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楚臣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捉襟见肘

第三百七十四章 捉襟见肘

        姚惜水料得信王杨元演与安宁宫初战能胜,但也完全没有料到在楚州军主力被封堵在长江以北的杨州无法渡江南下增援的情形下,他们两家在润州总共都不到一万五千兵马,信王杨元演竟然直接率不到千人规模的银戟亲卫渡江,率仅一万五千人不到、还心思各异的联兵主动出击,进击兵力胜过他们一倍的徐渚所部。
        她更没有想到杨元演竟然能以如此劣势的兵力,打胜此仗,大溃徐渚所部。
        她们事前料得楚州兵马不弱,但怎么都没有想到信王杨元演会强到这一步。
        李冲说其父信昌侯李普将要抵挡不住之时,信王杨元演亲率八百银戟亲卫杀出,实际上很有替其父信昌侯李普掩饰的意思。
        姚惜水接过密信,斥候写下的信息虽然不是十分详尽,但也明确说了李普所部兵马当时已经先被徐渚杀溃,在徐渚发动所部兵马全力进攻楚州前锋大将饶耿所部时,信王杨元演从埋伏的山坳深处杀出,直接拦腰杀入从山坳前徐徐推进的南衙禁军中军阵列。
        信王杨元演的伏击,不仅搅乱南衙禁军的中军阵列,还在阵中斩杀其主将、诸军行营马步军副都指挥使徐渚,转瞬间令敌军崩溃,战场之上斩获首级逾万,最后这部南衙禁军仅剩万余人退到秋湖山。
        信王杨元演这一仗不仅神勇无比,如战神在世,更令人心悸的是其事前就精确推演出战事的发展势态,并在混乱的战场把握住时机。
        整场战局,完全以信昌侯李普所部为饵,诱徐渚全军压上,引诱徐渚迫切想一举重溃集结于润州的联兵,无意间叫变得脆弱的中军往前移动,并彻底暴露出来。
        信王杨元演如此厉害,将这一险计用得妙于巅峰,甚至还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
        即便此策是王文谦等人替他谋之,杨元演敢用如此险计,还能在错综复杂、变幻莫测的战事精准抓住战机,治军领兵之强,也绝对远在当世普通将领之上。
        姚惜水看过信报,也是满心震惊的看向春十三娘,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们以往也知道信王杨元演善治军用兵,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如此强。
        “我们已经派人去通知柴建,是不是你们先去将太妃唤醒,将夫人找过来?”李冲头大如麻的问道。
        他没想到岳阳形势颇好之际,金陵会出现这样的局势变化。
        他们能接受信王杨元演第一仗打败徐渚,但以为等到徐明珍率寿州精锐渡江,杨元演再强,也绝对不会好受,绝对不能想象信王杨元演第一仗胜得如此轻易、如此辉煌。
        更何况龙雀军在润州的近七千精锐,在这一仗里被信王杨元溥用作诱饵,一度被打溃掉,将卒损失惨重。
        即便他们忍住气不撕破脸,所剩不多的残兵败将留在金陵,恐怕也没有牵制或制衡楚州军的能力了!
        春十三娘也顾不得太妃刚刚就寝,她走去寝殿去唤醒太妃,姚惜水跑去西侧的别院找黑纱夫人。
        除了已经派人去请柴建外,又分别派人去请郑榆、郑畅、韩道铭、张平、周元等人过来,商议要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
        倘若安宁宫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他们接下来要做出的选择,可能令他们自己一时半会都未必能转过得弯来啊!
        …………
        …………
        “信王于静山庵大溃南衙禁军?”
        韩道铭接到消息,仓促坐车赶到慈寿宫,看到二弟韩道昌与郑榆、郑畅、张平、柴建、周元等人都已经赶到,分成两列坐在太妃下首的长案之后,他内心的震惊还没有熨平下来。
        “可不是嘛,我还以为信昌侯在润州能成为中流砥柱呢,谁知道竟然还是被人家信王用作诱饵,好好的筹码都丢了一干二净。”
        王婵儿在清阳郡主面前扮了半天的贤姑良婆,而她也是应信昌侯及晚红楼的强烈要求才如此委屈自己,心里正窝着邪火入寝,不料这时候传来信昌侯李普在润州统兵,毫无知觉被信王杨元演用作诱饵、损失惨重的消息。
        王婵儿年少便得天佑帝宠幸,之后幽居宫禁,对战场上的事缺乏想象,所以也不是很理解信王杨元演此战令众人有多震惊,只是简单的觉得信昌侯李普不行,忍不住先奚落两句。
        柴建、李冲脸色很难看。
        所谓成王败寇,李普统领精锐在润州,尽管麾下聚集的兵马人数并不多,但都是全权代表岳阳,与楚州合作,他也是岳阳兵马唯一在外统兵作战的主帅,故而李普在行尚书省右丞之外,还加以枢密副使、都督军事等衔。
        而李冲、柴建作为其子、其婿,在岳阳说话的分量就重,其他人都难以忽视他们的意见。
        现在好了,信昌侯李普都要受奚落,要为这次润州兵马惨重损失负责,李冲、柴建二人在岳阳,还能看到别人给他们的好脸色?
        姚惜水、春十三娘作为慈寿宫司记女宫,此时守在太妃的身后,她们脸色也不好看,一部分是为太妃不顾场合奚落李侯爷,说明她内心深处对她们也是有所不满的,更多还是为当前的形势发愁。
        谁能想象信王杨元演及楚州军会强到这一步?
        郑榆微微眯着眼睛,注意到太妃身后那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宫,在太妃发牢骚时,眼神却扫过侍坐在太妃侧身后的慈寿宫使吕轻侠。
        郑家早就知道姚惜水、春十三娘乃是信昌侯府培养出来的弟子,信昌侯府与韩谦合谋扶持三皇子时,二女加入韩谦一手创立的秘曹左司,借张平义女的身份活跃于朝野之间,又在金陵事变之前,因为张平义女的身份,被太妃征辟到慈寿宫充当女宫。
        这些事,郑榆相信太妃心里都是心知肚明的,或许这些本身便是太妃获得信昌侯府全力支持的前提条件。
        而慈寿宫使吕轻尘却颇为神秘,她不仅有着一个相当男性化的名字,作为太妃在广陵节度使府时当丫鬟时就相伴左右、多次帮太妃躲过安宁宫谋害的女伴,又是打小照顾三皇子杨元溥长大的乳母,此时在王府自然有着极特殊地位。
        郑榆注意到姚惜水、李冲等人与吕轻尘的微妙互动,以及太妃言行下意识间对吕轻尘有所忌惮,便猜测安宁宫对信昌侯李普十数年前就与太妃勾结祸乱内宫的斥责或许是真的,而吕轻尘、张平等人便是其中相当关键的人物。
        当然,郑榆猜出这些,却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乱世当前,活在当下的巨头,有几个人不是绞尽脑汁、用尽算谋,有哪个身后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
        到这一步,大家无疑是为了各自利益聚到一起,而郑家有资格也有实力自成一系,只需要在与信昌侯及太妃合作时,要注意到吕轻尘这个妇人的作用以及太妃与信昌侯府的利益更为紧密便行。
        郑畅素有才智,但他这一刻心思却没有放在琢磨慈寿宫使吕轻尘与太妃王婵儿的微妙关系上,素有决断的他这一刻也是为当前的形势犹豫难决,征询的看向众人问道:
        “是不是请殿下及沈漾等大人一起到承运殿商议此事?”
        这件事对岳阳所有人的影响都很大,他们没有必要关起门来密谋而将潭王杨元溥及沈漾等人排斥在外。
        慈寿宫使吕轻尘淡然说道:“殿下今天大喜之日,即便要禀报殿下,还是等到明天为好——再说也没有到天崩地裂,大家都惶惶不安的时候啊。”
        “此事今晚便不要打扰溥儿了。”王婵儿附和的说道。
        韩道铭与郑榆、郑畅对望一眼,心想慈寿宫使所言甚是,殿下与清阳郡主刚入喜房都没有一个时辰,说不定此时正情迷炽烈之际,他们派人惊动殿下,实在大煞风景,也显得他们太不镇静,太惊惶失错了。
        再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早一天或者迟一天通禀殿下,也不会碍事到哪里去,关键是他们坐在这里能商议出什么对策来?
        想到这里,韩道铭多少有些束手无策,甚至暗暗后悔,当初逃出金陵便不应该那么急切跟太妃及信昌侯李普他们走到一起,不过谁事先又能想到二殿下会神勇如斯,谁能想到信昌侯李普如此不堪?
        就算识不破杨元演与王文谦的计谋,只要他率征自桃坞集军府的精锐兵马抵挡住南衙禁军的冲击,他们也不会如此被动。
        说起来,当年韩谦与李知诰他们在淅川坚守时所率的龙雀军主力,还不主要都是征自桃坞集军府的兵户?
        当时桃坞集军府的兵户,都才从饥饿流离的苦难日子里摆脱出来,大多数人都面黄肌瘦,甚至还有不少人疫病在身。
        就这么一个情况,韩谦与李知诰他们辅佐三皇子在淅川取得那么辉煌的大捷,李普在三年后从桃坞集军府征集兵勇,单兵素养不知道要比三年前高出多少,竟然会被徐渚所部最先打溃?
        难道说人跟人之间差距真就有这么大,还是说李普相比之下败得这么惨另有原因?
        韩道铭心里胡思乱想着,郑畅又沉声说道:
        “我们当务之急要增兵鄂州,不能再拖延下云!”
        郑畅自问自答有些突然,韩道铭微微一怔,继而看到坐在他对面的郑榆,枣红色的脸像夜里的河水一般阴沉,这时候神色凝重的附和点点头。
        韩道铭转念也明白郑榆、郑畅二人为何要如此主张了,暗感他们还是时时不忘维持郑家在黄州的利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