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番外之贰 三十余载(下)

番外之贰 三十余载(下)

        乐至下山的时候,那留着鼻涕的小娃儿正在自家门前玩着泥巴。

        小娃儿看着那路上走来的人时,睁大了眼睛,那捏泥巴的手捏了捏自己的脸,为那脏兮兮的脸添了两道黑痕。

        “漂亮哥哥没有被怪物吃掉!”小娃儿大叫一声,便冲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乐至的大腿。

        这次脸上不仅有鼻涕,还有黑泥,都蹭在了乐至的白衣上。

        乐至看着自己沾满鼻涕和黑泥的外袍,又看着那小娃娃天真的面庞,自然不忍苛责。

        蹭了两下,小娃儿突然感觉到脖子后升起一股冷风,冷得他转过头,便见漂亮哥哥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戴着黑色的斗篷,将脖子以上都挡住了,就像山洞里走出来的老妖。

        冷气便是从那老妖怪身上冒出来的。

        仿佛抱着那哥哥再久一点,那老妖怪便会张开血盆大口,将他一口吞下。

        小娃儿被那冷气刺得难受,恋恋不舍放开了漂亮哥哥的大腿。

        “哥哥,那山上的怪物被你抓住了吗?”小娃儿抬起头,眨着黑亮的眼睛问道。

        看着小娃儿努力仰起头,脸上带着好奇与崇拜,感觉到身边那人握着他的手又紧了几分,乐至道:“抓住了。”

        小娃儿睁大了眼睛,嘴巴张地圆圆:“哥哥真厉害……”

        小娃儿看着乐至与那老妖怪离去,小脸上带着傻兮兮的笑,一阵风过,小娃儿脸上的笑突然凝固住了,之后突然大哭出声。

        在风吹起斗篷的时候,他看到了白色的发,还有那狰狞的面孔。

        当离了小娃儿许久,身边的人突然出声问道:“山上有怪物?”

        乐至眼中透出一抹笑意:“是啊,据说长着青色獠牙,血红魔瞳。”

        那人逐渐反应了过来,而后认真道:“果然被你抓住了,还抓得牢牢的,永世不得超生。”

        听了这话,乐至脸上的笑突然淡去,而那罩在斗篷中的人没有发现。

        那人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突然觉得喜滋滋的。若是那斗篷摘去,便可以看到那张俊美的脸上带着傻兮兮的笑。

        抓的牢牢的,多好。

        这小村庄与世隔绝,虽然小,却也五脏俱全,也有小小的坊市。

        乐至是带毕景下山来做几身衣服的。

        人活在世上,这衣服十分重要,即使是那妖界之主也不例外。

        毕景穿着乐至的衣服,便如同小孩的衣物套在大人的身上,说不出的怪异。

        两人在那小小的坊市中走着,很快便看见了一家店铺,里面摆着几卷布料,老板娘坐在门前摇动着纺布机。

        老板娘很热情,拉着便要替毕景量量身。

        毕景的身体有些僵硬,躲在乐至的身后,乐至狠狠瞪了他几眼,毕景才乖乖让老板娘量了身。

        只是量完身的时候,乐至突然发现那妖主与那老板娘在眉来眼去。

        ……毕景头上戴着斗篷,乐至更多看到的是老板娘的眼神。

        两身衣服再快也要半日,两人便又在这小村子四周逛了一圈。

        “为何不回万妖宗?”乐至问道。

        毕景并不回答,而是问道:“你觉得万妖宗如何?”

        乐至不知其意,只道:“甚好。”

        “若是让你去万妖宗如何?”毕景继续问道。

        乐至总算听明白了:“不如何。”

        “那便罢了,若是你不去,我便不去,你在哪里,我便在哪里。”毕景道。

        “哈哈,毕景你这般模样,倒像那死缠烂打的妇人一般。”也正如以前的自己一般。

        “缠得郎君归便好。”如今的妖主脸皮特别厚。

        半日后,两人便去了那店铺。

        衣服已经做好,老板娘将那衣服包裹好,递给了毕景。

        “恭喜。”老板娘道。

        毕景脚步顿了一下,声音柔和起来:“多谢。”

        “那位是你娘子的兄弟?为何不敢让他知晓?”老板娘脸上泛起了光芒,好奇地问道。

        毕景已经抬步离去。

        乐至看着那与老板娘窃窃私语的毕景,看来这妖主真是转了性。

        两人回了清台山,依旧是那个山洞。

        毕景紧紧地抱着那包裹的衣服不肯放手,独自一人坐到了角落,不知道在磨些什么。

        乐至知道毕景有个形似锥子的法宝,可招雷电,似乎越磨越厉。乐至好奇地靠了过去,那人却将东西赶紧收进了怀里。

        装神弄鬼。

        乐至不再理会那人,而是坐到了床边,从怀中取出两样东西。

        那泛着七彩光芒的红色的石头,七色石,如今又恢复了原来的光芒。

        还有一颗泛着金光的珠子。

        那珠子是凤虚道人给的。

        凤虚道人本来算得很好,若是他以死合了毕景的道,毕景悟道,便离仙路不远了。可惜这世上许多意外,他没有死,所以毕景那悟道之路依旧漫漫。

        乐至想,凤虚道人的劫本是毕景,唯有毕景成仙,凤虚道人才可归仙界与夫郎相聚。所以凤虚道人让毕景成仙的心思中又含了多少自己的心思呢?

        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罢了。

        他与凤虚道人各取所需,如今他与毕景纠缠不清,乐至以为自己并不爱毕景,但是随心之道,每次都会被他牵扯心神。他们之间已经不能用爱与不爱来分清。

        若是毕景成仙会如何?

        若是毕景成仙了,那么他们之前的恩怨情仇是不是可以算清了?

        而且毕景多次救他,若单纯以恩怨算,不算情仇,他还欠了毕景,助他成仙,又何乐而不为?

        所以乐至答应了凤虚道人的要求。

        这金色的珠子本是蛇妖内丹,洗去了妖性之后的模样,具有颠倒阴阳之效,只要将毕景的心头血滴在这珠子上,便可以让毕景以为这发生的不过梦一场。

        那站在角落里的人突然靠近,乐至将七色石与那珠子收起,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愣住了。

        毕景换了一身红色的衣袍,白发散落在身后,面容俊美,眼中似泛着流光,带着耀眼的光芒。

        那身红太过刺眼,乐至微微眯起眼睛。

        “好看吗?”毕景问道。

        “你挑的颜色竟是红色的,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你的喜好果然发生了许多变化。”乐至道。

        “喜袍自然是红色的。”毕景笑道,那冷峻的容颜顿时柔和了起来。

        乐至眯着眼睛不说话,脸上神色莫辨。

        看见他这般模样,毕景心中突然带上了一抹紧张,上次求亲给他留下了阴影。

        他状似随意地走了过去,在乐至身边坐下。

        “妖主大人要成亲了?恭喜。”乐至面无表情道。

        “你为何不问新娘是谁?”毕景撑着下巴,睁大了眼睛问道。

        这本是明晃晃的陷阱,乐至自然不会往下跳。

        等了许久,都不见回应,毕景便撑不下去了,而是将另一件衣服递给了乐至。

        也是一件大红喜袍,比毕景身上的小一些。

        “你穿上肯定很好看。”毕景认真道,然后目光灼灼地看着乐至。

        乐至笑道:“毕景,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乐至转头去看他,毕景的目光中带着可怜与深藏的恐惧。四目相对,乐至目光渐渐弱了下去。

        乐至垂下了脑袋,看了那红色的喜袍许久。

        他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觉得喉咙干涩的厉害:“好。”乐至道。

        毕景愣了一下,然后低声地笑了起来,笑得特别傻。

        乐至换上那身衣服的时候,突然觉得这衣服十分合身。

        毕景瞪大了眼睛,脸上还残余着傻愣。

        乐至走到他面前,戳了好几下他的脑袋,毕景才回过神来。

        毕景突然伸出手,将乐至抱进了怀中。

        大红的长袍纠缠在一起,那长袍的主人也纠缠在一起。

        毕景这人性子变了许多,往日骄傲的妖主大人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然而那吻还是一如既往地霸道。

        在那人吻上来的时候,乐至的心突然跳的快了几分,越来越快,到了最后,便是心跳如鼓了。

        开始还是小心翼翼地吻着,到了后来便成了啃噬,似乎要拆骨入腹般。

        当毕景的手伸进乐至衣物中的时候,手突然被抓住了。

        乐至深吸了一口气,那如鼓的心跳渐渐平稳了下来。

        毕景挣扎了一下,最后乖乖地拥着乐至,不再乱动。

        两人便这样在洞口处坐了一夜,吹着冷风,看着天空中闪亮的星光。

        毕景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容易满足起来,若是这样一直下去,倒也不错。

        毕景醒来的时候,乐至正坐在床边看着他。

        毕景伸出手,想要抚摸那近在咫尺的容颜,手却突然被抓住了。

        乐至盯着毕景的手指。

        毕景反握住了乐至的手,握得很紧。

        “至儿,我们结契吧。”毕景突然道。

        结契便是结为道侣,以心头血相融。

        乐至没有言语,毕景却十分开心,唯有结契,方能心安。

        毕景兴冲冲地在手指上划了一刀,那血红的血落在地上。

        “乐至。”毕景伸出手,放到了毕景的面前。

        乐至伸出手的时候,手中还有一个金色的珠子。

        毕景拿过了那金色的珠子,将乐至的手握在其中,却怎么也划不下去。

        眼前突然变得模糊起来,毕景似乎看到眼前的人笑了,笑着骂了他一声‘傻子’,那笑却十分难看。

        再然后,他便倒下了,所有东西都渐渐远去。

        毕景再次醒来的时候,便躺在万妖宗景生殿中,香炉中青烟袅袅。

        似乎所有一切都是黄粱一梦。

        毕景站起身来,一颗金色的珠子从他身上落了下去,在地上滚了许多圈,最后不见了模样。

        突然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反复响起。

        毕景,待你登仙,再相见。

        那人已经死了,原来不过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