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章节目录二更 宴大少来了


    冯勇还真是没想到这些,愣了下后,看向宴云山,“宴总,您女儿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大的千禧山,还容不下我妹妹一个?”

    宴云山为难的道,“千禧山,的确没有合适的地方……”

    冯勇冷笑着打断,“糊弄我们没见识是不是?我可是早就打听过了,你们宴家在千禧山圈的地方有几百亩,能盖多少房子?福园,静园都足够大吧?房间不是只有一间两间吧?”

    这话说出来,宴怡宝差点笑了。

    栾红颜也想笑,只是又莫名的觉得哀伤和嘲讽。

    而宴崇瑞的脸色已然沉下。

    詹国通跟着宴崇瑞几十年,见状,便绷着脸道,“这位冯先生,你大概是对宴家有什么误解,宴家的房子自然是不止一间两间的,只静园就有五层楼高,福园是五进的大院子,别说一个人,就是安排百十人都没问题……”

    “那你还说……”

    “听我说完。”詹国通虽是管家,但气势也不容小觑,敛色沉声的表情也很唬人,“福园,只有宴家的嫡子嫡孙,宴家主母,明媒正娶的夫人才能进去住,至于静园,里面的主子就只有少爷一个,就是大爷……”詹国通并未给宴云山留脸面,波澜不惊的道,“大爷都不能进去。”

    听到这里,冯勇变了变脸色。

    宴云山则觉得下不来台,不悦的喊了声,“老詹!”

    詹国通语气很谦卑,但态度依旧,“大爷,我只是实话实说,二十年前,静园的确有您的房间,但后来,少爷不小心烧了厨房后,很多地方就都改动了。”

    闻言,宴云山心口一缩,整个人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似的,脸色有些发白。

    “至于瑰园……”詹国通意味深长的道,“你们要是想进去住的话,倒也不是没可能,只要你们放心,那就去跟大爷商量好了。”

    冯勇还没开口,就被徐曼悄悄扯了下胳膊,冯勇也不傻,瑰园是什么地方,他一想就明白,那是栾红颜的地盘,她在那儿住了二十年,肯定所有的佣人都收买了吧?徐曼要是进去,肚子里的孩子能保得住才怪?要是没了这孩子,徐曼还拿什么进宴家?

    “要不,再盖一座院子?”冯勇脱口而出。

    詹国通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真拿自己当盘菜了?还再盖一所院子,徐曼配吗?栾红颜当时,那是抱着儿子上门的,老爷子一时心软才点头了,少爷又年纪小,在宴家还做不了主,为了这事儿,老爷子愧疚了二十年,现在,同样的错误要是还犯第二次,他都不敢想少爷会是什么反应。

    果然,宴崇瑞听了这话后,神色就变得不太对,端起杯子的手不自觉的颤动着,茶水滴在衣服上,他都顾不上,喝了两口后,豁然朝着宴云山看过去,“你怎么说?”

    宴云山被那眼神看的吓了一跳,“爸,我……”

    宴崇瑞忽然把杯子摔了出去,砰的一声响,地上一片狼藉,上好的杯子四分五裂,吓得雅间里的人都哆嗦了下,宴怡宝还尖叫了声。

    徐曼缩了下肩膀,头垂的更低。

    冯勇也没想到宴崇瑞忽然发怒,“宴老爷子,您这是……”

    宴崇瑞猛地又拍了下桌子,“闭嘴,你来说!”他冲着宴云山吼,“你说,要怎么办?你惹出来的祸事,你来说,想怎么个打算?”

    宴云山被老爷子这么大反应吓得有些懵,看他呼吸急喘,一个劲的劝,“爸,您别生气啊,我也没说非要让她住进千禧山去,我外面有好多套房子,随便哪套都能安排人,等生了孩子再抱回来就是……”

    说道这里,他声音募然顿住,然后僵硬的转过头去,就见门被砰的踢开了,他看到那走进来的人,震惊的同时又夹杂着几分心虚慌乱,以至于再开口时都结巴起来,“暮、暮夕,你怎么,也来了?”

    不止他,雅间里的所有人都冲着门口看去,神色各异。

    宴暮夕今天穿了身简单的休闲装,可每一步都能似走出超模的风范儿,只是浑身的气息有种说不出的冷漠,让人看了,无端的心头悸动。

    宴暮夕看都没看宴云山一眼,对其他人更是视若无物,他径直走到上首,对着宴崇瑞淡淡的喊了声“爷爷”。

    宴崇瑞哑着嗓子应了声,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吧。”

    宴暮夕点了下头,很自然的就坐了下去。

    邱冰和詹云熙站到他身后去。

    宴云山看到这一幕有些不淡定了,准确的说,有种被羞辱的难堪和怒气,他是老子,还站在这里,当儿子的倒是坐下了,这算什么?

    打他脸吗?

    刚才还觉得心虚、慌乱,此刻,倒是都被火气冲散了,“爸,您怎么让他坐下了?暮夕,那是你能坐的地方?还有没有一点礼数儿?”

    宴暮夕漠然的看向他,讥诮的勾了下唇角,“礼数?我就是太有礼数了,才会让你弄出这么多闲杂人等在我跟前碍眼。”

    “你……”这话,不止是宴云山变了脸色,栾红颜母子四人更是难堪,还有愤怒,但不管再愤怒,谁也不敢在这时候跟宴暮夕对着干,唯有忍。

    宴暮夕并没给宴云山开口反驳的机会,便又继续道,“且,现在你还变本加厉,想继续制造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来膈应我,我喊你一声爸,是看在爷爷的份上,你不是真觉得我不会对你如何?”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宴云山被他那冷漠的眼神给盯得头皮发麻,声音也颤起来,“暮夕,你这话是大逆不道,是……”

    宴暮夕呵了声,“大逆不道?等你有资格管束我的时候再说吧。”嘲弄完,话音一转,轻蔑的扫了眼徐曼和冯勇,“我今晚本不想来,毕竟不是什么人都配让我见,但是,想到有些话趁这个机会说了也好,免得以后不断的有人上门给你当儿子,搅了我清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