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陆壹章 登仙台上

第陆壹章 登仙台上

        春去春来,花开花落,转眼间便是三十年。

        三十年之于修者,不过转瞬,而这三十年,修界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其中有三,

        第一为玉清宗的牧嗔历经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如今雷劫已过,不日后将在登仙台登入仙界。

        第二便是妖修之主闭关三十年,也不知道修了何种道术,突然悟道,修为猛增,入了渡劫期。

        第三便是那逍遥仙宗的太初真人要与幽草宗的药神结为道侣,佳期未定。

        小重山上。

        “雷劫至厉,对于修者,却也是至上修习之道。那一道一道的雷劈去执念,劈去与凡尘的所有联系,成就金刚之躯。话说那一日,昏天暗地,飞沙走砾,天地之间都暗了。电闪雷鸣,似乎要将那整个山头都劈了。整整九九八十一道,每一道都比前一道厉害许多。那雷持续了整整百余天,最后一道雷劫落下的时候,便有一种毁天灭地之感。后来乌云散去,那玉清宗牧真人修习的山上突然闪现出一道金光。牧真人披着金光从洞府而出,身上带着无上真气,已是半仙之身。待由登仙台入仙界,便是真的入了仙籍了。”

        玉龙树上,一老头儿坐在那树枝上,一边捋着胡子一边道。

        树下,坐着两个人。

        一人靠着那树干坐着,双目闭着,双手交叠放在身前,墨色的黑发散落下来,如画的眉目之中透着一股闲散之感。

        还有一人支起一只腿,听了老头儿的话,脸上便露出一抹不屑的表情。

        “切,说的跟你真见过似得。”

        白胡子老头老脸一下红了,怒道:“是隔壁山的阿花告诉我的,她亲眼所见。”

        “阿花骗你的。”

        “阿花才不会骗人!”

        “为什么?”

        “她是母妖灵。”

        “玉清宗离此地千山万水,她又如何亲眼所见?”

        “阿花就是在那玉清宗成灵的,修真宗派过于热闹,她说想找个冷清的地方隐居。”

        “母妖灵最爱骗公妖灵了。”

        “胡说!小子,老夫要把你逐出师门!”

        “就算你把我逐出师门,母妖灵还是喜欢骗公妖灵,尤其是那没见识的!”

        乐至似乎做了一个梦,但是睁开眼的时候,那梦中之事便不记得了。耳边是乱糟糟的声音,那一老一小又吵了起来。

        乐至早已习惯,几十年来,他们都是如此。这两人一日不争吵便十分难受。

        修真岁月,或许这打打闹闹也是一个打发修炼之外时间的好法子?

        “牧真人可是那牧嗔?”

        那争吵声中突然插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

        树上老人对着林无争冷哼了一声,看向了乐至,眼神变得热切起来:“正是那位真人,据说半月后在登仙台入仙界。这世上,千年都难出一个登仙的,这登仙之景定当十分壮阔。真想去见识一把。”

        牧嗔竟然就要飞升了。

        乐至首先想到的便是那宁愿吃下绝情丹忘记挚爱,只愿心中那人能达成所愿的女子。

        那古灵精怪的女子,看似无心无肺,其实情深入骨。

        牧嗔要飞升,那纪若真的吃下绝情丹了吗?

        不知道牧嗔见了那深爱自己的女子再见自己便如同陌生人一般是何感想?

        乐至心中怜惜纪若,不过转念想想,牧嗔道心甚艰,如今终于得到成仙,对于牧嗔,也算以偿夙愿,好事一桩。

        许多年前,他心中眼中只有毕景一人,而牧嗔便是他唯一的好友。

        如今挚友即将飞升,他又怎能不前往观礼呢?

        乐至心中主意已定。

        归仙城。

        此城位于人妖魔三宗交接处,登仙台便设在此城之中,由古时神仙搭建而成,是凡人登仙的唯一之路。

        人妖魔三修殊途同归,最后都要由登仙台入仙界,这登仙台的位置在此处,寓意颇深。

        归仙城四周一片平地,无灵山灵脉,所以这整座城中并无修真世家,由于临近魔修,连寻常百姓都很少见。

        牧嗔即将飞升,这荒废了近千年的归仙城也活了过来。

        所以乐至入归仙城的时候,见到的便是一派繁华之景。

        长长的街市两旁摆满了小摊位,一边卖着凡间的小食玩偶,一边卖着修真界灵石与符箓。这生意做得不亦乐乎。

        普通人,一般修者,还有那大能修者,一时挤满了归仙城。

        乐至踏着云彩而来的时候,只因那容貌引来几下侧目,并未吸引太多人的注意。

        乐至找了一间离登仙台较近的客栈,那客栈是一筑基老道所开,那老道生得十分瘦弱,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

        “那牧真人可在这归仙城中?”乐至问道。

        老道连忙站了起来,拍着胸脯道:“离登仙之日只有五日了,牧真人近日便会来到。我这客栈离登仙台最近,牧真人肯定会在此落脚休息。你在此等一两日,便可见牧真人真颜,如假包换。”

        前厅坐着的许多人都热切地看着老道,眼中闪烁着好奇与狂热。

        看来这老道靠这一招招揽了好多客人。

        乐至便要了一间房间,在此稍作休息。

        他与牧嗔几百年难得一见,但是这也可能是最后一面了。

        这归仙城中真气实在少的可怜,乐至吐纳片刻,却并未吸收什么真气。三十年前,他丹道合一,已经是分神期的修为了,自那之后,每次炼丹耗费的真气也越来越少,灵根通畅,修炼起来也十分快。

        分神二阶的修为,已经可以分出神魂,腾云驾雾。

        踏入仙门,不过几百年的世间便跻身修真大能境界,乐至这辈子……简直是走了狗屎运。

        走了狗屎运的乐至无心修炼,便起身来到窗前,打开窗。

        这靠窗的房间被那老道夸得绝无仅有、举世无双,花了乐至两颗上品灵石才换来的。

        无甚美景,入眼的全是飘过的修者,御剑而行,乘着灵兽,偶尔有腾云驾雾而过的,有些甚至是擦着乐至的窗户而过,还跟乐至打了一声招呼。

        乐至刚想关上窗,耳边的风声疾了几分,有一个东西直直地朝着乐至的窗户撞了过来。

        乐至身形快速动了一下,那东西从窗户飞了进来,落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乐至靠近了几分,貌似……是个人?

        黑不溜秋的人也撞晕了,在地上打了两个滚才爬了起来,找着那缝隙便要往里钻。

        乐至看着那一直要往自己床底钻的人,伸出脚,踩住了那人的长裙。

        那人钻了许久,毫无进展,后知后觉地看着乐至。

        两人四目相对,都是一惊。

        “纪若?”

        “乐至?”

        纪若一脸黑灰,乐至还是认出了她。

        “快把窗关上。”纪若一脸急切道。

        乐至一头雾水,还是小心地将窗关好。

        再转头,纪若已经钻进了床底,完全不见了人影。

        乐至站了一下,便听见了敲窗的‘咚咚’声。

        乐至并未立即开窗,而是从怀中取出一枚丹药,将那丹药掰开。这丹药无味,无味便是一种特殊的味,可掩盖气味。乐至一挥手,这屋中便形成了一个气罩,将纪若挡在其中。

        乐至看了那床底一眼,才打开了窗。

        窗外一人踏在云雾之上,黑色长袍,面容俊秀,配上那红发,便可以用‘旖旎’来形容了。

        那人的目光越过了乐至,往他身后看去。

        可腾云驾雾,便至少是分神修为,乐至以神识扫过,并未探出他的修为。是个麻烦人物,而且是由纪若引来。

        乐至心中闪过许多念头,脸色却未变,而是问道:“道友有何事?”

        那人看了许久,未果,才看向乐至:“可曾见过一女子?”

        乐至笑道:“这世上除了男子便是女子,莫说一个,就是千千万万个也见到过。”

        那人皱了皱眉,透出一抹不悦来。

        乐至似无所觉。

        那人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拂袖而去。

        乐至见那人远去,才小心地关上窗,然后走到床边。

        “出来吧。”

        过了片刻,才有一个人从那床底爬了出来。

        纪若扯了扯自己凌乱的头发,朝着乐至露出一个媚笑,嗲着声道:“多谢乐哥哥~”

        乐至后退两步,脸色顿时黑了:“你为何成了这副模样?那人是谁?你为何要躲着他?”

        “我在逃难。”纪若哼着道,然后凑到镜子前,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模样,小脸顿时皱成了一团,嫌弃道,“真丑!”

        纪若转过了脑袋:“我要洗浴。”

        “那人是谁?”

        “我要洗浴。”纪若嘟起了嘴巴。

        “他抓你作甚?”

        “我要洗浴。”纪若的眼神变得可怜兮兮起来。

        乐至无奈,只能去替纪若打水。

        隔着一层珠帘,里面阵阵水声,纪若洗的十分欢,乐至在外面看着书。

        过了许久,珠帘拉开,纪若穿着一身白色宽大的长袍走了出来。纪若原来那身已经脏得不能再脏了,这一身是长袍时乐至的,穿在她身上大了许多,空落落的模样,完全掩盖住了那玲珑的身形。

        乐至眯着眼睛看着她。

        纪若在乐至身边坐下,甩着长袖道:“那人是我师兄,也是鬼谷门的门主。”

        “你为何要躲着他?”乐至继续问道。

        “他要把我抓回鬼谷门,那鸟不生蛋的地方,姑奶奶才不回去!”纪若气嘟嘟道。

        “他为何要抓你回去?”

        纪若转过了脑袋,狠狠地瞪了乐至一眼:“为何问题这般多?”

        “因为你穿着我的衣服,若是我将结界开了,他很快便可以找到你。”乐至慢悠悠道。

        以前乐至修为低微,所以看不出纪若的修为,如今却看出来了,元婴期的修为,也算修者中的佼佼者了。

        纪若马上换成了可怜兮兮的表情:“小乐儿这般好,怎么会见死不救?”

        乐至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

        纪若顿时苦下了脸:“师兄知道了我的事,然后不准我出鬼谷门。”

        一片痴恋,最后换来一颗绝情丹,也难怪那门主会作此决定了。

        乐至迟疑了片刻,才问道:“那颗绝情丹,你吃了?”

        纪若顿时眉飞色舞起来:“是啊,味道可好了,可惜只有那么一大颗,几口就吃完了。”说完,还舔了舔嘴唇,似乎那吃的是人间美味。

        看着她这般模样,乐至心中五味杂陈:“何不留在那鬼谷门中修炼,又跑来此处凑热闹?”

        纪若脸上的笑撑不住了,眼神也黯淡了下来:“吃下那丹药之前我便想着,绝情丹不能白吃,我一定要看着嗔哥飞升成仙,看着他了了愿望,从此我便安心修炼,再无他想。”

        恩爱已了,执念尚存。

        不知道这执念可否撼动牧嗔那半仙之体。

        这几日,纪若便躲在乐至设下的结界之中,转眼便到了牧嗔登仙台的日子。

        登仙台是一座高台,高台之上连着无穷无尽的台阶,远远看去,似乎通入云霄。

        只要沿着那台阶一阶一阶往上爬着,爬到不知年岁几许,爬到柳暗花明,便可以看到来接引的修者。

        乐至站在人群之中,远远地看着那高台,纪若紧紧地抱住了他的手臂,如今乐至比她厉害,也算抓到一个靠山,万一被师兄发现,也可依靠几分。

        登仙台下挤满了修者。

        登上仙台是修者一生所愿,今日站在这里修者众多,而来日可登上仙台却不知道有无。

        众人睁大了眼睛盯着那登仙台,眼中尽是好奇,还有艳羡。

        空气中隐约飘来一阵仙乐声。

        乐至抬头看去,便见一人踏着云雾而来。

        即使要登仙了,那人面容还是那般冷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