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楚臣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和谈(一)

第四百三十一章 和谈(一)

        在光线昏暗的水牢里,被棍棒杖打得遍体鳞伤的韩钧这几天是渡日如年,除了身上的剧痛外,外面稍有惊动,便胆颤心惊,还是担心震怒之下的顾芝龙随时会将他们拖出去大卸八块了。
        他心里悔恨交加,恨自然是恨韩谦竟然狠心用他们为饵,悔则是悔他在太妃跟前伺候好好的,有太妃暗助,他何愁飞黄腾达,跑过来争这个虚名功绩做甚?
        “哐”,听着铁栅门被人从外面狠狠的推开,韩钧心头一颤,看到夹道有十数甲卒走进来,他脸色更是灰败如土,看着一名校尉模样的军将走过来,示意狱卒将牢门打开,韩钧仿佛遭雷劈中一般。
        “刺史大人有请三位韩大人!”军将站在牢门前,话是说得客气,但眼瞳透出来的厉色,是恨不得将这间牢房里的三人生吞活剥了。
        韩钧只觉浑身僵直,这会儿瘫坐在地上,动都动弹不得,这就要将他们拖出去五马分尸吗?
        “不知道顾大人是决定要将我们送给哪家?”韩道昌还算镇定,手脚都上了铁锁,艰难的挪到牢门前来,问道。
        顾芝龙盛怒之下,虽然没有将他们推出去斩首,也没有将他们大卸八块,但这两天皮肉之苦没有少挨。
        韩道昌一瘸一拐的挪步上前,大腿钻心的痛,都怀疑昨天挨了十杖,左大腿骨都已经被打裂开了。
        不过顾芝龙既然没有杀他们,韩道昌却不担心他们现在就有性命之忧,更怀疑可能是韩谦那厮擅自对郎溪用兵此时已经被无情的挫败,而顾芝龙这次算是彻底与岳阳撕破脸后,再无转寰的余地也再无顾忌,此时应该在安宁宫与楚州之间做出选择,要将他们祖孙三代作为投名状或者说礼物送出去。
        “老三家的小子应该已经拿下郎溪城了吧,”韩文焕剧烈咳嗽着,他身老体虚,经不住肉刑,顾芝龙暂时无意杖杀他们,因此他吃的苦头却是最少,这时候稍稍整理袍衫,走到牢门前,问那军将,“不知道是李侯爷还是监军使张平张大人到宣城了?”
        “嘿嘿!”那军将只是冷冷盯着韩文焕而笑,没有吭声,示意左右将韩文焕、韩道昌、韩钧祖孙三人拖出大牢。
        见祖父这时候竟然幻想赤山军已经攻下郎溪城后派人过来交涉,韩钧忍受着后背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剧痛,心里禁不住怨恨起祖父来,心想韩谦这厮狼心狗肺,记恨父亲与二叔对其父见死不救之事,大逆不道到以叔、祖为饵,引顾芝龙及牙营出郎溪城,即便有一丝可能拿下郎溪城,又怎么可能以他们的性命为念?
        他们被带出水牢,在街巷夹道里左转右绕,走了一段路,被带到宣州刺史府前宅东厢的一栋偏院。
        看到同样是被用刑打得血肉模糊的富陌父子,艰难的坐在大厅的一侧等候着,韩道昌待要问富陌知不知道这几天郎溪一事的战事发展如何,听到外面脚步声响起来,转眼便看到张平、袁国维二人在数名甲卒的引领下,走了进来。
        韩道昌愣怔在那里:赤山军真打下郎溪城了?
        韩钧更是僵直如遭雷击,张平、袁国维的出现,意味着他最恐惧的事情不会发生,但是看到韩谦风光,他心里更是有着百倍的嫉恨在啃噬他的心。
        这杂碎怎么可能攻下郎溪城了?
        韩钧这一刻甚至都更想看到韩谦兵败身亡才好。
        “韩老大人、韩大人、富大人受苦了。”张平、袁国维朝大厅里扫了一眼,走上前来给韩文焕、韩道昌、富陌等人行礼,说道。
        “还好,还好。赤山军真是攻下郎溪了,楚州军竟没有派兵增援郎溪?”韩文焕还算镇定,只是对赤山军能攻下郎溪城还是多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思来想去以为有可能是楚州军反应迟纯,没有来得及动作,才叫赤山军有机会拿下郎溪城。
        韩道昌张嘴嗫嚅了半天,更是不知道该问什么。
        “前天就攻下郎溪城了,楚州军也被拦截在南塘寨以北没能南下,”张平淡定的说道,“我与袁老大人昨日便进宣城见顾芝龙——”
        韩道昌、韩钧、富陌父子张了张嘴,看着张平,难以置信赤山军在两面都有精锐夹攻的情况下,还能夺下郎溪城,郎溪城的守兵得弱成什么样子,就守了一天多点时间?
        韩文焕精神稍稍一振,问道:“这么说,顾芝龙答应投效岳阳了?”
        “韩老大人乃是殿下所遣的特使,具体的招附之事,还得是韩老大人您老亲自来拿主意,这也是韩招讨使所坚持之事。只不过顾芝龙迟疑了一天,这时才同意我们先见韩老大人,”张平说道,又转富陌拱拱手,“这事牵累富老大人受苦了,但倘若能说服顾芝龙投效岳阳,富家的功绩,我们定会禀明殿下!”
        “好说好说。”富陌冷淡的说道,他受无妄之灾被牵涉进来,差点性命不保,但心里再恼恨,此时又能说什么?
        看韩道昌、韩钧以及富陌父子身边伤痕累累,想必这几天吃了不少苦头,张平、袁国维坚持先召医师进来给他们敷上药,然后再耐着性子仔细将当前的形势说给他们知道。
        楚州军虽然不断往溧阳城增援兵马,但短时间内并不担心他们有决心挥兵南下。
        由于赤山军攻陷郎溪速度极快,湖州兵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而在郎溪城被攻陷,意图南下的楚州军被击退之后,湖州兵非但未敢往仙山湖、九渡山一线增派兵力进逼,甚至还担心赤山军有可能对湖州的西线城池用兵,昨日放弃仙山湖南面位于浮玉山东北麓诸山环抱的安吉城,将驻守安吉的三千多兵马收缩回东面的长兴城。
        这使得赤山军在东线的兵力也得以能任意调动去增援西线。
        目前赤山军在南塘寨驻扎五千精锐兵马,而郎溪城粮草充足,韩谦将广德学堂的师生、一部分预备兵马、一部分女营、少年营将卒以及三处战场打下来的数千伤兵,总计差不多有近三万人兵马在这两天时间里陆续迁入郎溪城安置。
        此外,韩谦还着高绍、赵无忌集结六千兵马,屯于麻姑山南麓、夏渡河北岸的小庙峰,距离宣城不到二十里,也封锁住宣城与北面的联络通道。
        韩谦着张平、袁国维将周元和等战俘送归宣城,但要求顾芝龙十天之内做出降或不降决定,逾期则不再接受谈判,赤山军会考虑继续对宣州腹地用兵——到时候即便不会立时强攻宣城,但切断宣城与南面诸县的联络,也足够叫顾芝龙难受了。
        “十天便要顾芝龙投降?”韩道昌问道,“韩谦可有提什么额外的条件?”
        “今天算是第三天了,韩招讨使说韩老大人、韩大人受殿下委派说降,一切都从殿下给定的框子里谈,他无权加以干涉。”张平说道。
        韩道昌即便知道形势比人强,他拿自家那个该杀的侄子没辙,但此时也禁不住动气的质问道:“他用我们为饵,诱顾芝龙出郎溪,以便他对郎溪用兵,我们此时说什么话,顾芝龙怎么可能会信?”
        “倘若韩老大人与韩大人乃是事前便晓明大义,为了以打促和、以打促降,才不惜以身为饵、诱顾芝龙上当,相信韩老大人与韩大人的话,此时还是有份量的。”室内仅有富陌父子,张平耐着性子诱导韩道昌说道。
        “这竖子此时吝惜羽毛、吝惜名声了,但是他以叔、以祖为鱼肉的行径,真能瞒得过天下人?”韩道昌再好的脾气,这时候额头青筋气得一跳一跳的,近乎低吼的质问道。
        韩钧气得眉头一跳一跳的,没想到他们被韩谦卖了不说,今天竟然还要替他遮掩十恶之罪,恨声质问道:“难不成我们被韩谦谋害,还不能出去诉苦了?”
        张平、袁国维相望一眼,坐在一旁,暂时不去理会还在气头上的韩道昌、韩钧,跟韩文焕说道:“赤山军太艰难了,三十万老弱妇孺,每天的口粮婴童手便能抓下,每天都有好几十人浮肿饿死,不用计攻下郎溪,粮草都维持不了十天便要断尽,也断无可能说降顾芝龙。而此时赤山军得郎溪浪秣,兵势强盛,杀得楚州军不敢南下来攻,宣州北面的通道被封,顾芝龙不降便只有死路一条……”
        “宣州兵此时还有万余精锐不说,还能继续招兵买马,赤山军真要来攻,就不怕硌了自己的牙?”富陌气鼓鼓的说道,“我可听说赤山军为攻打郎溪城,伤亡可不小啊!”
        “是啊,赤山军这次伤亡是不小,但将卒用命,杀得楚州军不敢南下,杀得顾芝龙只敢龟缩于宣城不敢跨过夏渡河也是事实,”张平朝富陌拱拱手说道,“顾芝龙与诸家这次倘若不降,到时候赤山军不得已再来攻城,韩招讨使为弥补将卒惨重的伤亡,就不会再严加约束军纪。当然,富大人帮着劝说顾芝龙时,可以将话说得更狠一点……”
        富陌脸色一白,被张平顶得无话可说。
        自古以来,大战之后为奖励补偿将卒,纵兵大掠是常有的事情,而张平暗示韩谦到时候的行径有可能会更狠辣,难道要屠杀宣州的世家门阀?
        富陌心想以韩谦的狠辣,未必没有这个可能,心想他富家目前算是岳阳的有功之臣,似乎没有必要为了一时之气,硬生生再站到岳阳,站到赤山军的对立面去。
        此时的赤山军,已不再是战前他们眼里的那种衣衫褴褛、食不裹腹的乌合之众了啊!此时是赫赫威武的赤山军,是熠熠生辉而崛起的赤山军啊!
        韩文焕沉吟良久,临了叹了一口气,跟张平说道:“此时想要说降顾芝龙,想要他放下对赤山军及韩谦的戒心,大概不可能说服他放弃兵权,韩谦这个也没有问题?”
        “在殿下所给的框架之下,跟顾芝龙怎么谈,悉数由韩老大人、韩大人决定。”张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