事儿?

    宴暮夕挑眉,”您是想问,我会不会搞破坏是吧?“

    宴云山脸色变了变,有点被戳穿心事的尴尬。

    宴暮夕呵了声,”您让他们尽管放心,大胆的去订婚,我保证不插手、不使坏,相反,我对他们的结合非常期待,且由衷的祝福。“

    ”你……“听着他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宴云山心里忐忑起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是我的事儿,您只需要记住一点就行,我不会去破坏订婚宴的,他们只管定。“

    ”那你去吗?“

    ”笑话,我为什么要出席不相干人的订婚宴?我有那么无聊吗?“

    ”什么叫不相干的人?她是你……“后面妹妹二字,在宴暮夕冷漠的眼神下,宴云山终究没敢说出来,僵硬的道,”好,记住你今晚说的话,别去惹事,怡宝是怡宝,你是你,你不承认她没关系,当她是陌生人也行,但也别去破坏她的幸福,你们就……这么各自生活吧。“

    宴暮夕听的一个劲的冷笑,”爸,我们一直都是各自生活,还有,您总是警告我啊,您也提醒一下他们,别来惹我,否则,我不会客气。“

    宴云山身子一震,凉意从脚底蹿起来。

    宴暮夕不再理会他,看向宴云海,”二叔,还有事儿吗?“

    宴云海咳嗽了声,”好像也没什么大事儿了,你姑姑那边……“

    ”有逸川在,他会处理好的。“宴美玉再怎么跋扈刁蛮,也有自己的弱点,还是一戳既中,那就是她儿子何逸川,有他哄着,不会惹出什么事来,小打小闹的,他不会在意。

    宴云海显然也清楚,点点头,想了想,又斟酌着问,”暮夕,你跟东方家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啊。“宴暮夕轻飘飘的道。

    宴云海苦笑,”没有吗?外面都传遍了,你跟东方家关系闹僵,有人都问道我这里来了,说是不是有什么矛盾,不然你为什么跟他们翻脸。“

    宴暮夕嗤了声,”您信吗?“

    宴云海叹道,”我当然不信,今中午你不是还去东方蒲家里吃饭了吗,可我不明白,既然你们没翻脸,那你总是打击他们一家做什么?“

    ”打击?这话从何说起?“宴暮夕一脸无辜的问。

    宴云海失笑,”你没再网上踩东方靖、把他搞得身败名裂?“

    ”那是他咎由自取。“

    ”那东方曦呢?她在m国的丑闻是你让人爆出来的吧?“

    ”那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宴云海别有深意的道,”暮夕,我自是知道,你做这些肯定都是有原因的,别人不惹你,你又怎么会去针对别人?可是,没必要报复的这么激烈啊,私底下解决就行,闹的人尽皆知,对东方家的名声损害也很大吧?你跟将白交好,东方蒲和江梵诗待你犹如亲子,你这么做,置他们与何地?“

    ”他们不介意。“

    宴云海蹙眉,这正是他最不解的地方,就算他们再疼爱暮夕,再深明大义,可暮夕这么针对东方家,他们怎么还能心平气和的接受呢?这简直不合常理,换做是他,他肯定没这个心胸,他再明辨是非,也接受不了自己视若亲子的侄子如此打自己的脸。

    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

    东方蒲和东方靖之间,肯定有问题。

    大家族里,兄弟不和也是常有的,为了争权夺利,反目成仇都不稀罕,只是过去这么多年,东方蒲和东方靖一直兄友弟恭的,倒是让他没想到,这居然是做戏吗?

    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他忽然问,”暮夕,东方家快要选下任家主了吧?“

    ”嗯,年前。“

    ”应该是非将白莫属了。“

    ”那是肯定的。“

    看他信誓旦旦,宴云海心里一动,没再继续追问,笑着转了话题,”大伯的寿宴,你打算怎么办?都宴请谁,提前跟我说一声,我也心里有个数儿。“

    宴暮夕点头,”这是当然,二叔有需要请的人,也只管说,我让詹管家下帖子。“

    ”好。“

    ”二婶,千禧山没有女主人,您最近要是不忙,能过来帮着操持一下吗?“

    闻言,李舒兰怔了下,先是看了宴崇瑞一眼,宴崇瑞神色不变,她又看向宴云山,宴云山绷着脸没说话,她笑起来,”可以啊,你别嫌弃二婶的眼光就行。“

    宴暮夕调侃道,”就冲您能嫁给我二叔,足以证明您的眼光非常完美。“

    李舒兰笑骂道,”你这孩子,连我和你二叔都敢戏弄。“

    宴云海也笑骂一句。

    气氛热络起来,说的都是寿宴的事儿,宴云山这个正儿八百的儿子倒是像个外人,被凉在一边。

    ------题外话------

    今天也是五更喔,感觉好久没写这么多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