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不是聊斋是三色坊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母慈女孝

第二十七章 母慈女孝

        风玉秀离开云州有事先和狐乡的狐狸们说过,也亲自向寻求他帮助的【婴泠】告别了。

        那来去匆匆的模样,就生怕他再来一句‘既然仙人要离去,不如最后再来狐乡小叙片刻?’。

        那风玉秀就得怀疑这个男娃娃狐狸会不会和那些女狐妖是一伙的了。

        前几天风玉秀就察觉到她们有可能在茶水里下药,虽然没有成功让他喝到,但是有两只狐狸妹子遭了秧,现在还在狐乡里休养,估计没个十天半个月是下不来床了。

        由此可以确定,要是他再待下去……

        真的,就算他有九幽素女送他的那本《素女经(完全版【房中术】)》也扛不住啊!

        那已经不是狐狸不狐狸的问题了,而是一群女妖怪啊!

        趁着尾行的女妖怪们不注意,风玉秀一个闪身来到天轨之上,就见远处的金车上有一娇小可人的少女在对他招手。

        那是十大金乌中的大姐,也是十姐妹中最大,却长得最幼的【伯瑝】。

        “凡人!凡人!这里这里!”

        当然,在去博州之前,他还得偿还自己为了布置舞台而打下的‘欠条’,

        “太虚山悟道之人-风玉秀,见过金乌殿下,羲和上神。”

        风玉秀郑重的向金车上的羲和女神与伯瑝行礼。

        羲和似乎对风玉秀的礼仪很满意,庄重的面容带上了些许微笑。

        “讲故事!讲故事!不讲够是不会放你走的!”伯瑝拍了拍金车的扶手,那双眼睛就像要放出光来……

        不,已经放出光了,就像手电筒一样。

        看到伯瑝如此兴奋的模样,羲和脸上的笑容不由一暗,自从来到这里,金乌们就从未对她表露过如此丰富的情感。

        作为一个母亲,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金乌对她这么笑了。

        ……这是,什么感觉?

        有点苦涩……

        “来来!凡人,我给你加护,上车吧。”伯瑝抬手就给风玉秀套了个光圈,让他能够上金车。

        你们别看风玉秀在凡间秒天秒地就跟开了挂了一样,但实际上,如果没有这层加护,风玉秀连靠近金车都做不到,一靠近就会被金乌散发的太阳真火蒸发掉。

        同时这个加护也让他能够触碰到金乌,不至于稍微碰一下就瞬间蒸发。

        看到这一幕,羲和女神的表情越发的复杂了起来。

        她的孩子,居然这么果断的给一个……‘相交甚少’的人【加护】。

        同时暗中仔细打量起风玉秀。

        不得不说,很美,虽为凡人却有仙神之貌。

        是她的菜……啊不是,是很不错的小伙子,未来可期(成仙后起步就是天仙级)。

        “啊这……”

        在风玉秀上车之后,他才发现,这金车是两人座的,一边是羲和女神,一边是金乌伯瑝。

        那他该坐哪?

        还是……就这么站着?

        “凡人,坐啊!”伯瑝拍了拍两人中间的位置。

        风玉秀眼角抽了抽,就那么点位置,也就大半个屁股的地方。

        只要他坐下去,就肯定会和羲和女神与伯瑝‘肌肤相亲’,各种意义上贴贴的距离!

        那就是大不敬了!

        羲和女神闻言不由得眼前一亮,但还是维持自己庄重的形象,对伯瑝说:“伯瑝,你可知这是在刁难他?”

        “刁难?”伯瑝不明所以。

        不知道她是真的呆,还是黑到骨子里了。

        “他只是一凡人,如何能与你我共挤一位……”

        听到这句话,风玉秀顿时对羲和女神感激不已,要换做‘其他人’,早就喜不自胜的坐下去,享受与女神和金乌贴贴的感觉了吧。

        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这坐下去,和女神与金乌挤位置,那意义就非同一般了!

        自己现在还被常羲女神惦记着,大晚上都不敢飞太高,要是再被羲和女神惦记上……

        “哦——(拉长)”伯瑝微微仰头。

        不知道为什么,羲和女神感觉伯瑝这个表情是在嘲讽她。

        “但要他就这么站着,倒是我们失礼。伯瑝,你且让位,坐我腿上吧。”

        【图穷匕见,一石二鸟】

        伯瑝闻言眯起眼睛,似乎在思考要不要答应。

        风玉秀:“……”

        怎么感觉……短短的几句话,这对母女就进行了好几拨的心理博弈啊。

        “呜……既然母亲都这么说了,那就让座咯,不过嘛……”说着,伯瑝起身拉住风玉秀的手,将他推到座位上,然后……

        一个后跳坐在了风玉秀的双腿上。

        “让座,不代表一定要坐在母亲腿上哟。”

        羲和:???

        风玉秀:————!!!!!

        感受到双腿上温润的触感,风玉秀的脑子瞬间宕机了。

        羲和女神更是微微失神,随后就像变脸一样,先是茫然、愤怒、无奈再到不解,问:“你愿和这凡人……如此亲密?”

        对于金乌来说,天地间的一切都是冰冷的,就算是她这个母亲都很少去触碰她们,在她看来自己的手,对金乌们来说也是冷冰冰的。

        自然,这风玉秀也是冰冷的,坐在风玉秀的大腿上,其实跟坐在冰块上没两样。

        “嗯↑哼↓!当然啦!凡人,快和我讲故事啦,上次和妹妹讲的《大唐西域记》,那师徒四人打死白骨妖魔了吗?”给了羲和女神肯定的回答后,伯瑝就不再理会她了,仰起头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向风玉秀询问。

        羲和张了张嘴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金乌们在刚到这里的时候,十只鸟全都是自闭的,不仅仅是十妹幼玟,所有的金乌都处于非常自闭的状态。

        这种情况过了千百万年才有所缓解,期间她身为她们的母亲,双方却不复过去那般亲密,如同陌生人一般。

        时至今日,也只是比当初好一点罢了。

        然而现在,在她的眼前……那伯瑝竟然……竟然!

        羲和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酸。

        也不知道是在酸金乌·伯瑝还是在酸风玉秀,反正就是很酸。

        但作为世间至高无上的日御女神与时历女神,她不可能表露出自己的‘酸了’的心情,只能故作庄重的转过头,然后抽了神龙一鞭子。

        神龙:???

        我招谁惹谁了?!

        ————————————————————————————————————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