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伍捌章 妖魔四起

第伍捌章 妖魔四起

        毕景伪装的很好,身形、样貌,还有声音,几乎无懈可击。

        佝偻着背完全不见了旧日的挺拔,样貌和声音也隐藏了原来的模样。

        那人乃是妖界之主,身上流淌着神兽之血,身份何等尊崇,一身傲气也无甚奇怪。骄傲如妖主,又如何会将自己弄成这般不堪模样?

        所以在小重山之上,乐至隐隐猜到,却不敢肯定。不是因为他不了解毕景,而是他太了解这个人了。

        若是之前只是强烈怀疑,等着这人亲口承认,那么这两日肌肤相触,乐至心中已经肯定了。

        可是这人却还是在装傻。

        毕景装傻,他却不能跟着装傻。

        乐至说完,便冷冷地盯着他。

        那地上的人突然捂住了肚子,身体渐渐蜷缩成了一团,似是十分痛苦。

        毕景那双漆黑的眼睛盯着乐至,带着一抹可怜。

        乐至依旧面无表情:“继续。”

        地上的人突然僵直了身体,又抽搐了两下,便没了动静。

        “毕景?”乐至试探着叫了一声。

        地上的人一动不动。

        乐至将信将疑地蹲下了身,推了那人的手臂一下,那人手臂无力地落到了身前。

        乐至拨开那人的头发,那人的眼睛紧紧闭起,露出的肌肤已经惨白一片。

        乐至的手放在那人丹田上,那本来一片温热的地方十分凉。

        乐至心中一惊,连忙从怀中取出一粒丹药,放入那人口中,丹药入口,过了许久,丹田处却没有暖过来。

        般皆乃古时大妖,大妖煞气重,修为也高,毕景与他一战,讨不了便宜,所以昨日那只是前奏,如今伤势才真正发作?

        乐至又取出几粒丹药喂下,依旧毫无作用。乐至心中慌乱,却也无可奈何。

        短短几日,发生了许多变化,比如那山洞前平地上躺着的巨大的蛇身突然不见了,比如那本来藏着无数珍宝的山洞突然塌了,比如天突然暗沉沉起来,几日都未见阳光。

        而毕景依旧在昏迷中。

        毕景这一睡便似完全沉睡过去。

        乐至每日都喂他一粒丹药,那丹药中蕴藏着的真气却似消失了一般,毕景的丹田中仍是带着一股凉气,真气乱撞。

        那原来藏身的山洞突然塌了,乐至带着昏睡的人仓惶逃了出来,又在不远处找了一处山洞,便暂时住了下来。

        乐至只能日日守着他,若是哪一日他不在,这山洞突然塌了,那妖界之主便要被压成妖渣了。

        日子过得有些无聊,乐至看着他那一脸胡子十分不舒服,有一日终于拿着那锋利的刀将他脸上的胡子全部刮去。

        胡子下是一张毫无特色的脸,似有一层雾气腾在脸上,只要仔细看,便知道那雾气下面是另一种面容。

        转眼几个月过去,乐至又替那人刮了许多次胡子,或许因为沉睡的缘故,那人脸上隐隐的雾气渐渐消失,真容也见了一点轮廓。

        天空中依旧无阳光,万分怪异。

        这一日乐至坐在山洞门口,看着天空那低沉的云,隐隐一股黑气隐匿其中。那乌云集中在一处,便在对面的山头之上。说是对面,却不知道隔了多少距离。

        乌云中似有一抹黑影闪过,巨大,粗长,似般皆的身影一般,片刻后便不见了。

        乐至身上带着一些古籍,还其中恰好有一本解闷用的《志怪记》,记载的便是千万年来这大陆上发生的许多事。

        般皆,般皆。

        原来这般皆竟是古时有名的大妖。

        万年前,妖修人形,因无束缚,随心所欲,性子多暴戾,海中蛟龙,而这陆地之上便属蛇妖般皆了。

        蛇妖般皆修炼千年,天赋聪颖,竟是破了化神之境,离飞升仅一步之遥。般皆修的乃是随心所欲之道,修为愈高,这性子愈加放肆起来。后仙界派下神兽陆吾,与这蛇妖大战一场,最后般皆殒身与失落之地。

        般皆擅长幻影,与神兽决斗之时,便幻化出三重分#身,千变万化,甚为厉害,虽然最终陨落在神威之下,但是这场战斗也十分惨烈。

        乌云蔽日,狂风乱作,九九八十一日方才停歇。

        书中便是这样描写的。

        而神兽陆吾在失落之地足足休养千年才返回天界。

        乐至将书合上。

        幻影?

        乐至眼睛微微眯起,似在思索。

        突然有人拉了拉他的袖子。

        乐至转身,猛地睁大了眼睛。

        俊美无俦的容颜,还有那漆黑如墨的双眼。那双眼中似带着迷茫,无措,唯独少了傲气。

        两人的便这样大眼瞪大眼。

        “你是谁?”

        “我又是谁?”

        毕景醒了,却又似乎有些不对劲。

        那双漆黑的眼睛盯着乐至看了许久,突然问出了这么两句话。

        乐至盯着毕景看了许久,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伪装的痕迹。

        往日的妖主狂妄骄傲,却不会伪装。但是上次一别后,他似乎多了许多花样。所以乐至第一反应便是毕景在假装。

        乐至看了他许久,毕景也一脸懵懂地盯着乐至。

        过了许久,乐至才道:“你是毕景,妖界之主,妖主毕景。”

        那人脸上茫然了许久,最后才低声道:“哦,那你又是谁?”

        乐至想了想:“你无需知道。”

        “我们是何种关系?”

        “无甚关系。”

        毕景不再问,只是低垂着头。

        乐至不知道如何来形容此时的毕竟,似乎傻了,忘了自己是谁,却又眼神清明、明辨是非,不像傻。

        般皆乃是大妖,这一战,毕景虽杀了般皆,自然不可能安然无恙。

        毕景为救自己而受伤,现在神志不清,腹中真气也十分乱,这醒来倒似回光返照,不知何时又会躺下了。所以在毕景恢复之前,乐至不会抛下他。

        之前因为毕竟没有醒过来,乐至没有代步灵兽,自然不可能带着毕景下山。而现在毕景醒了,乐至便不想在这山洞中呆下去了。

        天生异象,实在怪异。

        他们在这山洞上睡了最后一晚,这一觉乐至睡得很不安稳,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在他身上。

        鬼压床?乐至扒了一晚上,都未将身上那只鬼扒下去。

        第二日醒来,乐至还有一种昏昏沉沉的感觉,待好了一些,乐至便开始收拾东西。

        毕景安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他收拾,嘴唇紧抿,不言不语。

        乐至从瓶中取出一粒丹药,递给了毕景。

        “这是什么?”毕景疑惑。

        “糖果。”乐至面无表情道。

        毕景扭过了头,不接。心中想着却是他这般大的人,如何还吃那小孩子吃的东西?

        “丹药。”乐至道,“助你恢复修为的丹药。”

        毕景这才扭过了头,接过了丹药,然后服下。

        毕景吃下丹药后,便直直地盯着乐至,目光十分放肆。

        乐至被他看得不自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说我们之间无甚关系。”毕景道,“我们之间为何会没有关系?”

        为何一直想看着你?

        为何一没有看见你心中便会慌乱?

        为何你的脸这般熟悉?

        许多话跳到了喉咙口。

        乐至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或许是因为你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我。兽界便有雏鸟情节。”

        毕景眼中渐渐有了疑惑。

        他忘记了许多东西,其中有一件最重要的东西,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之后两人便下山,绕过了好几处山头,终于到了有人之处。

        天上修者飞来飞去,地上多是穿着道袍之人,这小小的城中竟这般多的修者。

        乐至先带着毕景去那成衣店做了一身衣服。

        一众布料让他选,毕景偏偏挑了那单调的黑色。

        果然即使忘记一些东西,这人的本性还是很难改的。

        毕景在里面试衣服,乐至便在外面等着,与那店主闲聊着。

        这一聊,乐至才知这城竟是属昆仑仙宗,不过也是边缘之城了。

        平日里这小城修者十分少,昆仑仙宗善卦术,前几月,突然算出天生异象,而这异象便应在此处,所以派了许多弟子来此处寻找。但是一连几月,都无甚收获。

        身后突然传来了声响,乐至回头,便呆住了。

        那人一身黑衣,腰间玉带束着,衬得身材挺拔而修长,墨色的黑发束起,俊朗的面容似乎闪着光芒,眉目之间竟是英武之气。

        毕景见他这般呆呆傻傻的模样,心中突然起了一股莫名的喜意,两步便走到了乐至身边。

        乐至突然转过了头,不再看他,而是从怀中掏出两颗灵石,递给了店主。

        乐至又去了坊市之中,想要挑选一代步的灵兽。

        这小城之中,上品灵兽是不可能有的,中品灵兽也很少见,多为下品灵兽。下品灵兽,代步也足矣。乐至看中了一只生着青色羽翼的灵鸟,但是这时才发现自己身上仅有几颗灵石,根本不够买这灵兽。

        乐至转身离去。

        他现在身上最多的便是丹药,看来得找个地方卖掉一些丹药,再来换这灵兽。

        乐至找了一块空地,便坐了下来。

        毕景也在他身边坐下。

        明明是坐在地上,却透着一股华贵之意,粗布麻料也被他穿出了锦衣的感觉。

        乐至斜了他一眼,专心卖起丹药来。

        小城之中,若是有人卖上等丹药势必会引发骚乱,乐至挑出的都是一些低等的丹药。

        不过这低等的丹药也入不了昆仑仙宗内门弟子的眼,所以生意并不好。

        “杜哥哥,我想买一些丹药。”一女子娇俏道。

        即使没有阳光,乐至也觉得眼前有一片巨大的影响。

        乐至缓缓抬起头来,抬了许久,才看到眼前人的脸。

        “杜安约?”

        杜安约疑惑的眼神在乐至脸上扫了扫,眼中突然有一抹光芒闪过:“是你!”

        杜安约蹲下了身,却还比乐至高出许多。

        “你怎么干起这摆摊的活来了?莫非是那无耻的妖主害的?他后来怎么你了?”杜安约越说越气愤。

        “杜哥哥。”

        那壮实的身影身后突然冒出一个脑袋来。

        乐至睁大了眼睛,眼中闪过一抹奇异之色。

        竟是林轻言?!

        林轻言拉着杜安约的袖子,显然一副小女儿姿态。

        乐术一直暗恋林轻言,到死都怀有执念,而现在转世重来,竟然与林轻言在一起。此番看来,林轻言也断了对沈漫的心思。

        世间因果循环,无缘未必有缘,有缘也未必是真缘。

        乐至只觉得这世界十分奇妙,心中也升出一股喜悦之感。

        坐在乐至身边的人缓缓挪了过来,隔在了乐至和杜安约之间。

        杜安约脸色一变,瞪大了眼睛看着毕景,结巴道:“毕……毕景?”看着毕景那一副模样,又呆呆道,“莫非万妖宗被灭了?妖主也来摆摊了?”

        毕景眯起眼睛,透出一股不悦来。

        杜安约收回了目光,看着乐至。

        “路过此处,想要用丹药换一些灵石罢了。”乐至道。

        “那他呢?他可有为难你?”杜安约指向乐至身边,却不敢看他。

        “多谢杜兄关心,我一切还好。”乐至道。

        杜安约看了一眼摆在乐至面前的丹药,转过了脑袋,对着林轻言道:“轻言,你杜哥哥要把这些丹药全买了送你。”似带着豪气,却又十分轻柔。

        林轻言果然小脸发亮,双手抱住了杜安约的手臂。

        丹药被扫之一空,乐至看着那渐渐远去的两人,心中感概万千。杜安约将林轻言托举在手臂上,抱着她离去。

        杜安约身材高大,林轻言娇小,两人在一起,竟有一种奇异的和谐感。

        天空中突然发出一声巨响,乐至转头,便愣住了。

        那本来闷沉沉的天空,似乎被撕开了一个角,透出一抹亮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