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陆柒章 再续前缘

第陆柒章 再续前缘

        万妖洞府。

        天空中俱是碧蓝无云,唯有不老仙山之上,乌云沉沉。

        莱佬洞天之中,梧桐神木之上。

        火红的凤凰落在那枝桠之上,双翼张开,如一股熊熊烈火,身周的空气也似被染红了一般。

        唯有那双眼睛,沉寂地可怕。

        他在等待,等待着天雷的降临。

        隐隐约约的轰隆声渐渐响起,那火红的羽翼扭转成一个圆,如同那火红的太阳,光圆之外,是一层淡红的气罩。

        遮天之光,凤凰的护体之气。

        一抹亮色划破那沉沉乌云,直直穿过了仙山,落在了莱佬洞天之中。

        第一声雷打在遮天之光上,毕景只听见一声巨响。

        等了大约一个时辰后,才落下第二声雷,打落在气罩之上,气罩之中的气流晃动了一下。

        第三声雷,气罩晃了晃。

        之后的每一声雷,那气罩晃得便更加厉害一些。

        两道雷落下的时间间隔也越来越远。

        在第五十五道雷落下的时候,那气罩突然裂开了一条缝,天罡之气沿着那缝隙源源不断地泄了进来。

        天罡之气,由天而生,修者走至阳之道,身上也是环绕天罡之气。

        但是天雷之中带着的是至纯至厉的天罡之气,可拷炼修者元神,一般修者难以承受。

        凤凰站在那处,一动不动,任由天罡之气将他包裹在其中。

        一声雷比另一声雷更加厉害,坚定的身姿开始晃动起来。

        他已经记不得到第几声了,他为凤凰,本喜火,然而现在却感觉到似乎有一股熊熊烈火烤着他,炙烤着肉体,也炙烤着灵魂。

        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起来,那凤凰的羽翼突然化作了利爪,刺进了肉体之中。

        瞬间回过神来。

        那本来火红的羽翼重新张开。

        那雷直直打在他肉体之上,没有丝毫阻碍。

        他似乎闻到烧焦的味道。

        神智又开始模糊起来,肉体上的疼痛已经麻木,被炙烤着元神越来越脆弱。

        羽翼开始微微颤抖起来,那火红之中带着一点一点焦黑色。

        凤凰的脑袋突然仰起。

        这一道雷,为何隔得这般久?

        不知道等了多久,整个梧桐树开始晃动起来。

        凤凰的爪子紧紧地抓住了枝桠,方才稳住。

        “轰!”

        那一声响破天际,带着聚积依旧的力量。

        一道尖锐的光从落在不老仙山上,整个山都似乎颤抖起来。

        乐至站在不老仙山前,那巨雷声久久不散。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老仙山上的云层渐渐散开,阳光照耀在仙山之上。

        乐至走到那莱佬洞天前,过了许久,都不见有人出来。

        乐至犹豫了片刻,便往那洞府中走去。

        梧桐神木之光已经散去,梧桐树下,只余一团漆黑落在那处。

        九九八十一道天雷,皆是威力无穷,每一道都比前面一道威力大一倍。

        万千年来,陨落在天雷之下的修者数不胜数。

        凤凰的羽翼已被烧焦,落在那处,似乎完全没了气息。

        魂随心动,不过片刻,乐至便走到了烧焦的凤凰面前。

        乐至为魂体,无法直接接触到毕景,只能以神魂之力托着那焦黑的凤凰到了床榻之上。

        以神识扫过那焦黑的凤凰,却发现毕景的神魂已经孤寂一片。

        乐至脸色一变,顿时慌了。

        若是毕景陨落在天雷之下……

        魂身颤抖了一下,乐至不敢往下想,一股魂气从乐至身上散发出来,将那烧焦的凤凰包裹在一起。

        过了许久,依旧是没有反应。

        神魂渐渐暴躁起来,魂体中的脸也越来越惨白,竟有一丝扭曲。

        人的情绪变动,神魂的变化会比肉体更加明显些。

        乐至便一次一次聚集着自己身上的神魂之力,注入毕景体内。但是那神魂之力,每一次都如同石沉大海般。

        到了后来,身上的魂力已经耗尽,乐至的神魂变得十分虚弱,只能靠着那梧桐树站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梧桐木上的神木之光渐渐散发出来,将乐至笼罩在其中,然后渐渐扩散,落在了那烧焦的凤凰之上。

        凤凰涅槃,神木重生。

        乐至竟然发现自己的神魂之身,渐渐有了实体。

        而那床榻之上的凤凰,焦黑之色被神木之光洗去,最后化作了火红的羽翼。

        凤凰的身体抖了抖,身形渐渐变化,化作了黑眸黑发的男子。

        床上的人缓缓睁开眼睛,初始还有些迷茫,后来渐渐回过神来。

        他这是闯过了天劫?

        当看见那梧桐树下的白色身影时,毕景的脸上突然现了狂喜的光芒。

        “至儿!”毕景大叫了一声。

        成仙之后,方可见他。那人果然没有骗自己!

        毕景跌跌撞撞地从床上爬了下来,走到了乐至的面前。

        乐至也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人,缓缓的露出一个笑。

        乐至这才感觉到自己居然在颤抖。

        在知道毕景陨落,不可能成仙甚至不可能活过来的时候,乐至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原来这就是自己的内心所想啊!

        乐至伸出手,放到了毕景的脸上,轻轻地摩挲着那肌肤。

        乐至的手微微颤抖着,眼中的情绪十分复杂。

        毕景傻傻地笑着,他已经很多年没有从乐至眼中看到这样的感情了。

        很久以前,乐至看着他的眼神便是淡淡的,不带任何感情的,甚至连恨都没有。

        毕景只觉得满心喜意,那活了几千年的老凤凰笑得跟傻子一样。

        “至儿,你是来接我登仙的吗?”毕景紧紧地抓着乐至的手,问道。

        乐至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不说话。

        在答应凤虚真人那件事的时候,乐至心中其实是两个想法。

        为人之时,他们之间纠葛万千,恩怨纠缠不清,若是成仙,便是新生。

        那时他想待新生,可否重头再来?

        还有一个想法便是他心怀道心,一心成仙,若是毕景成仙,便也给了自己一个机会。

        而现在,毕景竟比他早过了天劫。

        不愧是这万妖宗的宗主啊!

        只是他所修的尽情之道,是道心坚韧还是对他乐至真心坚韧。

        毕景看着眼前的人,心中喜意泛滥,想的却是两人携手九天之上的情景。

        眼前的人的身影越来越淡,毕景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

        “至儿,登仙台上等我。”毕景对着那虚空认真道。

        虽有神木之光,但是乐至费在毕景身上的真气太多,神魂无法支持太久,似有一股力量冥冥之中牵引着他。

        风景迅速变化,风呼呼吹过,不过瞬间,乐至便回到小重山上。

        乐至睁开眼的时候,手中还拿着鱼竿,只是脸色略微有些惨白。

        乐至直接入了七色石秘境,进入了那洞府,打算大睡一觉。

        乐至这一次元神大伤,一睡便是许久。

        归仙城。

        毕景到达登仙台的时候,远远便见那阶梯之下的白色身影。

        待毕景走近了,那白色身影才缓缓转身。

        凤虚道人一袭素白色的拢腰长裙,外罩梅纱衣,一头黑发用玉簪束起,一身妆容华而不奢,贵气而不显尘俗,显然是精心装饰过的。

        “吾儿,我这身可还好看?”凤虚真人问道,眉间的风采竟如同十七八岁的姑娘,羞涩而忐忑。

        毕景点了点头。

        “不知汝父喜不喜欢。”凤虚真人呆呆道。

        今日是毕景与凤虚真人一同登仙的日子,凤虚真人因即将要与夫君团圆而欣喜,而毕景心中也是十分开心的,但是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依旧木着脸。

        毕景见母亲这般,心念一动,也将自己身上的黑色长袍整了整,又将那本来有些乱飞的黑发拢在了一起,忍住激动道:“母亲,开始登仙吧。”

        凤虚真人在前,毕景在后,两人踩着那阶梯一步一步地往上走着。

        天梯无数阶,不知何时天门才开,这登仙台是对修仙者的最后一层试炼。

        心志不坚,道心不坚,抑或怀有他心的修者最后都无法登上登仙台。

        当年凤虚道人便未等到天门开,所以最后以半仙之身入虚冥府。

        而这两人,不论起始点是什么,但是都是一心想要登仙的。

        不知道走了多久,头顶的天空突然裂出了一条缝,一道七彩的光从那缝隙之间照了出来。

        毕景眯起了眼睛。

        一女子披着五彩霞衣,腾云驾雾,落到了毕景与凤虚真人面前。

        “我是接引仙子紫一。”那女子道。

        毕景与凤虚道人随着那女子而去,身边的风景瞬间发生了变化。

        身边云雾缭绕,耳边隐隐仙乐,亭台楼阁,皆似泛着淡淡的光。

        然而众多精致都落不了毕景的眼,他只是问了句:“乐至呢?”

        乐至呢?

        乐至从七色石秘境中醒过来,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烦闷。

        乐至盘坐在洞府,深吸了一口气,心情渐渐沉寂起来。

        腹中真气蠢蠢欲动,莱佬洞天中,虽是借着神木之光,但是乐至的魂体已经可以化为实体,此乃分神期的最高境界。

        渡劫之期不远了。

        树上老人离去,这小重山上只剩下乐至一人。

        乐至后来离魂去看过树上老人,那老家伙依旧在门口守着,也依旧活蹦乱跳。

        树上老人年岁太长,从灵到修所经受的历练怕是受不住了,乐至便任由他蹦跶着,至少他得偿所愿了。

        乐至依旧是修修炼,钓钓鱼这般过着,时间过得不紧不慢,倒也自在。

        又过了几年,突然有一日,小重山沉静在一片乌云之中。

        之后便是那巨雷落了整整一百日。

        据说那山上有妖物,引来天雷。

        也有人说那山上有修者遭遇天劫。

        众说纷纭,众人心中惊恐而好奇。

        山洞之中,当最后一声雷落下的时候,乐至眼前瞬间黑了。

        肉体与神魂都麻木了,腹中的真气空荡荡一片,喉间似乎有一股腥甜,端坐着的乐至缓缓地倒在了床榻之上。

        眼前隐隐约约有一道白光,乐至嘴角缓缓扯出一个笑。

        按照以往,修真界千年以来难有一人飞升,而这近一千年来,飞升的便有数人。

        众人都道天生庇佑,对那天道愈加向往。

        乐至是独自一人来到登仙台上的,上一次,他在此观牧嗔飞升。

        乐至转头,看了一眼尚在沉睡中的归仙城。

        凡世万千,经历万千,转眼千年。

        只要踏上仙途,便与这凡世之缘了了。

        乐至最后看了一眼,便往那台阶之上爬了上去。

        每爬一阶,身体都似重了一分。

        这便是肉身之累。

        乐至突有感悟,这登仙台便是让人感受肉身之累,所以愈加坚定道心。

        乐至一步一步往上爬着,在肉身累至极致的那一瞬间,身体突然便轻了。

        一道光落在乐至面前。

        乐至抬头看去,便见眼前有一人站在云雾之上。

        那人一身黑衣,俊美无双。

        一双手落到了乐至面前。

        “我是你仙途的接引之人—毕景。”

        乐至笑了笑,便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毕景那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多了一抹笑,手却渐渐握紧了。

        仙界之中,再不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