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不是聊斋是三色坊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仙人本纪?

第六十九章 仙人本纪?

        临和帝近日来一直紧绷的情绪有所缓和,压在身上的大山总算是撤去了。

        这一页纸融入了大周国运之中,成为了巩固运势的枢纽,即使事有异变也能快速的扭转过来。

        再加上老天爷亲自安排的剧本,他想不赢都难……

        更别说他非常的渴望赢,不管怎么样都想赢,将这大周再续上一段时日。

        至少大周内和平安稳了,那些个心怀鬼胎的家伙都被肃清了之后,再国运垮塌还差不多。

        十七年前的大叛乱,深深的刻在他的心头上,时至今日都惊惧不已。

        若是这大周真不得万万世,那也得是如睡狮般逝去,而不是将这人间弄得腥风血雨。

        “这一页已经是先天化生的灵宝了吧,真不愧是入道之人,寻常仙神可做不到如此啊。”

        虽然对风玉秀的惹事能力感到无比头痛,但临和帝还是非常欣赏风玉秀的。

        而且对方做到了他们大周上下无数有志之士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挽救了不知多少人的性命。

        如此大恩,他自然牢记心中。

        “传令下去,加大力度宣传太虚仙人事迹。”临和帝对隐藏在暗处随时待命的侍卫说。

        “诺!”

        然而在侍卫准备离开的时候又叫住了侍卫,说:“慢着,还有一件事,让监察司配合搜寻太虚仙人的其他不为人知的事迹,多多询问山野间的精怪,编撰成册时尽可能要完整。”

        全部记录自然是不可能的,除开风玉秀与牡丹一起行动的那段时间,他入道之后就有很多事迹只有天上的仙神或者幽冥中的神灵知道。

        甚至有的事情太小了而且无趣,那些仙神根本就不关注。

        那侍卫离开之后,临和帝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眼前这一堆来自各地的奏章也变得顺眼了不少。

        记录成册后第一本就送给风玉秀吧,不知道他看到记录自己事迹的书册会怎么想。

        而且这册子估计会成为流芳千古的仙人史籍吧,该叫什么名字好呢……

        【太虚山·仙人本纪】?

        等编撰完成之后再说吧。

        “啊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的风玉秀猛地打了个喷嚏。

        心有所感之下,知道某位皇帝的‘小动作’,无语的同时也没有拒绝。

        他所行所做之事,基本可以说是在弘扬正能量,大规模宣传也有助于扭转大周的社会风气。

        虽然他身边的这些人和事物都没问题,甚至隐隐有欣欣向荣之相,但在其他州,人吃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事情屡见不鲜。

        这不是什么上面下个政策就能扭转的,那群吃人血的家伙有的是办法钻空子。

        至于那些仙人事迹中的带恶人们是什么下场?

        能转生成牲畜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了,更别说幽冥里那个一百年前新晋的判官可是眼睛里容不进一点沙的,十七年前被讨伐的那位岩君现在还在油锅里面煮着呢,更别说其他人了。

        只不过这位新判官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所以很多人还在拜已经退休的那位前判官。

        那自然是怎么拜也没用。

        这番宣传下去,就算不能改变那群人的本性,也能让他们收敛起来。

        因为这一百年里他们想请老祖宗的魂灵(残魂与信仰供奉的产物)来为他们指点迷津都做不到了,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

        而自己下幽冥的经历流传出去之后,他们就会知道幽冥里多了一位专门针对他们的判官,也就明白他们的老祖宗都在油锅里煮着呢。

        一堆带恶人都在油锅里煮着,只要达到要求,不论罪名大小,大家一起一锅煮了。

        如果身上的罪孽煮不掉,那就让幽冥里的古神吃了。

        这是风玉秀和幽冥映姬一起见过的事情,那位古神的食谱与西王母类似,但它更喜食这种罪孽怎么也洗不掉的罪恶之魂。

        顺便一提,那油锅里面的汤汁也是它最喜欢的饮物。

        对那位古神来说,这些被油锅煮过的罪恶之魂吃起来像是一种比较粘牙的糖,而且它喜欢那种甜味黏在牙齿上的感觉。

        直到风玉秀离开,它嘴巴的咀嚼就没停过,吧唧吧唧的感觉真的在吃美味的麦芽糖似得。

        所以只要那册子的记录详细,附带图文的话,那群家伙定会惶惶不可终日。

        什么叫善恶终有报啊~!(六老师后仰.JPG)

        “主上。”

        此时,牡丹从门外走了进来。

        “牡丹啊,有何事?不会是那些姑娘又出去惹事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传染了他的恶趣味,那些妖怪姑娘特别喜欢出去钓鱼,招惹一些事端。

        当然,她们不是平白无故的去招惹,而是调查清楚对方的底细后,判断对方的善恶再去钓鱼的。

        两家带恶人为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大打出手的事情在博州都快成为日常了,很多百姓都对此习以为常,甚至闲着没事干的还会在远处起哄。

        这事情当地的仙灵没法管,也不该由它来管。

        而当地的官府……

        府主已经下令了,为了女人火拼的就让他们自己拼去吧,除非伤到百姓,不然他们是不会管的(也不敢管)。

        “啊哈哈……她们确实出去惹事了,但我来找主上并不是为了这事。”

        “何事?”

        “云罗城近日有异象……”牡丹有些纠结的的问。

        “这个我知道。”风玉秀点了点头,那是西王母整出来的事情,而且他也有参与其中。

        这件事牡丹并不知道,她也从未关心过这种事,所以只有一种可能……

        “你那一心潜修的师傅怎么有心思来问你事情了?”

        风玉秀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牡丹师傅的时候,当时他还以为对方是牡丹的妹妹,谁知道是个跟道首年纪差不多的老家伙。

        “我师傅对那异象中的东西……有点心思。”牡丹难以启齿的说。

        她师傅不敢来找风玉秀,就让她来问。

        “那是西王母的,她敢要?”

        “师傅她问过西王母了,说是‘缘者得之’。”

        风玉秀沉吟一声,如果西王母没意见的话,那倒没什么,只是为什么要来问我?

        等等……难不成!

        风玉秀想起与西王母的第一次见面。

        ——————————————————

        今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