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章节目录五更 柳絮的嘱咐


    病房不大,装修的也无特别之处,只在四周悬挂着很多灯,唯一称得上醒目的便是那张床,床上是一整块玉石,柳絮原本躺在上面,看到俩人,坐了起来,她身上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头发挽着,额前没有遮挡的留海,露出整张脸,那张脸怎么说呢,虽还是显得苍老,但跟以前却又不一样了。

    “柳姨?”乔天赐惊异的喊了声,快步走过来,“我能给您把一下脉吗?”

    柳絮的表情比起之前,也多少生动了些,见他眼巴巴的瞅着自己,眼里的急切和期待都要溢出来,含笑点了下头,把胳膊伸过去。

    见状,乔天赐激动的不行,赶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深呼吸几口,让自己平静了些,菜专心致志的给她把起脉来,眉头时而紧皱,时而沉思,时而凝重。

    柳泊箫也不打扰他,先跟坐在沙发上看书的乔德智打过招呼,等乔天赐把完脉,又去床边与她妈说着话,她妈妈的变化,她当然也看在眼里,不过是没表现的那么强烈而已。

    乔天赐才收回手后,表情有些茫然。

    “想不通?”

    听到这一声,乔天赐转身,看到他爸,急声道,“是啊,爸,之前柳姨的脉我也诊过几次,可明明已经损毁了,现在,为什么又感受到生机了呢?这不科学啊。”

    乔德智哼了声,“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多得是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你大惊小怪,那是你见识浅薄,好好学着点吧,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尤其医学,永远都没有止境。”

    乔天赐点了下头,表情还有点怔怔,想到什么,激动的问,“爸,您知道柳姨的治疗经过对不对?都用的什么药物?行的什么针法,您都清楚对不对?”

    乔德智翻看着手里的书,头也不抬的道,“知道是知道,但对你无用。”

    “为什么?”乔天赐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您告诉我穴位和药物的名称也行啊,我回去好好琢磨一下,这等枯木逢春的本事,我实在好奇。”

    乔德智放下书,跟柳泊箫交换了个眼神,便知道还瞒着儿子,于是避重就轻的道,“你柳姨外用和泡澡的药物,最重要的那几样,是秦佑德亲自调配的,我也不太清楚,至于针法,我是可以给你讲解下穴位,但行针的手法你还是难以掌握,那是秦家的独门绝技,不外传,我即便在旁边看过几次,也不能不尊规矩给你讲解太多。”

    闻言,乔天赐遗憾的道,“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不过,泊箫,你不是说还用了秦家的什么宝贝吗?是什么啊?难道是这玉石床?”

    玉石对人体是有好处,但也不至于夸张到枯木逢春的境界。

    柳泊箫笑道,“不是,是晶石。”

    “晶石?”乔天赐好奇的问,“什么样的晶石?在哪儿?”

    “我戴着呢。”柳絮说着,从领口里提出一块黑黝黝的石头来,“这就是晶石,秦家的宝贝。”

    乔天赐又走回去,仔细的反复看了几遍,“没觉得哪儿特别啊,怎么就是宝贝了?”

    柳絮重新放回衣服里去,“我也不太懂。”

    乔天赐若有所思。

    乔德智怕他想太多,便道,“大自然界稀奇古怪的东西多了,反正能治你柳姨的病就行,你关心那么多做什么?反正,这宝贝是秦家的,又不给咱们,过来,我考考你,看你整天忙着打工荒废学业了吗?”

    “喔……”乔天赐顾不上再深究,集中精神去应答了,站在乔德智面前,像个小学生似的,面对提问,偶尔还答的有些结巴。

    柳泊箫看的好笑。

    柳絮则看着她,低声问,“我看了你发的朋友圈,昨天和宴少出去玩了?”

    “嗯,去了趟鸿盛老街。”

    “和他在一起,玩的开心吗?”柳絮话家常似的随意问。

    柳泊箫笑着点了下头,眼神温柔。

    见状,柳絮复杂的又问,“这么说,你也喜欢上他了对吗?”

    柳泊箫默了下,迎着她的眼神“嗯”了声,又补了句,“我觉得应该是。”

    听到这答复,柳絮没有意外,宴暮夕那样的人,让女孩儿自己喜欢上实在太正常了,不喜欢才是怪事儿,毕竟,他那么完美出众,不过,她道,“别喜欢他太多。”

    “嗯?”柳泊箫怔住。

    柳絮拍拍她的手,“我说,别喜欢他太多,他若喜欢你十分,你只要喜欢他五分就够了。”

    “妈……”

    “听妈的,女人在感情里付出太多会很容易受到伤害,你喜欢他五分,剩下的五分用来爱自己,爱情珍贵,但你自己更珍贵。”

    柳泊箫听的莫名有些鼻酸,“妈,我知道。”

    柳絮抬起手,动作生疏的摸了摸她的头,“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读书也好,做菜也好,妈从来都不担心你,唯有在这种事上,妈没法不想太多,因为,再聪明的女人碰上了爱情,也会变成个眼瞎心盲的傻子,若那男人是个知根知底憨直的还好,可像宴少这样智商和财富都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女人都不会是他的对手,妈怕你吃亏,哪怕他这次帮了咱们家,但你也跟他处的时候也长个心。”

    “我懂,妈……”柳泊箫还是头一回听她妈说这种话,心情一时很复杂。

    “嗯,懂就好,还有,”柳絮凑她耳边近一些,低语,“不要轻易就让他占了便宜去,尤其是最后一道防线,对男人来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妈……”柳泊箫不自在起来,脸也红了。

    柳絮笑了笑,开始撵人,“行了,妈就嘱咐这么多,你早点回去吧,明天不是还有比赛吗,去准备准备吧,还有,最近也不用来了,店要开业了,我现在离不开,你去后厨帮帮你外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