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出笼记在线阅读 - 1.24章 伏击战

1.24章 伏击战

        虽然九月盛夏还没有散去,但是山区内已经不那么热了。

        不过,从吉安城出来的人现在的秋燥却愈演愈烈。因为,他们陷入了胶水灌注的沼泽已经有半个月了。

        此刻,在山地某段适合伏击的道路上,御兽师曾荷和方宏,两人身着呢绒衣,紧靠在自己的机械战兽一旁躲避着什么。而在机械战兽的前方,又有一只龙马倒在了地上。

        这个龙马的头已经完全爆开了。狙击枪弹丸的动能在碳基生物的头颅上释放,完全是撕碎的效果,由于刚刚被击杀,还在抽搐,肛后肌肉失去控制,粪便噗嗤直冒。

        几秒钟后,似乎是觉得周围没那么危险了,这两位驭兽师要求随行的士兵去前面拖动死掉的龙马。

        拿回龙马尸体后,机械战兽张开了大嘴将之吞了进去。机械战兽那被龙虾环壳结构钢的铁护甲下保护着的腹部鼓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这个机械怪兽把一个肉蛋给吐了出来。肉蛋破开后,一头新的龙马破壳而出。新生的龙马出生后四腿还在打颤,就等不及的吞噬了肉蛋蛋壳和周围植物。

        此时在七百五十米外,身上挂着烤干绿草的卫铿透过狙击枪    4-9倍的自由变焦倍镜观察着驭兽师车队的情况,完全没有继续开枪的打算。

        在狙击阵地左侧两百米处,那边的卫铿正在用旗语同后方四五百米的炮兵阵地进行交流。也就是说,一旦狙击手遇到了什么问题,他们能直接给迫击炮组报送炮击方位。

        只是到目前为止,战争烈度还达不到让炮上的程度。

        前哨作战的工作是迟滞对手,不断的浪费对方的时间。

        ……

        面对对手的进军,目前呢,卫铿的主力已经在几个隘口做了观察,提前做好了初始布置。虽然说,敌人正常智力情况下,不会主动撞这个口袋阵,但是万一他们智障了呢?例如:某位法式滚筒爱好者,明码发报下令转进。所以啊,在战略时间内能准备就尽量准备。

        至于前线的任务,就是盯着对手到底走哪条路。

        卫铿的战略大脑:如果敌军不走隘口,挑选宽阔度至少是一千米的区域进军,这个只有二十辆马车的小型战斗集群就要绕个三四百公里曲线路途。所以现在扰敌小组专门杀这些老爷的马,是没错的。

        面对什么样的对手用什么样的战术。如果敌人是有强大战斗意志且火炮反击迅速的军事力量。卫铿的狙击组会在多个狙击地点同时开枪,并且直接狙杀其首脑,亦或是其他高价值目标,而且打完一枪后就立刻转移,防止被对方根据声音判定位置,进行迫击炮火力覆盖。

        但是现在?~

        有一则笑话,士兵朝着长官汇报:那边有个狙击手,只是他枪法很烂,连续几天都打不中我们。长官:既然发现了,为什么不立刻干掉。士兵:那么他们换一个枪法准的来怎么办。

        上述笑话中的事,也就是卫铿所面对的情形,只不过那个枪法很“烂”的狙击手,现在让方宏和曾荷的进军一天走不了五公里,这对于承担进攻任务的军队来说,简直就是灾难。

        反正现在卫铿在该位面停留时间已经延长到了三百天,有时间耗。

        如同慢火加水煮肉一样,打击他们的交通工具,并且好歹还得给他们一点行动能力,来收集周围的水源,寻找柴火。火候控制住,免得他们狗急跳墙。

        作为一个普通人,卫铿深切的知道,进入拖延症状态会怎么样。拖着拖着就从“下一次考试进步到第几名”,变成了“最好迟一点考试”,“考试成绩晚一点出”。

        没有计划的熬时间,最终将一事无成。

        至于卫铿那边呢,新的炼钢炉已经熔融铁轨钢了,海边的卤水也在晒,计划表上的任务每天都在推进。

        ……

        回到战场这边,看到对手这么烂,能够很轻易的拖住,他们不走一些重要的隘口完全不可能实质性接近卫铿区域。而就他们这个速度走隘口,卫铿就能送他们一个口袋阵。

        所以,当熬下去,原本没有机会是可以创造机会的,卫铿有意的放弃了一些边角战机,就和他们这么熬耐心。

        在观察位上,

        卫铿也对这些机械战兽很感兴趣。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机械和生物的融合体,拥有强大回复能力。

        但是当发现这东西竟然能将尸体吞噬后,卫铿对这个场面大为好奇。

        当然经过系统介绍,这不是什么起死回生,而是根据残骸重新制造了一个新个体。

        被吐出来的龙马其实也不是良好状态的龙马,一出来就大量进食周围的草木。

        并且这是在机械战兽生命辐射下再生的,这个机械战兽在这个过程中也消耗了能量。所以说,机械战兽每一次“重铸”龙马,就会像是一夜撸七次般萎靡不振。

        了解了这个过程的底细后。

        卫铿:“我杀马,你来造,我杀,你再造,我们就在这个模式下默契下去。我消耗几发子弹,你消耗时间还有精力。”

        不过,吉安城的人若真会遵从这个模式,像电脑ai一般缓缓地走向失败,那反而不正常了。

        人呢,往往是趁着手上有牌,怎么着也得蹦跶一次!

        ……

        在下午的时候,当新生的龙马勉强拉车时,两位驭兽师并没有继续前进。

        在缓缓下落的太阳中,他俩进行着激烈的讨论。

        由于隔着太远,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卫铿姑且认为这是在讨论“进还是退“的问题。

        这两位讨论完后。似乎取得了什么结论。

        曾荷走到了自己的龙型战兽这,闭着眼睛和其进行了生命共鸣。

        几分钟后,巨大的机械龙兽尾部产出了一个蛋。蛋壳打开后,一只信鸽飞了出来。两人将信件绑在了信鸽的腿上,然后将其放飞。

        这个疾驰飞过的小目标,卫铿难以瞄准,故只能让其飞了过去。但这边的卫铿通知了吉安城附近盯梢的自己。并且作战决策圈拿出了“打援”的备案。

        该方案中,派遣精干小队,开始穿插后方,观察援军会走哪条道。以便于自己大部队能抢先运动到合适阵位截杀。

        不过,这边卫铿正盘算着吉安城到底会派多少力量再出城。那边,事情再次发生了变化

        负责盯着曾荷、方宏队伍的前哨,发现了新情况。

        卫铿晚上八点带着夜视镜在值班,突然发现,那两个驭兽师今晚有动作。

        十分钟后,确定他们整个车队好像给龙马喂了什么,快速动了起来。卫铿已经确定,这两货要趁着夜色来个大挺进。

        好家伙,卫铿直接好家伙,像是手游玩家逮到刷钱bug一样,立刻通过系统的通讯系统招呼自己一直在待命的预备队。

        不要纠结什么时候打援了,今晚就能吃肉!

        在后方营地中,卫铿的两百人队伍当即拔起营地。

        至于对方想要穿插哪?卫铿都不用看地图,夜里行军,而且还是赶着马车,走山路就等着滚下山崖。他们如果不是逃,那么前方就只有一条路。

        于是乎,卫铿提前了两个小时就赶到了区域,布置好了埋伏。

        ……

        曾荷坐在马车内,窗户外是寂静的夜色,所有的龙马们现在眼眶都在头部骨骼的开合中变大了,以便于接收更多的光线,而所有的人员也都口含着木头丸子寂静无声的行动。

        山峦如同夜晚中匍匐的巨兽,一点一点后退,而随着山峦的不断移动,新的山峦在前方出现。而随着前进,前方的山越来越近,渐渐地车队进入了其中。两侧山体的黑影夹住了车队,宛如巨兽张开了嘴。

        不知怎么的,曾荷感觉到了不安,尽管在白天的争论中,她力促要快速行动,可是并不代表她就完全有把握。自夜里行军开始,她的心就一直砰砰的作响。

        方宏率先开始说话,这位驭兽师看完了周围的地形后,低沉的说道:“这里不是什么善地。”

        曾荷将头伸出了窗户看了一下,赞同道:“如果是白天抵达这里,这两侧的山峦上必然有埋伏。我们得快速通过这里。”

        她对外围的士兵打了一个手势,这个士兵将手指放在嘴唇边,模拟几声夜枭的叫声,然后队伍开始加快了。

        ……

        与此同时,在山头上卫铿看着这车队开始加速,不管不顾地朝着口袋阵中钻,原本提着的心,捧到了一个更新的高度。

        这个,凡是没有落袋为安的东西,越靠近结果,卫铿心跳越快。

        卫铿没有口技学鸟叫发信号,但是有系统中继传令。

        早在迟滞方宏队伍时,卫铿大队就在沿途一些重要埋伏地点的山坡两侧挖好了壕沟。所以得到信息后,抢先一步行军至这,立刻就能投入战场。

        随着吉安城的冒险家们彻底上了死套,卫铿这个“稳狗”终于把手里的‘大牌’输出出去。

        三十多个塞满干草的废旧橡胶轮点燃后从山坡上滚落下来,火光照亮了山谷内车队的位置,同时也将方宏和曾荷的队伍内心浇的透心凉。

        “啪啪啪啪……”随着二十声枪响,车队所有的畜力再次倒地不起,这回可不是一个两个倒了,眼下的这个地形,卫铿觉得可以以最小的代价将他们全部留下来。

        “反击!”方宏在曾荷还在发愣的时候,率先发出了指挥命令。

        马车内水冷重机枪开火了,子弹打在了两侧山坡的阵地上发出了大量的烟雾,当然凡是被子弹扫射的地方,卫铿都低头了。而凡是机枪扫射离开的地方,卫铿则都是冒头开火。

        水冷重机枪要比通用机枪更加重,但是火力持续性要更好。如果不是现在这个占据两侧高地的地利,卫铿真的没把握控制伤亡。

        山头上的60迫击炮开火了,在系统标注的弹道中,炮弹精准的落在了第一架马车上面穿透进去,然后火光中整个车子炸了,而车子上的重机枪也当场变成了几段零件,和车体残骸一起飞出了二十米外。

        扫射山坡的火力顿时减少了,连带着其他几个机枪手也一顿慌张,开始瞭望到底是哪里来的火炮。

        这时,山谷内响起,卫铿认为字正腔圆,但是对这里来说,明显是北方腔调的劝降:“我方已经占据绝对优势地形,并且拥有足以摧毁你们的火炮,现在放下武器向我方投降是你们唯一的机会,负隅顽抗只有灭亡。”

        曾荷抬起头,看着满山遍野闪烁的火把,感觉到自己这一百五十人的部队太渺小了。

        实际上卫铿的伏击队伍就是两百人,只不过依托山势布置开来后,看起来包围圈非常大,当然,她的感觉也没错,这的确是几千人都冲不上来。

        随着卫铿的喊话后,队伍中已经明显失去了反抗斗志,枪声已经零零散散。

        轰轰,巨大的机械战兽发起冲锋。人的战斗意志可能会消失,但是受控于驭兽师的机械战兽绝不会如此,方宏作为一位驭兽师,面对眼下的失败并不想承认,故压上了他最后的这张牌。

        看着这头无视弹雨射击的钢铁巨兽,卫铿内心给予了赞许。

        如果山谷内的这些人还有战斗意志,依托这个重型半机械生化单位,进行步坦协同的战术。自己也许还真会有点麻烦。但是现在,这孤零零的东西冲上来,没有威胁力。

        狙击手先进行了射击,弹丸打瞎了这个巨兽的眼睛,当然对于其强横的生命力来说,只是短期的致盲,卫铿知道这玩意可以修复眼睛。

        【其实呢,如果解剖这个巨兽,会发现眼眶下方有多套眼睛,就和葡萄瘤一样,当最外层的眼睛坏了,在十分钟内翻上来一个,然后冒出神经如同蠕虫一样和大脑神经系统对接。平均要长好这么一个眼睛需要半个月,所以并不是如卫铿所想能够当场再生。】

        眼下,卫铿也不指望用狙击弹来灭掉这个修复力max的巨兽,当然更不指望冲锋枪的子弹能把血皮一点点磨掉,这头战兽所有的要害全部被钢壳挡住了。

        卫铿确定自己考虑不周,回去得研究一下双基发射药,还有凹陷式装药,铁拳还是要的。

        现在,山坡上的卫铿们先是骤然火力全开,将山体下方那几个机枪给压制住。

        然后呢,几个卫铿则是通过壕沟跑下去,顺着交通壕绕至巨兽的侧面,将手上的有着燃烧布条的陶罐朝着巨兽的头直接砸了上去。

        莫洛夫斯基鸡尾酒,这是装甲力量总要品尝的佳酿。

        扔完了火罐后卫铿躲入z型的壕沟拐角处,而火焰覆盖了巨兽的全身上下。

        几分钟后,燃烧的高温破坏了巨兽肌肉打开机械盖板扣动枪械的装置。更由于这个金属装甲导热好,当火焰持续燃烧时,一些油从铁板内部缝隙淌出来,刺啦刺啦。

        最终这些装甲怪兽在坡面第三段防线的壕沟中一脚踏空,机械爪扑腾几下后抓碎了壕沟边缘的几块土后,就倒在神坑中跪地不起了。

        而在山坡下方,原本寄托于战兽作为决胜单位的方宏和其麾下的士兵们。在火力压制中抬起头来后,发现战兽完蛋了,最后的希望破灭,士气灰飞烟灭。一杆白旗从车厢上高高挂起。

        而与此同时,吉安城市城主室内,盆载的金桔熟了,只是掉落了一颗后,内部没有多少果肉,好似棉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