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章节目录三更 我爸的情人之一


    进了雅间后,宴暮夕依旧表现的很雍容大度,甚至对明澜坐在柳泊箫旁边都没有介怀,他还亲手给几人倒茶,姿态摆放的十分端正。

    乔天赐一脸不适,觉得这样的宴大少不但不能让他放松,反而心里打鼓,这是要憋什么大招吗?他已经从邱冰那儿了解了不少人家的手段,什么苦肉计、美男计,卖萌、扮委屈各种套路,那此刻又是哪一种呢?装识大体、等到他们被麻痹后再解决?

    嗯,八成是这样,这么想着,他不由暗暗给明澜使眼色,他把泊箫当成妹妹,自然没有什么心思,但明澜有啊,宴大少要是防备的紧,明澜就没机会,可要是宴大少作出一副大度的模样、实则是请君入瓮,那明澜可就危险了,他太了解明澜,明澜对泊箫,那情意深厚着呢。

    奈何,明澜对他的暗示无动于衷,该如何还是如何,他和柳泊箫、陆云峥在说着试镜时一些好玩的事儿,还有圈里的那些八卦,气氛很热烈。

    “你还没说,你演男几号啊?”陆云峥好奇的问着,“那部小说我也看过,人气很旺,除了男主外,其他几个男配也写的很出彩。”

    这话出,柳泊箫也看向明澜。

    明澜已经试镜通过,哪怕他现在刻意收敛着心里的欢喜,可神色之间还是透出几分意气风发,“还没最后确定呢,这得看导演的意思。”

    陆云峥眼睛发亮的感叹道,“其实不管演男几都好啊,那几个角色演谁都能小火一把,明澜,再次恭喜你,终于得偿所愿。”

    明澜矜持的笑笑,“谢谢,说得偿所愿还早,不过确是离梦想靠近了些,我原本是想着有跑龙套的机会都是好的,谁知道……”

    哪怕到现在,他都有些恍然如梦,不明白怎么就一下子得了那些人的青眼、给了他当男配的机会,他是颜值不错,身材气质也都上佳,可没有背景、没有经验,也没人提携,一步登天的事想都不要想,更别说,去试镜的人里,不乏容貌出众的。

    连云天知道这个消息时,都惊得不得了,一个劲的追问是不是他背后有什么人疏通了关系,他哭笑不得,要是有人能捧他,他何至于花钱去找勇哥?

    他在帝都,也就认识几个人而已,而这些人里,没人能帮的到他,除了……泊箫,他不是没怀疑过,但很快就打消了,因为他对她说出这个消息时,她眼底最先闪过的是担忧,而非激动。

    陆云峥这时笑着道,“娱乐圈就是个出奇迹的地方,好多人原本不想当明星,结果陪朋友去试镜,朋友落选倒是自己大红大紫了,明澜,你也会的,我们都看好你,是不是泊箫?”

    柳泊箫含笑点点头,不动声色的看了宴暮夕一眼,宴暮夕坐在桌子对面,正气度雍容、悠然闲适的品茶,见她看过来,心神领会的眨了下眼,那模样,像只狡黠卖萌的狐狸。

    柳泊箫端起杯子,掩饰唇角的弧度。

    俩人‘眉来眼去’,被乔天赐看到了,他心里顿时生出一种果然如此的感叹,忙继续给明澜使眼色,让他低调点,别缠着泊箫说话。

    可明澜像是看不到,他正说着,“这部剧一定会火,因为女主定的云水,男主不出意外的话,会是苏意,俩人联手,就是美厨当道那边都不惧的,那边剧组现在只定了程拓,女主还在选,网上说会从厨艺大赛里挑一个,但我看了,除非泊箫上,换其他人,谁也撑不起场子来,卓梦雨也不够分量。”

    陆云峥深以为然,想到什么又兴奋的道,“那么说,你以后进了剧组就可以见到云水女神了?”

    明澜点点头,“嗯,她是女主,戏份自然最多,肯定要常在片场待着,我记得她也是你的偶像对吧?如果有机会,我帮你要签名。”

    陆云峥比划个哦耶的姿势,然后冲他暧昧的眨眨眼,“你迷云水也两年了吧,第一部剧就跟女神合作,你这运气好的也是没谁了。”

    明澜还没来得及回应,这时,就听宴暮夕忽然慢悠悠的道,“陆小姐姐,签名有什么好稀罕的,我可以帮你拿到她的内衣。”

    这话绝对有震耳发聩、石破天惊的效果。

    陆云峥瞪大了眼,“你难道跟她……”

    宴暮夕比她瞪得眼还大,“陆小姐姐,你想什么呢?我可还是童子之身,我为泊箫守身如玉、天地可鉴。”

    “咳咳……”陆云峥成功的被口水呛着了。

    柳泊箫无语的嗔了宴暮夕一眼,脸上有些烧起来,刚才还想着他很老实本分,现在这是装不下去、原形毕露了?

    乔天赐也是这般想。

    明澜则直接问,“宴少和云水很熟吗?”

    宴暮夕摇摇头,面露嫌恶,“那种女人,我怎么可能跟她熟?”

    这话里的言外之意,谁都听的出来,宴暮夕压根瞧不上云水。

    陆云峥和明澜面面相觑,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那你说能拿到她的内衣是什么意思啊?”

    柳泊箫猜到什么,望着他的眼神有些心疼。

    但宴暮夕显然不把这事儿当回事儿,很随意的道,“她是我爸的情人之一,住的房子是宴家名下的,别说拿她件内衣,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闻言,除了柳泊箫,其他人都惊呆了。

    按说这么尴尬的事儿,宴暮夕不说,他们即便知道,也绝不会在桌面上抖搂出来,但谁曾想,人家就这么无所谓的爆料了。

    目的是什么,大概只有柳泊箫最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