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专利费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专利费

书迷正在阅读:我的老婆天下无敌
        何贵没有心思管ibm的事情,就是这次活动没有什么结果,有这一笔周转资金,ibm也可以挺过去的。

        ————————————现代————————————————

        何贵现在专注现代这边了,现代这边生产线的改造,八十年代的机器使用没问题,一个人必须要改造一番,不然的话忙不过来。

        不然跑前跑后的,提高自动化控制的程度,特别是在某些材料的工艺流程,温度持续时间也许就几十秒而已。

        另外设备还需要调校,比如温度感应器还有其他的需要测试一番,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好在控制系统的编写百安飞行器公司已经做好了,有现成的资料。

        并且怎么改造,也是有资料的,就省掉很多的麻烦。

        这一次的难度可以说是最大的,也是一个门槛,毕竟发-动-机就长6米,想要翻过这个门槛,还是不容易的。

        好在何贵遇到什么麻烦,就可以查看资料,实在是不行,还可以回百安飞行器公司问问项目部的工程师。

        何贵按照自己的理解,把发-动-机零件分为四个制造难度,abcd四个等级,其中难度最高的是主轴。

        三转子是在低压涡轮与高压涡轮之间,增加了一个中压涡轮,低压涡轮叶片的转速可以轻松突破音速。

        另外这个发-动-机需要的冷却润滑油也是很多的,也就是俗称说的烧机油。

        冷却润滑油通过管路给轴承降温,轴承温度很高,形成了气态润滑油,气化的部分一部分会被回收一部分会被燃烧排放。

        所有有时候看着冒青烟,黄烟什么什么的……。

        风扇叶片这个是b级难度,因为叶片越大,难度越高。

        只有涡轮这些,属于c级的,至于d级就是各种管路以及其他配件。

        cd两个级别何贵觉得有百分之百的把握,a级难度就比较大,所以何贵准备制造零件的时候,根据时间安排来做。

        97年还有两个月又是圣诞节了,还有三个月过年了,所以何贵决定先解决cd两个难度的零件,可以随时的撒手不做了。

        难度最高的a级,如果正在攻坚阶段因为事情耽误了,说不定会功亏一篑的,a级难度的留在明年开始攻坚,每年上半年只要第一年的年度报告出来之后,基本就没什么大事情了。

        下班走出了作坊,这里的面积增大了很多,绿化的大部分都是茶树,飞机场种植果树不妥,会引来各种的鸟什么什么的。

        茶树就好了就是人不喝茶,绿化也不错,而且自己这厂子,一年难得开几次机器,也没啥污染的。

        张嫣杨乔等人还在海南度假,顺便增加飞行时长……。

        何贵自己一个人做饭很方便的,家里冰箱什么都有,蔬菜地里面也有的。

        第二天去疗养民宿那边溜达一番,夏季这边来的人比较多,夏季这边山上凉爽,山沟沟里面荷花的香味,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绿化花朵的香味混合在一起,让人精神一震。

        高重摆弄着直升飞机,擦洗的就跟白白的,这飞机是军用改民用的,双引擎,安全系数高不少。

        溜达一圈之后何贵看着越来越多的农场动物。

        “刘经理,农场这些动物,要不要处理一些,这也太多了。”何贵直接给刘海打电话。

        “民宿那边那些老人,有些想养一些。”刘海在电话里面回答道

        “可以,免费给他们养着。”何贵立即点头。

        “羊驼曾经有人咨询过,这个好像不适合老人养。”刘海继续说道。

        何贵点点头,其实牲口都口臭,羊,驴,羊驼这些反刍动物,把半消化的东西再次咀嚼一遍,能不臭吗,羊驼还吐人口水。

        “羊驼您看着办吧,羊驼可以捐给动物园,也可以全部处理掉,其他的迷你驴什么的也看着办吧。”何贵也同意刘海的观点。

        “迷你驴虽然调皮一些,但是比羊驼好,一方面羊驼比较大,踢人的话一般人受不了,羊驼还经常欺负其他动物,矮马,迷你驴这些脾气都不错,就是暴脾气也没啥大事情,迷你羊也没啥问题。”刘海继续说道。

        “那就把羊驼都处理了。”何贵估计刘海也厌恶羊驼了。

        “马倒是有人问,还是民宿那些老大叔们的亲戚,不过以前没有说处理的事情。”刘海继续说道。

        “你做个计划吧,我给张嫣他们招呼一声。”

        “好的。”

        这边鹦鹉也剩下不多了,剩下十几只比较粘人的,其余的那些都送到了海南,海南那边金刚鹦鹉已经超过两千只了,当地把保护区再次扩大了,每年吸引很多的游客,特别是喜欢拍照片。

        鹦鹉这个东西就是贱兮兮的,而且发现没有人敢伤害之后,更加的有些肆无忌惮了,何贵严重怀疑以后会不会成为峨眉山的猴子一样。

        当然了,金刚鹦鹉一般不会袭击人,但是会讨好人,看到长头发叫美女,短头发叫帅哥,纷纷站在一边打招呼,说话。

        也许是第一个会说话的得到的投喂比较多,现在那边的鹦鹉会说话的比例很大,不少网红都去那边拍。

        情况汇总按时的给自己送过来,有时候何贵就看一下,有时候根本就没看,不是自己主管的,懒得去管就是了。

        进了厂房里面,何贵瞬间就投入到了工作状态里面去了,有了前面的手艺经验,这一次就要好多了。

        还是先从材料入手,熔炼材料是一个比较危险的过程,也是最污染的一个过程。

        何贵这边电炉启动以后,京都的老张就松了一口气,何老师开始用电了,电炉用电与一般的用电不一样。

        “这才几个月时间,何老师准备制造什么?太空无人机?”老张只是知道何贵制造太空无人机,上面也以为是这样。

        太空无人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老张想象不出来,但是老张敢肯定何贵的想法不是一般人能够猜到的。

        就像大白鹅,谁能想到售售价这么高,居然预定出去了数十架之多,很难想象富人对于航空安全的担心到了这个地步。

        当然了,从这一款小型涡扇引擎的各项资料,给咱们内地的发-动-机引擎提供了不少的思路。

        战斗机的引擎与客机的引擎,不是一样的。

        就跟军用柴油机与民用柴油机一样,两者定位不一样,民航要考虑的是经济型,性价比。

        战斗机考虑的就是爆发,高性能,另外就是安全性稳定性方面。

        其实民航的稳定性比军用的高,因为涉及的人很多,军用的每年到处出事的不少,但是民航飞机因为发-动-机原因的不多。

        但是飞机是一个整体性的工程,地面上弄个发-动-机,弄四个轮胎就可以上路了。

        飞机不行,飞机的气动布局,结构布局等等的,特别是结构方面不单单要达到要求,还要长时间的起降导致的受力变化。

        一般来说机体要用二三十年,这玩意不可能经常大修的,所以民航飞机的安全性在设计制造的时候比战斗机更高。

        “不知道何老师这个太空无人机什么时候可以看到,有什么特点,难道真的要搭载激光武器系统?”老张心里很是期待何贵的太空无人机,压根就没想到何贵会弄一个大家伙出来吓人。

        材料熔炼,何贵紧紧盯着屏幕上的数字,密切注意温度变化,在合适的温度投入不同的原材料。

        严格按照工艺流程来做,做完之后还要取样检测。

        材料是根基,是根本,是基础,但是材料研究又是最耗费钱的事情,因为数据就是靠试验堆砌出来的,而不是凭空的计算。

        每一组数据都要炼制一炉材料,这得多少钱,就何贵在百安飞行器制造厂看到的一张张纸,每一张背后都是一次熔炼。

        不过北面与西方,不单单自己研究了,还从德意志那边获得了很多,想一下美利坚在19世纪初就有自己的汽车了,咱们什么时候才有的。

        咱们真正发展也就是在80年代开始的……有今天的成绩已经是不错了。

        何贵手里的材料数据也不少,特别是在百安飞行器公司。

        为什么现代大毛很多东西自己都造不出来了,就是因为当时分家的时候太乱了,分家之后又不注重这些。说个不好听的,很多资料都被取暖烧火了。

        何贵一头扎进了作坊里面,正式开启了制造。

        在作坊里面待了一个星期,何贵就带着生活垃圾出来了。

        刚刚打开作坊的铁门,就看到远处站着一个熟人。

        “何老师下班了?”老张笑眯眯的看着何贵。

        何贵看着老张,惊讶的问道:“是什么风把老张您吹来了?”

        “好事情,好事情,走,咱们一边走一边说。”老张是站在机场跑道上面的。

        “我这次来,是为了大白鹅的专利,按照行规呢一般是给10%的专利费,但是上级鉴于大白鹅的高额利润,所以当时给了15%的专利费,不过现在大白鹅的整个预定数量已经超过了五十,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个的,这一笔钱该怎么给您?”老张开口问道。

        何贵默默盘算了一下,按照一架一亿美金,一架自己就是一千五百万美金,五十架就是七亿五千万美金,税都是好大一笔。

        “这个老张你有什么建议?”不过何贵觉得这一笔钱,自己好像没有什么急用的,自己也不缺钱。

        “这个我还真不好说,要说岛礁的建设,你的黄豆专利费都不止。”老张继续说道。

        何贵哦了一声问道:“耐旱黄豆推广的怎么样了?”

        “很好,很不错,耐旱黄豆十分适合中亚,中东这些半干旱地方。”

        “这些区域让西方的种子公司也无能为力,另外黄豆还不需要施肥,并且越种植土地越肥沃。”

        “去年咱们就在中亚进口了接近五十万吨黄豆。”

        “今年就更多了。”

        “繁育的那么快啊?”何贵也很惊讶,要知道这黄豆种子当年自己给才多少。

        “育种可以实验室育种,也可以在南方育种,更是可以在南半球育种,反正申请专利了。”老张继续说道。

        这个何贵承认,老张又叹息一声:“去年西方加大了黄豆补贴,让黄豆价格下跌很多,导致全球的黄豆类产品都下跌,咱们内地不少公司都亏了。”

        听到这话,何贵苦笑的摇头:“西方这一招还真狠。”

        很多人说咱们内地的粮食价格比进口的都贵,但是西方的农业大部分都是补贴的,西方就是用这一招,控制了全世界的粮食走向。

        西方补助农民40%以上,内地不到4%(还不一定到手)。

        可以说粮食的每一次危机,每一次波动,都是西方计算好的。

        因为你没有他有钱,你就补贴不了那么多,而且就像这次西方加大黄豆补贴,那么国内的黄豆加工企业开始进的黄豆加工出来的东西要是按照低价黄豆核算,是不是要亏本。

        很多企业这一波就死了,另外就是国内的农民,国外的黄豆价格更低,企业就不愿意采购内地的黄豆了,那么内地一旦不种植黄豆,或者规模小了,西方会取消补贴。

        因为你国内种植的没有了,那么自然就必须要进口了不是?

        市场占有率拿下来了,你还想不进口?

        所以黄豆的定价权,基本在西方手里,你种植多了,他补贴就多,那么你国内农民就亏本了,你企业也亏了。

        说白了,粮食已经成了打压其他国家经济的一个手段了。

        而且全世界很多国家还是在靠出口农作物换取外汇,比如东南亚,比如东欧,南美。

        美利坚的农业在国际市场就是一个搅屎棍子,并且所谓的机构都是西方控制的,当年咱们就听到机构预测说是黄豆减产,国内企业才大规模购入期货的,结果丰产……。

        有些黄豆还没交割,内地都不要了,交割亏的更多,因为拿回来之后储存,运输,生产什么的。

        “不过去年咱们就加大黄豆进口量,鼓励粮食企业,饲料企业,进行进口,上面给于优惠的政策支持,比如税收,补贴什么的。”

        “而且现在人们越来越注重食品安全,所以自留种的黄豆制品销售比预期的要好很多,咱们与中亚也签订了收购合同。”老张继续说道。

        何贵知道国内的大农场基本是失败的,第一国内人口太多,你就是大农场入住,只要跟当地原住民关系搞不好,随时弄的你鸡飞狗跳的。

        美利坚的大农业是把原住民都解决了,才有了大农场。

        而且内地的耕地除开几个大型平原,都是山地,这种山地搞大农业,投资更大……,当然有人赚了一波,不过大部分没有补贴都活不下去了。

        这么说吧,当地农民自己干都没有挣到钱,你雇人干就能挣到钱了?某些地方甚至盲目的引进大农业种植水果什么的,然后卖不出去进行摊派……一个人五十一百斤的……。

        “黄豆这一块咱们现在影响力逐渐加大,只要咱们有自己稳定的基本盘,慢慢操作就是了。”

        ‘黄豆卖给咱们没有专利费,但是卖给其他国家,比如欧盟什么的就要收专利费,就是成品出口这些国家也要收。”老张继续说道。

        何贵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这是上面的决策。

        回到农场之后,老张继续说道:“个人所得税这一块,上面说可以给你免了。”

        “这个没必要,我在想这些钱拿来干啥?要不我承包一片海域?”何贵也不知道这些钱用在什么地方,除开个人所得税,起码也是几十亿。

        老张听到这话,开口问道:“承包海域,搞旅游还是搞养殖?”

        “还没想好,我找家里人商量一下该怎么办。”何贵继续说道。

        “还有一笔分账,附属医院的,当时你给的太空人参,太空红豆杉,最近这些年研究虽然坎坎坷坷的,但是进展都不错,但是这一笔资金怎么走给你,也是一个难题,毕竟大额的资金动向,想保密也保不了。”老张继续说道。

        何贵开口问道:“大概有多少钱?”

        “上亿还是有的。”

        “这样啊,先留下,说不定到时候要去那个发射场用一下设备什么的。”何贵听到这话,就说道。

        老张立即拍着胸脯说道:“要是去发射场,也不能要你出钱啊,我一定安排好就是了。”

        “等家里人回来商议之后再说吧,看看家里人有什么想做的项目没有。”何贵现在也没地方用钱。

        老张立即点头,然后给了何贵一叠资料,就是有关专利分红的资料,还有黄豆的专利……。

        晚上老张在这边吃饭,高重,刘海作陪,大夏天吃的居然是火锅,好在冷气开的足。

        这些钱何贵也不知道该拿来干什么,存银行也不保值啊,承包海域倒是可以,不过自己承包不承包也没啥用啊,自己岛礁那边搞科研什么的,捞点龙虾吃一吃也不犯法吧?

        ——————————————————97年港岛——————————

        在现代忙乎了一个月,港岛这边股市还在持续下跌,这一次主要是南亚油气开发的项目。

        南亚当地肯定是不想公司破产,所以派人来谈判,毕竟老张等人还是要名声不是。

        何贵这边明确回答,可以出钱,但是必须按照比例都拿出来,现在金融危机蔓延到了全世界,经济不景气。

        南亚这些分家之后的地方,手里根本就没钱,这次会谈,关注度很大的。

        不过何贵严格按照流程来的,毕竟我多少股份就出多少钱,各个地方也同意,但是现在南亚能源开发公司各个项目资不抵债,在项目的估值上,分歧是很大的。

        何贵这种做法,没有人觉得不对,毕竟是股份制的企业,不可能一方出钱,另外一方还不想出股份。

        关心这件事的人很多,因为何贵一插手,就意味着变数,不管是对全球能源领域,还是对小索一帮人。

        最后不欢而散,不过何贵还是给南亚几个轮胎厂一批订单,这个无关事情的,因为何贵本身有企业需要轮胎。

        何贵这种按照规矩办事的方法,让小索等人松了一口气,南亚油气开发项目就被西方银行扣下了。

        不过现在油气开发项目并不容易出手,而且油气项目的油田,工厂,港口什么的,是很大很大一笔数字。

        当然了,银行也是按照规矩办事,先估值,然后进行拍卖……。

        金融危机之下,全球油气价格都下跌,这些抵押的项目估值价格自然就降低了,另外银行估值也要收费的,毕竟那么多人工作。

        估值这些需要时间的,最少在明年才可能开始拍卖,第一波拍卖流拍之后会降价的。

        大篷车银行,花旗银行因为南亚油气项目亏损,股票还下跌了,因为是从这些银行贷款的。

        也成功的麻痹了小索一帮人,毕竟大篷车银行自己都出问题了。

        从六月开始,整个亚洲金融市场一片哀嚎,本子,棒子,弯弯,李家坡等等的。

        间接也影响了全球能源市场,油气价格下跌,航运市场下滑,毕竟本子与棒子全靠海运贸易。

        何贵之所以露面,是去京都看看孩子们,何贵成为了金融市场最不稳定的因素。

        明年何贵开始布局黄豆了,这个国家层面没办法处理的,还是商业手段。

        国内黄豆价格高,一方面是因为中间商太多了,毕竟一家一户就几百斤,需要小贩给大贩子,然后大贩子又集中起来。

        不说别的,就是上下车的搬运费都贵了不少,这次何贵依托昌盛物流可以进行直达,从农户家里直接到加工厂,不上下车。

        另外就是要阻止m山都在东北获得野生大豆的基因,当时m山都是在2000年在东北发现了出油率比普通大豆要高16%的野生大豆,然后用这个基因做成的转基因大豆,其实大豆全部都是从内地偷过去的,何贵当然要先下手为强了,这次回去何贵就准备找杨海办这件事情,纯商业手段也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