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肆玖章 大小重山

第肆玖章 大小重山

        修真#大陆南面,全是绵延不断的山脉,其中灵山无数,更有众多大能修者在其中修行。

        小重山便是其中一座,但因山下便是几座小村庄,凡气稍重,虽是灵山,几百年来,都无修真者在此修行。

        直到二十年前,无人问津的小重山发生了变化,小重山山下的小村庄中渐渐流传出一些传言。

        据说小重山之上住着一位神仙。

        据说那山上的神仙生得十分好看,看一眼便让人失了魂。

        据说那神仙虽然生得好看,但是脾性却不怎么好。

        据说……隔壁村的林无争又被揍了。

        这日清晨,太阳初升,炊烟袅袅。

        隔壁村的林无争捂着自己被揍成猪头的脸又上了山。

        漫山遍野都开着黄色的小花,林无争便在这山中乱窜,誓死要将那该死的骗子找出来。

        找到中午,林无争身上全是大汗,心中对那骗子的怨怼又多了几分。

        皇天不负苦心人,林无争扒开那草丛,便是一片茂盛的矮树林,而那树下的石头上,一人正仰头躺着。

        那人脸上盖着一片荷叶,似在沉睡,格外惬意。

        林无争心中大笑,却努力忍住,猫着腰小心地走了过去。

        那人似无所觉,呼吸深沉,应该还在沉睡。

        林无争绕着那个人走了两圈,一边捏着拳头,思考从哪里下手。

        那人突然动了一下。

        林无争猛地往后跳出了两步,双手护在胸前做防护状,一脸警惕地看着那人。

        见那人不再动,林无争方才放心,心中念着自己这般偷袭,实在不是男子汉所为。

        林无争双手叉腰,突然大笑起来,然后大喝一声:“骗子,还不束手就擒!”

        那荷叶微微动了动。

        那人突然伸出了双手。

        林无争捏紧了拳头。

        那人伸了一个懒腰。

        林无争:“……”

        那人将脸上的荷叶掀起,转过头,慵懒地看了林无争一眼。

        林无争地大笑变成了冷笑,一张猪头开始扭曲起来,气势十足。

        眼前的人面如冠玉,肤若凝脂,嫣红的双唇,似染上了一层胭脂,各位好看。只是生着一副神仙样,却是一个大骗子。

        那仰躺着的人站了起来,原来穿了一身宽松的白袍,衣裳凌乱,却姿态闲雅,透出一股洒脱之感。

        “站住!”林无争大叫一声。

        那人站住。

        林无争捏了捏拳头,张牙舞爪地跳了上去,握着拳头便要砸上去,只是砸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狐疑道:“你不躲?”

        “你既打不到我,我又何必躲?”那人淡淡道。

        林无争眼中冒着怒火,拳头便砸了过去,却砸了一个空,因为力道太大,直直地撞到了树上,一阵头晕眼花便晕了过去。

        “哈哈哈,大傻子!”突然有一个笑声响起。

        却不是那人在笑,他抬起头,便见头顶的树枝上,一白衣白发老人正蹲在枝桠上,捧腹大笑。

        “兄弟,你到底怎么他了,为何天天都要上山犯一次傻?”那人几乎笑岔了气,一边拍着树枝,一边道。

        “二十年前,我从山下村庄而过,见一胖乎乎的小子手中抓着两根糖葫芦,便想逗他一逗,用一颗野果换了他两根糖葫芦。”那人沉思许久道。

        山中岁月实在快,转眼便过去了二十年。

        那人正是当年从万妖宗而出的乐至,那日牧嗔将他扔在那山林之后,乐至先去幽草宗拜别了叶光纪和棠淇真人,便一直往南走,直到走到小重山,便生了停下来的心,所以便留在了这小重山上。

        乐至在这小重山上呆了二十年,七色石上依旧还泛着弱弱的光。

        棠淇真人说过,即使如他,感情淡漠了些,却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无法做到彻底断情。

        若是彻底断情,修为也不知是如何的上升法。

        这么多年来,乐至也平静了下来,万事都无法做到极致,许多事便无法强求,也只有顺其自然了。

        乐至从旧事中回神,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谁知他却记了二十年,从胖小子长成这么大了,还忘不了那旧事。”

        乐至轻叹:“我真是造孽!”

        白衣老人晃了晃脑袋:“哪是造孽?有了这小子,这日子甚是有趣啊!”

        林无争从昏迷中睁开眼的时候,脸上又更似猪头几分了。

        乐至其实心中很无辜,林无争这副模样真不是他揍得,而是因为每次他都往树上撞。年少好面子,被神仙揍总比撞在树上成了猪头有面子些。

        所以乐至什么都没干,便成了传说之中凶神恶煞的神仙。

        林无争努力睁大了眼睛,便见眼前多了两根糖葫芦。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那糖葫芦还晃了晃。

        林无争的眼珠子跟着那糖葫芦转了转。

        乐至诱惑道:“想不想吃?”

        林无争努力瞪大了眼睛,然后别过了脑袋。

        “这两根糖葫芦便当赔罪,往日之事便算了了。”乐至道。

        林无争突然跳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恨恨道:“此事了不了!”然后扬长而去。

        树上突然伸出一只手,将乐至手中的糖葫芦抢了一串去。

        “真好……吃!”一声赞叹。

        乐至抬头,便见那人拿着糖葫芦一个劲儿地舔着,十分卖力。

        最后便变成了乐至与那白衣老人一起坐在树梢之上,一人拿着一个糖葫芦吃着。

        这老人名号‘树上老人’,二十年前乐至来这小重山中,树上老人便已经在这里了,二十年来,他都呆在树上,乐至似乎从来没有见他下过树过。

        “老夫乃是修真之妖,若是下了地,便沾染了地气,不好不好!”

        乐至依旧记得当初树上老人高深的模样。

        再到后来,乐至才知道树上老人是藤蔓修成的妖灵。

        妖灵与妖修虽一次之差,灵为兽,修却与人无异。许多修为高的人都爱拿妖灵作灵兽与灵药,妖灵已经化为生灵,不喜受制于人,所以树上老人一辈子战战兢兢躲在树上。

        灵兽受制于人,灵药却是要失了性命。

        当初乐至来小重山的时候,树上老人便装神弄鬼吓他,后来不知为何两人却混成了好友。

        修真之路漫长,身边有个友人也不错。

        两人将糖葫芦啃成了棍子。

        “乐乐,居然背着爷偷吃好吃的!”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落到了他们面前。

        毕方鸟修为越来越高,如今已经可以随意地幻化人形和兽形了。

        树上老人拿着手中的棍子在钦离面前晃了晃,炫耀之情十分明显。

        “臭老头,小心爷揍你!”钦离阴阴地看了树上老人一眼。

        树上老人猛地跳到了乐至身后,挠着自己的小心肝道:“哎哟,好怕怕!”

        “你!”钦离跳脚,便要将树上老人从乐至身后揪出来。

        树上老人紧紧地抱着乐至的手臂。

        “钦离,不可对前辈无礼!”乐至道。

        钦离不情不愿地收回了手,瞪了树上老人一眼。

        树上老人重新在乐至身边坐下。

        钦离靠着树生着闷气。

        乐至抚额,这俩位还真是一对死冤家。

        “乐乐,下次我也要吃糖葫芦。”靠着树的钦离憋了好久的气道。

        “自然好,明日我便下山去买。”乐至道。

        钦离脸上这才有了笑意,他怎么看树上老人都不顺眼,最后便恨恨离去了。

        “乐老弟,给哥哥讲讲妖修的事。”树上老人将手搭在乐至肩膀上,双眼放光道。

        妖灵本是野生之物得天地之灵气而成的。而妖修血脉之中多少带着灵血灵脉,妖修地位比妖灵高贵许多,与魔修人修同等地位,而妖灵却只能独自修炼,也不得修炼章法,飞升成仙几乎不可能,却可能一不小心便成了其他修者的灵兽,抑或成了别人的一剂丹药。

        妖灵已经开蒙,自然不肯舍弃自由,更怕哪一日便丢了命。

        妖灵最大的愿望便是能成为妖修,可以自己修仙。

        因为天生有尊卑之分,妖灵是无法入妖修之宗的。

        树上老人一脸憧憬地看着乐至。

        妖修……

        乐至愣了一下,然后笑道:“修真界便有万妖宗一门,其中便全是妖修。这修真界便有人修、妖修、魔修三类,平等相处,并无纠纷。”

        “万妖宗?”树上老人睁大了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尽是艳羡,“以前好像有一个老兄弟,因为救了一个厉害的妖修,最后便随他一起去了万妖宗。”

        树上老人忍不住搓了搓手:“不知道他现在修炼到何等地步,不知道老夫今生不知道有没有这般机缘。”

        “会有的。”乐至道。

        “今天是什么日子?”树上老人突然问道。

        乐至算了算,然后道:“八月十五。”

        树上老人猛地跳了起来,惊喜道:“乐老弟,哥带你去看一番美景。”

        树上老人话刚完,便不见了身影,乐至紧随其后。

        几番来回,便到了那山崖边上。

        准确来说,不是山崖,而是巨大的峡谷。

        树上老人站在山崖边的一棵树上,老眼放光,盯着那峡谷之中。

        乐至好奇地盯着那峡谷。

        先是一阵泛红的光,那光越来越亮,直冲天际。

        那峡谷之中突然生出了一个巨大的如同月亮一般的东西,光亮渐渐柔和起来。

        乐至也看清了,竟似放大的月亮!

        这样的美景足足持续了一刻钟,当峡谷之中月亮消失的时候,天上的月亮刚好从远处的山中冒了出来。

        “这般精致每一甲子都会出现一次,老夫一直算着日子,今日竟然差点忘了。”树上老人心有余悸道。

        乐至只觉一股气在心中飘荡着,久久方才平息。

        “你可知除了这小重山,还有一大重山?”树上老人道。

        乐至摇头,他尚未听闻。

        “据说这小重山与大重山本是天上的仙侣,历劫陨落于此,大重山其实是将小重山护在其中。不过说实话,小重山中灵气这般重,确实有大重山之功。”树上老人道。

        “大重山在何处?”乐至好奇。

        树上老人指向峡谷对面的一座山:“那便是。”

        “这哪是护在其中,莫不是前世怨侣,所以此生隔着峡谷相望。”乐至笑道。

        “切,就你胡说八道!”树上老人哼哼道,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神秘兮兮道,“据说大重山来了一个神仙,是真正的神仙,会腾云驾雾那种。那神仙啊,生得无比好看,日月之华,霁月之姿,无人可比。”

        树上老人说得天花乱坠。

        “你见过?”乐至问道。

        树上老人顿时被堵住了:“老夫哪敢去,要是心术不正的修者,把老夫煎了做药怎么办!”而后扬起脑袋,面露得意,“不过老夫在这小重山上呆了几百年,也有些认识的妖灵妖兽,这方圆十里的事,老夫都省的。”

        乐至往峡谷对面望去,隐约看见对面的山崖之上似乎站了一个人,迎风站着,黑衣凛冽。

        乐至再看去,却不见了人影,刚刚那一眼似乎只是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