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出笼记在线阅读 - 1.31章 回看黑暗、极端浮现

1.31章 回看黑暗、极端浮现

        一个卫铿面对基因群落的各种怪异生物群来说是不值一提的。

        但是卫铿的数量超过一百那么就形成了质变!即使正面打不过基因群落,依靠着自己的耐力和组织力迅速插入短暂接触,而后一个不落的撤离,然后再插入,再撤离。

        而卫铿的规模超过了五百,那就是真正能够横行整个丛林了。

        在当下这个时代,具有攻击性的大型碳基群体在长途移动时,大部分都难以保持一千以上的聚集,因为这是它们后勤能力的极限了。

        后勤——这是一个生物对一个区域能量的控制和收集能力。旧时代的人类在整片冲积平原种植单一的作物,收集汇聚有机物,而后通过交通聚集,这才支撑了数万以上的军队行至百里之外作战。而这么一个体系,还在蛮荒化的基因群落们无此能力。

        ……

        在一个星期内,卫铿瞅准了这个区域内最靠前的四个基因群落开始了扫荡。

        战略上是扫荡,是疾风扫落叶,但是从战术来看,是猫捉耗子!

        交战前五天,卫铿一直是在耐心的粘滞,——这是从吉安城那边获得的作战经验,杀马,摧毁运输力。当敌人的运输力量因为自己的干扰留在原地动不了时,就如同木桶效应,损耗敌对力量中所有战力条件。

        重型狙击枪,绝对是卫铿这次兑换中,最有效的军用物资。一个个那些肚子巨大,头很小的巨型食草吞噬兽被卫铿重点打击。

        10月17日,在清远废墟东北角六十公里处,现在这里是卫铿集群和此次其中一个来犯群落较量的现场。

        卫铿现在的战略底线,就是北边基因群落不能越过清远废墟。

        这个从卫星云图上可以看出,珠三角冲积平原的最北部分就是清远。更北边就是彻彻底底的山区了。卫铿进行生产活动时会爬一两个山,但绝不会将山路当成乐趣,这个位面也没有步数记录器给你记录步数。——白灵鹿:“这个可以有。”

        回到眼下的战场区域,

        在山林中,现在基因群落的补给巨兽们已经骨瘦如柴,它们躲在丛林中不敢出来。食物它们可以吞噬树木,但是水源?

        “啪——”清脆的枪声在山头上响起,而河畔边,声音未到达,那头试图补水的巨兽头部炸开轰然倒地。庞大的身躯半泡在了水源中,而湖水中的小型甲壳类生物和周围土壤中的蟑螂们,都闻到了血腥的味道,开始分一杯羹,哦,这两类小动物,也许相互之间还会发生啃咬。

        这头为整个基因群落顶层产血的巨兽如此死掉了。而且从河畔几十具白骨来看这并不是第一头。

        虽然这类物种死亡后会尽可能的通过分解它们的小型动物将能量物质回流给丛林中的强大群落,但是——没有了这类巨兽作为第一渠道来转换物质能量,基因群落内最顶级的那群节点生物获得能量时存在巨大的损耗,这种损耗不足以支撑内部集群的代谢消耗。

        而对基因群落们来说,最无可奈何的是:发起狙击的卫铿在八百米外!这是它们中最有战斗力的个体也无法反击的距离。

        那些节点生物以及周围重量达到一吨的巨兽们,就如二战太平洋战场,作为帝国砥柱的大和级和长门级:“世界最不爽的事情就是,广阔的太平洋上,交火一直存在,而我一次都赶不上。”

        在这交战的前五天内,卫铿们不和这些巨兽群们约!

        卫铿隔空嘲讽:“你们就待在那,等我给你们种个橘子树哈!”

        阻止体型巨大,速度慢,代谢缓的补给巨兽接近水源,这等同战争中断掉一个工业国的石油生命线!只要断下去就稳赢。

        就这样,蹲守水泉的卫铿封了四个群落。

        这四个群落原本总生命辐射数倍于自己,但是仅仅断水四天就让其生命辐射降低了一半。

        而今天,

        在第五天晚上,这四个基因群落终于耐不住了,开始了出击。

        当卫铿看到了大批的迅猛种类作为快速集群,窜出来后,乐呵了,自己就等着基因群落内轻量级生物群和重型血厚单位的分离。

        这一夜,是一发发子弹划定的直线与掷弹筒画出的抛物线共同组成的几何之夜。

        在夜视镜提供的视野中,这一批批轻量化野兽的冲锋被火力网完全阻隔,单单是卫铿自制的步枪弹头就在一百米外打碎了它们的头颅。当这些野兽逼近了五十米范围内,重机枪能直接撕裂身躯,当然,重机枪对他们只开火了四次,更多的时候,是掷弹筒的碎片将其收割了。

        短短的一个夜晚,在八个伏击点上干掉了六百多个迅捷种,当巨兽们赶路才一半时,前面就已经送完了。

        这种脱节很致命。

        当基因群落发现事不可为,让这些巨兽掉头时,打完狙击战的卫铿扛着六零迫击炮和重机枪又堵了它们,不用担心左右两侧出现迅捷种的突击集群,完全可以从容的输出。

        这些巨兽强横的愈合能力挨了最重的打,当被卫铿们五分钟内打上了那么一千发子弹,再厚实的血条也会因为体内血液流失,软组织大量破坏短时间内无法重组而被耗死。

        只要等到其倒地了,那么就是几个卫铿举着四米长竹竿对着一个伤口插去,然后拉响前端集束手榴弹,等待其的是不可能复活的爆裂。

        在第六天早上,这一百二十公里范围内的四个基因群落的放射力度已经不如卫铿了,并且——由于缺水,生命数值还在快速下降。

        ……

        系统空间中,

        长发及腰的白灵鹿,高高坐在光椅子上,哦,她也只有在这个空间中有头发,从引力井口中返回,则是让她不愿照镜子的光洁。

        她看着现在最新上来的数值,她抿着嘴,控制着自己不发出声音,因为一旦张口来叙述,则是遏制不住自己语气中的惊喜,得意!

        卫铿集群在心灵共鸣方面的数据又增加了四倍。

        按照主世界方面意识能增加节点接受信息焓的规模来看,每一个卫铿个体的平均值也都从43,一路飙升到了129。这一平均值,虽然在峰值过后有所下降但仍然都是80以上。

        而某个体最高峰值达到了675。而意识超过了1000就是上卿。

        卫铿的数值不是单独一个,现在在此位面上是成批成群存在!——白灵鹿查阅过了,在所有的穿越情况中,包括现在位面大战中各路穿越者情况,都没有卫铿这样的现象。这种意识规模大爆发的现象罕之又罕。

        ……

        似乎是一夜的杀戮,第六天整个白天无事,这里的山林静悄悄。

        但被卫铿黏住的这几个基因群落的生命规模继续下降,其作为生命已经无比可怜了。

        然而在第七天,卫铿发现了这些群落中已经出现了大规模的自噬现象,并且很多个体在缩小了,可以判断其内部饥饿到达了一个临界点,甚至已经无法维持正常行动。

        于是乎,卫铿们收拢各个小集群,开始变成一个大集群,预备彻底的挨个拔掉一个个群落了。一上午的行军,绕过来两座山,赶到了第一个目标。这是被卫铿封锁中最强的一个基因群落,也是卫铿确定搞死过自己个体的群落。

        负责观察的卫铿集群测定了一下风向后,行动小组在小山的下方点燃了柴火,浓浓烟雾涌上山头。而山腰的另一条路上,卫铿架着枪械堵口,绝不放走任何一只狐狸大小的生物。

        半个小时烟熏后,几个发烟堆上,被覆盖上了土,山脚烟雾顿时停止,山上的烟雾还没散,就在这时卫铿集群攻上去。一路上是摧枯拉朽,尽管有部分野兽在灭亡前依然是十分疯狂,但是面对多角度的配合打击,这些疯狂的野兽也都成破了皮囊的尸体。

        来到了山头上,卫铿很快就找到了那个生命辐射最强的节点生物,不过在看到这个东西后,卫铿再一次沉默。

        一个星期前,卫铿在窃思蜘蛛那看到了被融化成了残骸的自己时,就已经做好了接受这个世界任何惨状的准备,可是这个世界总能出现挑战极限的情景。

        现在看到的是一个两米端坐的肥硕物,这东西端坐的样子很像癞蛤蟆,但是其不是蛤蟆,其口器是死亡蠕虫,根本没有眼睛,或者说眼睛在颈部。

        它的颈部上是一圈四个肿瘤一样的东西,仔细的看这些是人头,这些人头上的眼睛为这个肥硕物提供观察。

        其中三个人头显然已经有点久了,头骨结构似乎萎缩,开始逐渐塌陷到了皮肤,至于五官什么的更看不出来,但是那个新的人头,卫铿确定,那是自己的。

        对此,卫铿凝视这样的自己的遗骸,无言,无话。

        当卫铿靠近的时候,那个自己的人头睁开了眼睛,这个本已经被这个肥硕体寄生的人头眼睛和诸多自己对视的时候,似乎感受到了基因辐射的激动,似乎亮了一下,但是一瞬间则消失了。就如同死灰中的火星跳了一下,然后彻底没了。

        这并不是这个头颅中还残留了生命意识,而是卫铿强盛的生命辐射,和这个头颅残余的卫铿相同基因的组织共振了一下,让卫铿集群读取了这个头颅中部分脑组织记录的最后遭遇。

        经过战斗活动统合后的卫铿集群意识中获得了这样完整的画面:

        在半个月前,当北边驻守的小队被被兽群堵住,为了部分自我个体能够回去传递消息,卫铿侦查组98号以及94、93号进行阻击作战,而84到91号,撤离。

        【其中87号就是那个被窃思蜘蛛俘获的个体,撤离小组也没有成功,是被窃思蜘蛛给堵截了,也只有87号,随着卫铿集群及时赶到救了下来。】

        三个卫铿个体依托着临时据点的外围土丘进行了最后的拼死抵抗。

        其中98号个体在开枪打死一个,捅死第二个的时候被扑倒了,自知没有结果的卫铿,这时咬开手雷,上下颚咬着这个冒烟的东西,和那个扑倒自己的‘巨熊’来了一个嘴对嘴吻别,死的没有痛苦。

        94号个体,则是死在小木屋中。四头野兽钻入了小木屋后,当这些畜生将自己咬得血肉模糊时,94号个体忍着剧痛关上门,将油灯打翻同时按下了打火机,点燃了木屋内刚刚晒干准备堆起来做靠垫的枝条!

        在浓烟滚滚中抱住了一个野兽,无视其撕咬滚在门口死死抵住木门,没让这些东西撞开门逃亡,最终在浓烟中逐渐失去知觉,感受着炽热的火焰给自己皮肤最后那么一点灼痛,不由得发出了感慨:“哦,这样下场,和上辈子好像啊!”

        而93号个体,则是最后一个死亡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肚皮被划开后,全身力气被抽空了,自己的枪里面没有子弹,而就算有子弹,卫铿也没勇气对自己扣下终结的扳机,而恰好在感应中看到其他两个自己的下场,这让这个一时间对道路尚未选择的卫铿陷入了迷茫?

        93号卫铿:“我还是想要活命。不是总死,应该有别的路。为什么不试试呢?”

        然而接下来,他被怪兽们用钳子夹着来到了,这个肥硕的节点生物前。

        面对如此恐怖的东西,93号卫铿,独自一个个体的卫铿,难以遏制恐惧。

        真正的就义需要一时的勇气,如果过了这一时可能就变成了懦夫!93号卫铿没有生命辐射的共鸣,也没有战斗中最后血勇的支持,而是会在不断的动摇中,做出一点点懦弱选择。

        93号:在发现这个东西有交流的能力后,我想要求饶。

        在这最后的记忆片段中,93号详细将求饶的记忆表达了出来,反复强调自己所在群体有大秘密。

        当然,得叙述自己还有更大的秘密,想要拖时间。93号逻辑中,审讯者要审讯出秘密,必须要在不弄死自己的前提下,一点一点用上酷刑,自己每次熬不住了,就吐露一点,拖个时间。这是卫铿在阅读侦察兵被俘手册后的内容。

        然而在看到了,自己掩护的撤离小队成员也被抓了回来,并且在两天内一个个被这些妖魔处理掉后。93号最终绝望了。不再求饶,而是蔑视地面对这个敌人,坦然的叙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不如收起软弱,死的有尊严一点。”这是93号最后的想法。紧接着就是看着那个肥硕物张开了死亡蠕虫那血盆之口,无尽的黑暗吞噬了自己,而自己所有感知在剧痛中分解,大脑意识则是被强行摧毁,以至于一些记忆也被冲散的七零八落。

        ……

        现在卫铿的意识阅读完了这段自己最后终结时候的记忆,沉默了。

        自己不会骗自己。自己有走投无路的血勇,也有看到再次相同下场想要找活路的无奈,当然最后是更大的绝望,以及自我羞辱。

        靠近这个节点生物的四个卫铿拿起了刺刀,想把自己和其他三个人头剜了出来,这个过程中那个肥硕怪物的挣扎,让卫铿的动作变得很困难,卫铿想了想只是挖掉了自己的人头,放到盒子内,然后预备在98号和94号陨落的地方埋下来,因为93号最后的想法是,如果那个时候在那里死了也许更好一点。

        然后,卫铿们看向了这个丑陋的节点生物,此时的目光浮现出了极端的火苗。这个火苗一点都不突兀,似乎就是卫铿本身自带的。

        太阳渐渐地落下,虽然篝火开始点燃,跳动的火焰似乎只是让黑暗在卫铿个体之间闪烁。卫铿的影子拉的极端的长,影子最终融入阴森的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