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伍柒章 绝世妖丹

第伍柒章 绝世妖丹

        蟒蛇看了外面那人一眼,很快收回了目光,脑袋在乐至身上蹭着,眼中却露出嫌弃之意,朝着乐至的脑袋喷了一口气。

        那口气带着浓重的腥味,还带着口水,简直是恶心至极,斗不过,乐至只能忍着。

        洞外之人突然伸出手,手中拿着一武器,形似锥子。

        乐至曾经见过此人躲在角落里磨着这东西,却并未关注。看来乃是什么法宝。

        蟒蛇看了一眼,眼中带着轻蔑看了那东西一眼,却将乐至被缠得紧了些。

        乐至只觉得一呼一吸间都变得困难起来,脸色渐渐憋红了。

        那人手晃了晃,锥子中突然生了一抹光,往蟒蛇袭来。

        蟒蛇身形极快,卷着乐至躲过了那袭击,迅速往洞里钻去了。

        一阵头晕目眩,乐至再回神,已经到了洞深处。

        一片光亮。

        这光亮与洞外的光亮不同,而是许多东西散发出来,照亮了这黑洞。

        乐至睁开眼,便见许多东西发着光,各种奇珍异宝,看来这山洞中宝物倒是不少。

        蟒蛇卷着乐至到一潭水旁,将他扔了进去。

        乐至闭上眼睛,稳住气息,依着那边缘靠着,脑中却十分疑惑。

        这蟒蛇将他扔在水中作何?

        乐至警惕地看着那水边的蟒蛇。

        蟒蛇突然将巨大的尾巴伸进了水中,轻轻一拍,一阵巨大的水花落在了乐至身上。又是一拍,乐至全身湿了个透。

        蟒蛇盘坐在乐至对面,张大了嘴,眼中带着饥渴之色。

        乐至突然醒悟过来,莫非是要将自己洗干净了再吃掉?刚刚是嫌弃[书趣阁    www.shuquge.vip]自己身上脏?

        乐至一边警惕地盯着那蟒蛇,一边偷偷看着四周,心中想着如何才能逃出去。

        离这水潭大约五六步处便是台阶,从那台阶上去便可以出了这山洞。但是乐至现在身体太弱,根本跑不过这似妖似兽的蟒蛇。

        蟒蛇那巨大的脑袋突然伸了过来,乐至下意识的往后靠了一些,无法再避。

        红色的信子在乐至脸上划过,滑腻的感觉格外恶心。

        潭子中突然腾起了一阵雾气。

        乐至只觉得脑子一晃,那蟒蛇突然消失了。

        柔若无骨的手落在乐至的背上,轻轻揉了揉他的背。

        乐至转头,潭子边突然多了一个只着一层红纱的女子,身姿曼妙,风光乍泄。那女子半依在乐至身上,脸上露出一个惑人的笑。

        若是一般人,早已心神荡漾。但是乐至所修道术便是修的心志,自然不会被美色所惑。

        那女子的手从乐至的背部滑到了他的腰间,扯去了他的腰带,便要往里伸去。

        乐至猛地推开了她。

        女子摔倒了地上,一双美目中浮起一阵雾气,委屈道:“公子……”

        乐至冷冷地看着她。

        那女子突然化作一抹白光消失了。

        白光消失处,一个不着一缕的少年躺在水边,眼中含妖,看着乐至。

        少年轻轻地挪到了乐至身边,朝着乐至吹了一口气。

        一股奇异地香气。

        眼前的人的容貌突然变了。

        乐至眼中的光芒渐渐散了。

        那人将脑袋搁在了乐至的肩膀上,一双灵活的手在乐至手上游动着。

        身上似乎起了一阵火,乐至已经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格外烦躁却又带着隐隐约约的期待。

        “至儿……”低沉的声音。

        那声音却如炸起一声雷,乐至那涣散的眼神突然有了光芒。

        雾气渐渐消失,那潭水边蟒蛇的巨大身影又现了出来。

        “真不乖……嘶嘶……”

        那声音十分难听,尖锐如撕裂般,却是从那蟒蛇嘴里发出来的。

        “让你失望了。”乐至面无表情道。

        “本来可以在极致的快感中悄悄死去,你偏不要……嘶嘶……死在幻境中的最有味……嘶嘶……”那声音中遗憾的意味格外明显。

        乐至摸着那边缘爬上了潭水。

        蟒蛇缓缓靠近,眼中闪耀出一阵光芒:“这样看着你慢慢死去,倒也有趣……嘶嘶……”

        乐至往后移动,余光扫着四周,拾着那尖锐的东西悄悄握入手中。

        “你是妖灵?”乐至问道。

        蟒蛇突然大笑了两声,那笑声格外恐怖:“嘶嘶……那般低等的妖物……”

        “你是妖修?”乐至继续问道。

        听到妖修的时候,蟒蛇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这世间的妖修都没落了,各个都不堪一击。”

        蟒蛇没有否认,所以他是妖修却应是许久以前成修者的妖了。

        蟒蛇越靠越近。

        “刚刚那山洞之外那人便你可识得?”乐至道。

        “小子……你在拖延时间?这山洞外已经下了禁制,没有人能来救你。不过早死晚死的区别……嘶嘶……”蟒蛇桀桀笑道。

        成仙路漫漫,其中凶险无数,所以万千修真者,最后飞升成仙的才寥寥无几。

        乐至心沉了沉,握紧了手中的利器。

        “我不过想死的明白些。”乐至沉声道。

        “好……老夫乃是那古时大妖般皆。”蟒蛇说完,身形突然滑动,瞬间便出现在乐至面前。

        原来是古时大妖。乐至曾听闻,万年之前,妖修并未成派,而是不受约束,为所欲为,在众多修真眼中便是魔物。

        后来仙界派下神兽约束妖修,将妖修皆收入自己门下,教其礼法,才有了后来的妖修一派。

        当年神兽杀了许多恶气过重的大妖,这蛇妖应是漏网之鱼。古时大妖身上煞气太重,也比现在的妖修厉害许多。

        身后便是山壁,乐至已经无法后退了。

        蟒蛇吐了吐红信,扫了乐至一眼,突然留下了一滩口水。

        “老夫很久没吃到这般美味了……嘶嘶……”

        蟒蛇突然张开了血盆大口,朝着乐至而来。

        乐至大叫一声:“般皆!”

        蟒蛇动作顿了一下,乐至便拿起手中的利器,输入自己身上仅有的灵力往那蟒蛇身上刺去。

        这万年的蟒蛇皮十分厚,但是乐至捡的利器更加厉害,竟刺穿了。

        蟒蛇大叫一声,眼中全是怒火,尾巴一甩,便将乐至甩到对面的墙壁上,发出‘砰’的一声,声音十分响。

        乐至摔在了地上,头晕眼花,很快集中精神,自己身边正是那台阶的位置。

        乐至咬了舌头一下,嘴巴中全是血腥味,乐至撑着最后一口气往那台阶上爬着。

        一阵阴影落在乐至身上,还有那‘桀桀’的笑声。

        那妖物已经近在咫尺。

        这一劫,看来是逃不过了。

        在这最后一刻,乐至的心竟奇异的平静了下来。

        在蟒蛇扑上来的那一瞬间,整个山洞似乎都抖了抖。

        “不可能……嘶嘶……”蟒蛇脸色一变,用尾巴卷起乐至甩到了山洞底下,庞大的身躯便沿着台阶而上,瞬间没了身影。

        乐至被甩到地上,入的气已经比出的气少了。

        乐至闭上眼睛,调整着腹中仅有的真气,运转了一个周天,才找回了力气。

        山洞抖得越来越厉害,有小块的石头落在了乐至身边,乐至深吸了一口气便站了起来,从那台阶爬了上去。

        之前是那蟒蛇卷着乐至来,蟒蛇动作极快,而现在自己一级一级台阶往上爬,却觉得十分远。

        不知道爬了多久,乐至突然闻到一阵浓重的血腥味。

        乐至咬着牙又往上爬了几级,眼前突然化作了平地。乐至站了起来,往外走了几步,便见了光亮。

        面前凌乱一片,外面隐隐有雷声。

        乐至走到山洞口处,便见了外面一股黑烟,那黑烟之中隐隐约约看得见那人影闪动。

        “轰”地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炸裂开来。

        那黑烟之中,一个巨大的身影落在了地上,发出‘砰’地一声,整个大地都动了动。

        是那蟒蛇!

        蟒蛇僵直了身体落在地上,眼中已经失去了光芒,蟒蛇的七寸处被挖了一个洞,乌黑的血液从那处流了出来。

        黑烟渐渐散去,又一人落到了地上,恰好在那蟒蛇身边。

        血腥味十分浓重,有妖血,却不知道有没有混杂着人血。

        乐至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看着那人躺在地上,乐至蹲下了身,手放在那人丹田之上,便觉得那人腹中真气乱窜,一阵冷意从那人身上泛出。

        那人突然伸出手,乐至便看到一阵血淋淋,格外心惊。

        那手抬了一半边落了下去,一颗红色的珠子滚了出来。

        乐至顾不得那珠子,而是从怀中掏出丹药,放进了那人口中,那人眼睛泛白,牙齿紧闭,丹药根本进不去。

        乐至心中生了急切,擦了擦手,便捏住了那人的下巴,那人嘴巴方才张开,乐至连忙将丹药放入那微微张开的嘴中。

        丹药入口即化,也顾不得那血淋淋,乐至便紧紧握住那人的手,脑海中似有万千思绪闪过,又似空白一片。

        待到那冰冷的手渐渐有了暖意,乐至才放下心来。

        一直暗沉沉的天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乐至偏着手,想要替那人挡住雨水,可惜收效甚微。瞬间两人便被淋透了。

        这般淋下去,怕是两个人都要倒下了。

        乐至根本无力抱起他,所以只能拖着他往山洞中走去。

        那人的头发沾了泥土,身上的黑衣混杂着血与泥,许多地方都破了洞,勉强能够蔽体。

        乐至找了一个位置,将那人放好,看着他那般脏乱不堪的模样,心中一酸。

        好在自己的包裹落在这山洞中,乐至很快便找到了,从里面找出一身最宽大的袍子。

        乐至走到那人身边,将那如破布般的衣服从那人身上脱了下来。又找了一块布,用雨水浸湿了,然后将那人身上的血迹与污泥擦去。

        肌肤一寸一寸地擦过,乐至突然有些晃神。

        “咳咳……”

        那人突然发出微弱的咳嗽声,乐至连忙回神,将他身体擦了一遍,又将长袍给他套上。

        那长袍还是小了许多,根本合不拢,露出大片的胸膛,看起来颇为滑稽。不过这般时候也顾不了太多了。

        乐至又将他头发擦了擦,看着那大片的胡子,十分碍眼。

        “冷……”

        乐至靠近了些,才听见那囔囔声。

        那人紧闭着双眼,突然拉了乐至一下,乐至便落入了那人怀中。

        这人受伤了,乐至不敢把重量靠在他身上,但是那搂着自己腰的手十分有力,乐至根本挣脱不了,只能靠着手臂撑着,十分难受。

        乐至闭上眼睛,任思绪飘远,脑子中渐渐空茫一片,身体的重量也似乎轻了许多。

        转眼便过了一夜,乐至也这样撑了一夜。

        乐至睁开眼的时候,雨已经停了,灿烂的阳光撒在大地上,风和日丽。

        那搂着自己腰的手还十分紧。

        乐至抬头看向那人,突然觉得那眼皮微微动了动。

        “既然醒了,为何闭着眼?”

        那人突然睁开眼,乐至便看到那双乌黑的眼睛。

        “放开我。”乐至道。

        那人手上的力道反而大了些。

        乐至用力瞪了那人一眼,那人眼神闪了闪,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手臂。

        乐至连忙爬了起来,又从包裹中取出一颗丹药,递给那人。

        那人接过,便扔入口中。

        “感觉如何?”乐至问道,眼中含着担忧。

        那人眼中似有光芒闪过,突然将眉皱成了‘川’字,竟透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不好。”

        “哪里难受?”乐至问道。

        那人摸了摸自己的下腹,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乐至将手放到了那人丹田处,其中气息已经稳了,只是弱了些,慢慢养便可养回来了。

        那人捂着自己的肚子,眉皱的更紧了。

        乐至眼神锐利地看着那人,语气转冷:“毕景,你要装到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