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正文番外 登仙之后

正文番外 登仙之后

        昔日妖王带有神兽血脉,真身为神鸟凤凰,血脉尊贵,所以登仙后即掌管妖界之事。无论妖灵、妖修和妖仙皆归于毕景手下。

        典玉案后,一黑衣男子坐于那处,面色冷凝,无甚表情,散发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势,黑眸幽深,五官却十分俊美。

        男子右手执笔,左手执玉简,面容沉静地看着座下女子。

        此女子乃是最新修炼成仙的花妖,生得明眸皓齿,明艳动人。

        女子那双水眸紧紧盯着座山之人。

        “昊天殿主引人入道,即天殿主救人水火,广天殿指点将来之事,能入哪一殿,便要以你元神决断了。”今日仙界妖主冷声道。

        换而言之,昊天殿是闲散之职,即天殿累死累活,广天殿无所事事。

        女子一身青色长裙,扭着腰肢走到了毕景面前,半靠在典玉案上,半裸酥胸若隐若现。

        女子伸出皓腕,撑着下巴,可怜兮兮道:“大人您看小女子这资质是不是适合广天殿?”

        毕景认真地看着那女子,然后摇了摇头。

        女子眼中漾起了一层雾气,眼中的可怜意味更加明显,更靠近了些,几乎撒娇道:“大人您再看看嘛~”

        “看来毕大人甚是忙活啊!”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

        女子感觉到眼前的人身体僵了一下,随后猛地甩开了她。

        女子被甩开了几步,抬头,便见那掌管众妖的毕大人身边站着一个人,那人一身白衣,眉目弯弯,面容妖而不艳。是个极为好看的男子。

        “你怎么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女子感受到一直冷冰冰的毕大人声音似乎柔和了许多。

        后来的男子站在那处,挑了挑眉问道:“我为何不能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毕景急急解释道,手一挥,便在那玉简之上写下‘即天殿’三字,然后将玉简扔个了那女子,“你自然能来,凡是我在的地方,你都能来。”

        “那为何见了鬼的表情,莫不是……”男子顿了一下,继续道,“做贼心虚?”

        毕景猛地坐正了身体,面容严肃道:“何为做贼心虚?”

        “便是你这般的。”

        毕景初始还板着脸,身边的人脸上的笑越来越灿烂,不知为何,毕景有种后背发麻的感觉,鼓起的一股气顿时泄了,几乎可怜兮兮道:“至儿,听说天池的荷花开了,待我处理完这些事务,便与你一起去赏花如何?”

        那人思考良久,然后点头,转身离去。

        “为何你还在?”

        尚且坐在地上的女子听着那冷厉的声音,愣了一愣。

        刚刚那个装可怜的是谁?

        女子心中愤愤,但是在毕景凶狠的目光下,只能抱着那代表自己即将干最苦最累的活的玉简含泪而逃。

        毕景处理完数月来登仙的妖,便急急地想要回自己所居宫殿,心中想着乐至到底还有没有在生气。

        只是走了一半,便有一个白发白须的老神仙站到了他的面前。

        毕景拐过了那个人,便要继续往前走。

        白发仙者抚着长到腰间的胡须道:“毕仙友,请留步。”

        毕景不能再假装没看到,只能停了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老仙人。

        多灾多难的即天殿殿主找上门来,必定无甚好事。

        “西南之山中,狐妖入魔,为害一方。老夫思来想去,这是你妖族之事,我即天殿不好插手。”

        什么不好插手?不过不想干活罢了……毕景暗暗想着,脸上还是无甚表情。

        老仙人被毕景那暗沉沉地目光看得有些心虚:“而且这即天殿最近人手有些不够。”

        老仙趁机将一截玉简塞进了毕景手中:“这便是那妖物的消息,毕仙友定要好好惩治,以免妖界之风败坏。”

        老仙说完,匆匆而走。

        还好这老仙走得快,若是走得慢些,毕景打算把这玉简摔在他脸上。

        即天殿数百人,都是斩妖除魔的老手,救人水火的能手,而交给他,他只能亲自出马,最重要的是,万一乐至不和自己一起去,那便是世间悲剧了。

        毕景怀着忐忑的心回了所居宫殿,刚走到院子中,便见一人在那池潭边上钓着鱼。

        毕景悄声走了过去,站到那人身边。

        那人一动不动,双眼也看着那平静的水面。

        毕景初时还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看着那鱼一直在鱼钩旁边悠闲地游着,偏偏不上钩。

        到了后来,毕景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水里。

        大约过了三个时辰,那鱼才上钩。

        乐至收了线,将那鱼放走,收起了鱼竿,问道:“之前去看你甚忙,这么快就忙完了?”

        毕景身体一僵,低垂着脑袋道:“心中念着要与你一起去赏荷花,所以处理地快了些。”

        “所以我应该夸你?”乐至挑了挑眉道。

        毕景连忙摇头。

        “这仙界日子可过的有些腻味?”毕景状似无意道。

        乐至摇头。

        毕景:“……”

        “不如下人界看看?”

        乐至转头:“不去赏荷?”

        “西南之山狐妖为害,我要下界除妖。”毕景道。

        “那你早日出发,除妖卫道。”乐至道。

        毕景犹豫片刻:“听闻那妖怪十分厉害,若是我有个万一……”

        “正好做那狐妖的压寨相公。”

        “……”

        毕景软磨硬泡许久,乐至终于答应与他一起下界。

        两人腾云驾雾,很快便落到了那西南之界。

        山中隐隐有黑气缭绕,方圆百里,树木枯黄,寸草不生。

        “魔气甚重。”乐至道。

        毕景点头:“果然如传言中般厉害,若是我不济,记得救我。”

        乐至瞥了毕景一眼,掌管三界之妖的妖主会害怕一魔物?

        见毕景的模样可怜,乐至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又往山上走了些,直到走到狐妖的结界处。

        “此山甚大,不知那魔物藏身何处?”毕景道。

        乐至拿着据毕景说是老仙给的玉简看了看。

        “据说此魔物好美色。”乐至道。

        毕景看向乐至:“哪里有美色?”

        乐至直直地看着毕景,毕景突然觉得背后发寒:“你是……说我?”

        乐至微微眯起眼睛:“难道是我?”

        毕景认命的隐去了全身的真气,样貌俊美的普通人在狐妖眼里简直是世间绝顶的美食。

        毕景往前走了走,便见了一间院子,外面看似简陋,进了里面,简直堪比人间天堂。

        毕景敲了敲门,无人应,他直接走了进去。

        找了一处长凳,坐下。

        静静等着。

        过了许久,便有脚步声传来。

        毕景挺直了腰,坐着,闭目,一动不动。

        一只纤细的手搭在了毕景的肩膀上。

        那只手顺着他的肩膀往下摸着,落到了胸膛处,一直往下。

        毕景伸出手来,抓住了那只手。

        那人转身,走到了毕景,身体柔弱无骨,软软地倚在毕景身上。

        毕景微微眯着眼,看着眼前的人,弯弯的眉,双眼之中似含着水雾,嘴唇红艳,容颜艳丽至极。

        美人半倾身,如蜻蜓点水般,在毕景脸上落下一个吻。

        结界之外的乐至,正认真读着那玉简上的内容。

        西南山中狐妖甚为狡猾,每每可化作人心之中挚爱之人,引其神魂颠倒。

        毕景木着脸看着眼前的人开始脱衣服,那白皙的腰肢渐渐露了出来。

        毕景心中暗暗地想着,若是乐至见他也每次这般热情便好了。

        不过乐至的腰貌似更纤细些,也更软些。

        那人要继续往下脱,毕景连忙按住了他的手。

        若是他再多看些,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公子,你来帮我吗?”那眼中泛着星光点点,含着无限期待。

        毕景的手突然化作利爪,直直地刺向那狐狸的脖子。

        狐狸脸色猛地变了,迅速跳开,一张脸瞬间狰狞起来。

        “找死!”狐妖咬牙切齿道,突然化出了一条尾巴,往毕景甩了过去,还带着一股浓重的气味。

        毕景利爪挥过,挥下了一大把雪白的毛。

        狐妖化作了原型,身上渐渐泛出一股黑气,朝着毕景猛地冲了过来,扒在他身上,张嘴便要咬,毕景猛地用力,将它甩到了院子中。

        狐狸转身便继续扑了上来。

        这狐妖确实有些道行,而且已入魔,更为凶厉了些。

        毕景手一挥,身前便出现一个结界,狐妖撞到了结界上,顿时头晕眼花。

        几番缠斗下来,那狐狸才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果然难缠。

        竟费了一个真仙这般大的力气。

        毕景走了过去,将死狐狸提在手上,狐狸已死,魔气犹在。

        毕景盯着那狐狸看了许久,突然收敛了真气,将手插#入了狐狸皮毛里。

        乐至盘腿坐在那石头上,闭目养神。

        待听到脚步声,便睁开了眼睛。

        毕景一手提着狐狸,一手放在身后。

        乐至看了他一眼,毕景将手伸了出来,那手上环绕着一层黑气,似乎受了极重的伤。

        “这狐妖实在厉害。”毕景看着乐至,颇为可怜兮兮。

        乐至看着那只手,从怀中取出一个丹药,压成粉末,涂在了受伤的地方。

        待两人回了仙界,将这狐妖的尸首交给了老仙人,便匆匆回了居住。

        两人所住的宫殿叫景乐殿,那龙飞凤舞的三个字还是毕景亲手题的。

        毕景手受了伤,许多事不能干,比如洗浴。

        当乐至在玉池中洗浴的时候,毕景便蹭了过来。

        毕景将手伸给了乐至看。

        “既然受伤了,便离这水远一些。”乐至淡淡道。

        “奔波数日,玉池之水浸身方可洗去那脏污之气。”毕景道,“若是你替我洗,这手便不会湿了。”

        乐至往后仰着,突然靠近了毕景。

        毕景目光真诚地看着他。

        乐至伸手点在了毕景的脸上:“狐妖所触之处便有一股污气,我看你全身上下需要洗的地方便只有脸了。”

        今日这狐妖确实亲了毕景一下。

        毕景身体僵了一下。

        那玉池中的人瞬间便上了岸,转眼间已经披上了一层白袍。

        只是甩了毕景一身的水。

        这妖主瞬间变成了落汤鸡。

        毕景不过稍稍幻想了一下若是乐至也这般模样该多好,所以被狐妖偷了吻。

        自作孽,不可活。

        此后的日子也过得愈加艰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