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章节目录三更 要去搞破坏吗?


    宴暮夕过完被羡慕嫉妒恨的瘾后,送柳泊箫去归去来兮,柳苏源虽觉得自己跟着恐就是个灯泡,但见詹云熙和邱冰都在,也不差他这一个,于是硬着头皮也坐上车。

    路上,柳泊箫怕宴暮夕不规矩,便主动开个了个安全的话题,“明澜给我打电话,说是晚上一起吃个饭……”

    还没听完呢,宴暮夕就截过话去,“嗯?他约你吃饭?”

    什么话到他嘴里,都得带着几分让人遐想的暧昧。

    柳泊箫顾及外公在一边,也不好怼他,很正经的解释,“不是,还有其他人,都是从紫城考到帝都来上学的学生,云峥和天赐也去的。”

    闻言,宴暮夕眼眸闪了闪,“同学兼老乡会?”

    柳泊箫点了下头,“算是吧。”

    “说了为什么吗?”

    “就说吃个饭认识下。”

    柳苏源听到这里,笑着道,“我觉得挺好的,出门在外,又是老乡,又是同学的,认识一下,以后也好有个照应。”

    柳泊箫道,“明澜也是这么说的,这个老乡会是高我两届的一个学长挑头办的,大概有二十几个人吧,不过晚上去的不多。”

    柳苏源一听就很支持,“那就去跟着一块去玩吧,都是年轻人,多走动好。”

    柳泊箫含笑应了,其实她并不喜欢凑这种热闹,又都不熟悉,有什么好聚的?可明澜都开口了,她咀嚼也不合适,再说,她也想借着这次机会,缓和一下四个人的关系。

    宴暮夕的内心却颇为幽怨,走动好什么啊?那些人肯定没安好心呐,又是同学又是老乡,显然是打起泊箫的主意了,他就不信,纯粹只是聚会,但明面上,他没表现出什么异样,有些人性龌龊,他宁愿她看不到。

    把人送到归去来兮后,宴暮夕回昭阳科技的路上,琢磨了一会儿,还是对邱冰吩咐,“查一下这个老乡同学会。”

    闻言,邱冰先是下意识的应了,然后迟疑的问,“少爷,这么背后查,让少夫人知道了,怕是不太好吧?”

    宴暮夕不为所动,“我宁肯让她知道后怨我,也不想会有什么丑陋危险的东西出现在她身边,查!”

    见宴暮夕眉眼沉下,邱冰顿时不敢再说什么,到了公司后,就立刻着手去办了。

    一个小时后,就查了个底朝天,邱冰去办公室给宴暮夕汇报,“少爷,少夫人说的这个老乡兼同学会是在两年前成立的,发起的人叫钟鑫,是帝都大学法律系的学生,品学兼优,在学生会还任职,人气很高,长的,也不错。”

    宴暮夕挑眉,“他今天读大几了?”

    “开学读大四了,高中时,跟少夫人是一个学校,但俩人应该是不认识的,差了三年呢。”邱冰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补上后面那一句,反正嘴巴就秃噜出来了。

    宴暮夕呵了声,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吃醋的情绪,不过问的那问题……“他有女朋友了吗?”

    邱冰摇头。

    宴暮夕的嘴角就垂了下去,“这么优秀,怎么没有女朋友?难道喜欢男人?”

    邱冰嘴角抽了下,“不是,他……眼光比较高,帝都大学里追求他的女生很多的。”

    宴暮夕轻哼了声,想到什么,又问,“乔天赐跟他在一个学校,俩人平时有交集吗?”

    “认识,但交集并不多,毕竟帝都大学那么大,俩人又不在一个系,只有过节时,他们这个同学会才在一起聚餐,钟鑫的号召力还不错,里面人数不少,特别活跃的就有二十几个,帝都大学的,就钟鑫,乔天赐,咳咳,以后再加上少夫人。”帝都大学分数很高,一个小城市,每年能考进来一个,也算不错了。

    “还有呢?”

    “其他的就都是其他大学的了,没特别出挑的,对了,云天也算一个。”

    “云天?”宴暮夕听着这名字耳熟,略一沉思,便想到了,“跟明澜关系不错的那个十八线小明星?”

    邱冰总算闻到一点酸味了,“是的,他是里面的活跃分子,他跟明澜就读的学校里,还有几个同学也是紫城的,不过,都还没机会出道。”

    宴暮夕默了片刻,凉凉的问,“查出来为什么要聚会了吗?”

    邱冰面色一肃,“查了,每年开学的时候,他们都会组织一场聚餐,欢迎从紫城来的新同学,目的是互相照应,功利性并不明显。”

    “离着开学还有二十多天呢……”宴暮夕似笑非笑的提醒。

    见状,邱冰赶紧道,“是的,所以,这一次聚餐的目的是为了庆祝少夫人昨天夺冠,去的人不会很多,毕竟大多数人都还没来帝都报道。”

    闻言,宴暮夕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意,“时间、地点呢?”

    “晚上七点,长华路上一家叫惜缘的私房菜馆。”邱冰快速的说完后,试探着问,“少爷,需要我找人去破吓吗?”

    宴暮夕看他一眼,慢悠悠的反问,“为什么要破坏?”

    邱冰,“……”

    当然是看您一脸不爽啊。

    宴暮夕轻哼了声,“我是那么小肚鸡肠、拈酸吃醋、毫无容忍之量的人吗?”

    邱冰不说话,心想,您在别的时候确实不是,但对上少夫人的事儿,说您小肚鸡肠、拈酸吃醋都是轻的,您简直遇佛杀佛、遇鬼杀鬼好么?

    “行了,出去吧?”宴暮夕摆手。

    邱冰木着脸离开。

    出了门,詹云熙就一脸兴奋的凑过来问,“怎么样?少爷是不是让你带人去把那儿铲平了?”

    邱冰幽幽的问,“少爷是那种小肚鸡肠、拈酸吃醋、毫无容人之量的人吗?”

    詹云熙,“……”

    他心想,难道这还用问吗?肯定是啊。

------题外话------

    晚上还有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