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伍伍章 神器认主

第伍伍章 神器认主

        那凌乱的头发已被束起,但是入眼的却是一大片胡子,将那脸完全挡住了。

        细碎的刘海挡住了那双英武的眉眼,看得也不算清晰。

        所以……即使束了发,也看不清楚这人的脸。

        这人实在怪异。

        “夫道友,你这般胡子实在有损容貌,不如我替你剪了?”

        乐至试探着问道,转身便去拿剪刀,凑到那人面前时,手却被那人抓住了。

        看来这人十分喜欢自己一把胡子,乐至收回了手。罢了,他想报恩,可不想最后结了仇。

        不知为何,乐至竟隐隐有些失望,不过却半分都未露在脸上。

        乐至在他身边的凳子上坐下,目露疑惑:“为何不吃那丹药?”

        那人垂眸不言语。

        乐至又去那柜子中掏出一些丹药,放到了那人的手中:“这些丹药有益气之效,你留着慢慢吃。”

        便像吃糖一般。

        那人看都未看一眼,便一咕噜藏进了袖子中。

        乐至山下打量了这人一眼,看看何处自己还可以出力。

        这人黑衣有些泛白,看起来格外辛酸,可惜这人骨架比自己大了许多,即使那些穿在自己身上宽大的长袍,这人也是穿不下的。

        挑个时间带他下山去做两套衣物吧。

        乐至心中想着。

        山洞之外飘来一阵乐音,乐音十分悠扬,时而平缓,时而曲折。

        乐至便陷在这美妙的乐音之中,久久不能回神。

        秦太和抱着古琴进来的时候,如踏着七彩祥云,全身也似披着红色霞光,整个人都像带着一股仙气。

        “鸿压道君的那首琴谱,我找到了。”秦太和道,声音中难掩欣喜。

        乐至也颇为惊讶,秦太和实在厉害,那上古神仙弹奏的失落的琴曲,他也可以找到。

        秦太和开心地看了乐至一眼,又抱着琴转身出去了。

        看来是欣喜若狂,所以有了这般举动。

        这位太和真人可是很少这般失态。

        接下来的日子乐至都在研究如何破炼神丹,而那位夫道友每日都躲在那角落里,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那人不说话,也落了清静,所以对于山洞中多出一人,乐至也无甚介怀。

        转眼便过了许多日。

        乐至刚将自己收藏的一本古籍看完,突然感觉到脚上的地都震了一震。

        那震动越来越大,整个山洞都似乎摇晃起来。

        乐至扶着椅背站了起来,震动太厉害,差点摔倒,那一直无甚存在感的人突然出现,将乐至抱进了怀里。

        那人看似脆弱,实则动作十分灵活,几下便落到了那山洞外,却将乐至紧紧地护在怀中。

        乐至从那人怀中挤出一个脑袋来,往头顶望去,眼睛猛的瑟缩了一下。

        乐至挣脱那人的怀抱,迅速往前走了几步。

        本来碧蓝的天空中似裂开一个缝,其中乌云翻滚,那乌云渐渐往外冒着,沉到了山上。而那位置,正好是崖顶的位置!

        那隐隐约约的‘轰轰’声中似乎混杂着一片乐音,高亢低缓相间。

        乐至沉迷在那乐音中,连那乌云渐渐往四周扩散,都未察觉到。

        “乐至!”

        乐至听得一声大叫,似乎有人在拉扯着他,但是那乌云却已将他包裹。

        源源不断的灵气从山顶处冒出,自己所处的地方也灵气浓郁,那停滞的灵根有了松动,一呼一吸间,便有灵气充满全身。

        乐至神清气爽,便往那灵气浓郁的山顶走去。

        崖顶的乌云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亭台楼阁,似挂在半空中,周围都泛着淡淡的金光。

        仙人洞府?

        洞天福地他见识过一些,但是这处洞府似乎更加特殊些,建在半空之中,灵气也格外的充裕。

        乐至心中一喜,便加快了脚步。

        靠近那崖顶处,乐至突然见那飘在半空中的凉亭之中坐着两个人。

        那两人相互依靠着,乐至只能看到两个背影。

        女子一身青衫,外罩一层白纱,黑发如瀑,背影曼妙。男子一身白衣,身材挺拔。

        那一瞬间,乐至便想到一个词—“神仙眷侣”。

        只是这两人的背影,莫名都有些眼熟。

        乐至便现在不远处看着。

        男子抚琴,女子靠在男子腿上,一双美目紧紧盯着那男子。

        男子缓缓转身,乐至睁大了眼睛。

        “秦太和!”乐至低声道。

        那女子突然转身,本是轻尘脱俗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狰狞:“你是谁!”

        “误入其中,若有打扰,十分抱歉。”乐至压下心中的震惊,表情瞬间恢复了正常,恭敬道。

        “打扰我与陆郎相会,该死!”女子脸色戾气越来越重,转瞬便出现在乐至面前,手中多了一根红绸。

        这哪是仙人,明明就是地狱的恶鬼!

        恶鬼截住了去路,乐至根本无路可逃,只能咬牙与这女子对峙。

        “起儿,莫与凡人计较,玉珠园的花开的正旺,陪本君去看看。”男人温和的声音插了进来。

        女子的脸色稍微有些松动,狠狠地瞪了乐至一眼,挽着男子的手臂离去。

        男人突然回头,看了乐至一眼,做了一个口型。

        “快走。”

        乐至读出了其中的意思。

        乐至努力甩了甩脑袋,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很不对劲。

        那女子是谁?

        秦太和为何会在这里?又为何要叫自己快走?

        乐至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抹光,刚刚那女子正是那次取燕陵花幻境中见到的女子!

        后来那九曲琵琶之中也见到这女子的幻影。

        起儿……

        莫非那女子是九曲琵琶之主殷起仙子?

        自己现在所处应在幻境之中。

        只是上古神仙为何会落在幻境之中,还带上了戾气?

        乐至惊疑不定,脚步却不停,往山下走去。

        乐至脚步一顿,突然有什么东西缠住了他,一圈又一圈地绕在他身上,正是那女子的红绸!

        那红绸将他缠绕在其中,不过片刻,便密不透风,乐至只露出一个脑袋来!红绸越收越紧,不仅在压迫着□□,也在压迫着神魂。

        再紧些,便是神魂爆裂!

        乐至感觉到自己神魂被挤压着,拉扯着,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

        “乐至!”

        “至儿!”

        乐至听到有人叫自己,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那声音越来越急切,到后面化作了撕心裂肺!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静了下来。乐至的神识渐渐飘远,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之中。

        “是有鬼吗?”林无争缩在大树后面,伸长了脖子往外看着。

        那叫声太过凄惨。

        林无争睁大了眼睛,见一人五指突然化作了利爪,泛着金光。

        林无争用力捂住嘴巴,便见那人用五指用力撕扯着那红绸。

        天空中渐渐飘起了红色的碎屑。

        不知是血还是那碎裂的红绸。

        小重山上的冲天光芒持续了三天三夜。

        林无争与树上老人缩在一棵树上,看着那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光芒渐渐褪去。

        在那光芒最终消失处,一人抱着一把琵琶从那处出来,眉眼间尽是笑意!

        “秦太和!”

        林无争冲着那人大叫了一声。

        秦太和也看到了他们,缓缓走来,似踏着云彩。

        “这位小哥果然生得玉树临风。”秦太和说完便越过了他,往山下走去。

        林无争愣在那里,秦太和从来未说过这般好话,愣了许久才道:“这……是疯了吧?”

        又睡了一个漫长的觉。

        乐至睁开眼的时候,便发现自己躺在了山洞中。

        记忆渐渐回笼,乐至想到自己陷在幻境之中,被红绸包裹,最后有人开始撕扯……

        乐至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床头的人,那人正靠着睡着。

        又是这人救了自己?

        旧恩未还,又添新恩,却不知何时才可以还清。

        乐至起身,却发现自己腹中竟然有微弱的真气。用神识扫了扫,那炼神丹还在,一分一分地吸收着腹中最后的真气。

        所以自己腹中有真气便只有一个可能—有人往自己身上输送了真气。

        乐至神色复杂地看了床头的人一眼。

        他走了过去,走到那人身边,那人睡得深层,毫无所觉。

        乐至将他的头发束起,扒开那人脸上的胡子,却是一张普通至极的脸。乐至闭上眼睛,以神识扫了他的脸,却发现模模糊糊的一片,看得并不清晰。

        果然如此,这人隐瞒了自己的真容,因为自己修为比他低,所以也看不了这真容。

        那人的眼睛突然睁开。

        这是乐至第一次这般清晰地看见这人的眼睛,明明是完全陌生的眉眼,乐至却觉得有些眼熟。

        乐至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那人也愣了一下,然后伸出手便要去抚摸乐至的脸。

        乐至猛地抓住了他的手,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原本修长的手。

        血肉模糊。

        这人修为至少为分神期,皮肉之伤也应很快会好,除非伤到了灵骨。

        便是这双手生生将那红绸扯开了吗?

        乐至的心突然抽痛了一下。

        他找出那可医治外伤的丹药,碾碎了敷在那人手指上,又将那五指包扎好。

        那人原本好看的双手,此时却如同熊掌一般了。

        乐至看着那双手突然笑了起来,那人愣愣地看着乐至,张了张嘴,那声音低沉而怪异。

        “好……好看。”

        乐至猛地止住了笑,认真地看着那人。

        “给你一刻钟时间,告诉我你是谁。”

        恰在这时,山洞中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秦太和身着白色广绣长袍,面容之间透着一股冷艳却并不显阴柔,那桃花眼中泛着光,抱着九曲琵琶而来。

        “乐至,你终于醒了。”秦太和深吸了一口气道。

        “那幻境究竟为何事?”乐至问道。

        在这转瞬间,那一直不允秦太和靠近他的人竟然突然消失了。

        果然在逃避,乐至神晃了一下。

        “上古神仙早已陨落,那幻境中的女子不过殷起仙子留下的一抹执念化作了妖灵,守在那九曲琵琶中。只要解了殷起的念,那妖灵消失,神器便认了主。”秦太和几句话便解释完,其中却包含了不知多少凶险。

        乐至自己便差点丧命其中。

        “上古神器已认你为主,恭喜。”乐至道。

        秦太和突然直直地看着他,眼中似含着万千情绪。

        那目光太过灼热,让乐至无法忽略。

        乐至垂下眸,那人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乐至。”

        “乐至?”

        那人一连叫了几声,乐至不得不看向他。

        秦太和那双桃花眼中似一潭泛着五颜六色的水,水光潋滟。

        秦太和用力咳了咳,然后认真道:“逍遥仙宗秦太和以九曲琵琶求娶乐至如何?仙途漫漫,我秦太和愿护你一生。”

        秦太和伸出手抬起了乐至的下巴,逼得他不得不与自己对视。

        避无可避。

        乐至眼神闪烁,面无表情道:“不如何。”

        秦太和的目光暗了暗,不死心道:“这般终身大事应当好好思考,不可回答的过快。”

        乐至张了张嘴,刚想说话,便被秦太和打断了。

        “你可还记得初次见面?”秦太和问道。

        乐至想说话,秦太和又继续说了下去:“了了世界,藏着那般多小心思,偏偏装的那般乖巧。”

        乐至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你……你是……”

        乐至终于明白为何有一念欠了秦太和,所以要报他恩情,原来这恩情是在了了世界中欠下的。

        不过也确实巧,真是巧!

        “就是我,所以逍遥仙宗上,你与叶光纪一起,我一眼便认出了你。”秦太和笑道。

        万事因果,原来因竟然在此处。

        乐至只能叹息这世间缘分之奇妙。

        “修道千年,道侣之间本应相互扶持,我知你修无情道,情爱本是虚无之物,即使你心中无爱,我却愿意护你一生。”秦太和认真道,“你再想想。”

        山洞中瞬间寂静下来。

        秦太和轻轻抚摸着琵琶,竟显出少有的紧张之意。

        “秦太和,愿你百年后飞升成仙,而我乐至却并非与你携手之人。”

        过了许久,乐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