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楚臣在线阅读 - 第四百章 计划

第四百章 计划

        金陵事变后,楚州军精锐渡江南下,但兵马主要囤聚于宝华山东麓一角,静山庵一役也没有偏离这个区域,待到李普率桃坞集兵户残部迁往延陵就粮,战事波及的范围也才往南扩大到五六十里左右。
        不算润州所属的丹徒、丹阳两县,金陵附近除开桃坞集兵户五六万老弱妇孺往东往南撤逃,目前就江乘县受波及最深,差不多有六七万民众逃入金陵城避难,特别是江乘县东部地区,村寨几乎为之一空。
        不过,金陵南面及西南的平陵、溧水、永安、芜湖、当涂等县暂时还没有出现大的扰动,更不要说南面宣州所辖诸县了。
        茅山东接润州的丹阳、金坛、溧阳三县,西接京兆府所属的江乘、溧水、平陵三县。
        江乘不去说,溧水、平陵两县粮田三万余顷,约有七成乃是世家门阀控制的庄田;愈二十万人口,也差不多有七成乃是世家门阀控制的奴婢或者比奴婢地位稍稍高一些佃农。
        自赤山军护庇近五万妇孺撤守茅山之后,即便赤山军前期还是侧重于宣传,主要是吸引奴婢主动来投,这两县的世家门阀也都第一时间警惕起来——从尚虎个人的遭遇,也能看出世家门阀对奴婢躁动的焦虑跟担忧,同时也加强对奴婢的人身控制及监视。
        而从前朝晚期以来,作为升州节度使府的金陵,所经历的战事并不算太频繁,但也深为盗匪困扰。
        溧水、平陵两县颇有家势的世家门阀,这些年来基本上都建有颇为坚固的寨堡,内部也形成征用奴婢部曲守寨的传统,所以这也注定着赤山军真要真正的正式出茅山大规模征粮征兵,不可能会一帆风顺。
        目前楚州军使赵臻守住丹阳、金坛、溧阳三城不说,还率三千精锐骑兵,在茅山东翼游弋、活动。
        赤山军目前虽然也从丹阳城缴获得一千四五百匹战马,但问题在于没有半年甚至更长时间的骑战训练,赤山军所新编的骑兵将卒,即便能勉强会骑马,也完全不可能有资格在平阔的原野之上,与楚州的精锐骑兵对阵争锋。
        为防止楚州军的精锐骑兵突然绕到茅山西翼进行拦截,韩谦计划着赵无忌、冯宣、窦荣等人轮流率部出动,活动范围以偏离东麓主峰三十里为限。
        同时要在大小茅峰、雷平峰、青金峰、苍龙背等置高点设烽火点及瞭望岗,保证能及时侦察到楚州军在茅山东翼的活动情况,一旦发现其精锐骑兵有绕往西翼的迹象,烽火点便会升燃狼烟,通知他们这边进入西翼地区活动的兵马及时撤回来或者从南北两翼出兵拦截、纠缠。
        当然,赵无忌、冯宣、窦荣目前所率的三营精锐,每一营都编有八百将卒,主要是暂时缺少中高级武官,在人数上是超编的,每一营轮流出动时,也都要分出守卫、征粮两部兵马交叉使用。
        而在更近的距离,孔熙荣所率的女营以及魏常所率的少年营,都要安排人员辅助运输以及人员的安置工作。
        韩谦还要求以林海峥为首,监督诸营每次出动之前必须要做好敌情侦察预判,以及做好具体而详尽的行动预案。
        最初的几次行动方案制定,韩谦都会亲自参与进来,务求减少遗漏的同时,也是要将相关操作标准化。
        姚惜水即使这些年并没有深入接触营伍的机会,但也熟读好些兵书,知道当世营伍统兵治军大概是什么样子,暗感林海峥、赵无忌、冯宣等人乃是韩谦这些年培养起来的嫡系,又粗习笔墨,或许可以照韩谦的要求,如此不厌繁琐的治军。
        而赤山军目前真正能拉出来作战的兵马仅仅才三千余人,仅编三营,韩谦也有充沛的精力兼顾很多。
        不过,赤山军真正完成一军五都二十五营的编制,韩谦治军还要如此繁琐不堪的统兵治军,还行吗?
        在姚惜水看来,或许韩谦更适合做一个事无粗细皆要操心的军师,而难堪大将之任吧?
        在这个武夫当道的世道,这多少是令姚惜水欣慰的事情。
        要不然的话,韩谦心机算计那么深沉、令人防不甚防,倘若又是天生的领兵将帅,那得有多恐怖?
        听韩谦与诸将极其繁琐的商议过次日正式的征粮征奴安排,姚惜水心里都有些厌烦,说道:“仅是这些事,侯爷那边我想会愿意配合你们的。”
        “李侯爷这两天将我骂得狗血淋头,我不信他这么快能转过弯来,”韩谦看了姚惜水一眼,淡然说道,“他要真愿意配合行事,姚姑娘你叫李侯爷亲自过来找我。”
        姚惜水心里暗恨,韩谦这话不是要李普跟他低头吗,李普怎么可能轻易就愿意低头?
        不过,她心里又想,郡王府骑卫就驻扎在西边的小茅峰,到时候他们自己去寻找目标便行,何需听韩谦的摆布?
        见姚惜水沉默下来,没有替李普再争辩什么,韩谦也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便叫林海峥、赵无忌照拟定的方案去做准备,临了又问姚惜水:“姚姑娘代表太妃而来,可是要在这里住下来,还要返回溧水城去?”
        晚红楼有一艘画舫停在溧水城里,姚惜水相信瞒不过韩谦的耳目,所以对韩谦的话也没有感到有什么大惊小怪,说道:“难得与义父相取,只要韩大人不赶我走,我会在山里多住两天。”
        “姚姑娘心里知道当前形势险恶、棋差一着便会万劫不复便行。”韩谦对姚惜水要留在山间不置可否,但警告她不要满心想着跟李普合谋起来拖他的后腿。
        “惜水不是那么不识抬举的人。”姚惜水说道。
        韩谦点点头,看着张平与姚惜水先退下去,他走到廊前眺望山间悠悠白云。
        世家门阀的激烈反应,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而且地方上倘若还有富裕的存粮,也都被世家门阀控制在手里,藏在世家门阀坚固的家寨族堡的粮仓里。
        在这样的情况下,既然保证能征到足够多的粮谷及其他必要物资,又要解除世家门阀对奴婢的人身控制,只能强行用武力将这些世家门阀的家寨族堡轰开、砸开,将所有的反抗血腥的镇压下去。
        战争总来都是血淋淋的,没有含情脉脉的温馨。
        不过,他这次算是彻底站到世家门阀的对立面去了。
        在世家门阀眼里,他将是大贼、大寇。
        韩谦对此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既要保证以最快的速度并助能更多的砸开世家门阀的寨门,又要保证伤亡不失控,却是极不简单的一件事。
        事前事后都要做极其繁琐细致的工作。
        在楚州军精锐骑兵觊觎之下,不可能围住城寨后从容不迫的造攻城战械去攻打,但一座两三百人防守的坚固城寨,要不想伤亡惨重到失控,怎么才可能在一天甚至短到半天不到的时间内强攻下来?
        所以短时间内,他们要挑选出盘剥奴婢最严苛、残暴的世家门阀作为目标下手。
        自金陵事变以来,江东诸州的粮秣就没有一粒运入金陵城,金陵城所需要的粮谷等物资,连续有好几个月都主要依赖于周边属县的输入。
        此时金陵粮价才涨到每石二十缗钱,还谈不上有多恐怖,但对于普通平民而言,之前的春荒就已经熬得极其辛苦了。
        世家门阀手里是还有存粮,但看着楚州军兵势强盛,也不知道战事要拖延多久,即便没有囤积居奇的心思,也会倍加苛刻的控制给奴婢口粮的供应。
        战火没有蔓延过来,但平陵、溧阳等县的世家门阀与底层奴婢、贫民的矛盾,已经紧绷好几个月。
        特别是那些平时盘剥奴婢、佃农最严厉的世家门阀,内部矛盾其实已经处于即将暴发的边缘。
        当然,要是没有导火索,没有人引导、组织,在战火及两部强军的威胁下,除了少数血性暴烈者会有零星的反抗或逃亡却难成气候外,大多数的奴婢还是会温顺的屈从于主家的奴役,以致最后像温顺的绵羊一般,都被赶入金陵城中。
        信昌侯李普以及李秀、李碛等人,站在他们的立场,心氏会天然视那些敢于逃跑甚至敢直接拿起刀兵反抗主家的奴婢为乱臣贱子,难以深刻认识到世家门阀内部这最本质、最根本的对立矛盾,才是化解眼前危局的最为凌厉的利器。
        而韩谦就要做这导火索,不仅要鼓动溧阳、平陵两县的奴婢撕毁烧毁身楔,拖家带口随他们撤回茅山,还派人潜往他们暂时鞭长莫及的芜湖、当涂、永安等县掀风搅浪,催化底层奴婢与门阀世族的矛盾,引导他们反抗世家门阀、砸开粮仓、盗取粮秣等物资逃亡到茅山来。
        当然,韩谦现在也得认识到,他往后也将没有回头路可走,即便有时候不得不妥协,不退让,那也必须是暂时,要不然他就有可能会被此时支持他的力量所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