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章节目录二更 她算什么东西?


    迎春花,因其在百花之中开花最早,花后即迎来百花齐放的春天而得名,花瓣金黄色,秀丽端庄,不畏寒冷,是雪中四友之一。

    柳絮很喜欢,只是她错把迎春当成了连翘,连翘的花语是魔法,据说这种花隐藏着一股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睡觉时在枕头下压着小连翘,可以梦见未来丈夫的容貌,那时候的柳絮正值妙龄怀春,怎么会不想呢?

    东方靖告诉她,她一直以为的连翘其实是迎春时,她羞的红了脸,他却笑她可爱,事后,温柔耐心的给她讲连翘和迎春的区别。

    那些话过了二十年,原以为早就随风入了土,却不想在这一刻,忽然全部记起,清晰如昨日重现。

    “迎春的小枝绿色,而连翘的小枝颜色较深,迎春的花每朵有6枚瓣片,连翘只有4枚,迎春很少结果实,连翘确实结果实……”

    “有一首赞美迎春的诗,金英翠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凭君语向游人道,莫作蔓青花眼看……”

    “料峭的花语是魔法,迎春的花语是相爱到永远……”

    一字字,一句句,像是重锤击打在心头、脑海,东方靖浑身僵硬,手机砰的掉落在地,他才倏然惊醒回神,脊背上早已是冷汗涔涔。

    却又夹杂着某种说不出的感觉,以至于,他迈不开脚,一直盯着柳絮,神色从震惊到恍惚。

    柳絮已经收拾好心情,漠然的低头吃起冰沙来,等她再次抬头看去,玻璃窗外已经没了人影,她说不出心头是什么滋味,自嘲的勾了勾唇角。

    ……

    回店里的路上,柳絮有些魂不守舍,不知道在想什么。

    柳泊箫斟酌着道,“妈,领养个弟弟,我很支持,其实,我最想看到的还是您能……给我找个爸爸,有他陪着您,我才能真的放心。”

    闻言,柳絮用手遮住眼,靠在椅背上,无力的道,“我没有那个想法,泊箫,容貌也好,身体也好,都能用药物治愈,唯有这心……”

    柳泊箫急声打断,“妈,别说的这么绝对,您才四十岁,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柳絮摇摇头,“别劝了,这事儿,我心里有数。”

    柳泊箫泄气的叹了声。

    晚上的菜,是柳泊箫和柳苏源掌勺,柳絮拎着买来的东西回了珑湖苑,陆云峥没看到她,还好奇的到后厨问了声,柳泊箫解释,“妈回去收拾下房间,过两天,我弟弟就来了。”

    陆云峥也听说了要领养个孩子的事儿,闻言,就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好,插科打诨了几句,就去忙了。

    柳泊箫想了想,还是跟柳苏源说了遇上东方靖的事儿。

    柳苏源听了后,脸色就变了。

    柳泊箫忙解释,“就是巧了,偶遇上的,也没说话,远远的看了几眼。”

    柳苏源愤愤的道,“还真是阴魂不散,最好是偶遇,要是让我知道,他是故意接近你妈,豁出这条老命去,我也得弄死他。”

    “外公……”

    “泊箫,我就恨呐,祸害了你妈一回,难道还要再祸害一次?”

    “外公,您别担心,他应该不敢。”

    “最好如此。”

    其实,柳泊箫也拿不准东方靖现在是个什么心思,他和秦可卿应该还是恨着她妈吧?那么,现在她妈的容貌恢复了,俩人又会是何种反应呢?

    ……

    此刻,一栋欧式风格的独栋别墅里,一家四口正坐在沙发上吃饭后甜点,甜点就是东方靖从商场买来的那个爆浆蛋糕,切开后,里面的浆流出来,只是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不过,四人的脸上却都没多少想吃的意思。

    “姐,你怎么不吃啊?”东方曦吃了两口后,见东方冉拿着叉子却不动,忍不住用胳膊肘碰了她一下,“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吗?爸特意去排队买的。”

    东方冉勉强笑笑,“我忽然不太喜欢吃甜食了。”

    “为什么?”东方曦不解的问。

    东方冉黯然道,“没有为什么,就是腻了。”

    “姐,是不是因为……”

    “咳咳……”东方靖咳嗽了两声,示意她别再提这事儿。

    但东方曦却不悦的道,“爸,有什么好避讳的啊,不提就能当作没发生过吗?现在,我们要做的不是回避,而是积极想办法去解决问题好么?”

    东方靖无奈的道,“怎么解决?你啊,就是想事情太简单。”

    “我哪里想的简单啦?”东方曦不服气,“暮夕哥不同意大姐提的条件,那说明,我们给的条件不够吸引他,如果我们再加码呢?人心本贪,总能打动他。”

    闻言,东方靖斥了声,“胡说什么,什么加码?你以为你姐的婚姻是什么?”

    东方曦被数落的低下头,小声的对东方冉道,“对不起啊,姐,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替你着急,你喜欢暮夕哥哥那么多年,怎么能放弃呢?”

    东方冉惨笑,“不放弃能如何?我都已经不要脸的送上门去了,他还是看都不看我一眼。”

    东方曦恼恨道,“不是你做的不好,而是暮夕哥哥被那个柳泊箫迷惑了,如果要是没有她,暮夕哥哥肯定不会拒绝你,你是世家小姐,真正的金枝玉叶,她算什么东西?”

    闻言,东方靖眼眸闪了闪,一时心不在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