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楚臣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彷徨

第五百三十二章 彷徨

        泥墩湖水战,从清晨持续到夜幕降临,敌军才退去。
        看看一艘艘在湖面上的熊熊燃烧的战船,看着湖面上漂浮的尸骸,高承源是欲哭无泪。
        左五牙军的二十六艘主力战船,皆是千石以上的载重,船体采取水密舱结构,内部十二到十六道隔舱,船体又采用大量的精铁构件,可以说是坚固异常。
        好几艘船都被大火烧透,还勉强浮在湖面上没有沉入湖底。
        舱顶之上装配多具蝎子炮,可以将三十斤标准重的火油罐、石弹投掷到二百步外,床子弩更能将在一百步之内,将两寸厚的船板射穿,更不要说主力战船编一到两百名战卒,强弓、臂张弩的配置比例也高过马步军一大截。
        只是这些战船在开阔的水域之中,才能将战斗力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
        不过,陷在泥墩湖中央三四里范围的较深水域里,四周又是己方密集的中小型战船,左五牙军的主力战船,这时候更像是笨拙的靶子,沦为敌军不断从各方向施行火攻的对象。
        敌水军成百上千艘、适合在浅水域快速进出的平底战船,这时候像狼群一般冲击他们分布在外围的船阵,寻找空隙进攻是一方面,而更叫高承源头痛的,是任何一艘装满干草、浇透火油的敌船点燃后,从顺风方向飘荡过来,都能叫他们在湖心密集到可怕的船阵鸡飞狗跳一阵子。
        也是到这时候,高承源才深刻认识到照昌国公李普所提的计划,集中一部水师的主力,从东面湖域接近钟离城进行强行攻夺,是何等的愚蠢。
        甚至他要是能坚持己见,将左五牙军水师照最传统的战斗分成前后左右则中军五部,控制周边水域,而不是自以为是的,妄图一击得手的都进入钟离城东面的泥墩湖之中,也绝对不会落得如此狼狈、惨烈的下场。
        持续一天的水战,原先四百石载重以下的警戒船、联络船等,此时差不多还保存六成,但千石以上的主力战船,却只剩下八艘没有被大火烧透。
        即便将落水者都尽可能救上来,但水军战卒加上船工、水手,一万三千余人,飘尸湖面之上或被困战船之中被烧得尸骸无存,还是超过四千人。
        大楚最为精锐的水军,一天战斗死亡人数就超过三成。
        剩下的人斗志之所以没有崩溃,是他们被困泥墩湖之中,四面芦苇荡水位更浅,只有较小的渔舟能通过,更不要说入冬后的芦苇荡,点燃起来随风便能烧一大片,根本没有给他们四散逃跑的机会。
        高承源他自己也在侍卫的拼命掩护换了两艘指挥座船了。
        虽说敌军在夜幕降临之前退去,但高承原知道并非是敌军打疲了,只不过是不想叫他们在夜色里找到反败为胜的机会罢了。
        高承源再蠢,这时候也明白眼前的一切都是陷阱,楼船军残部准备极其充分,主要是以各种引火物进攻他们进退不得的密集船阵,他们伤亡惨重,但楼船军残部的伤亡却极为有限。
        他们最小的哨船也要有两百石载重,相比较楼船军残部在此战里大量所用的轻舟艄船,在浅水湖荡里也是进退不便,整整一天,都没能组织起过一次像样的反攻,一直都陷在被动挨打的局面。
        高承源有些麻木盯着远处暗沉的湖面,心想敌军入夜前退去,或者有想着这边乘夜突围时船队阵形混乱、将卒斗志低迷,心里只存逃生之念,更方便他们从侧翼突袭吧?
        …………
        …………
        冯缭站在洪泽浦南岸的树林里,即便有特制的长筒望镜,但距离太远,也只能黄昏时的烟柱以及入夜后的点点残火,判断左五牙军水师在一天战斗后,虽然没有被歼灭,但显然还是陷入泥墩湖之中。
        “高承源有没有率残部杀出重围的可能?”韩东虎站在冯缭身后,忍不住问道。
        高承源说是延佑帝的嫡系亲信,但他及郭亮等人,与叙州的关系不恶,毕竟以往曾多次并肩作战过。
        而五牙军水师,有相当一部分将卒,乃是从龙雀军及左广德军抽调的人马。
        眼见看到左五牙军陷入绝境,他们不但不能出手相救,甚至不能提醒示警,对韩东虎这些人来说,也极是煎熬。
        冯缭听了韩东虎的话,心里只是一笑,暗想高承源要是能在战后活下来,在知悉诸多详情,还不知道他心里对知情不报的叙州会有怎样的怨恨呢,不过韩谦既然要做奸雄,便要有宁可其负天下人,也不得令天下人负其的觉悟跟狠辣。
        “梁军所谋甚大,倘若高承源能率部往西岸突围,在钟离县境内弃船登岸,多多少少能为大楚水师保存一点火种吧?”苏烈这时候说道。
        冯缭转头看了苏烈一眼,心想这个苏烈武勇或许不及韩东虎,但大局及眼力真是不差,说道:“大楚水师主力中计被灭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扬州,我们回去了,该做好随时撤出白蹄冈的准备了。”
        “右五牙军水师的情况,还不知道呢,要不要派人从钟离县境绕过去?”韩东虎问道。
        现在洪泽浦内的水战彻底打起来,从钟离县境内渗透过去,反倒容易许多。
        “没有什么好看的,”冯缭说道,“左五牙军水师原计划是要掩护高承源所部的侧翼,盯住徐州方面的梁军动静,梁军自然早就在洪泽浦北面的水域里部署天罗地网等他们钻进去,这部水军有可能比高承源他们死得还要惨,最后或能逃得一部分,便宜信王吧!”
        冯缭虽然不比韩谦、李遇、朱裕这一级数的人,但局势发展到这一步,将下来会如何演变,他还是有自信确认的。
        …………
        …………
        高承源遇伏,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通过洪泽浦水情复杂的湖域,派人杀出重围,赶到昌国公李普率右神武军三千骑兵驻守的茱萸湾报信求援。
        甚至就连淮东驻扎在洪泽浦西岸的兵马,也拖到次日黄昏,看到大量的大楚水师将卒尸首从淮河上游(洪泽浦西部)飘流过来,才意识到情形不对,但也不知道详情,只能加强沿岸城寨的防御。
        差不多在这时候,李冲在钟离县城以西的原野,遇到高承源从西岸突围求援的信使。
        李冲昨天午后截住出濠州城东进的两千叛军步卒,他手下仅有一千骑兵,没敢直接进攻,而是将这两千叛军步卒逼迫到钟离城西侧的涧溪岭山脚下进退不得。
        今日午前,李冲会合先率四千马步兵赶到的右神武军都将高隆,对这部叛军展开围攻。
        在持续小半天的激烈战斗之后,他们才将两千叛军歼灭。
        李冲收拢兵将后,刚清点过战果,他正意满踟蹰的要派人赶去通报陈铭升,催促陈铭升率右神武军七千马步兵加快速行军速度,以便他们能赶在明天之前,对剩不到千余守军的钟离城直接展开强攻。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这时候遇到高承源派来的信报,说大楚水师主力陷入叛军在洪泽浦布下的埋伏圈里,伤亡惨烈?
        “怎么可能?”李冲挥刀斩断一株碗口粗的杨树,近似低吼的问道。
        要不是来者乃是高承源的嫡系侍卫,李冲以往见过这人,而此人也携带着高承源的印信,他怎么都不会相信叛军早就在洪泽浦内布下天罗地网等大楚水师主力入彀的。
        “叛军多半是注意到水师主力异动后,将楼船军残部都派出来,孤注一掷的打这一仗……”高隆这时候安排好斥候探马赶往洪泽浦西侧沿岸侦察敌情,走围过来蹙着眉头说道。
        钟离城里只有千余残兵,七十余里外的濠州城没有什么异动。
        寿州方向是有一部骑兵位于濠州的西南,但那里距离巢州城更近,应该是想接借巢州守军从五尖山脉的西侧往北撤退的。
        何况那里距离涧溪岭足足有两百二三十里的路程,也始终处于职方司斥候探马的监视之下。
        而淮河北岸都看不到有大股梁军集结的迹象,目前的状况更可能是高隆所判断的那般,一切应该就是叛军孤注一掷的将楼船军残部押上去,利用对洪泽浦水情的熟悉,与大楚水师主力硬拼一把,然后再撤入淮河之中。
        这多多少少能改变叛军长期处于被动挨打的劣势局面。
        “不管怎么说,我们今夜都应该尝试强攻钟离城,而高承源所部也需要我们策应,才能在钟离城东侧弃船登岸杀出重围——倘若真有什么不对劲,我们往东南通过石梁县境,赶去与国公爷会合也来得及!”徐靖主张说道
        李冲也清楚从头到尾都是昌国公府力主用水师作为偏师奔袭洪泽浦,倘若他胆小怯战,就这么逃回去而水师主力最终损失惨烈,朝野喷出来的唾沫星子都能将他父亲给淹死掉。
        照徐靖、高隆建议,他们有近五千有生战力,强攻仅千余守军的钟离城,接应水师残部从洪泽浦西岸弃船登岸突围,也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