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楚臣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章 郭荣

第三百五十章 郭荣

        辕门打开,郭荣刚将马交给身后的侍宦,就见奚发儿、孔熙荣带着人,迫不及待的将辕门关上,又有十数名甲卒如狼似虎般从暗影里窜出来,喝问道:“你们想干什么,难不成你们敢杀了本官不成?”
        奚发儿、孔熙荣却不管他,左右甲卒一拥而上,将郭荣及随行的侍宦四人摁倒在湿泞的泥地里,见他们还敢挣扎,便捂住他们的嘴,拿刀柄兜头兜脑的狠砸下去,砸得郭荣眼冒金星,口鼻却被捂得严严实实,直欲闷死过去。
        “你们疯了,快放开郭荣!”奚荏抽出短剑,连着剑鞘兜头兜脸的狠狠抽打过去,将奚发儿、孔熙荣等人赶开,怒斥道,“如何处置他,自有韩谦说得算,轮得到你们在这里放肆?”
        将悲愤难抑的人赶开,奚荏使周处带着郭荣随她去大宅。
        郭荣眼角被打裂,刺咧咧的痛,差一点眼珠子都被打爆掉,但看孔熙荣等人目眦欲裂,一副要将他生吞活剥的样子,他再迟钝也猜到安宁宫在金陵已经发动宫变,而韩道勋的命运则比他之前猜测的还要严重,可能已经丧命安宁宫之手了!
        郭荣跟在奚荏、周处身边往庄子里走去,不作声说什么。
        他此时又能说什么?
        将郭荣带到一间空房子里,奚荏怕有人又来找他出气,便令周处亲自守在廊前,阻止别人靠近,她随后便离开去见韩谦。
        奚荏离开之后,便没有出现,郭荣在空房子里坐立不安。
        不时有人试图闯进来,虽然都被周处强硬的阻拦住,但韩谦没有出现,他悬着的心总是没办法落下来,更无从知道金陵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剧变。
        安宁宫已经彻底掌握住金陵的局面了吗?
        楚州、潭州的反应是什么?
        在空房子里苦苦熬了一夜,待晨曦从窗外射进来时,郭荣才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靠近。
        他推开门,看到周处抱刀坐在廊前,韩谦在一众人的簇拥下走院子里。
        韩谦阴戾的脸,在晨曦之下满是狰狞,令郭荣触目惊心,没想到才短短三天不见,韩谦深陷的眼窝,布满血丝的眼瞳,蓬乱的须发、削瘦的脸颊、杂白的鬓发以及狠戾狰狞的神色,全无往日淡定儒雅的风范,直如换了个人一般。
        看韩谦在甲衣之外披了一件麻衣,郭荣也确知韩道勋在金陵已经被安宁宫加害了。
        “金陵剧变,非郭某所愿,人死不能复生,还望韩大人以大局为重!”郭荣强作镇静说道。
        “什么是狗屁大局,什么人死不能复生?”韩谦抬脚就将郭荣踹出一丈远,狰狞怒吼道,“你知道我父亲是怎么死的?我父亲被那狗后徐惠拖到东市五马分尸!试问我父亲何等赤胆忠诚,夙夜操劳,一念只为民生,却落得如此惨烈下场,你这阉贼可有问问这贼老天为什么不睁开它的狗眼,为什么不以大局为重?”
        郭荣被韩谦踹了这一脚,直痛得肝肠欲断,差点一脚就被韩谦踢死当场,然而更令他震惊的是韩谦怒吼出来的话。
        韩道勋受五马分尸之刑而死!
        天啊!
        郭荣仿佛如遭雷劈,难以想象安宁宫发动宫变后,竟然以如此酷刑处死韩道勋?
        帝后徐惠疯了吗?
        内侍监章新春疯了吗?
        崇文殿陈行墨疯了吗?
        牛耕儒疯了吗?
        即便一定要处死韩道勋,以扫清篡位的障碍,韩道勋一介儒生,手无缚鸡之力,赐绫赐鸩杀之,为何要施以如此暴刑?难道是嫌韩谦心里的恨意不够深,不够激烈,不够焚山沸海?
        难道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将要跟怎么一个人物结成挫骨扬灰都不能解其恨的死仇吗?难道他们就完全没有意识到,将一个被韩道勋压制住野心跟狠毒却有着神鬼之谋的人变成一头心里充满恨意、一念想着复仇的恶魔,有多恐怖吗?
        “韩叙州任楚州推官,推决冤狱,公正不阿,数年无一错例、无一漏网,被州人誊为青天;知高邮冒死截纲粮,拯饥民以解民乱之危,乃大楚直臣;为拯金陵饥民,不惜自毁清誊,乃大仁,”郭荣依墙而坐,“韩叙州大直大仁,一心直念社稷之危,以解民苦为念,却受五马分尸之刑而死,乃千古奇冤。郭荣愧为安宁宫一党,韩大人诛我,郭荣绝无半句怨言,但在韩大人动手之前,郭荣有一下策,请韩大人一听。蜀主王建一旦得知金陵剧变的消息,即便不会立即与安宁宫媾和,也多半会扣押韩大人,推延婚期,或观望形势,或要求潭州让出更多的代价,请韩大人杀死郭荣之后,立即远遁回楚,切莫有半点迟疑!”
        韩谦手臂青筋暴露把住腰间的佩刀,就站在门槛外虎视眈眈盯住屋里的郭荣。
        “郭荣虽是安宁宫一系,却与老大人相知甚深,杀他非老大人所愿见。”杨钦此时也恢复些理智,也清楚郭荣所说不假,他们此时身在蜀地,仅有七百多兵马,一旦蜀主王建兴起扣押他们的心思,他们无法离开蜀地,就谈不上为老大人报仇雪恨,更谈不上插手大楚当前的乱局,说不定真就让安宁宫的图谋得逞。
        奚荏轻轻握住韩谦紧握佩刀的手,让他杀气腾腾的心绪稍稍松懈下来。
        “郭荣说得颇为在理。”冯翊也说道。
        虽然郭荣乃是安宁宫的人,但说实话这几年他被安插在三皇子身边,跟他们接触也是极密切,冯翊至少能肯定郭荣并不是一个令人厌恨的人。
        韩谦要报仇雪恨,却不意味着要将跟安宁宫有联系的人都斩草除根掉。
        郭荣继续说道:“我刚才所说是下策,上策乃是韩大人即刻以父死守孝为名,离开蜀都,我留下来与蜀人周旋,三五个月后,韩大人助三皇子稳住西线的形势,郭荣应该便能护送清阳郡主回楚地,与三皇子完婚。”
        这也是杨钦、周处及奚荏三人的主张。
        世妃、信昌侯李普等人实在可恨,他们擅自与楚州合谋传檄天下,应该能预料到这会激怒安宁宫杀老大人却毫无顾忌,恰恰是如此,他们更要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蜀地,回到潭州。
        一旦蜀主王建知道金陵剧变的消息,最大的可能便是如郭荣所料,蜀主王建即便不会将他们交出去与安宁宫媾和,也会将他们扣押下来观望局势的发展,或者借此向潭州要挟更多的条件。
        时间拖延下来,一是三皇子就有可能会被世妃、信昌侯李普这些人完全控制住,沈漾过于孤直,是无法跟这几人勾心斗角的,二是这些人掌握潭州及龙雀军的军政大权,却又没有足够的正面能力跟楚州、跟安宁宫角力,就有可能导致前期辛辛苦苦经营出来的潭州大好形势一败涂地。
        再一个,韩道勋身死,倘若他们被囚在蜀都,叙州群龙无首,田城、赵庭儿未必就能服众,倘若世妃、信昌侯李普这些人想要削除韩家父子在叙州影响力,强行征调田城率州营出叙州,叙州就有可能旁落他人之手。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必须第一时间离开蜀地返回楚国。
        至于郭荣说他留下来与蜀人周旋,或许只是为了韩谦此时不杀他吧?
        不过,他们逃离蜀地,为了不与蜀国彻底断绝关系,要为后续的联姻保留一线可能,足够需要一个重量级人物留下来与蜀国周旋,也确实没有比郭荣更合适的人选。
        只是郭荣出身安宁宫,他会为三皇子及潭州的利益,与蜀国周旋吗?
        谁又能确定他们离开,郭荣留在蜀都城,会不会转身就代表安宁宫与蜀国媾和,劝蜀主王建出兵从西面牵制潭州?
        “事不宜迟,我们此时就起营离开蜀都,有些人来不及撤走,或许有可能会被扣押,但想必蜀主王建不会像安宁宫那群疯狗般杀人泄恨!”冯翊说道。
        “郭荣不足信,我们将他一起带走,只要大人辅佐三皇子得势,联姻之事自然不会落空。”杨钦建议道,他不建议杀死郭荣,但也不主张冒险让郭荣留下来。
        韩谦松开腰间的佩刀,站到窗前,推开木窗,看着细雨落到草檐,倏然声碎。
        周处上前将郭荣从地上搀扶起来。
        郭荣整理衣衫,静待韩谦做出决断。
        “孔熙荣扮成我的模样,与奚荏一起陪郭大人回城,明日派人传信鸿胪寺卿韦群及清阳郡主,便说我得了急病,手足僵硬,卧床难起、性命堪忧,”韩谦说道,“从蜀宫到锦华楼要经过南华巷,奚发儿、郭却你们在清阳郡主出宫前赶到南华巷安全屋,在清阳郡主经过时将其悄然劫下。之后护送清阳郡主出城到玉浦驿与我会合,待清阳郡主出城后,孔熙荣你们再从锦华城南苑撤出,在此期间,郭荣有一丝异常,诛之!”
        听了韩谦这话,郭荣暗暗心惊:劫清阳郡主回楚,强行完成既定行程中的联姻?南华巷安全屋是怎么回事?难道韩谦早就预料到金陵随时有可能发生剧变,所以在蜀都也提前做好一切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