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章节目录三更 最深情的告白


    谁知,人家打的十分帅气,不但不丢脸,还特别的长脸,期待的泼妇嘴脸呢?

    柳泊箫看着庄静好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那三人,眼睛直发亮,这一刻都动了习武的念头了。

    尤其那个过肩摔,实在漂亮,砰的一声,地板都震了震。

    此刻那三人倒在地上,满脸的惊恐,都忘了喊疼,挨揍的过程没有五分钟,却足以让她们铭记一辈子了。

    庄静好看着三人的怂样儿,不屑的哼了声,拍拍手,像是拍去什么脏东西,然后看向还站着的那个,挑眉,“还要继续打吗?”

    那人还被柳泊箫抓着手腕呢,见状,哪敢再逞能?忙不迭的摇头,“不、不打了。”

    她有自知之明,即便是心里再不甘,这会儿也得装怂先混过去再说,大不了回头请人再找回场子。

    “识趣就好,不然……”庄静好眯起眼,“我就把你这填充起来的假鼻子给打回原形。”

    柳泊箫想笑,忍住了。

    那人涨红着脸,咬牙不语,由着她给自己难堪。

    “还不滚?”

    那人倒是想,可手腕还没牵制着,柳泊箫这才松开她,“以后离得我远一些,我实在不想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

    那人揉着自己的手腕,狠狠瞪她一眼,扶起三个同伴,狼狈的走了。

    走廊上,所有的房间门瞬间关上。

    柳泊箫对庄静好道,“谢谢。”

    庄静好不以为意道,“其实我不出手,你也能解决,我知道你身边一直有保镖守着。”

    “那也要感谢你,还有,抱歉,恐怕这次要拉你下水了。”庄静好已经出手教训了那几人,便再也没法置身事外,她们肯定会迁怒她多管闲事。

    “我本来就在水里。”庄静好不以为意的道。

    俩人相视一笑。

    进了宿舍,庄静好忽然问,“泊箫,介意我把刚才的事儿跟东方少爷说吗?”

    柳泊箫心里一动,玩笑般的道,“这种小事儿不用汇报吧?”

    “那几个女生是不足为惧,但她们背后都有各自的家族,这次吃了亏,事后必然会想找回场子,其中一个家里是开酒店的,东方少爷应该有掣肘她们的办法。”

    看她说的一脸认真,柳泊箫无奈的点头“好吧。”

    其实这是事儿,暮夕肯定会让余海去处理,庄静好应该能想到的。

    她见她拿出手机发信息,不由问了句,“怎么不直接打电话?”

    庄静好动作一顿,头也不抬的道,“万一他忙着呢,还是发信息妥当。”

    柳泊箫眸光动了动,没再说什么。

    快四点的时候,网上的热议还在持续增高,甚至有些平台因为访问量过高都瘫痪了,可见这次事件的影响力有多大。

    宴暮夕出手前给她打过电话来,“泊箫,准备好了吗?真正的好戏要上演了。”

    “一直在等着呢。”

    四点整,宴暮夕直接开了记者招待会,会上,除了他,还有第一医院的几个医生护士,合众传媒全程报道。

    会上,宴暮夕先是义正言辞的斥责了网上的那些不实报道,什么催情药,什么暧昧,什么被绿和红杏出墙,均是无稽之谈,再是甩出了证据打脸。

    最直接的证据便是那几个医生和护士的陈词,当时就是他们冲进病房去的,却不是因为明澜误用了催情药,而是因为伤口不小心碰到出血了,他们冲进去时,明澜和柳泊箫之间什么暧昧都没有,柳泊箫离开时,眼睛发红,也不是哭的,而是被消毒水刺激到了。

    这些言论一出来,众人无不惊呆了,炒的轰轰烈烈的绯闻敢情只是一场误会?

    那怎么不早站出来澄清解释啊?背这么久的黑锅又是为什么?

    宴暮夕给出的答案十分耐人寻味,“因为我想知道,有多少人不看好我和泊箫在一起,又有多少人在等着我们分手,想知道人心之恶,可以恶到什么程度,现在看清了,所以,那些造谣生事、恶意中伤、传播虚假信息的人和媒体,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这件事对我、对泊箫造成的伤害,我会让他们偿还,谁也跑不了。”

    这话一出,但凡听到的都有种脊背生寒的胆颤。

    人家之前不是不出手,人家是在看有多少与他作对的人蹦跶啊,好等着一网打尽,可笑,他们还以为人家是心虚了。

    最后,宴暮夕对着镜头,郑重的道,“泊箫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生,也是最后一个,我的妻子只会是她,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松开她的手,请所有人的见证,如有违背,我名下所有的财产皆归泊箫所有。”

    这话比刚才那些还劲爆,而且,由不得众人怀疑,因为昭阳科技的律师团站出来,白纸黑字,盖上钢印生效了,同时,也让大家见识了一下何为首富,金钱,对宴暮夕来说,真就是一个数字而已,且,已经不是以亿做单位了,何其恐怖!

    这枚炸弹抛出来,之前那些怀疑俩人要分手的幸灾乐祸的脸,就被打的啪啪响了。

    网上的风向也变了,之前的那些帖子被踩了下去,新的热搜词诞生,榜上第一名变成了宴大少和女友情比金坚,第二名是,史上最深情的炫富,第三名,明澜受伤不是意外,而是人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