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出笼记在线阅读 - 1.25章 交流、转化

1.25章 交流、转化

        卫铿这边刚打完,白灵鹿那里就已经把战果进行了汇报,她非常着重的提出了两个要点,零伤亡,全歼。这场战斗漂亮的很,白灵鹿原本就相信卫铿肯定会胜利,但仍然被这样的结果给惊喜。

        有道是:考了九十九,考试就测量出有九十九分的能力,但是考了一百分,那么“上限”也许还没有测出来。

        此时在山谷内俘虏们开始排队,武器还有钢盔都已经丢了下来。

        卫铿将士兵和军官分开。

        现在有一件让卫铿非常头疼的事情。那就是这些俘虏都在说闽南语,而且还是闽南语系中的方言系。对卫铿来说完全都是火星语。只有部分军官们能听得懂自己的普通话。哦,他们叫做北地官方口音。

        既然话说不通吧,那么拿起笔,进行文字交流。好家伙,卫铿发现这些人识字率只有百分之三十,而且都是“红橙黄绿,车,人,鸟、鱼这些常用简单的字。稍微写一点复杂的,例如“驱”“扫”这些双部首的字他们就看不懂了。

        卫铿想要下达命令,例如让车夫驱赶马车,还有所有人员领取食物,这些事情还是要通过中层军官。

        这让俘虏之间军官和士兵相互分离的工作变得有点麻烦。

        俘虏一支军队,要收缴武器,然后解散其组织性。有时候解散组织性比收缴武器更加重要。虽然这个部队被打的时候也没反应出多少组织力,但卫铿仍然是非常小心,给每个士兵提供食物水,同时努力根据系统的语言记录,将他们一些简单的词汇给背下来。

        两百人押着一百五十人,可能是非常稳的,但是卫铿还是有些自己吓自己。做好一切准备后还上了几道保险。卫铿这边三组人端着重狙击跟着生化兽的脑门,生怕其突然暴起,让自己出现不必要战损。

        然而卫铿恐惧,这些俘虏们何尝又不恐惧了,所有的俘虏在列队的时候,都悄悄的看着卫铿。当卫铿的目光扫过来后,就和课堂上的学生面对老师一样立刻低下了头去。

        曾荷和方宏被安排在了一辆清空的马车上,走在路的最前面,他们的战兽在最后面的马车上。

        曾荷看着窗外的卫铿,脸蛋煞白,喃喃的说道:“都是~都~都是一模一样的人。”

        方宏放下了手里有关卫铿俘虏赎买政策的文书,握住她的手说道:“别担心,目前来看,我们还没有危险。”

        这个文书被他仔细叠起来,放在胸口,因为这上面有重要的信息。

        此时方宏关注重点是:卫铿的统合文写的毫无挑剔,没有掺杂着任何复文的书写习惯。根本看不出来是哪个地区的人。

        统合文就是简体字,而复文呢,就是卫铿眼里的繁体字。

        简体字是汉字简化到最精粹的模式,已经无可再删减,有着流传过程中的稳定性。是当代各个地区都流传的文字。故,被称呼为统合文。

        繁体字结构还有大量变换的余地,这其实就让各地存在差异性。例如二十一世纪港版繁体和台版繁体就有很大的不同。现在呢不仅仅是港台,当上层逐渐开始贵族化后,东亚江、浙、济各个原来省份区域,开始为了确保知识传承过程有自己的圈子,也都有了自己的繁体字体系,也就是复文体系。

        也就是说,现在一个城市,想要混入另一个城市,是很难不露马脚的,因为复文书写习惯不同。而且一些地区的复文其中某些字不一定就比统合文的字笔画要复杂。可能诞生了一些类似日文的假名。故在书写正规的统合文时,有可能还是会露出自己的根脚。

        卫铿这个集群,现在说的是正统的北方‘正语’,也就是普通话,书写文字也是标准的统合文。

        这在方宏眼里,就很有蹊跷。

        现在吉安城将卫铿视为某种基因群落,那么就算是基因群落在本地诞生,怎么语言文字体系和本地格格不入呢?这背后有什么隐秘?

        ……

        吉安城,那只信鸽已经连夜飞了回去,

        但是收到信件时候,城主还不知道自己派出的这一波探索部队此时已经全灭了。

        在信件上,方宏强调了山区中存在着大量神枪手,不断的击杀己方的畜力,似乎是千方百计想要阻止自己进一步前进,应当继续加派力量,云云。

        当然信件末尾,也有方宏和曾荷对着局势最新讨论的结果,准备趁着夜色进行急速穿插,希望吉安城内派出空中力量在上午的时候进行一定的空中掩护。

        城主仔细看了这封信件。

        方宏和曾荷在外逗留了足足十五天,现在终于主动要求了空中力量观察,可能实在是忍不住了。

        遂,他在光线不稳定的电灯下,签订了文件。

        十分钟后,这份文件送到了两百米外的飞龙饲养塔中,翼展三十米的飞龙呢,其实有那么一点蝙蝠的基因在里面,所以四百公斤是吊挂在了钢杆上的。当灯打开后,饲养人员将水管塞到了飞龙的嘴里,咕咚咕咚,粘稠如粥一样的发酵物体通过水管灌入了飞龙的肚子中。

        这些飞行怪兽亢奋的睁开了眼睛,

        而塔楼中的钢杆子,随着塔楼大门打开,在机械齿轮的作用下,伸出了五十米高塔楼外,吊挂在钢杆子上的飞龙们,感受到窗外冷空气,放开了钢杆,下落后展开了翅膀,在离地三十米的时候,调整好飞行姿态,嗖的一下起飞了

        这位城主站在塔楼上,趁着四更晚风,从一旁的柜子中,抽出一个铁质糖果盒,拿出一个叶子卷好的槟榔,从嘴塞入腮帮中。一边目送着三只飞龙离开,一边开始嚼。

        当他还在思考着信件上,所谓的很多神枪手的阻击战,到底是什么情况时。两分钟过后,现在不用思考了,当多声枪响传来的时候,三头飞龙已经砸在了山头上了。

        场景切换到吉安城南边的山头上。

        当那些黑漆漆的大家伙,飞出了城市后,就被卫铿看到了。这东西速度并不快,而且也不是在几百米的高空上飞。且不说卫铿手上是大狙,就算是一杆普通的步枪,也能将其拦截下来。

        这不,当飞龙们直挺挺的准备越过城外的山头时,在系统红点的标注下,四个点位的卫铿当即扣动扳机,这三头想要飞出去的东西,就在黎明前暗蓝色的星幕中螺旋下落。

        而这个‘黑龙坠落’,当场演给吉安城最高塔头上的观众们。

        坐在“观众席首位”上的曾市长一口褐红色的吐沫伴随着槟榔渣滓,飞到了塔下,好似一汪血。

        ……

        距离口袋战,已经过去了八天。

        充分做好反围剿准备的卫铿,发现吉安城这个“火锅”没有自己预料的那么麻辣。在吉安城那边的侦查组发现对方那边再也没有派出部队,城门中出入的人中,只有一些商人。

        “就这样就没了?”卫铿再三自我确认。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卫铿再次背诵了一下游击战要义。然而现实是,自己中规中矩按照公式做“扰”,就是小小的那么打一下,吃掉这么一百五十人的队伍,战斗就结束了。

        卫铿(技术组)这边正在调试重机枪,

        这是传统的马克沁水冷重机枪,经典,就是经典。

        只可惜目前这东西自己不能造。

        系统勾勒出了造重机枪所要的设备,一排排锻压,钻,镗设备总共需要一个大礼堂才能安放,这些建模,让卫铿不禁对上了,洋务运动时期机械制造局的画面。

        自己现在只能造掷弹筒,炮弹,还有铁轨钢步枪,刺刀。所以现在对着缴获的几挺重机枪,以及多达二十万发子弹,爱不释手。

        当然,此次战斗中更宝贵的收获可能就是俘虏了,现在俘虏们分成了七八组,在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教育改造后,开始投入到劳动中。

        这些俘虏们虽说没法让他们参与机械制造,也没法让他们进入小化工中调配酸碱。但是嘛,让他们运盐,然后在废墟上给自己挑砖头,捡破烂还是可以的。

        为了让俘虏们能快速被带入自己的节奏,卫铿很努力的来管理他们,

        在小广场上,台子上,抓思想改造工作的卫铿拿着调音棒:“诸位和我一起唱。

        一时失志不免怨叹(几习西记    em面万坦),

        一时落魄不免胆寒(几习咯撇    em面胆寒),

        哪怕失去希望每日茫茫(哪怕习ki    hi    忙为历醉茫茫),

        无魂有体亲像稻草人(莫混五忒企球丢草狼),

        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林星后笔习海熊诶    bou龙),……”

        这个卫铿一句,下面跟着一句,唱了三四遍后,基本上就合拍了。

        歌唱是一种古老且很有效的集体活动。

        当一群陌生人在一场合唱中能跟着你的节奏时,那么就已经默认你在集体中可以进行部分发号施令。

        当一起合唱后,卫铿开始对每个人登记造册,并且开始挑选俘虏队的队长,哦,卫铿挑选的标准很简单,在刚刚跟着自己唱的时候,喊得声音大。现在选了那就没错了。

        然后呢,按照每个小队需要劳动的任务,授予工具,以及每个队长副队长,步枪,还有弓弩。嗯,这个步枪是卫铿自己造的单发步枪。

        在合唱演讲台上,卫铿看着一个个从自己手里拿着枪的人,内心默默给自己打气道:“作为普通人,我有社交恐惧症,也就是排外性,但是作为中人之姿的存在,应当能克服这样的心态,走进社会。”

        卫铿将枪械交了出去,交给了自己选中的队长。

        一个未来,开始被缔造了。

        ……

        这些刚刚战败被俘的人,仅仅一个星期的交流就被授予武器。——卫铿自己都觉得自己心大。但是所有卫铿在逻辑上默认了这个规则的施行。

        按照社会心态,当战斗结束,战胜者一方制定了规矩后,原本战败者一方会默默的服从,试图朝着战胜者靠拢完成社会融合。但是如果战胜者表现的拒绝融合,战败者的服从态势就会随着时间日益变弱。

        卫铿自己或许应当担心,给了俘虏中队长的武器,会不会给自己来一个黑枪?

        但是换位想一想,这些跟着卫铿唱歌声音大的人,被选为新的队长,且拿到武器后,他们就从原来的俘虏脱颖而出了,要做的可能是表现自己,跟着胜利者的命令,然后稳固自己新获得的阶级。

        为了能够将控制力,渗透到这150人中。

        卫铿觉得,这么一点风险还是值得冒的。人比动物要稳定,只要给予稳定食物供给,并且打断内部除了自己之外的组织,那么就可以了。

        ……

        在分好了队长后。在短短的两三天内,卫铿很快就收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

        这群俘虏们运盐运的非常卖力。而运砖头那边也是运的飞快,将龙马车赶的和蒸汽机小车比赛一样。这就好似,刚进入单位时,非常有冲劲的年轻人。卫铿呢不得不印制专门的陶币,让他们可以兑换新鲜的鱼获。是的,这几天打的东西卫铿没有吃,全部给这些自己新招的长工了。

        卫铿不禁感叹,果然是待人于信,获之于诚。

        原本要花费五十个人看着这一百五十个人,现在只需要出十个人,跟着这十个新选出来的组长就行了。

        并且呢,随着每天晚上,在油灯下面,卫铿给他们上课教拼音,还有简单数学,以及地理地图,和自己脚下人类文明的古代历史,卫铿发现自己的控制力可能比之前更强了。

        这些俘虏中有些人也渐渐放开胆子,开始向自己问很多问题,问话的态度吧,开始从前面的畏惧服从,变成了尊敬服从。

        俘虏们稳定的顺着自己的轨道开始运动,卫铿打赢战斗后,心里最后一块石头放下来了。卫铿:“社会中还在说话的群体,比不说话的群体要安全的多。(网络社交除外)”

        ……

        九月二十八日。

        也就是俘虏们被俘获的两个星期后,这几天曾荷觉得很荒谬,打赢自己的这群人呢,将自己押送一个营地后,自己这才发现,这里应该有上千个同面人。心中被大骇的几天都不敢说话。

        但是随后呢,这种恐慌也渐渐消失了。

        这些同面人的确是刚来不久,但是修建了完善的壕沟和土方建筑。并且似乎都是话唠。

        这几天差不多有十个同面人和自己来聊天,什么天文地理啊,什么素描绘画呀,聊着聊着,差不多也就熟悉了。

        至于方宏那边似乎还交上了朋友,双方在讨论参宿四什么时候爆炸,相互为星空上几十年前后的事情抬杠抬得面红耳赤。

        哦,对了,这些人还喜欢大合唱。

        这不,外面又在嚎叫了:“大河向东走,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