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出笼记在线阅读 - 1.30章 人煞

1.30章 人煞

        把握,——这其实是自我获得足够信息后,对事物进行的经验判断,一个球拍过来能否接到,在球落在拍子前就有把握了,而考试能否能过?学生在考试的前一天就有把握了。

        在山头上,卫铿集群瞭望后开始确定自己有那么一定的把握,把残骸自己接回来。

        只要能够熟练,做完自己觉得能做到的预想结果,因为自己的行动能快过这些群落的反应速度。

        眼下,山坡上一棵棵竹子被砍掉,卫铿开始最后准备一批工具。

        卫铿在对比了系统上自己做的一系列记录后,认为当自己来的时候,总能在这种“第六感”察觉到到敌人的方向。随后自己用眼睛确定威胁,确定那种感知不是脑补臆测出的巧合。

        先前这些基因群落,因为卫铿的生命辐射朝着这里赶来,又因为卫铿的逼近,如临大敌。——与此对应的是,当卫铿到达这里的时候,也通过生命辐射完成了定位。

        并且,卫铿越来越精准的感觉到残骸自己的位置!

        那么?

        如果说?

        卫铿颤抖地开始做出一个假设!

        这种感觉,就如同拆卸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自己手心是否真正抓住未来生死线!各种理由证明自己能行,可那种“万一失手就是千古恒”的感觉让自己心被攥着动不了

        卫铿:若是那个窃取思维的蜘蛛,还会将残骸自己包裹呢?

        手触摸火焰可知其中温度几何。

        当自己的生命被敌人的生命辐射包裹,那么自己是不是能精准的定位!?

        倘若这样的话,卫铿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线机会,能做到摧毁+拯救。

        ……

        此时先到达战场的卫铿是五百三十七人,装备着轻武器,投射武器是掷弹筒。

        而后续有一百二十人,携带四挺重机枪!60迫击炮,以及四十发硝糖火箭弹和炸药包也朝着这个战场赶来,目前还有两天的路程。

        救人,当然是越快越好,多一个小时,就多一份变数。

        而尽量减少伤亡对敌实施歼灭,则是要等重火力。

        这是一个类似火车岔口的抉择!

        选项一:有可能会救一个个体,但是可能会死掉数倍,甚至数十倍的个体。

        选项二:极大可能救不了这个个体,但是消灭掉敌人的时候,会少死很多个体。

        不过,卫铿数百个脑袋在相互交流后,逻辑没有混乱。反而是逐渐清晰。

        卫铿:“我战斗的目的是什么?消灭敌人?还是保护自己?在大多数时候,消灭敌人=保护自己,没有冲突。但是眼下的时候,因果要明确!因我要保护自己,所以要消灭敌人。”

        “那么?”此时的卫铿完全释然了,并且很平淡的做出了选项一的决定。

        处于弱势之境,且不断坚持没有放弃的自己,哪怕是只有一人,也要保护。

        而相对位于强势之境的自己,哪怕前方有死亡险阻,也要捍卫底线。

        五百个自己能打得过敌人,就是强势之境。无需解释,无需考虑利弊,原则上,就是该上!

        ……

        最后五分钟,卫铿群体的每个个体确定了,数千个刚刚观察瞄准的数据,以及自己对空间上,一系列位置预判。

        一刻都没停,立刻发起行动

        卫铿集群两翼直接展开,且正面发起攻势。

        生命辐射这种东西,让双方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威胁,所以偷袭是没有用的。所以卫铿这不是偷袭,而是正大光明的,开始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行动,快速到,你知道,但是没有能力阻止。

        简而言之就是拼操作!

        迂回就在山头上基因群落面前迂回,不遮不避,因为确定它们从正面抽不出力量来打退迂回。

        山头上一只只体重半吨的巨兽开始向下冲锋,这些大型猎食者,七八个一组向下冲锋的时候,有那么一种洪流的感觉,从山坡朝上仰攻的卫铿,在这样的冲击下很单薄。

        在十天前,卫铿给自己的能力规划是,遇到体型超过一吨的大家伙,必须避开,用狙击枪和重火力摧毁。

        而现在,狙击枪只有二十六把,且必需要压制山头的目标,对正面战场那些下山的巨兽只能阻击三分之二。

        “嗖嗖嗖”,掷弹筒开火了,在两百米外的距离上,给仰攻的卫铿来了个弹幕徐进,虽然黑火药和碎铁弹片杀伤力有限,但还是瞬间炸蒙了冲锋巨兽,爆炸的过程,其视觉听觉不顶用,只能依靠着两秒前看到的路发起冲锋。

        然当头冲锋的卫铿们则是在弹头落下的时候预判这些过程,因此趁机滚到了一边。

        二战中战场上,当坦克冲锋时,有那么一种勇士会混在死人堆里面,当坦克碾压过来的时候,队友的机枪扫射提供掩护的瞬间,趁机滚到坦克侧面,在履带里塞上集束手榴弹。

        这巨兽远不及坦克。

        冲锋枪对准了其侧腰进行了输出,

        面对巨兽从侧面划过的一瞬间,手中扣动扳机,扫射前,举枪的动作是两臂挽着枪斜上举,扫射后,是握着枪,枪口斜向下。这十几发子弹零距离在巨兽脆弱的脏腑上破坏,打掉了其暂时的战斗能力。

        当巨兽跌落在缓坡还没来得起身后,举着爆破杆的卫铿,在巨兽流血的时候,一棍子将竹竿捅到了巨兽腹部,或者喉咙中,然后丢掉竹竿就走。(这个爆破杆也就是竹竿上绑着手雷)

        周围卫铿举着枪噼里啪啦一顿乱射,将其打在地面上不得动弹,直到手雷爆炸。

        就这样,锤晕(掷弹筒炸懵)、打残(侧面扫射)、补刀(爆破杆捅入),这一套下来,十个有九个是成功的,充分的体现了“蓄谋已久”这个词。

        作为人,卫铿在战前尽可能的脑补大量方案,而并非纯肌肉输出。

        ……

        此时作战的双方群落,bmr总数值上差不多,而从开战前状况来看,卫铿外形上显得单薄一些。每一个基因群落内的巨兽似乎都有扑杀卫铿的能力。但是一交战。卫铿仅仅是伤亡十六位,就从山脚下,直接冲到了山头上。

        卫铿的属性在于大脑,代谢的能量支撑大量意识复杂的协调性,此时证明了这种加点更优秀。

        当战斗的第十五分钟,卫铿冲锋正面压上了山头,左右两路迂回也斜着上了半山坡。

        基因群落判断:目前面对“自然之厄”力量不够,应当离开这里。

        该群落中的液滴蜘蛛此刻再度将卫铿的残骸吞没,试图用五分钟彻底消化掉卫铿获取生命能量,同时最后获得一次信息。

        而这东西并不知晓,它最后的贪婪恰好符合了卫铿的一种最佳预期。

        三百米外,一个个掷弹筒放在了土坑中企鹅底部基本深埋了,这个掷弹筒的方向,对准卫铿生命辐射感知中,那大致的方向。

        现在,残骸自我被那个液滴蜘蛛吞没后,卫铿有了精确方位。

        一点五倍的装药量,投入了掷弹筒中,这个装药量来一次后,掷弹筒就会出现不可挽回的变形,不可再用,但是在短期可以获得超射程,为了预防其可能出现的炸膛现象,所以预先埋在土坑中。

        现在确定方位后,卫铿抄起兵工铲将土里面的掷弹筒微微撬动。弹道微调完成,塞入石块稳定,系统提供的弹道落点与自己感知的位置重合。

        卫铿意识群,“探视”这个炮兵阵地,响亮的自喊了一句:“放!”

        八颗弹丸朝着自己预料的方向砸过去!随着那里的一连串爆炸,无数细小弹片弹射到空中然后再落下。

        一切有了结果。

        ……

        当卫铿集群冲上了山头,基因群落们已经断尾逃生,留下大量尸体从北面逃亡。

        而卫铿刨开蜘蛛的肚子,在里面找到了残骸的自己。

        看到这个仅仅是幸存下来的自己,卫铿已经很难想象,人可以到达这样,已经没有了皮肤组织甚至肌肉也大部分剥离了。

        也许先消化掉了四肢,所以留下的骨架被撇掉了。眼眶的部位也看不到眼睛,空旷旷的内部通向大脑。内脏是被不知道是什么的丝线兜住,没有从肋骨缝隙中露出来。

        然而这样的自己虽然不能正常呼吸,但是还活着,有心跳。

        生命场辐射作用下会让关联器官强行保持活力,此时的残骸卫铿肌肉上有很多张合的小孔强行的将氧气汲取到腹腔中。

        现在先运走,就当卫铿们想要小心翼翼的将残骸的自己彻底从蜘蛛液态的腹部拖出来,

        结果发现了卫铿的后脑还有小腿的肌肉上有很多和蜘蛛残骸相连的地方,从组织上很难区分。

        然而紧接着,蜘蛛突然动了一下,所有的卫铿不禁吓了一跳,除了近前的两个自己保持观察,其余人员后撤且拿起枪械进行戒备

        这蜘蛛还能活?

        卫铿觉得这没道理,明明已经将几个主要的神经中枢给切了,而且在自己的感觉中,也察觉不到这个蜘蛛的威胁。嗯,也就是系统记录的生命辐射这玩意,怕不是青蛙肌肉的自然抽搐。

        然而很快卫铿确定了,不是蜘蛛活了,而是残骸中的自己在挣扎中,似乎带动了蜘蛛现在的组织抽动。

        接下来的变化让卫铿????

        经过二十分钟后,在此观察中,发现残骸卫铿的躯体正在从蜘蛛抽取组织进入躯体内,眼眶、皮肤上连着的组织正在重新增生。

        这一切提示卫铿这里是潘多拉场的地球,碳基生命可以很顽强。

        先前,这只融合人蜘蛛是通过一种共生的主导地位,吞没卫铿,试图夺取卫铿思维的信息。那时,卫铿顽强抵抗,一直是没有放弃,甚至其部分神经进入残骸卫铿内还被卫铿的生命辐射同化几条,并且随着卫铿集群打过来的时候,这种相互同化陷入了更加焦灼的状态。而直到最后一刻,这个蜘蛛做好了消化卫铿的准备时,却已经迟了。

        现在蜘蛛被炸残废,主要神经系统被扯下来,再也无法主导共生过程,并且卫铿集群在这里,生命辐射会更加的强横,所以更没有效果。

        看着残骸的卫铿躺在蜘蛛内部,且身体周围出现了羊水环境,卫铿确定接下来可能要比自己想的好的多。

        许久不见的系统,这时候突然发声了,并且给了一个可能很靠谱的建议!

        白灵鹿:“可以试着输血。”

        卫铿顿了一下,立刻把急救包招来,找出了里面的针管。

        最靠近的卫铿撸起袖子找到静脉,忍了一下扎了进去,一管血液随着针管活塞的拉伸变满了。拔出针管后,卫铿按住伤口,然而小小的伤口瞬息就愈合了。

        在潘多拉场中,并不需要非常严苛的医疗条件,当基因同类的群落聚集在一起时,所有异类生命都是弱势的。

        而在液泡中的残骸卫铿也直接突破了液泡皮囊伸出了那个正在生长小臂的肩。肩膀挤出液泡的过程,那个半透明正在成长的胳臂如同面条一样弯曲。

        当一管血液注入了残骸卫铿的血管内,随着注入,肉眼可见的看到这一缕红色在卫铿通明的皮肤下面流动,所到之处大量组织、毛细血管如同加速了时间的植物脉络一样长出来了。

        有效,相当有效。

        在生命场中,同类生命只能将碳基能量转化,但是物质交换!还是要靠体内的。

        一管又一管血液注射到残骸躯体中。

        透明的蜘蛛残躯内冒出了大量的泡泡,并且从外皮上淌出大量类似汗液的液体,液泡快速的衰瘪下去。显然这是在被强行新陈代谢。

        残骸卫铿感觉到口渴,卫铿们立刻将水壶的水注入其中。所以蜘蛛残躯上的流汗更加剧烈了。

        三个小时内,

        残缺的眼睛、皮肤,甚至头发都长了出来。这个经历苦难的身躯终于活了下来。

        当然到目前为止一切还没有完,盘踞这里的卫铿集群散发着一股煞气,这种煞气,让周围十公里范围内飞鸟都不敢靠近。

        【生命在预备捕食时,全身的代谢是不同的,而在这个潘多拉时代,会在生命辐射上体现出来,卫铿虽然并没有在捕食,但是思维和情绪联动着躯体紧绷时的生命状态一直维持着,这种状态随着生命场放射,对其他弱小的生物而言,就是煞气!】

        此次战斗中卫铿集群丢失了三个躯体!每个自己都头皮直炸,并且卫铿还感觉到,周围的几十公里范围内还有多股对自己有敌意的生命放射源。

        回忆刚刚的作战过程中,发现刚刚进攻的时候,那三个战陨的自己都是头部受到了致命伤害。

        系统明确的记录了这三个自己的死亡瞬间,一个是举着爆破杆冲上去的时候被垂死巨兽反逮住的,其余两个是被巨兽直接扑倒后按住了身躯。这三个自己死亡的共同点是,被巨兽控制住后,无法逃走,眼眶被长长的利爪、尖齿插入,进而彻底死亡。

        刚经历流血厮杀,被刺激的有些神经质的卫铿:“这群东西,看来也是在积累杀人经验,就冲这条,就必须要灭掉。”

        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凡是捕猎过人类的猛兽都是要被控制住,而派人捕捉的过程中,可以直接打死。

        所以,卫铿给自己“发起追击”的理由,十分充分:“只有彻底打死,才能解除隐患”

        五个小时后

        残骸卫铿完全恢复后归队,很快加入了心灵链接中,并且在接下来一系列工作中,思维意识也融合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