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章节目录二更 扳回一局


    柳泊箫已经忍的肩膀都在抖了,他还真行,什么法子都能想的出来,就这么反败为胜了,就算现在封墨使劲的否认,看众人的表情,八成也不会信他了,只会以为他是在掩饰。

    封墨气的身子都有点抖了,“宴暮夕,你,你好样的!”

    这幅样子,很快就又被解读为是因爱生恨。

    宴暮夕适实的流露出一点愧疚,“抱歉,封墨,我真的无法喜欢上你,即便你追了我二十多年,我还是这个答案,你现在回头还不晚……”

    封墨拳头攥的咯吱响,然后动手了。

    惊呼声响起,看热闹的人都下意识的避的远一点,唯恐被殃及池鱼。

    封墨动手的第一瞬间,宴暮夕就把柳泊箫推到了一边,邱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冲过来,迎上了封墨的攻击,俩人打起来。

    邱冰比起封墨稍逊一筹,但一时半会儿的封墨也占不到多少便宜,你来我往,高手过招,竟让吃瓜群众们看出了动作大片的韵味。

    柳泊箫问,“怎么办?”

    宴暮夕勾起唇角,“很快就来人了,一个处分是少不了他了。”

    柳泊箫无语的看着他,“你这回把他坑的可够惨的了。”

    宴暮夕无辜的反问,“有吗?”

    柳泊箫哼笑,“都爱慕你二十多年了,还不够惨?”

    连性取向都硬生生的被扭转了,封墨一看就是直男,还不得膈应死。

    宴暮夕煞有介事的道,“别说,他说不准真的就喜欢我,不是有个词就相爱相杀吗,他从小那么爱招惹我,很可能就是为了宣泄他那无处安放的暗恋。”

    “噗……”柳泊箫喷了,“你够了哈。”

    “泊箫心疼了?”宴暮夕幽怨的看过来,“还是看她求婚真的心动了?”

    柳泊箫嗔他一眼,然后视线落在他的手上,“我要说心动了,你是不是会把戒指给我?”

    宴暮夕攥紧了盒子,挤出俩字,“休想!”

    柳泊箫忽然踮起脚,趁着大家都在看打架,飞快的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然后挣开他的手,说了一句“我回宿舍了”,就跑进了公寓。

    宴暮夕抚着被她亲过的地方,笑得眯了眼。

    詹云熙这才敢凑过来,冲他竖起大拇指,“少爷,刚才那一招,实在太机智了。”

    刚才那种局,怎么化解都难免落于下风,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破解之道,谁想,少爷就完美解决了,逆转的不要太漂亮。

    宴暮夕但笑不语。

    很快,校方的保卫处就来了,一看又是这俩人打架,都颇为头疼,这都是高手呐,且哪边也得罪不起,冲上去拉架都得拿出豁出命去的精神,好在他们来的人多,挨了几拳,倒也把俩人拉开了。

    这事自然也惊动了相关的学校领导,后来,连宴暮夕一起请去了办公室。

    看热闹的人这才散去。

    不过,从这以后,封墨就被打上了爱慕宴大少的标签。

    ……

    柳泊箫已经不管这些了,回到宿舍后,见庄静好正趴在窗户那儿往下看,不由眼皮跳了跳,换上拖鞋后,也走了过去,下面,正到了曲终人散的一幕。

    庄静好收回视线,冲她笑了笑。

    柳泊箫揉揉眉头,“想说什么就说吧。”

    自从在她家店里吃过饭,俩人之间相处就变得太自在了。

    庄静好道,“那个封墨真的喜欢宴少?”

    柳泊箫叹道,“你觉得可能吗?”

    庄静好点头,“有可能,网上可是说了,宴少的美,是男女通杀、老少咸宜的。”

    柳泊箫失笑,坐回床上,无奈的道,“没有的事儿,封墨是直男,妥妥的,他不喜欢暮夕,也不喜欢我,就是瞎胡闹而已。”

    庄静好复杂的道,“封墨这样的人,活的还真是肆意,完全不在乎别人会怎么想,想求婚就求了,想动手就动了,哪怕明天就传出他爱慕宴少的绯闻,他也不会觉得困扰,这样活着,可真是让人羡慕。”

    闻言,柳泊箫看向她。

    庄静好却是打住了这个话题,转而问道,“你喜欢东方少爷吗?”

    “嗯?”

    庄静好默了下,才坦荡的对她道,“我觉得他是真的喜欢你,宴少自然对你也好,可他对你的好,并不比宴少逊色,你就不动心?”

    柳泊箫解释,“那是我哥……”

    “我知道,又不是亲的,是他父母为了让他对你死心、不要伤了兄弟和气,才认的。”

    “可在我心里,是把他当亲哥了。”

    见她说的正色,庄静好点点头,“我明白了。”

    柳泊箫纳闷,“你明白什么了?”

    庄静好道,“明白你不会喜欢他,那么,我以后再向他汇报时,会尽量避开一些能刺激他更喜欢你的事儿,免得他越陷越深。”

    “……”

    她无言以对,只在心里呻吟,什么时候她和她哥的关系才能大白于天下啊?

    ……

    第二天,柳泊箫去教室上课时,就见很多人三五成群的举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见她进来,又都纷纷住了嘴,神色古怪。

    她也不好奇,更不在意,只专心听自己的课。

    庄静好低声道,“闹了昨晚那么一出,你在学校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柳泊箫笑笑,并不往心里去。

    庄静好对她,也是越来越服气了,换做其他人,怕是在教室里坐不下去,可她呢?该如何就如何,反应一点不像这个岁数的女孩儿,平静从容的让人心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