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陆陆章 遥遥相隔

第陆陆章 遥遥相隔

        “乐道友客气了。”秦太初笑道。

        乐至站直了身体,看见秦太初的脸上已经有些不耐烦。

        扰人好事,颇为缺德,乐至回过味来,连忙道:“春宵苦短,我便不打扰了。”

        “药童,我们已好久未见,走的这么快作甚?”叶光纪道,“不如……”

        秦太初又用力地捏了一下叶光纪的腰,乐至抬头看着天。

        天气晴朗,是个好日子。

        叶光纪的话猛然止住,乐至已经转身飞快离去。

        待走出一段距离,乐至回头看去,便见那茅草屋摇摇欲坠的门猛然关上。

        至于里面发生的事,不可猜,不可想。

        乐至满脸笑意地走出了百草园,心中却不厚道地想着,不知道傍晚,这老家伙是竖着出来,还是横着出来?

        乐至又在这幽草宗逛了一圈。

        当年他重生,便是在这幽草宗中,可惜后来毕景来了幽草宗,自己一颗心便落在他身上,对这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关注也少了些。

        不过这感情多少还是有些,乐至走过,一草一木,一花一叶,都留了心。

        转眼便到了傍晚。

        乐至往客厅走去。

        宾客满堂。

        修真界有结为伴侣的,有的是为了情爱,有的是为了相互扶持。一般而言,鲜少像寻常人家嫁娶一般,宾客满堂。

        而这叶光纪与秦太初行的便是嫁娶之礼,这俩老家伙啊,感情好的很。

        乐至寻了一个角落坐下,这张桌子上只有他一人。

        按照寻常人家的规矩,主人出现方可开席。

        开席之时,只有秦太初一人出现,那人满脸含笑,惊了一座的人。

        逍遥宗秦太初,虽然性子随和,但是这般含笑的模样倒是十分少,果然是喜事临门。

        秦太初端着酒杯走到了乐至面前,乐至举杯,笑道:“恭喜。”

        “多谢。”

        秦太初与他碰了碰杯,便仰头喝下。

        乐至自然不能失礼,但是喝酒……

        秦太初看着他,乐至笑了笑,便一饮而尽。

        秦太初迅速离开了,只剩乐至一人坐在角落,白皙的脸上渐渐泛出了红意,好在这酒淡,乐至意识尚存,只是眼前有些模模糊糊。

        天色渐晚,厅堂中点上了喜烛。

        一声悠远的钟声响起,乐至眯着眼睛,便见叶光纪与秦太初都是一身大红喜袍,两人相携而来。

        两人样貌都生得十分好看,倒也十分般配。叶光纪端的是抬头挺胸,只是乐至不管怎么看,都觉得他走路姿势怪异。

        修真者结亲只拜天地。

        厅堂的主位之上并无人坐,而是供奉着天地牌位。

        修真本是顺应天道,得长生,对天地更怀有崇敬之心。

        凡人尚且以天地为尊,更何况修真者?

        次位上坐的是棠淇真人。

        乐至透过那茫茫人海,便看到了那人,棠淇真人一身白袍,面容淡然,不染凡尘。

        棠淇真人似乎有感应般,也看了过来,眼光清澈如水,在乐至身上扫过。

        乐至露出一个笑,棠淇真人那一向面容淡淡的脸上竟然也露出一个笑,虽然很淡,乐至还是看了出来。

        礼炮声渐渐响起,人群中瞬间黄腾起来。

        一阵乐音穿破天际,初始时断断续续,到后面便连成一阵悠扬的乐声。

        众人逐渐沉静在那悦耳的乐声之中,如飘荡在云霄之中,温暖的灵气将自己包裹其中。然后随着那起伏的乐音四处飘荡着,河山万里,碧波千顷,都似乎展现在自己面前。

        待看遍人间美景,一声稍显尖锐的乐音将众人拉回了现实之中,睁开眼,竟见那空中飘满了红色的花瓣。

        如堕仙境。

        那飘散的花瓣渐渐聚集在一起,最后化作了四个大字。

        同心永结。

        随着那乐音渐渐低沉而止,那花瓣也渐渐散开,落在地上,无影无踪。

        云雾之上,一人腾云驾雾而来,手中抱着一柄琵琶,缓缓地落到了地上。

        “秦太和恭祝宗主与药神大人同心永结,来日携手登仙。”

        秦太初亲自迎了上去,叶光纪躲在秦太初身后,狠狠地瞪着秦太和。

        “嫂子,你眼睛抽了?”秦太和担忧道。

        嫂子?

        叶光纪脸色猛地变了,秦太初紧紧握住了叶光纪的手,才阻止了叶光纪上去揍秦太和一顿的冲动。

        众人渐渐都知秦太和身份,有认识的便上去问好,不认识的都好奇的看着他以及他怀中的琵琶,猜测着那琵琶的来历。

        唯有乐至一人坐在角落,看着那一幕。

        乐至心中突然又生了好奇,不知道叶光纪那么暴躁好面子的人,又是如何被秦太初拿下的?而且甘于屈居人下。

        这秦太和刚入了席,天空中又有人腾云驾雾而来。

        来人一身黑衣,白发如雪,面容清俊无双。

        乐至随着众人抬头看去,待看清那人面容便愣了一下。

        “那可是万妖宗妖主毕景?”

        “这一头白发是如何回事?”

        “世间传言颇多,有说修炼所致的,也有说是因为至爱之人之死。”

        “妖主素有风流之名,如此看来,前者更为可信些。”

        “这几百年来,毕景一心修炼,外界已经鲜少有人见他,他今日来观礼,看来这秦宗主和叶药神的面子十分大啊!”

        “听闻这幽草宗对妖主有恩,莫非是因此而来?”

        众人议论纷纷。

        乐至听着那议论声,将脑袋低埋着。

        毕景坐的位置也是棠淇真人身边的位置,与乐至隔着乌压压的人群。

        礼乐之声奏起,棠淇真人引着秦太初与叶光纪拜了天地,而后取两人心头血结契。

        这一番下来,天地已经已经黑了。

        拜完天地之后,即使之前秦太初已经敬过一轮,但是这些叶光纪不知道,又拉着秦太初敬了一圈酒。

        酒桌子上,如同寻常人家一般嬉笑怒骂,少了许多拘束,在众人眼中,那两人不再是药神宗主,而是寻常伴侣。

        乐极生悲,乐至本为叶光纪那老家伙开心,看着看着,心中突然生了一抹忧伤。

        当年他也想着有一天他与毕景能够如此,让天下人都知道他们二人不仅是道侣,而且是夫妻。

        可惜到头来,幻想皆落空,恩怨再难解。

        因为每次喝酒,叶光纪都挡在秦太初身前,将他护在身后,似乎要表现出男子汉的气概。秦太初安心站在他身后也不阻止。

        所以到了乐至这里的时候,叶光纪已经站不稳,被秦太初抱在怀中,满脸通红,眉目含春。

        叶光纪眯着眼睛看了乐至许久,才认出他来,便一屁股坐在了乐至对面。

        “时间过得真快,当年那小傻子,如今竟成了仙长……”叶光纪打了一个嗝,“这修为比我还厉害了吧,啧啧,真让我这老人家没面子。”

        乐至自动忽略了那‘小傻子’三字,笑着道:“你抱得美人归,才叫人艳羡。”

        叶光纪点了点头,伸手想要去抱美人,才发现自己落在美人怀中,眼顿时瞪圆了。

        秦太初皱了皱眉,扶着他坐正了,叶光纪一伸手,便将秦太初搂在了怀中。

        乐至从怀中取出一个瓶子,里面只装着一粒丹药,然后递给了叶光纪。

        “恭喜。”

        叶光纪接了过来,打开瓶子看了一眼,便认出了那丹药。

        叶光纪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将丹药递给了秦太初,笑嘻嘻道:“娘子,这丹药是给你用的。”

        秦太初虽不明所以,但还是多少猜到了些,那黑漆漆的眸光亮起了,蕴含着一层笑意。

        果然不愧为一派宗门之主,真是聪明之极啊,乐至迷糊糊地想着。

        叶光纪这老家伙啊,怕是没有翻身之日了。

        叶光纪挟仇报复,灌着乐至喝了许多酒。

        这酒与一般酒不同,这酒唤作‘一日醉’,酒虽淡,但是就算修为再高,也会醉。

        不过这酒桌之上,被叶光纪挟仇报复的不止乐至一人。

        比如秦太和,比如毕景。

        叶光纪靠着秦太初离去。

        宾客尽欢,人也渐渐散去。

        乐至腹中胀胀的,便离了位置,这才觉得脑袋特别晕,天地似乎转着,靠着那墙壁往前走着。

        乐至走着走着,突然撞进了一个人的怀中。

        乐至懵了一下,才站直了身体,从那人身上退了出来,一个站不稳,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夜色漆黑,树影憧憧。

        乐至抬头,却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

        乐至不愿在爬起来,便呆呆地坐在那处。

        那人也在乐至身边坐下。那人身上也是一阵浓重的酒气。

        乐至闭目运气,将腹中那胀意隐去,可是这酒意,却怎么祛除不了。

        酒最害人啊!

        乐至靠着身后的树,轻声问道:“你是谁?”

        那人将脑袋靠到了乐至的肩膀上。

        乐至被他靠的差点站不住

        那人突然伸出手来,搂住了乐至的腰。

        “放开!”乐至低声道。

        那人一阵酒气扑在了乐至脸上,乐至皱了皱眉,便伸出手,想要叫那人推开。

        “乐至……”

        一个低低地声音响起。

        乐至脑子勉强转动着,然后道:“原来不是哑巴啊……”

        “乐至……”

        “原来只会说两个字啊!”乐至嫌弃道。

        乐至转头,今晚连月亮都没有,所以乐至看不清身边人的样貌。

        乐至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那人的脸一下。

        “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

        “乐至……”

        傻子?

        乐至迷迷糊糊地想着,憋了好久,憋出了一口气,终于推开了那人,然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朝着那有奇怪的声音的地方走去。

        乐至跌跌撞撞地爬上了窗户,好奇地把脑袋凑到了窗户缝里去,往里看去。

        房间里打得正欢的两人看着那突然冒出的来的脑袋都愣住了。

        秦太初一手挥过,便有一阵风过。

        乐至一下站不稳便落了下去。

        乐至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咦,不疼?”

        身下突然传来一声闷哼,乐至这才发现自己身下有一个肉垫。

        乐至从那人身上缓缓爬了下来。

        然后自己趴到了地上。

        “轮到你上去看了。”乐至推了推自己身边趴着的人道。

        “看什么?”那人问道。

        这人终于不只说两个字。

        乐至努力回想自己看到什么,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似乎也没看到什么东西。

        “我自己去看。”那人说完,也爬了上去。

        只是落下来的时间比乐至还快。

        乐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我看到了。”那人道。

        乐至翻了一下身,仰面躺着,好奇地问道:“看到了什么?”

        突然有一个软软的东西落在了乐至的唇间。

        唇齿相交。

        乐至的神智却越来越模糊,模模糊糊间,似乎有人拉着他的手坐了起来,然后将他抱进了怀中。

        那人一直在他耳边低声囔囔着什么。

        一直在重复这两个字。

        乐至。

        乐至想挥手将那人拍开,却没了力气。

        乐至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客房之中,而昨晚发生的事,他已经记不清了。

        乐至打开房门的时候,眼睛被那阳光刺得睁不开。

        脑袋还是晕乎乎的,乐至打了一盆水洗脸。

        待下午见了叶光纪的时候,那人的脸色十分怪异。

        “昨晚你看到了什么?”叶光纪黑着脸问道。

        乐至想了想:“看到好多。”

        叶光纪的脸色更加差了,威胁着道:“不准说出去。”

        “什么不准说出去?”乐至疑惑地问道。

        叶光纪脸色变化十分快,明明前一刻十分差,后一刻突然涨红了。

        “因为娘子平日里太辛苦,所以昨晚我便让了他一次。”叶光纪咬牙切齿道,“让他在上面。”

        乐至睁大了眼睛:“难道他不是一直在上面?”

        叶光纪暴怒,乐至落荒而逃。

        秦太初看着那打闹地二人,低声囔囔道:“一日醉的酒效,醉酒之后发生的事第二日便不会记得了。”

        秦太初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所好起来。

        难道自己便是喜欢那蠢的?

        这亲事成了,客也散了。

        乐至又在这幽草宗中走了一圈,这一次他去了百草园后山的碧秦林。

        百年已过,碧秦林并未有什么变化。

        一阵风过,便有树叶落下的簌簌声。

        乐至见了那长长的石凳上,已经铺满了灰。

        乐至从怀中抽出一块手帕,将那石凳上的灰擦去,然后坐下。

        乐至在这碧秦林中足足坐了半日,感受着山中清风,树上鸟鸣。

        十分惬意,又似乎少了些什么。

        乐至离去,白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碧秦林中。

        另一个方向,一人一身黑衣走了过来,见了那一尘不染的石凳,呆了一下。

        然后坐下。

        他闭上眼,空气中似乎飘荡着淡淡的香味,十分熟悉。

        一阵大风吹过。

        那香味消失的无影无踪,刚刚仿佛只是错觉。

        毕景坐在石凳之上,闭目。

        他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了许多片段,到最后化作了一阵暖暖气息。

        碧秦林中的灵气逐渐纠结到他身四周,被灵根所吸收,化为体内真气。

        尽情,一生之情皆尽于那人,每一次情动,他都会有所领悟。

        乐至在这幽草宗上呆了两日,不想再看着那对夫夫日日恩爱,便告别了叶光纪。

        从幽草宗出来的时候,尚且有些茫然。

        身后突然响起一阵琵琶之音。

        如仙乐之绕耳,久久不绝。

        乐至回头看去,身后是巍峨高山。

        乐至朝着那虚空之中笑了笑,道:“多谢太和真人一曲送行。”

        没有人回应。

        乐至转身离去。

        自己该去何处?

        想来想去也只有那小重山了。

        乐至刚踏入小重山的时候,四周的树木都簌簌地响了起来。

        不过片刻,离乐至最近的树上,便多了一个白发老头。

        树上老人苍老了许多,那张老脸都干皱了起来。

        老人一脸激动地看着乐至,猛地一纵,便落到了乐至身上,四肢攀着他,如攀着树一般。

        “乐老弟,你将我一个人扔在这山上,好不可怜。”老头儿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道。

        乐至安慰了许久,树上老人才跳回了树上。

        “林无争呢?”乐至问道。

        树上老人脸色顿时暗了,引着乐至往山上走去,最后只看到一个小土堆。

        “他根骨不错,但是无人指点,就算再努力,修为也不过筑基,百年寿命。”树上老人悲从心来,“你们这群坏人,就爱扔下我老头子一个,乐老弟走了,阿花走了,最后这臭小子也走了。”

        林无争寿元已经尽了?

        修仙者便是如此,修为越高,寿元越长,便也见惯生死,到后来便也淡然了。

        乐至安慰了他许久,又给了他许多丹药,树上老人才止住了哭,拿着丹药当糖吃。

        除了闭关修炼的日子,每天做的不过钓钓鱼,养养花,与树上老人说说话。

        这日子过得飞快。

        直到有一天,树上老人提着一个包袱落到了乐至身边的一棵大树上。

        乐至认真地钓着鱼,只是瞥了他一眼,问道:“你要去何处?”

        树上老人捏了捏拳头,坚定道:“我要去万妖宗。”

        树上老人为妖灵,这辈子的愿望便是成为妖修,与修者一般修炼成仙。

        可惜妖灵在外十分危险,而且妖灵想入万妖宗,十分难。

        “你想好了?”乐至淡淡道。

        “想好了,若是这样在小重山中老死,非吾所愿,不如出去看看,即使死了,也无憾。”树上老人那白发随风飘舞起来,已经干皱的脸上露出一抹向往之色。

        这几年过来,树上老人也感觉到自己寿元不多了,所以不如趁这最后的时间出去看看。若是真的无缘,便也罢了。

        就算死了,到了地上,他也能和阿花炫耀一番。

        “万妖宗距离此千万里,你不下树又如何去?”乐至道。

        树上老人本是藤蔓而化,习惯于居于树上,而且众多修者捕捉妖灵,落在地上,树上老人便觉心不安,所以从来不下地行走。

        树上老人咬了咬牙,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跳到了地上。

        乐至看了树上老人许久,最后只道了声:“保重。”

        “乐老弟,你也保重。”树上老人道。

        树上老人便往山下走去。

        这小重山上便剩下了乐至一人了,说起来还真有些……孤寂呢。

        乐至手扶着鱼竿,坐在那小溪边,然后闭上眼睛,身周突然出现了一抹金光,将他包裹在其中。

        树上老人这一只老妖灵上路,怕是到不了万妖宗就被抓去炼丹了。

        乐至分出了神魂,在空中飘荡着,循着树上老人的踪迹而去。

        一路走来,因为有乐至一路护着,所以树上老人有惊无险。

        走走停停,经年已过,也到了那万妖宗。

        到了万妖宗,果然被拒之门外。

        树上老人早已猜到,便在万妖宗洞府外耸拉着一张老脸,可怜兮兮地站在门口。

        乐至便站在他身后。

        树上老人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又充满了斗志,便在那万妖宗洞府之前找了一处地方住了下来。

        “要是遇见那位入了万妖宗的老兄弟就好了。”树上老人自言自语道,收拾了一把干草铺了床。

        他每日都会去那门口处晃悠一圈,有时会假装自己是妖修,高扬着脑袋往那洞府走进,却很快被扔了出来。

        每次乐至都会扶他一把。

        乐至有时会想,自己要不要帮树上老人一把,不过想想,自己不得现身见毕景,所以也无奈,只能每日守着树上老人。

        这一日,树上老人又去了门口,突然发现那洞府的大门都关上了。

        树上老人多方打听,才知妖主闭关,而此次闭关十分重要,所以关闭了妖修界大门,将人修与魔修都隔绝在门外。

        这般情况,倒像是毕景要历劫之兆。

        若是挨过了九九八十一道雷劫,便可登仙了。

        乐至看着那紧紧闭着的大门,深思渐渐飘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