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伍壹章 夺宝之灾

第伍壹章 夺宝之灾

        树上老人提起这九曲琵琶,乐至也有耳闻。

        传说中有四大上古神器,天机神镜、封天昊印、指天之剑,还有一物便是这九曲琵琶。

        上古神仙本就是传说中之物,所以这上古神器就更加虚无缥缈,乐至以前看起,也是当故事看过,从未放在心上。

        乐至看着那高台之上摆放着的琵琶,通体雪白,泛着淡淡的光,四周灵气涌动,一眼看去,便是极好的东西。

        若真的是传说中的九曲琵琶,有修者得了这神器,那力量也不知道增了多少分。

        即使这琵琶不是九曲琵琶,也是少有的神器,乐至与树上老人也曾尝试这靠近。

        不过那天罡之气太厉害,几乎将两人的魂魄绞碎了。

        这般神器,得之我幸,若是得不了也没什么可遗憾的。

        乐至很快想开,便不去念着那琵琶之事,又恢复了之前悠闲的日子。

        每日修炼炼丹,只是这炼神丹要比之前耗费更多的灵力罢了。

        半山之中生水,到了下面便积了一潭水,那水中生着绿藻,游鱼嬉戏。

        潭水边用茅草搭着一个小凉棚,乐至便坐在那凉棚之下,一手拿着鱼竿,屏气凝神,双目微眯,认真中带着几分闲散。

        游鱼晃着尾巴在那鱼饵四周游荡着。

        本来表情淡淡的脸上突然闪过一抹暗光,从耳边吹过的风声发生了变化。

        “骗子,受死吧!”一声大喝,耳边风声突然变大。

        乐至身形突然移动,便有一个人影直直落入了那水中,‘砰’地一声,溅起一大朵水花。

        乐至转身,继续钓着鱼。

        过了许久,乐至放下手中的鱼竿,朝着那潭水看了一眼。

        十分平静,毫无波澜。

        乐至跳下了了水中,整个人瞬间被水淹没了,他在水中摸索许久,才摸索到一具身体,然后拉着那人便上了岸。

        林无争躺在地上,双目紧闭,脸色发青,肚子已经微微鼓起。

        乐至心中一惊,探出手,才发现这人鼻息已经十分微弱了。

        乐至连忙从怀中掏出一粒丹药,放入林无争的口中。丹药入口即化,药性融入体内。

        乐至双手按在林无争的腹部处,有节奏地按压了数下,过了一会儿,便有小股小股的水从林无争嘴里吐了起来。

        又等了片刻,林无争才缓缓睁眼,乌黑的双目之中带着惊惶,双手紧紧地抱着乐至的手。

        乐至便任由他抱着,昔日里的胖小子长成了青年,几日未见,林无争脸上的肿终于消去,露出一张清秀的小脸来,样貌确实也生得不错,这般模样也显出柔弱之感。

        林无争渐渐回神,见自己躺在乐至怀中,那本来发青的脸猛地红了,用力地推开乐至,可惜刚从水上上来,身上十分疲软,那力气也十分小。

        只能拿眼睛去怒瞪着乐至。

        “若是你再找我报两次仇,你命便休矣,人家都道我心狠手辣,谁知我根本没出手。”乐至淡淡道。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笨的人呢?

        林无争脸色再次变作了青色,紧咬着唇,最后嘴里只蹦出三个字:“死骗子!”

        “我刚救了你。”乐至道。

        林无争脸色已经变作了铁青。

        “救命之恩,早已抵了旧日之过。”乐至道,“以仇报恩,乃是不仁不义,莫非你父母未曾教过你?”

        “我没有父母。”林无争道。

        乐至愣了一下:“那便罢了,我也不携恩了,你走吧,也不要天天上这小重山了。”

        林无争却迷茫起来,以前他每日想的便是上小重山找那骗子,若是不来这里,他也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

        乐至说完,便起身离去。

        一身湿漉漉,穿在身上颇为不适。

        乐至如今是结丹修为,不能自己开辟洞府,而这小重山上也无其他修者曾经在此修炼,所以乐至只能自己找了一处山洞,且当容身之处。

        乐至走到山洞口,依旧听得见脚步声,转身便见那人还跟在自己身后。

        乐至往山洞里去,并不理会他。

        这山洞远远比不上洞府,不过一个小重山上的容身之地,却收拾的十分整齐,里面的一桌一椅,都是乐至亲手搭建的。

        乐至从柜子中挑出了换洗的衣服,转身便见那角落里站着一个人。

        “莫非你想看我换衣服?”

        那人一愣,脸一红,突然消失了。

        林无争从山洞中出来,便坐在门口处。

        过了片刻,身后有脚步声响起,一身衣服落在了他手中。

        “你衣服也湿了,去换了吧。”

        林无争抱着手中的衣服,呆呆地看了乐至一眼,几乎结巴着道:“这……是你的衣服?”

        “若是你不喜欢便罢了。”乐至伸手便要拿回衣物。

        林无争抱着衣服,突然消失了。

        再回来的时候,林无争已经换了一身白袍。

        “你是修真者吗?”林无争有些不自在地扯了扯身上的长袍,问道。

        乐至点头。

        “修真有趣吗?”林无争继续问道。

        “若是你觉得有趣,便有趣,若是觉得无趣,便无趣。”

        “切,说了跟没说一般。”林无争不屑道。

        乐至看向天空,不再理会他。

        “肯定很无趣。”林无争哼了一声。

        突然有人扯了扯他的袖子,乐至低头,疑惑地看了林无争一眼。

        “你教我修真可好?”林无争问道。

        其实刚刚乐至将林无争从水中救出的时候,也感知了他身上的根骨。林无争确实为有灵根之人,而且也并不差,但是他却不愿收徒。

        无情之道讲究无牵无挂,若是多了一徒弟,势必会对道产生影响。

        林无争眼中的光亮渐渐消失。

        “喂,小子,老夫做你师父如何?”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

        洞口不远处的大树之上,一老者脚勾在树上,整个人倒了过来,白发飘散下来,颇为奇妙。

        林无争咬着唇许久,然后点头。

        从此这小重山之上又多了一人。

        树上老人收了这徒弟便后悔了,林无争修炼起来特别勤奋,似乎没有以前有趣了。

        林无争虽是树上老人的弟子,却爱在乐至面前晃着,可惜乐至早已练就了视而不见的功力。

        乐至早已炼好了那治疗哑疾的药,但是等了好多日,那人都未来取。

        又等了数年,依旧未见那人的人影,乐至便入了七色石秘境。

        丹药炉中,炼神丹已经渐渐成形。

        修炼这炼神丹格外耗费真气,每次乐至输入真气之后,都觉得身上灵气空了许多,生了那劳累之感,便在这秘境中修炼,将那失了的真气补回来。

        之前在小重山二十年,乐至已经修炼到结丹五阶的修为,但是这几年下来,几年下来,因修炼炼神丹之故,乐至的修为还和之前一半,无进反退了。

        转眼乐至便在这七色石秘境中呆了五年,刚往那丹药炉中输入一股真气,便觉得丹田处空了。

        乐至靠着那洞府墙壁歇着,突然闻见一阵血腥味。

        乐至猛地睁开眼,便见一个红火的身影落在了自己的脚边。

        毕方鸟伸出翅膀,紧紧抱着乐至的大腿,气息微弱道:“乐乐,外面有坏人……”

        话音一落,便晕了过去。毕方鸟身上灵气混乱,且不能化成人形,定是受了修者的攻击。

        乐至喂了毕方鸟一颗丹药,便出了七色石秘境。

        小重山上寂静地可怕,只听得见那风声。

        乐至闻得见空气中隐隐约约的血腥味。

        乐至朝着那方向而去,走了一段便发现了地上的血迹,应该是往峡谷的方向去了。

        乐至来到那山崖边的时候,便见了一群人,那些人手中都拿着剑,将树上老人与林无争围在其中。

        修士们手中的剑在滴着血,树上老人和林无争的衣服上也已经被血浸透了。

        林无争脸色苍白,嘴唇已经完全无了血色。树上老人脸色灰败,眼中也没了光芒。

        “妖灵,若是你束手就擒,我会好好待你的。做我陆吾达的灵兽,不会委屈了你。”那中间的白衣修士道,声音中全是势在必得。

        “老夫绝对不做人的灵兽。”树上老人咬牙道。

        修士冷笑一声:“既不做灵兽,那便做炼丹之材吧!”

        剑光起,便朝着树上老人的脖子袭去,林无争举剑,却轻易被打落在地。

        树上老人眼中闪过无望之光,但是那疼痛并未袭来,晃眼间,一人站到自己面前,陆吾达的剑似被一股气顶着。

        陆吾达眼中闪过一抹惊讶,看着乐至道:“乐至!”

        乐至脸上缓缓露出一个笑:“陆师弟,若是卢真人知道你在外面滥杀无辜会如何?”

        陆吾达乃是灵仙宗弟子,几百年前,与乐至同出一门,同是卢真人的弟子。乐至根骨好,自然引来许多人的嫉妒,陆吾达便是其中之一。

        乐至离了灵仙宗做了妖主的男宠,也成了许多人的笑话。

        陆吾达冷笑一声:“好过你做别人的男宠!”

        陆吾达收回了剑,看着身后的几人道:“你们傻愣站着做甚?”

        那些人也回过神来,举剑冲了上来,一时间剑光闪动,乐至手上并无法宝武器,所以便只能以气罩去挡。

        他修为比这些人稍高一些,但是炼丹费了真气,如今这些人一起上,不过挡了片刻,便挡不住了。

        原来那被围着的两个人变成了躺着的三个人。

        陆吾达用剑指着乐至,冷笑道:“叛出师门,做他人男宠,简直不知廉耻,今日我便替师门除害!”

        陆吾达手中的剑刺了过来,乐至已经无力反抗,只等着剑入骨的时候,与陆吾达一起同归于尽。

        乐至憋着一股气,只见冷光闪过,那剑突然断作了两段,落在了地上。

        身前突然多了一黑衣之人,背影略微有些佝偻,一头墨色的黑发几乎将脸完全挡住了。

        那人缓缓向陆吾达走去,陆吾达只觉得煞气铺天盖地而来,压迫地他腹中真气乱窜。

        陆吾达看向其他人。

        “师兄,我去叫师父来救你!”其余人半爬着站了起来,瞬间便消失了。

        陆吾达抓起手边的剑,看向眼前的人,那脸完全被黑发盖住了,也不知是何方神圣。

        “你……是谁?”陆吾达问道。

        那人的头发被风吹起,陆吾达只看了一眼,便愣住了,其中的煞气十分明显,这人真的要杀自己!

        陆吾达拿着剑,使出浑身的修为,做了最后一击。

        那人不过轻轻一挡,陆吾达便又重新落到了地上,咳了咳,便吐出一口血来。

        丹田处一阵剧痛,陆吾达已经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看着那人一步一步靠近。

        那人突然靠近了他的耳朵,陆吾达便听见了那人的声音。

        低沉地恐怖,只有他一人能听闻,那如同来自鬼狱的声音。

        “不知廉耻?你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