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伍叁章 解除契约

第伍叁章 解除契约

        乐至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个颇有深意笑,双手负在身后,并不言语。

        秦太和站直了身体,继续道:“山神爷果然生得仙风道骨,风神迥异。”

        乐至玩味地看着他。

        林无争却是心中一喜,大声道:“我便说这山中有山神爷,如今见了,你便快滚吧。”

        “山神爷未发一言,又如何说了‘滚’字?”秦太和笑眯眯地看着林无争。

        林无争被堵着一口气,便朝着乐至使劲地使眼色,眼睛几乎抽筋了,乐至却似没看到一般。

        “若是我说‘滚’,太和真人真的愿意从这山上滚下去吗?”乐至终于开口,变作了面无表情。

        秦太和那桃花眼中闪过一抹光,笑道:“谨遵山神爷的话。”

        乐至眯着眼看着秦太和。

        秦太和脸上一直带着笑。

        林无争凑近了乐至,在他耳边轻轻道:“快让他滚……快让他滚……”

        最后化作了碎碎念。

        乐至突然想将林无争的嘴堵上。

        过了许久,乐至脸上露出一个笑道:“太和真人上这小重山有何事?”

        “我此来想求一件宝物。”

        “九曲琵琶?”乐至心中却已经猜道。

        怀璧其罪。

        这小重山中出了神器,这般消息自然是隐瞒不下去。

        小重山本是普通灵山,但是出了这宝物便不能安宁下去了。

        而能让秦太和千里而来的也只有这九曲琵琶了。

        秦太和晃了晃脑袋,眼中似泛着旖旎之光,语气却十分认真道:“此言差矣,我所求乃是这世上至高无上独一无二之物,即使是上古神器在他面前,也化作了俗物。”

        乐至面露茫然。

        “我所求乃一人,天下间独一无二的‘乐至’。”秦太和郑重道。

        乐至愣了一下,尔后便轻笑出声:“太和真人说笑话,又何必扯上我?”

        “哪有说笑?”秦太和唬着脸道。

        乐至大笑出声:“这般好笑,又如何不是笑话?”

        “山神爷可否答应我的请求?”秦太和道。

        “哈哈哈~”乐至笑得眼睛眯成了缝。

        “乐至,你何必逃避?”秦太和语气认真道。

        在一旁的林无争早已愣住,就算他再迟钝,也看出这两人早就相识,却还演这奇怪的戏码,将他绕了进去。

        乐至突然拍了林无争一下。

        林无争醒悟过来,便跳了起来,伸出手指着秦太和的鼻子,恨恨道:“你骗我!原来你们早就相识!”

        “我记得有人告诉我这山上有山神爷。”秦太和突然伸出手,抓着那指在他鼻子上的手,眼中闪过一抹冷光,“所以,谁先骗人呢?”

        林无争气势瞬间消了,讪讪地将手缩了回来,乖乖地跟在乐至身边。

        乐至看了他一眼,林无争,果然不争气,抵挡不了半分火力。

        看来还得自己出马。

        “这山上有一神器,却不知是不是那上古神器九曲琵琶,太和真人不如上山看看?”乐至道。

        秦太和点头:“如此甚好!”

        果然是为九曲琵琶而来,前面的话肯定是玩笑之语,乐至这般想着,心中便松了松。

        乐至依旧记得最后一次见秦太和时,这人便提起道侣之事。

        乐至便觉得其中玩笑居多。

        秦太和这人藏得太深,从他面相和话语之间,乐至根本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两人并肩往山顶走去。

        “七十年如转瞬。”乐至道。

        他刚粗略算了算,与秦太和竟然已经七十年未见了。

        “你如转瞬,我却是度日如年。”秦太和道。

        乐至自觉地闭上了嘴,总觉得后面不是什么好话。

        “你不是修真者吗?时间应该飞快才对,为何会度日如年?”站在乐至身后的林无争忍不住问道。

        秦太和赞赏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乐至:“因为心有所念。若是天天念着,这时间便过得十分慢了。”

        乐至低着头走着,当作没看到秦太和那灼灼的目光。

        “你所念之人难道是……”迟钝的林无争再次领悟,他看了看秦太和,又看了看乐至,心中惊疑不定,难道这两人……

        林无争又想起那山洞之中的人,长相俊美,性子却如恶煞。

        林无争想了想那个人,又看了秦太和一眼,不管是哪一个,成为老骗子的道侣,留在小重山之上,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

        “难道是什么?”秦太和状似疑惑道。

        “难道你说的那人是老骗子?”林无争脱口而出。

        乐至:“……”突然好想把林无争扔到山下去。

        “你喜欢老骗子?”

        “若说是情爱便过于空泛了。”

        “你们是如何相识的?”

        ……

        ……

        乐至任由那二人叽叽喳喳地说着,自己只是低着头,往那山顶走着。

        见到那山崖,乐至松了一口气,打断了那说的正起劲地二人道:“那便是神器琵琶。”

        秦太和往前走了一步,便见了那高台之上的琵琶,顿时愣住了。

        半月分弦出,那一弦一木,似乎都泛着一层光亮,闪耀了眼,牵绊了心。

        那是一种惊艳,秦太和呆呆地看着那琵琶看了许久,最后深深呼出一口气,声音很轻,却似费了好大力气。

        “九曲琵琶……”

        乐至也呆住了,囔囔道:“竟然真的是上古神器。”

        三人站在这崖顶上呆呆看了许久,秦太和首先回过神来,眼中已经带着一股志在必得之气。

        秦太和为分神期修者,自然可以腾云驾雾,瞬间便落在了峡谷之中,快得乐至还来不及阻止。

        秦太和刚靠近那九曲琵琶,便是一阵强光大作,秦太和似被一股力量撞了出来,撞到了山崖之上,又落了下去。

        这一切不过转瞬间的事情。

        在那一瞬间,乐至似乎看见那强光之中有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女子青衫,容颜飘渺。

        秦太和从崖底下上来的时候,颇为狼狈。

        “不愧是上古神器。”秦太和感叹道。

        “九曲琵琶乃是上古神仙殷起之物,如今重出凡世,便不可轻易得。”乐至道。

        “不易得却非不可得。”秦太和道。

        “太和真人果然是为这九曲琵琶而来。”乐至道。

        秦太和眼中闪过一抹光,深深地看了乐至一眼,却没有说话,而是将自己收拾了一番,脱去了狼狈,又化作了那翩翩公子模样。

        那山洞中又多了一人。

        秦太和这人十分自来熟,乐至提着山泉水进山洞的时候,秦太和已经寻了一处地方躺下,甚至将那床垫都铺上了。

        乐至将山泉水煮沸,加入自己晾晒的茶叶,便是一股清香。

        乐至倒了一杯给秦太和,秦太和接过,赞叹道:“果然贤惠。”

        乐至:“……”

        秦太和整日想着如何让九曲琵琶认了主。

        乐至却更加勤奋的修炼,只希望自己的修为不要掉得太快。

        乐至将自己最近摘得的需要晾晒的药草都一棵一棵地摆放到了门口的石头上。

        阳光温和,乐至突然看见一个人影朝着自己走来,眯起眼才看清那人的模样。

        “钦离。”

        钦离走到乐至身边,蹲下了身,将乐至刚刚摆放的药草又重摆了一次,垂着眸,一言不发。

        乐至看着他,他与毕方鸟灵犀相通,自然感受得到钦离的修为又上升了许多。

        为灵兽者,修为只能以品级算。

        钦离本为神鸟,生而为上品灵兽,而他修为越高,便会是上品中的上品。

        却终究不能锻体修灵而后成仙。

        “转眼数百年了,初见之时,你方稚龄。”乐至看着他道。那火红的小稚鸟如今却已长成了英武的男子。

        乐至挑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下。

        钦离不再摆弄那些药草,而是在乐至身边坐下,紧靠这他,脸上露出濡慕之情。

        “钦离,你我结契本为机缘,若不离契,你便只能用作灵兽。”乐至道,“那日我让你想的,你可想好了?”

        钦离低垂着脑袋,过了许久,才点了点头。

        钦离似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道:“我……我想……”那句话却怎么也说不完。

        乐至笑着看着他。

        “我想成仙……”钦离道。

        “那便成仙。”乐至道。

        乐至伸出食指,便要点在钦离的额头上,那手突然被钦离抓住了。

        “再等等。”钦离道,又重新抱着乐至的手,紧靠着他。

        若是解除了契约,他们之间的灵犀便不在。

        两人便这样坐到太阳下山,乐至转头,将食指放在了钦离额头之上。

        五指连心。

        乐至集中念力,那指尖上似泛着淡淡的光芒。

        钦离闭上眼睛,眉毛不禁皱起。

        乐至突然觉得心处一阵灼痛,这痛苦持续了约片刻,便渐渐淡了下去。

        那心中却似空了一块,似乎少了什么东西。

        乐至缩回了手。

        钦离睁开眼睛,眼中尚且有些茫然。

        钦离渐渐回过神来。

        “毕方本为神鸟,你只需重新锻体,体内灵气尚在,便可成妖修。”乐至道。

        毕方鸟眼中似有喜又似难受。

        以前他与乐至本为一体,比如那七色石秘境,除了乐至之外,便只有他能进。两人灵犀相通,而如今,这牵连却解了。

        乐至站起身来,本来要摸他脑袋的动作改成了拍了拍肩膀,便转身往里去了。

        钦离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

        乐至走了一段路,突然觉得腹中一片翻滚。

        他最近修为本就在倒退,而灵兽与主人的修为之间,本就有一层相辅相成的关系,如今这关系断了,受的打击颇大,导致腹中真气极其不稳。

        乐至紧靠着墙壁坐下。

        “修无情之道便要断了这世间所有的牵挂吗?”突然有人道。

        乐至抬起头,便见一人站在了他面前。

        乐至愣了一下:“我是为他好……”

        他与钦离断契,并非是为了要修自己的道啊!

        一阵气血上涌,那真气带动五脏六腑翻搅,喉咙一股腥味,便喷出一股鲜红的血来。

        秦太和猛地往前走了两步,将乐至抱进了怀里。

        这一靠近,秦太和便发现了,乐至真气十分乱,身体也极虚。

        乐至全身无力地靠在秦太和身上。

        看着他这般模样,秦太和弯下腰便将他打横抱起,往里走去。

        秦太和擦去了乐至脸上的鲜血,又替他换了一身衣服。

        乐至已经沉沉睡去。

        这一睡便是许多日,乐至醒来的时候,全身已经完全没了力气,丹田处也似空了一般。

        “醒了?”秦太和手中拿着毛巾,便要替乐至擦脸。

        乐至想伸手去拿,却发现根本没有力气,在那毛巾落在脸上的时候,只是微微地转过了透。

        山洞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一声一声都格外清晰。

        脚步声停了,那转弯处便站了一个人。

        秦太和转头去看。

        这般寂静太久,乐至便觉十分怪异,他用力地歪着脑袋,待看清了那不远处站着的人,眼睛便是一亮。

        那人微微佝偻着背,墨色黑发几乎挡住了大半的脸,隐隐约约有眼中的幽光透出。

        那光落在秦太和身上,似十分冷。

        乐至想说话,却根本没那力气,只化作了蚊蝇般大小的声音:“道友,你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