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楚臣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太妃

第三百六十二章 太妃

        太妃王婵儿回到居所,将侍女喝退下去,但她心里对刚才议事时姚惜水与宫使竟然要她忍下气选择妥协,心里犹满是牢骚,这会儿再也忍耐不住发泄出来:
        “为何要让韩谦兼领叙州刺史,拖延着不任命新的叙州刺史,岳阳的天真就要翻了不成?”
        王婵儿绝不是不够聪明,要不然她也不能活到现在,但她半辈子都挣扎在安宁宫徐惠的阴影下,挣扎在随时都会母丧子亡的恐惧之中,在宫里小心翼翼甚至都口大气都不敢喘,心理扭曲压抑到极点,今日骤然成为高高在上、真正大权在握的太妃,性格里被压抑半辈子的那一部分,怎么可能不扭曲膨胀?
        姚惜水多少能理解太妃王婵儿的偏执,耐着性子劝说道:“当年为迷惑马家,韩道勋、韩谦是以‘割据’的势态治叙州、镇压当地的异己分子。此时不仅田城、高绍、林海峥等人的家小,就连韩谦这几年所招揽的部曲家小,以及冯氏族人及奴婢四千余人,都迁入叙州,叙州地方上的大姓番户也差不多被韩谦打残、镇服。夺下潭州后,掌握叙州州营的将领、武官,更都是韩谦的嫡系,即便不任命韩谦兼领叙州刺史一职,也无法改变韩谦掌控叙州的事实,还不如先遂了殿下的心意。也只有如此,才能知道韩谦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他能打什么主意?他辛辛苦苦将清阳郡主带回来,总不可能真要留在叙州守三年的孝,我看他就是拿这事逼迫溥儿,溥儿却偏偏要上他的当!真要让此厮兼领叙州刺史,从此之后,叙州不就变成姓韩的了?你们一直都说沈漾介直可用,今日这事,你们就确定他不是早就暗中受到韩谦的收买?”太妃王婵儿愤愤不平的说道,喝了一口茶,发现茶有些凉,又气不打一处来,这时候却又不能将侍茶的女侍拉过来抽两耳刮子,也只能强行忍下气。
        只是,想到韩谦当初为金陵剧变所拟定所有应变预案里,独独将她给漏掉,而每想到自己要是落到徐惠那贱妇手里会是何等凄凉的下场,心头对韩谦就难抑怨恨。
        即便叙州事实上已经落在韩谦的控制之下,即便叙州乃是人烟稀少的瘴蛮之地,还民风彪悍难治,但想到要让韩谦实领叙州刺史,想到这次算是半正式承认韩家在叙州父子相继的事实,她心里还是极度不爽。
        她没有将这厮揪过来让他跪地求饶就已经够客气了,怎么还愿意看到他转身便成坐镇一方的藩帅级人物?
        此外,姚惜水等人都说沈漾乃是楚之直臣,她也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是沈漾站出来逼迫他们尽快确定叙州刺史的人选。
        姚惜水颇为无奈的看向继续以慈寿宫使身份在内府陪伴在太妃身边的夫人,希望夫人此时还能压得住太妃王婵儿先吞下这口恶气再说。
        倘若不是料到韩谦在得知金陵剧变后必会以最快的速度想办法从蜀国赶回大楚,她们甚至都没有必险冒险穿过楼船军的封锁赶回岳阳。
        那样的话,也就没有必要一定将太妃王婵儿推出去,与杨元溥分庭抗礼,以致杨元溥与太妃王婵儿的母子之情,这一刻也骤然间淡薄到极点。
        不过,这也无可奈何之事。
        而他们之前也推测,金陵剧变的消息传到蜀都后,他们蜀主王建就算不悔婚约,也会拖延婚期,但他们还是始料不及韩谦会将清阳郡主带回大楚。
        目前姜获从叙州带回来的说法是清阳郡主担心大楚有变会波及潭王,心里牵挂潭王太甚,便赶在起程之期前仓促离开蜀国。
        他们当然不会相信这样的说辞。
        至少韩谦他们没有走更便捷、快速的巫山长峡,便表明他们返回楚国时担心会受到蜀军的拦截,但韩谦将清阳郡主送到岳阳来,便已经是他们要应付的一桩大麻烦。
        这一步棋,韩谦就极大削弱他们所占的先机,姚惜水觉得就眼下而言,姚惜水还是觉得先摸清楚韩谦真正的心思更为重要。
        而至于沈漾的选择,应该也是他们这边逼迫太急,令沈漾不得不向韩谦做出妥协吧?
        张平垂手站在一旁,心里多少有些凄然。
        他与韩谦相处颇久,也清楚知道韩谦是个何等恐怖的对手,他实在想不明白,李侯爷真要是对韩谦心存忌惮,在秋湖山时为何要与王文谦合谋,那么迫不及待的颁传讨逆檄文,致韩道勋于死地?
        又或者说,侯爷、世妃以及夫人对韩谦的认识还是留在表面,以为韩谦仅仅是心思阴沉、手段狠辣、敢于搏险而已?
        想到这里,张平心里都忍不住一声长叹,而想到韩道勋一心赤诚,竟然死得如此惨烈,也是老天待他太不公平了,使韩家世领叙州,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郑家都不愿与韩谦过分为敌,我们也不应去纠缠此事;眼下,我们还是要尽快将太妃的仪仗与宿卫兵马组建起来!”黑纱夫人站在旁边,她不知道张平心里在想着什么,心平气和的问姚惜水,“这事你去找过柴建、周元,他们有什么话说?”
        黑纱夫人作为慈寿宫使,平时留在太妃王婵儿身边,也不便随意出入内府,与柴建、周元、李冲他们联络的事情,主要由姚惜水、春十三娘他们负责;张平作为王府丞,平时伺候在杨元溥身边,同时他这段时间多少有些心思懈怠、意态阑珊。
        姚惜水说道:
        “史夫人被逆后徐惠扣押京中,太妃乃殿下身边唯一的长者,仪仗、宿卫等事自然不能马虎,柴建找沈漾谈过这事,沈漾当时也没有特别强烈的反对,只是以事态紧迫、难以顾全太多为由拖延。侯爷不在这里,这事还是要太妃亲自找韩道铭、陈德及两位郑公过来,加以催促。”
        杨元溥五年前出宫就府时受封临江侯,便有陈德统领指挥的侍卫营宿卫安全,之后封郡王、亲王,更设有亲事府、帐内府,统领上千名精锐甲卒,以司仪仗、陪从、宿卫等事。
        太妃王婵此时已经以垂帘的形式参议政事,拥有独立的仪仗、宿卫兵马,不仅意味着她在岳阳将有着更正式的地位跟权力,也意味着她们在岳阳城内能直接掌握一支不受行枢密院及其他部司限制、能自行随意调用的精锐战力。
        而太妃作为潭王杨元渥的嫡母,无论从哪个层次去说,仪仗不能省,也应该安排专门的宿卫兵马以伺周全。
        王婵儿作为太妃,不能随意见柴建、周元、李冲这些层次还不够的官员将领,却是能够直接召见作为大臣的郑榆、郑畅、韩道铭、陈德等人了。
        倘若不能召见大臣,她作为太妃参与议政的权力,又要如何体现?
        即便是懿旨,何人负责草拟,何人用印,以及送到哪里进行备案、颁传都有一定的规矩要遵循。
        此外,当朝承续前朝体制,不要说懿旨了,即便诏敕,都必须经门下省,如认为有疑的诏书可以封还,有错误者由给事中进行驳正。
        倘若王婵儿随便写张字条由姚惜水送出去,下面的部司就不折不扣的执行,那整个帝国体系的运转也就太儿戏了。
        因此与郑榆、郑畅、韩道铭、陈德等人打交道,还是由王婵儿亲自进行。
        王婵儿点头应承下来,但想到清阳郡主这位主,脸色又是阴郁起来,问道:“韩谦这厮送来的蜀女,又要如何打发?她敢随姜获到岳阳,可不像是省油的灯!”
        “先帝驾崩还不满三个月,国人不议嫁娶,殿下也概莫例外,先将她晾在那里便是。”黑纱夫人说道。
        张平站在一旁,听到这里,都忍不住微微动容,心里想还有一个月,距离先帝驾崩便满三个月,到时候不管太妃愿不愿意,沈漾他们都会提起清阳郡主与殿下的婚事,而不管清阳郡主到底是怎么跟韩谦回大楚的,蜀主王建也大可能对自己的女儿不问不闻吧,算着时间一个月内也会有所反应吗?
        情势太过复杂,张平此时一时也理不清楚,韩谦将清阳郡主送入岳阳城,他到底有何期待,或者说韩谦判断局势会如何发展!
        从内心来说,张平并不愿与韩谦这样的人物为敌,只是他身上又打上神陵司与晚红楼深深的烙印,很多事情他都是身不由己。
        这世间,谁又能举世皆浊我独清、谁能众人皆醉我独醒?
        想到这里,张平微微恭身说道:“要没有其他事情,微臣便先告退到殿下身边,看看殿下有什么需要微臣跑腿的。”
        “去吧,去吧,给我盯住溥儿,少让他听沈漾、王琳这些人蛊惑,”王婵儿说道,“林海峥、冯宣还有那个杜七娘,都是韩谦塞到溥儿身边的钉子,你要想办法将他们都赶走,这样大家都能图个清静。”
        “好的。”张平不动声色的答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