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伍零章 宝物现世

第伍零章 宝物现世

        美景已逝,树上老人想要离开,却见乐至在盯着一个地方发着呆。

        树上老人跳到一棵离乐至近一些的树上,用力地拍了一下乐至的肩膀,大声道:“兄弟,天黑了,该回家了。”

        乐至没有转身,而是伸出手朝一个地方指着。

        树上老人顺着那目光看去,也愣住了。

        对面的悬崖之下,一朵花正怒放着。

        鲜红的颜色虽然显眼,也是一大束,但是很容易淹没在那一片花红草绿中。

        而现在太阳西下,天已渐黑,唯有那处地方泛着光亮。

        明明隔着很远的距离,又生了一种错觉,那花却似乎离得很近,十分显眼。

        树上老人睁大了眼睛,一脸惊异道:“那是什么花?”

        乐至也是惊疑了许久,最后从怀里掏出了那本书,翻到第二页便是关于那花的。

        “燕陵花……”乐至囔囔道。

        燕陵花,乃是炼神丹最重要的一味药材。

        丹药之中可提升修为,锻体修身的丹药很多种,然而这炼神丹却是此等丹药中的上上之品。一颗极品炼神丹服下,便可增长数百年的修为。

        修真界高级炼丹师也有许多人,但是炼神丹却很少人炼的出来,因其所费精气神,炼丹本就耗费炼丹师真气,这炼神丹所费真气比其他丹药高出许多,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因为燕陵花极其难得,此花如同存在于传说之中一般。

        也有传说说燕陵花本是富贵之花,其下可能生着绝世珍宝。

        燕陵花可遇而不可求。

        乐至脸上渐渐泛出一抹笑。

        “看起来是好东西,老夫这就去把它摘过来。”树上老人跃跃欲试。

        乐至赶紧拦住了他:“燕陵花不可轻易离根,只有在其开得最艳之时摘下入丹方可。”

        乐至心念微动,空中便传来一声长啸,火红的大鸟破空而来,落到了乐至面前。

        乐至跳上了毕方鸟,转瞬间便落到了崖底。

        此乃一座巨大峡谷,很宽,但是山崖也不算高,大约十丈左右。

        乐至从毕方鸟上跳了下来,走得近了,便感觉到一股罡气扑面而来,一阵头晕,连忙后退了几步。

        这燕陵花与乐至一般高,花朵也有那荷叶般大小,待开的最旺盛,也是药性最足之时,取花心入丹,这样的丹药练出来至少可以增长百年修为。

        毕方鸟化成了人形,站在了乐至的身边,眯着眼睛看着那泛光的燕陵花,看着那肥厚的花瓣,忍不住舔了舔舌头:“看起来挺好吃的。”

        乐至看着他那呆呆傻傻的模样,空长了一个大个,拍了拍他的肩膀一下:“不要见着什么都想吃,这花花草草,可让人变得痴傻的多了去。”

        钦离扬了扬脑袋:“爷这么聪明!”

        “……滚。”乐至面无表情道。

        钦离知道要吃这花没戏,便乖乖滚了。

        燕陵花所散发的罡气十分重,此乃灵性之物,所以入丹才那么大效果。

        乐至离着适当的距离,罡气不会伤他,却也能清晰地看见这花的变化。

        乐至靠着那树躺下,睁大了眼睛看着。

        燕陵花散发着柔和的光亮。

        乐至睁大的眼睛越来越小,隐隐约约间,似乎有乐声在耳边响起。

        乐至勉强睁开眼睛,便见一青衣女子,外披白色纱衣,头发挽起,手中抱着琵琶,正看着自己。那女子脸上戴着纱巾,面容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乐至便如同在梦境之中,怎么也动弹不了。

        女子拨动长弦,便有哀哀凄凄地声音倾泻而出。

        “妾望山重重,君却无归期。弦断泪尽君未归……”

        那声音十分空灵,似含着无限悲伤,又似心死情断。

        乐至突然觉得心中生了一股巨大的悲哀,眼角也渐渐湿润起来。那往日之事突然在浮现在眼前,乐至只觉得心中剧痛,泪水也渐渐落下。

        那女子一边低低唱着,一边往乐至走来。

        待近了,乐至便看清了那双眼睛,心中便是一震,渐渐沉迷在那双空灵的眼睛中。

        那女子朝乐至伸出手来。

        一个东西似乎砸在乐至脑袋上,乐至猛地睁开眼睛,那乐声、歌声,还有那女子都消失不见了。

        乐至醒神,方才觉得有些恐怖,他刚刚尽是落入了幻觉之中。

        乐至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有些疼,看来并非错觉。

        乐至一低头,便看到落在自己长袍上的一颗小珠子。是有人将自己从幻觉中唤醒。

        树上老人?还是毕方鸟?

        乐至四处看了看,一个人影都没,若是那两人,如今应该跳到自己面前邀功来了。

        会是谁呢?

        乐至突然见那燕陵花开得更加艳丽了,那光芒也更甚了几分。

        “嘶嘶……”

        乐至屏住呼吸,突然听得那细碎的声音从燕陵花上传来。

        花瓣以眼睛可以看见的速度缓缓张开,然后张开到了极致。

        乐至往那燕陵花靠近,罡气十分重,乐至几乎有些头晕目眩,燕陵花的开的最艳不过一瞬,之后便是败落。

        在最极致的那一刻,乐至将燕陵花摘了下来。

        罡气顺着乐至的手传遍全身,乐至瞬间便进了七色石秘境,将燕陵花扔入了丹炉之中。

        丹炉中燃起了文火,乐至按照丹方又取出一些之前收集好的药材扔入其中。

        乐至紧靠着丹炉坐下,又想起刚刚的错觉,万物有灵方能生幻觉,莫非刚刚那幻觉是由这燕陵花引起?

        抱着琵琶的女子,还有那凄婉的歌词,乐至依旧记得十分清楚。

        山重重,小重山?乐至天马行空地乱想了一通,最后也没想出来,平复了心境,便专心练起丹来。

        炼神丹算是上品丹药,需要十年时间,乐至在这七色石秘境中呆了一夜,便出了秘境。

        乐至出了秘境,便觉得十分不对劲,四周竟是黑漆漆的一片。

        乐至在七色石中呆了一夜,外面应该是白日,为何这般黑,而且没有一丝光亮。

        脚上的地突然震动了起来,乐至摸到一个大树,便紧紧地抱住那大树,想要入七色石秘境,却怎么也入不了了。

        那震动越来越强烈,身边的树似乎被连根拔起,大地正在裂开,乐至的脚下突然空了。

        身体急速落下,乐至脑子一片空白,手胡乱地抓着,却什么也抓不住。

        突然有人抱住了他,乐至下意识地抱住那人,已经完全眩晕的人渐渐找回了感觉。

        那人抱着他往上飞去,似乎有东西往下砸着,却没有东西落在自己身上乐至听得那人一声闷哼声,不过片刻,他们似乎又落到了地上。

        大地还在震动着,那人紧紧地抱着乐至,过了许久,那震动才止了。

        乐至回过神来,情急之下没有多想,如今却十分尴尬,他几乎扒在那人身上,那人却还抱着他,没有一点放松。

        乐至轻咳了一声,感激道:“多谢这位道友救命之恩。”

        那人没有说话,动作也没有变化,若不是听见那呼吸声,乐至几乎要以为是一个死物抱着他。

        “道友,请放我下去。”乐至又提醒道。

        那人突然放开了手,乐至一个不稳,便四仰八叉地落到了地上。

        还好四周漆黑一片,乐至慢悠悠地爬了起来,虽然看不见,乐至却知道自己身边坐着一人。

        “请问道友怎么称呼?”

        那人不答。

        “道友可是在这山中修炼?”

        那人不答。

        “这峡谷之中究竟发生了何事?”乐至问道。

        那人不答。

        看来这人并不愿意与自己说话,乐至自动闭了嘴。

        过了一会儿,那人突然抓着乐至的手往自己的喉咙摸去。

        乐至感受着那喉结上下动着,却没有任何声音,脑海中一个想法渐渐成形:“道友有哑疾?”

        依旧没有回答,乐至便确信了心中的答案。

        “我乃炼丹师,有那恢复的丹药,他日我赠道友一颗。”乐至道。

        那人抓过了乐至的手,在他手心轻轻划着。

        乐至忍着来自手心的痒,仔细辨认,便发现那是一个‘好’字。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边突然冒出了一缕亮光。

        乐至第一反应便是往旁边看去,果然见了一人,那人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割烂了,身体略微有些佝偻,用手挡着脸,一张脸什么都看不见。

        乐至却看到有血迹顺着脸落在了脖子上,那脸定是受了伤的。

        这些伤定是之前掉落裂缝之中,被其他东西所割伤或砸伤的。

        乐至从怀中掏出了许多丹药,然后伸出手,轻声道:“让我看看伤势。”

        那人突然转过了脸,拿背对着乐至。

        背上有一个伤口特别狰狞,但是血已经干了,乐至取出那外敷的丹药,碾成了粉末,敷在了伤口上。

        “让我看看脸上的伤势。”乐至道。

        那人一动不动。

        他不动便自己动,乐至绕了个圈走到那人面前。

        那人又转过了身体。

        乐至:“……”

        莫非因为长相丑陋,所以不敢让人看?

        “道友,相貌乃身外之物,莫要太过计较,你如今受伤了,便先上药吧。”乐至劝道。

        ‘嗖’地一声,那人突然消失了。

        过了片刻,乐至才回神,朝着那人消失的方向道:“我便在这小重山之上,过几日记得来取那可以医治哑疾的丹药。”

        乐至招来毕方鸟上了山崖。

        乐至从毕方鸟上下来,看向那山崖,突然愣住了。

        只见那原来生满花草树木的峡谷中间空出了一块,中间立着一个高台,高台之上摆放着一把琵琶。

        那琵琶泛着淡淡的光,一眼看去,便是不凡之物。

        乐至突然将这两日发生的事串在了一起。

        燕陵花。

        幻觉梦境。

        黑暗的异象。

        燕陵花本是灵物,所以昨晚的幻想是由燕陵花起,却非凭空而生。传闻燕陵花生在福地之上,下面都会深藏着稀世之宝。

        所以那幻象与这琵琶的由来有关。

        而他取了燕陵花,宝物现世,刚刚那黑暗与震动便是宝物现世所引起的。

        “九曲琵琶……传说那化作小重山的女神仙便有一把心爱的琵琶。莫非传闻是真的?”树上老人不知何时已经落到了乐至隔壁的树上,也赞叹地看着那琵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