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不是聊斋是三色坊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青娥

第五十六章 青娥

        “啊啦……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此时,这片天地之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及肩的黑色长发,发梢稍卷,脑后扎成两个圆圈类似飞仙髻,上面横插着一根神气十足的白玉发簪。

        一双特殊的天蓝色眼眸,眼尾上扬,如猫一般优雅妩媚。

        身着稍显宽大的蓝色留仙裙,缠着一条白色透明的丝巾,如同民间志怪小说中的女仙般。

        “邪仙……”尧月握紧手中的月牙神戟。

        “霍青娥?”敖商楞了一下。

        敖商与尧月认出了对方,但魔化鲛人却对她知之甚少,或者说是他附身的鲛人汉子对那女子知之甚少,只知道她在东海沿岸的某些州非常有名,甚至还有香火供奉。

        是少数没有被龙王庙排斥的庙宇信仰,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东海的一员。

        “两位如此针锋相对,是要在东海掀起大乱吗?”

        这是实话,如果敖商真的和尧月打起来,这天地之间的碰撞足以让东海大乱了。

        虽然霍青娥说的好像是在质问他们两个,但她的那个语气简直就像是在拱火,仿佛恨不得两个人马上打起来似的。

        “你来做甚?”尧月手中的月牙神戟抬起对着那飘在半空的女仙。

        她记得剧本里没有这一出啊!

        据说霍青娥那也有风玉秀提供的一本剧本(内容不知),但这个女人是出了名的诡秘莫测,不按剧本行事什么的,大家基本都心里有数,而且也提防着对方捣乱。

        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快就跑过来‘捣乱’了。

        “没作甚,只是偶然路过这里……罢了。”

        说完,霍青娥看到站在敖商身边的魔化鲛人,饶有兴趣的‘吼吼’一声后,便转身离去,消失在了这片天地中。

        “???”

        魔化鲛人挠了挠头,那个女仙什么意思啊?

        ‘吼吼’是什么鬼啊?!

        是看上我了吗?

        还有她话说完,就……就这么直接离开了?

        BB两句就走,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啧!那个女人,吾完全看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敖商砸了咂嘴,这不是他在演,而是他真的这么认为的。

        尧月望着霍青娥离去的地方沉默不语,随后抬手一招,这片无垠大海的天地瞬间消失,而她身上的甲胄与月牙神戟也随之消失。

        庭院之中,还是那三人,尧月与敖商四目相对,但已没有之前的针锋相对。

        “三太子所求,老身已经知晓,届时……”

        “届时,吾入那龙宫,以龙啸为号,汝便可行动。”

        敖商甩了甩手,召唤出琉璃车驾,与魔化鲛人一同上车。

        “如此,老身明白。”尧月面对坐上车驾的敖商,躬身行礼。

        待车驾离去不久,尧月眼眸一凝,右拳握紧。

        之前离去的霍青娥又出现在了这里,不过她刚现身就被一柄月牙神戟架在脖颈上。

        “哎呀呀……您这是生气了吗?”即使被威胁,霍青娥的脸上依旧保持着玩世不恭的笑容。

        “大元帅要杀掉咱这个小小的邪仙吗?”

        “哼!这东海中不知有多少人想要你的命,若不是找不到你的本体,你以为自己还能安稳的在这东海内晃晃悠悠?”

        尧月冷哼一声,她也是要霍青娥命的其中一员。

        她成为东海大元帅后,好不容易开始过起咸鱼般的生活的时候就时常被这家伙搅扰。

        甚至还有一次霍青娥引得东海内的两方强者交战,狗脑子都打出来了,然后引到她的住处这……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除了霍青娥这个罪魁祸首及时遁走了之外,那两方人全都被她吊起来打,直到他们冷静了为止。

        “呵呵呵……”霍青娥妩媚一笑。

        那笑声,对男性来说是极致的诱惑。

        但对于尧月来说,简直就是‘你有本事来打我啊’的挑衅。

        “那剧本,你也应当看过了吧,哼!不得不说挺不错的,给老身那枯燥乏味的生活注入了不少活力。”说到这里,尧月似乎想到什么似得,似笑非笑的对霍青娥说。

        “不过话说起来,那风玉秀走的可是你修行百年都求之不得的道路啊,真是令人羡慕。”

        这一句阴阳怪气的话让霍青娥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但凡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生而有一份仙缘。

        由于出身在富贵之家,家庭美满,使得她迟迟不愿意放弃世俗之事,直到中年之后才下定决心要去修仙。

        为此抛夫弃子,独自一人寻求那缥缈的成仙之道。

        结果嘛……

        就成了【邪仙】这么个不人不仙的‘怪’玩意。

        然后再看看风玉秀,他由天外天降临于世间,起初也不过是凡人一个,靠着与山野精怪和庙宇中的仙神结缘,几乎踏遍整个大周。

        期间所做之事大善也,可以说当世间没有比他更善的人了。

        随后便得到天眷顾,在太虚山下入道,成为天仙候补。

        两者一对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哼……”冷着脸,霍青娥的身形逐渐消失在了原地。

        见霍青娥离去,尧月不由得展露出笑容,揶揄的说:“果然这句话是对她的一柄利刃啊,如此扎心,要换做是我,估计会恨不得杀了那风玉秀吧。”

        但霍青娥不敢,入道的风玉秀有一万种手段找到她的本体,然后挫骨扬灰。

        所以她只能被迫承受她与风玉秀之间的巨大差距,然后被这些个她曾经招惹过的人用言语迫害,句句扎心!

        ‘可恶,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做好事就能成仙?’

        离开尧月住处的霍青娥咬了咬牙,从风玉秀崭露头角开始,她就一直在酸。

        现在对方甚至能铺设一个大到囊括大周与整片东海的大舞台,让无数强者在上面如‘提线人偶’般起舞,甚至包括她也……

        想到这里,霍青娥感觉自己简直酸到了极致。

        更别说对方无论生死都会成仙,比起她这个不人不仙的怪异要强上不知多少倍、

        “剧本啊……”霍青娥掏出风玉秀交给她的那本剧本。

        对方似乎非常了解自己,剧本里的自己就是个到处乱跑的‘搅屎棍’,这边撩一下火气,那边当一下和事佬,然后又去交战双方的附近乱入看戏。

        简直把她的恶趣味看得通透……

        “……你若是早百年来该有多好?”

        ————————————————————————————

        两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