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不是聊斋是三色坊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姬无夜!你不当人子!

第三十七章 姬无夜!你不当人子!

        道门,玉琼宫,藏书阁。

        “怎么没有呢?老夫记得明明是在这里的……”

        在一大堆卷轴和书籍堆积的大山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随后一只纤细的手伸了出来,这一举动导致那座‘书山’瞬间倾塌。

        一身青蓝色道袍的白发少年郎从倾塌的书山中缓缓爬了出来,手里握着一卷破旧的卷轴。

        “啊,就是这个,老夫找了好久,《天地灵证》虽只剩下一卷了,但也算聊胜于无。”

        还没等这位白发少年郎翻开卷轴,藏书阁的大门猛地打开,一张纸质的鸽子飞了进来,落在白发少年郎的肩膀上。

        “嗯?哦,是无夜啊,老夫的好徒孙……嗯?圣人召见?不得有误?”白发少年郎眉头微皱,“诶……莫非他们也察觉到这天地灵气的变化?明明是昨晚的事情,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啊。”

        他今天会特意来藏书阁翻找东西正是因为昨晚的异常,天地灵气变得更加充盈且精粹,虽然很少但却没有停下来的势头。

        “此次异变,也许与大周步入天地试炼有关,那位圣人会急召老夫进宫,也许就是因为这个。”

        说罢,白发少年郎抬手一招,散落一地的书籍和卷轴纷纷如有了生命一般飘起,各自寻到自己原来所在的书架,找到位置放了进去。

        将《天地灵证》卷轴塞入怀中,白发少年郎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随后一步化作青烟散去。

        再次出现,便到了皇宫【玄阳殿】前的阶梯下,而随后也有十几位服装各异的男女来到这里。

        “诸子百家全到了?”白发少年郎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们。

        “见过道首(老祖宗)。”众人深深的对白发少年郎躬身施礼。

        虽然身份地位相差无几,但在场的包括礼门与儒门的领袖都必须向这位白发少年郎行礼,即使他们当中有两个看上去垂垂老矣的。

        虽是少年郎模样,但道门道首如今已是五百多岁的高龄了,活得比大周王朝的历史还久。

        如不出意外(包括飞升成仙),他还能继续活个百千年的时间。

        “嗯,汝等也是收到老夫那徒孙的消息,受圣人急召而来?”

        众人闻言相互对视一眼,发现所有人都是被姬无夜一纸飞鸽叫来的。

        “正是。”

        此事竟如此之大,居然要让诸子百家之首齐聚在此,那灵气异象……

        道首斟酌了一下,询问道:“汝等可有察觉到昨夜灵气的异象?”

        这句话一出,众人皆茫然,其中礼门与儒门之首似乎有所察觉,但也是经过道首提示,现在才发现的。

        “不知么……”道首无奈,“若是百年前,汝等的师尊一下就能察觉到。”

        道首的话让包括礼门儒门在内的诸子百家之首羞愧得低下头。

        此时,有一道人姗姗来迟。

        “诸位都到了?诸子百家之首竟齐聚一堂……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啊!”那人爽朗的笑容并没有让众人好受,纷纷露出厌恶的神色。

        “汝……”道首注视着飞来的道人,似乎在回想着什么。

        “见过道首,在下……”

        “是谁啊?”道首好奇的歪了一下头。

        ——!

        那道人一个踉跄差点从半空中摔下。

        稳住身形后,抽着脸,举手施礼。

        “在下,阴阳门之首,东承阳。”

        “哦……大周什么时候多了个阴阳门?”道首茫然的看向其他人,发现他们都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

        好家伙,估计是大周进入试炼期,各个门派开始伤筋动骨的时候窜起来的新星门派。

        ……明明之前那只九尾狐狸在大周闹事的时候都没见有什么上下门、清浊门出来,怎么老夫才宅在道门里十几年就蹦出来个阴阳门了呢?

        “汝之门派,属道门?”

        “回道首,正是。”东承阳微笑着回答。

        “哦吼……”道首摸了摸洁白的眉毛,指尖轻轻在空气上敲打了一下,荡起阵阵波纹。

        随后收手,看向东承阳的表情变得有些揶揄,又有些嘲弄,“好运的小家伙。”

        东承阳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他不清楚刚才道首使了什么手段,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一切完全暴露在了那个看上去年岁不过十六的少年郎眼中。

        “老夫家的传承,有缘者得之,开宗立派,道门不会追究,汝无需这般掩掩藏藏的做派。”

        “我不掩掩藏藏早就被人按在地上biu了!”

        东承阳当然不会这么说,只是拱手笑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道首脸上的‘邪笑’消失,似乎对东承阳的回答感到无趣,说:“你这小家伙啊……真不可爱。”

        东承阳再拱手,没有说话。

        “算了,汝之事日后再说,圣人应该等急了。”

        说罢,道首领着众人一齐向玄阳殿走去,而东承阳跟在最后面。

        不是他不想跟上,而是被其他人特意拉开距离了。

        对此东承阳只能无奈的叹气,毕竟他这一门起家有点不光彩,乘人之危的事情没少做。

        一进门,道首就看到了摆在殿堂中央的那副画,瞬间——

        一切都明白了!

        昨夜那灵气的异象,就是这幅画中的内容所导致!

        随后便是老天爷的命令……

        “孽徒——————!!汝坑老夫——————!!!!”

        少年郎那稚嫩又充满怒火的声音瞬间传遍整个朝天府,那声音中似乎带着点法力,让这朝天府内的千万百姓一时恍惚,体弱者当场昏厥过去。

        距离道首最近的诸子百家之首们更是感到一阵头皮发麻,修为高深的他们在这一时竟有种身不由己的临死感!

        “这……这就是……道首之威?!不……不愧是仙之下第一人!”东承阳的感受最为深刻,他在开宗立派之前,就曾见过天女下凡除妖,当时的感觉……

        和如今他在道首身上感受到的……几乎一致。

        而正面承受道首怒火的姬无夜就像个泥菩萨一样,面无表情。

        ‘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而在龙椅上的临和帝嘴角抽了抽,似乎要笑出声,但还是忍住了。

        随后道首身后的众人也将注意力从道首身上转移……到那副画上。

        “咕————!”

        诸子百家之首包括东承阳在内所有人仿佛戴上了痛苦面具似得,整张脸皱成一团。

        姬无夜!你不当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