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肆捌章 合久必分

第肆捌章 合久必分

        乐至想,他与毕景之间的恩怨情仇若再拖下去,便再也理不清了。

        世间因果循环,他以一颗寄情丹,让毕景爱了他两百年,后来也尝尽了痴爱被践踏之痛,所以到此为止,因果算是结了。

        最可笑的是毕景爱上了他,抑或只是一种习惯,也许是因为毕景习惯他的痴缠。

        乐至曾经恨过,不过如今想来,便是有缘无份,这般多的阴错阳差,便是因为他们无份。

        乐至想了许久,他所修道术讲究清心寡欲,而痴欲太重对毕景修炼也未必是好事,若是继续痴缠,便是对两人都无好处。

        他与毕景,不如分开。

        第二日晚上,乐至按照约定去了不老仙山后崖。

        乐至挑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下,崖风很大,吹动着衣裳,传来那‘莎莎’的声音,那风带着暖意,吹在脸上也十分舒爽。

        那风突然停了,‘莎莎’声却更加响了,转瞬间,乐至便见自己面前多了一个人。

        那人一身紫色华服,似精心装扮过,黑发用金色玉带束起,精致的白玉簪落在发间,细碎的刘海恰好挡住那眉间的伤痕,鬓若刀裁,眉如墨画,五官硬朗而分明,真正的风华绝代,俊美无双。

        乐至呆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

        毕景紧挨着乐至坐下。

        崖风又起。

        “你说有话对我说?”乐至问道。

        毕景突然转过脸来,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紧紧地盯着乐至。

        毕景从怀中取出一个瓶子递给了乐至。那瓶子外观普通,乐至接过,不知何意。

        “打开看看。”毕景道。

        乐至狐疑地看了毕景一眼,然后揭开了瓶盖。

        眼前似乎闪过一抹火光,之后便是一片白雾,那白雾从瓶中而出,渐渐地将自己包裹住。

        乐至睁大了眼睛,却完全没有排斥感,看着那白色的烟雾渐渐淡去,似融入了脉髓之中。

        丹田之中突然生了一股热气,似有什么东西灼烧着丹田,但是那不适感很快消去,有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落在了丹田处,乐至闭眼用神识扫过丹田,便见自己的内丹外包裹着一层淡淡的光芒。

        乐至猛地睁开眼睛,看向毕景:“这是何物?”

        “丹辰之气,可护丹元,从此无人可伤你的内丹。”毕景道。

        乐至愣了一下:“毕景,其实你不欠我的,那颗内丹便是果,偿还我骗你二百年之因。”

        毕景眉毛皱起,心中便生了不悦,他不喜欢这因果之说,尤其是从乐至口中说出。

        乐至并未看到,这丹辰之气出自丹辰之地,乃是世间少有的宝物,毕景赠予自己,便是欠了毕景的情。

        难道要将这丹辰之气还给毕景?

        乐至闭上眼睛,想要将那丹辰之气聚在一起,却发现那东西丝毫不动,紧紧地缠绕着自己的内丹。

        “乐至,你在做什么?”毕景的声音突然有些发冷。

        乐至睁开眼:“我将丹辰之气还给你。”

        毕景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几乎恶狠狠道:“丹辰之气已经认了你的内丹,除非将内丹挖出,否则脱离不了。”

        乐至心中也略微不悦,放弃了将丹辰之气排出,睁大了眼睛看着前面,不去理会毕景。

        毕景见他不再试图取出丹辰之气,脸色稍缓,换做了轻柔的语气:“等你结成元婴,这丹辰之气便会离了内丹,回归真态,到时你再还我也不迟。”

        乐至依旧双目直直地看着面前,不理他。

        “荆棘之地的那些妖灵实在厉害,我被缠了好几年。”毕景感叹道。

        乐至想起毕景脸上的伤还有那飘忽不稳的真气,心念微微一动:“你这脸上的伤是妖灵所致?”

        毕景点头,特意将刘海撩了起来。

        那伤已经留了疤。

        毕景那本来总是含着冷意的眼如今可怜巴巴地看着乐至。

        乐至叹了口气:“你这是何苦?”

        毕景眼中的光暗了,瞪了乐至一眼,不再说话。

        两人便这样呆呆地坐着。

        乐至深吸了一口气,便想将自己要离去之事告诉毕景。

        “毕景。”乐至叫了一声。

        突然听得轰地一声。

        乐至转头看去,突然见那天边一束红光升起,直冲天际。

        接下来一束接一束,绚烂至极。

        乐至回回过神来的时候,毕景已经抓住了他的手,柔声道:“乐至,与我结为道侣可好?”

        乐至愣了一下,低声道:“毕景,其实我刚想告诉你,我要离开这万妖宗了……”

        毕景的脸色渐渐难看,到后面已经铁青,嘴唇也微微颤抖,声音冷的掉渣:“乐至,你说什么?我刚未听清,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要离开万妖宗了。”乐至重复道。

        毕景一双泛着寒意的双眼冷冷地盯着乐至。

        乐至一脸平静地看着他。

        两人对视许久,毕景如同突然泄了气般,刻意压低了声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凶狠:“修道者是该多出去走走,你有哪些想去的地方,我陪你一起去。”

        “毕景,我们之间到此为止,不必再痴缠了。这样于你修道也有益。”

        “乐至!”毕景的声音猛地大了,“你再好好想想!”

        乐至还想说话,毕景却已拂袖而去。

        乐至在这山崖上坐了一夜,吹着那风,迷迷糊糊睡去。

        乐至的东西其实十分少,唯一的灵兽也不知躲在何处修炼,时常不见踪迹,他将那十分少的行李放进了七色石秘境中,又将这七色石随身携带,几乎是孑然一身。

        第二日早晨,乐至便要离开万妖宗。

        只是刚走到门口处,便嗅到一抹不寻常的气息。

        万妖宗大门处并无看守之人,寂静的可怕

        乐至往外走了些,便见了那挺拔的身姿。

        妖主转过身来,下巴上长着青色的胡渣,格外憔悴。

        “乐至,本座不允你走。”毕景面无表情道。

        他是万妖宗宗主,也是妖修界之王,不过喜欢一个人,为何会求不到呢?

        乐至脸色微微变了:“毕景!”

        毕景突然走了上来,拉着乐至的手便要往里走去。

        突然有人挡在了他的面前。

        那人一身黑衣,面容生的比毕景稍微粗犷些,也更加冷些。

        毕景眼中泛着凶狠的光,咬牙启齿道:“牧嗔,你为何会在这里?”

        “我知道妖主喜欢强迫他人,别人我不管,但是乐至的事却不得不管!”

        毕景眼睛微微眯起,凶光更甚:“这可是在我万妖宗,容不得他人放肆!”

        牧嗔不再多言,脚步却未移动半分,其含义十分明显。

        毕景心中怒意翻滚,修长五指突然化作利爪朝牧嗔袭了过去,牧嗔反应很快,也迎了上去,乐至被推到一旁,看着那二人斗起法来。

        玉清宗法宝十分多,牧嗔身上更是一身是宝,而且牧嗔已到分神期末期,修为比毕景好处许多。所以即使是在万妖宗,妖修之气最浓之地,毕景也不是牧嗔的对手。

        乐至只见那天空中数个法宝飞来飞去,天空云彩也化成黑色,罡风阵阵,实在骇人。

        乐至勉强稳住腹中气血。

        突然,那乌云散去,罡风也停了。

        牧嗔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拉着他的手便往外走去。

        急速走了两步,乐至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便见毕景躺在地上,面色苍白,眼中似带着凶狠,又似十分绝望。

        牧嗔招来云彩,拉着乐至站了上去。

        “乐至!”

        行出一段距离,乐至突然听得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神情也有些恍惚起来。

        过了片刻,乐至脸上又化作了无表情,吸了一口气道:“为何你会在这里?”

        牧嗔的脸色突然有些迷茫起来:“或许是我看出了你有离去之意,所以想帮你一把,免得落入旧日下场,肉体不存,魂魄无归,悲惨至极!”

        乐至轻笑一声:“哪来那么多借口,是不敢回去吧。”

        若是回去了,便要让纪若吃下绝情丹,从此绝情,恩爱尽断。

        原来牧嗔也会舍不得啊!

        乐至不知道自己是该替纪若喜,还是替她悲。

        这人终究对她有意,却还是免不了要服下绝情丹。

        不知多年以后,待那个痴恋他的女子对他依恋不再时,牧嗔可会后悔?

        云彩落到了山间,乐至走了下去,转头看着面色不虞的牧嗔道:“今日之事,多谢了。不知那妖主可还好?”乐至终究忍不住问道。

        “好的很!”牧嗔冷道,“此后你好自为之!”

        牧嗔说完,便乘着云彩离去。

        蓊蓊郁郁的山林中,便只剩下乐至一个人。

        乐至抬头看去,突然觉得那树还有那缝隙中透出的天空都渐渐远去。

        整个人变得越来越渺小,似乎要湮没在这天地间。

        天地茫茫,万物为蝼蚁,俯仰之间,便是数年。

        乐至深深吸了一口气,从此便是一个新的开始,一心修道,与天地同寿,便是这最后的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