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章节目录四更 拥抱


    “他敢!”轻飘飘的几个字,却似有排山倒海的冷意,“我的女朋友没有挂他电话都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他还敢记仇报复?活腻了直接抹脖子多好,非要这么作死。”

    “咳咳,他没对我说难听的话,也没报复,我只是想的多了点,万一他记恨在心,也好防范于未然,没有自然是皆大欢喜。”柳泊箫怕他这就去收拾周义,赶忙解释了几句。

    宴暮夕却道,“没有说难听的话也不行,就冲他敢不自量力的去骚扰你,就够死一百次了,我都没让长歌给你打电话……”

    他声音顿住,不往下说了。

    “嗯?”柳泊箫不解的看向他。“你让楚少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宴暮夕一脸平静淡定,“没什么。”

    没什么才怪。

    柳泊箫见他不说,倒也没再追问,“我已经把拒绝的话说的很明白了,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不过那个勇哥的事儿,你记得打听一下。”

    “好。”应下后,宴暮夕就对着邱冰立刻吩咐,“查一下他,祖宗八代都别放过。”

    “是,少爷。”邱冰又试探着问,“那周义还查吗?”

    宴暮夕嘲弄的笑笑,“他没什么可查的,左右不过是宴子安身边的一条狗,主人让他上哪儿就上哪儿,让他冲谁叫就冲谁叫。”

    邱冰没再接话。

    柳泊箫觉得自己大概是听了什么不该听的,便又装傻看向车窗外。

    宴暮夕忽然靠过来,倒也不是全部拥住她,手并没有圈住她的腰,他只是胸口紧贴着她的背,而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这也已经很亲密了。

    车里还有别人,柳泊箫想也不想的警告他,“你压着我了。”

    宴暮夕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泊箫,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到了很多糟心事,实在太难过痛苦了,就想借你的肩膀靠一下而已。”

    信他就有鬼了。

    柳泊箫挣扎想要把他推开,结果,却是更亲密的落入他的怀抱,连胳膊都被他的手困住,再也动弹不得,他嘴里可怜巴巴的哀求诱哄着,“泊箫,你是我的女朋友,我是你的男朋友,作出这样的行为来也是情之所至,就让我抱一会儿、从你身上汲取点温暖好不好?”

    “宴暮夕……”又在忽悠她了。

    “泊箫,是真的,我心口那儿受过巨大的创伤,现在虽然伤口愈合了,却也再也不会感受到温度了,你就当我的小太阳不行么?”这回,他语气里带了几分认真。

    柳泊箫不动了,就想到了他母亲的去世,想到了他跟他父亲的恶劣关系,她不用去打探什么,也能猜到几分,八成他母亲的去世跟他父亲有关。

    创伤便是在那时造成的吧?

    “谢谢……”两个字,他说的很轻柔,拥着她的动作也轻柔,下巴说是搁在她的肩头,却是虚虚的,不舍增加她的负担。

    柳泊箫忽然有些不自在起来,没话找话说,“那个,要是那些人接近明澜真的别有目的……也别打草惊蛇,先观察下再说。”

    “嗯?为什么?”宴暮夕有些纳闷,不解的问,“不是该马上把他们拔出了、免得再祸害明澜、最后间接连累到你身上?”

    因为离的近,他说话时,呼出的气息无可避免的吹到她的耳朵上,痒痒的、热热的,她差点忍不住抬起去摸耳朵,生生忍住了,假装没受任何影响,“我倒不是怕连累,我是担心影响了明澜的前途,你不知道,他有多渴望当一个艺人站在镜头下。”

    “这简单,一个周义算什么,帝都更不是只有风华一家娱乐公司,让明澜去别家试试,或者,去长歌的工作室也行,他现在也开始签约新人了。”宴暮夕悄悄看着她的脸色,轻描淡写的道。

    柳泊箫默了片刻,还是摇摇头,“还是先看看再说吧,这也是明澜的事儿,总要听他的意思。”依着明澜的骄傲,八成不愿跟宴暮夕有丝毫的牵扯。

    “好,就依你。”

    “嗯……”

    说完这事儿,车里的气氛安静了一会儿。

    俩人还是处于拥着的状态,大有几分岁月静好的和谐。

    詹云熙和邱冰互看一眼,想着少爷这算不算是‘软硬兼施’的把人家搞定了?先是霸道总裁上身,不管不顾的抱住,又开始卖惨,哄人家心软,最后还暗搓搓的撩了把,他们可是从后视镜中看的清清楚楚,少爷故意对着人家的耳朵吹气了吧?

    “对了,泊箫,有件事还没有跟你说。”车子快到珑湖苑时,宴暮夕忽然蹙眉开口,“就是那道酸菜鱼,你吃过就没觉得哪里奇怪?”

    柳泊箫眼神闪了闪,“奇怪什么?”

    “酸菜鱼的味道跟外公做的如出一辙。”宴暮夕语气很笃定,“我小时候吃过外公做的酸菜鱼味道,至今记忆犹新。”

    闻言,柳泊箫沉思起来。

    “你就没怀疑什么?”对一个厨师来说,对事物味道的判断应该更敏锐才是。

    柳泊箫意味不明的道,“除了我和妈,外公这二十年并没有收过徒弟,我也从云峥那儿隐晦的问了,箫笛今年三十二岁,他从没去过紫城,也是今年初才到的帝都,他跟外公之间没有任何交集,所以……不存在偷师学艺的可能性。”

    宴暮夕挑眉,“那是巧合了?”

    “似乎只有这一种解释。”

    “我从来不信巧合,泊箫,巧合也是人为造成的。”宴暮夕说的意味深长,“什么无巧不成书,不过是一种遮掩的手段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