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章节目录二更 妹妹还活着


    见状,爷俩吓了一跳,顿时紧张起来。

    一个关切的问,“梵诗,你怎么了?”

    一个悄悄的把手伸进口袋,准备拿药。

    好在,江梵诗还能稳的住,并没让自己沉浸在过去的痛苦中,她疲惫的摆摆手,“我没事儿,你俩不用担心,再给我杯水。”

    “好……”东方将白忙又倒了一杯递过去。

    江梵诗这次喝的有点急。

    东方雍暗暗给儿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再委婉些,别太直接了。

    东方将白心神领会,等她放下杯子,故意轻松的问,“妈,您今天上网看新闻了吗?”

    话题一转,气氛就不那么紧绷了。

    江梵诗顺着他的话问,“网上又有什么新鲜事儿了?”

    她对那些快餐式的八卦从来都不感兴趣,炒的再火,也不过是别人嘴里无聊打发时间的谈资而已,手机对她来说,只有一个作用,接打电话。

    但儿子既然提了,她也会配合。

    东方将白笑着道,“今天这事儿可热闹极了,妈,您真该看看,铺天盖地都是关于暮夕的,热搜榜上前三条都被他霸占着。”

    “喔?为什么?”江梵诗好奇的问,“暮夕做什么了?”

    “他今天做的可多了,哪一件都能上头条,风光的不得了。”东方将白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到一副照片递过去,“您瞧瞧,是不是春风得意的很?”

    那照片里,宴暮夕跟柳泊箫携手走在红毯上,俩人的容貌无需多说,都美的让天地为之失色,耀眼逼人,站在一起,堪称珠联璧合。

    江梵诗看的怔住。

    东方将白状若随意的把今天宴暮夕干的那些惊掉人下巴的事儿都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他们中午一起在柳苏源的店里吃庆功宴,还说到佛跳墙的美味……

    东方雍暗暗打量着媳妇儿的表情变化,心里一刻都不敢放松。

    “你是说,暮夕的女朋友得了冠军?”江梵诗这次盯着柳泊箫的眼,没有失控,不过,还是能看得出来,她的情绪波动很大,“她厨艺很好吗?”

    “嗯,厨艺很好。”东方将白见他妈还能承受的住,小心翼翼的道,“我去当评委了,她决赛时做了一道烤牛排,把所有人都征服了,那个冠军她当之无愧。”

    江梵诗摩挲着屏幕,半响后,把手机还给他,脸上浮上一抹虚弱的笑,“那就好,暮夕那么喜欢吃,找个这样的女朋友,是他的福气,不过,你宴伯伯恐怕不会很高兴吧?”

    “嗯,宴伯伯不同意,还让人去阻拦过。”

    江梵诗摇摇头,“你宴伯伯就是太重颜面了,颜面还有儿子的幸福重要吗?暮夕又不是小孩子了,既然是他选择的,那就一定有他的理由,长辈们可以帮着把把关,但不要插手太多,也无用,就暮夕那脾气,唉,他跟你宴伯伯是不是又闹僵了?”

    东方将白摸棱两可的道,“俩人的关系一直就那样,没什么僵不僵的……”他不是想往这个方向引啊,他要说的是妹妹。

    “你也帮着劝劝啊,亲生的父子关系,闹大了,外人不会指责你宴伯伯,矛头肯定都对准暮夕,他虽不在意这些虚名,可现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也得顾及人家那边……”

    闻言,东方将白暗暗心喜,没想到他妈自个儿把话题又绕过来了,于是,笑着道,“嗯,我一定会劝的,不过,您也不用担心,他女朋友的家里人都很喜欢暮夕,对俩人的事儿干涉也不多。”

    “是么?”江梵诗听到这里,随口问了句,“对方家里都有些什么人?”

    “说起来,您也认识。”

    “嗯?”这回,江梵诗起了兴致,“是谁?”

    “是苏源苏师傅。”东方将白提醒道,“曾经在宴家工作过,暮夕小时候很喜欢吃他做的菜,后来就一直在静园为他一个人做了。”

    江梵诗的印象有些模糊,不过却知道有这么一个人,遂点点头,讶异的问,“这么说,暮夕的女朋友是苏师傅的女儿吗?”

    “不是,是外孙女。”东方将白谨慎的又补上一句,“没有血缘关系。”

    闻言,江梵诗更加讶异。

    东方将白小心翼翼的解释,“二十年前,苏师傅从宴家辞职,带着他女儿苏柳去了紫城,苏柳收养了一个女孩儿,他们视如己出……”

    江梵诗听的出神,忽然问,“收养?她是被父母抛弃的吗?”

    东方将白喉咙一梗,心口难受起来。

    东方雍的脸色亦是一下子黯然了。

    江梵诗看着爷俩,“怎么了?”

    东方将白不知道怎么再继续,直接说出真相,他不敢,可这么一步步的往前铺垫,对他来说,无疑于是个揭开伤口的过程,此刻,就是到了最痛的那一点上。

    东方雍艰难的压下心头的酸痛,拍了拍她盘着的腿,“不是被抛弃的,那么……好的孩子,哪个父母舍得抛弃?是,是不小心弄丢了……”

    江梵诗眼神一变,整个人颤抖起来,“弄丢的,原来是弄丢的……”

    东方雍见状,顿时懊悔的不得了,他用什么词不好,非要说这个丢字,他紧张的把她搂进怀里,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喊她的名字,“梵诗,梵诗……”

    东方将白隐下眼里的痛色,豁出去一般的道,“妈,当年,妹妹不是您弄丢的,她是被人预谋偷走的,这不是您的错,是背后的人太狠毒,让我们一家分离……”

    江梵诗摇着头,情绪已经不对劲了,脸惨白惨白的,唇上没有一点血色,嘴里喃喃有声,“不,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东方雍心疼的受不了了,喝到,“将白,不许说了。”

    东方将白这次却没听他的,双手按在他妈削瘦的肩膀上,一字一字的道,“妈,妹妹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