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操盘手札记 >章节目录第二百三十八章 用心险恶
所以,见李欣又在这么重要的问题上出头,姜华眯着眼睛,冷冷地注视着李欣,看李欣怎么回答刘中舟的提问。
坐在一旁的俞红正专心做着会议记录,她是在乌云玉辞职以后临时抽上来给刘中舟当秘书的,姜华特别交代她会议记录必须详实完整。
这也是姜华用来对付李欣的一件武器,他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拿出来做对比,要是李欣错了,姜华是不会轻易放过这种诋毁李欣的机会的。
这样的念头在姜华心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惜的是,之前几次重大的会议上,李欣提出来的那些反对刘中舟的意见,现在看来都被李欣说对了,所以姜华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找到李欣的把柄。
这让他很是无奈,就像饥肠辘辘的狼盯着猎物,却找不到下口的地方一样。可是姜华不甘心,依然围着李欣这个猎物打转转,他知道,总有一天李欣是会露出破绽的。
李欣在这个会场上已经习惯了这些意味深长的目光,他就当这些人不存在一样,朗声回答刘中舟说:“在目前供应偏紧的情况下,进入八月份以后,这个合约的价格只会越走越高,提前平仓出场对我们有好处。”
刘中舟见李欣说得这么肯定,就质疑道:“你做过对比吗?进入交割月以后,面临交割的合约价格都会持续向上?”刘中舟凭直觉认为,在这个问题上,不应该像李欣说的那样,进入交割月之后价格就越走越高。
在刘中舟眼里,这些空头仓位就是他赚大钱的筹码,丢掉了就意味着失去了机会。
在一直看空的他看来,行情随时都有可能反转下跌,就像在一直看多的李欣眼里,行情还会继续上涨,多头仓位不能丢一样。
李欣此时建议他把八月份的合约全部平仓,刘中舟实在是有些舍不得,虽然有巨额的浮亏,可是都扛到现在了还要丢掉,尤其是刚刚已经搞定了薛晨志和黄洪亮,资金情况马上就会得到极大的改观,此时要平仓,刘中舟实在是心有不甘。
李欣也知道和刘中舟谈平仓的事无异于与虎谋皮,要是刘中舟有止损离场的心思,也不会等到现在。
可是眼前八月份这个合约真的有些不妙了,在整体看涨的背景下,这个合约在交割前这段时间的走势很可能会比其它合约涨得更猛,不尽早离场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多头逼仓。
所以,尽管明明知道刘中舟话语里满是质疑的意味,李欣还是坚定地说:“对,几乎都是这样的,尤其对铜来说。”
因为这是在会场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李欣不便说出那个“可能会被多头逼仓”的猜测,因为这些字眼放在眼前巨额亏损的背景下,实在是有些太尖锐了,有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意思,会让刘中舟下不来台。而且,李欣也怕说出来有危言耸听的嫌疑,所以就把下半句话省略了。
纵然是这样,这些话也让会场上的很多人听了之后心里捏了一把汗。
这些人现在也都对李欣有了相当的了解,至少不像李欣刚来参加这种会议时那样,还以为李欣是个愣头青,说起话来嘴上没有把门的。
他们现在回头想想,似乎李欣以前说的那些话都一一印证了,他们就怕万一这次也被李欣说中,那样的话集团就亏大了。八月份的合约只是总量的五分之一,这一部分都要认赔出场了,剩下的那些仓位不是也很不妙吗?这是很容易联想到的事!
所以,李欣的话说完后,会场上一片寂静,众人都把目光从李欣脸上收回来,各自悄悄地观察刘中舟的表情,等待着刘中舟的决定。
刘中舟持有这些空头仓位以来,内心也历经折磨,虽然内心深处不断的在给自己打气,可是他也怕会出现李欣说的那种情况,他略一沉吟,说:“既然认为现在平仓较为有利,那就这样办吧,腾出这部分资金来,把注意力放在以后的仓位上。在合适的时候,不是还可以移仓的吗?我们可以把这一部分仓位放到以后的合约上去。”
李欣听刘中舟这么一说,在心里暗道:刘中舟果然还是坚持看空,居然还想把八月份这些不得不平仓的仓位移仓到其他合约上去。
说到这里,刘中舟停下来看了看会场上的众人,询问道:“怎么样,大家还有什么意见?要是没有意见的话,那么资金问题和八月份合约平仓的问题就按会上说的办了。”
刘中舟这两次征求大家的意见,话说得很讲究。他非常熟悉参加这个会议的人员的心理,所以他问大家意见的时候,不是让同意的人出来表态,而是让有不同意见的人出来说自己的意见。
他这样问的话,除非是像李欣这种心思没有放在察言观色上,只是一门心思考虑行情走势的人,才会出来说和刘中舟不同的意见。
其他人,只要不开口,就表示同意刘中舟的意见,就不会招惹是非,反正有刘中舟在,他们也不用担什么责任,所以刘中舟的意见就会很容易得到通过,这就是奥妙所在。
就像刘中舟刚刚问的这个问题,如果他是问“赞同提前平仓八月份合约的人说说自己的意见”,那么在刘中舟自己已经同意了李欣意见的情况下,几乎每一个人都要出来表示赞同,这无形中给众人出了一个难题,因为很多人可能根本就讲不出个所以然来。
可是按刘中舟刚才实际的问话方式,只要是不想跟刘中舟作对的人,只须沉默不语就行了,郑国瑞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
如果刘中舟要同意的人出来说自己的意见,那么郑国瑞就必须要出来说话,因为他最赞同李欣的意见,可是现在,郑国瑞什么都不用说就站在了刘中舟这一边,还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见大家都不说话,刘中舟正准备宣布会议结束,就在这时,姜华突然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李欣,听说你开仓买入了一千吨铜,现在怎么样了,平仓了没有?”
姜华这句话就像是在平静的水面上扔下了一个石头,瞬间就在会场上激起了不小的震动,大家再次把目光转向李欣,继而彼此交头接耳,小声讨论着什么,会场上一阵嗡嗡声。
最惊讶的是刘中舟,他难以置信地问李欣:“你真的做多了?”
虽然李欣从一开始就反对做空,可刘中舟直到刚才姜华捅出这件事之前,一直都还是认为李欣说的一切都是纸上谈兵,碰巧被他说对了而已。
刘中舟记得很清楚,就在自己提出套期保值的建议之前不久,李欣都还对铜价走势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到了讨论套期保值的会议上时,李欣才一反常态地提出了反对的意见。对这件事,刘中舟印象很深。
刘中舟心想: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李欣买入开仓应该是在集团做套期保值之后的事,他的买入价格应该不会比集团的卖出价格低。
刘中舟不敢相信李欣敢在这么高的位置上做多。
李欣还在想刘中舟打算移仓的事,冷不防被姜华这样将了一军,也是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姜华会在这样的会议上把这种私人问题拿出来说,他凭直觉知道姜华这么说肯定没安好心,甚至是有些歹毒。
自己做期货这件事,本来不算什么大事,期货谁都可以做,而且依据的是公开的市场信息,怎么说都无可厚非。
可问题是现在南方集团在期货上巨额亏损,自己作为南方集团的一员,在期货上赚了这么多钱,让旁人知道了第一感觉就是反差太大。
要是懂期货规则的人,看问题或许还会客观一些,可要是不懂期货的人,心里怎么想这件事就很难说了。
眼前会场上这些人中,刘中舟和郑国瑞对期货比较熟悉一些。至于其他人,大多都是一知半解的。
姜华此时把这件事在这个会议上公开了,这些人,甚至包括刘中舟会怎么看自己?他们不把自己想像成是挖公司墙角的人,李欣就烧高香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李欣一直以来对自己做期货这件事守口如瓶的原因,因为人上一百形形**,李欣没有功夫去应对别人在这件事上的猜测和疑问。
可现在姜华是这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李欣隐约记得有一次和郑国瑞讨论行情走势的时候对郑国瑞说过自己买入开仓的事,那时候期铜价格好像还在四万一千以下,自己还没有加仓,持仓就是只有一千吨,后来自己加仓的事就再没对任何人提过,除了乌云玉以外。
可是自己加仓的当天就和乌云玉闹掰了,她三天之后就辞职走了,她应该不会对别人说这件事的。
这样看来,姜华应该是从郑国瑞那里知道的。
既然姜华已经把这件事情捅破了,李欣也就不想隐瞒了,他想:知道就知道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