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肆陆章 离别之日

第肆陆章 离别之日

        乐至想到很多年前,他初识牧嗔,那人生得俊美,本以为是翩翩公子,谁知是哑了的公子。

        那人几日都不会说一句话,见了乐至也当做看不见,似乎将这世间万物都隔绝在外面。

        乐至知道有一种修炼狂人,这种人心中只有一念,便是修炼成仙,其他万物皆如浮云,入不得他们的眼,更入不了他们的心。

        乐至那时也是第一次见识到,所以颇有些好奇。

        乐至与毕景闹了脾气,出了万妖宗,日子无聊,便整日跟在牧嗔身后。

        牧嗔这人太冷,乐至总觉得他应该孤独终老。

        直到他见到纪若,其实也只有一面之缘,当时只觉得这姑娘皮真厚,甚至比自己还厚。

        牧嗔性子冷,纪若却热到了骨子里,变着法子讨好他。

        之后乐至便回了万妖宗,多年以后,听闻牧嗔结了道侣,却不知道这为道侣竟是当初那死缠烂打的姑娘。

        乐至看着纪若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笑,那笑却带着一些空泛,与她性格极为不合。

        “本姑娘这么好的姑娘,他却不知道珍惜,真是瞎了眼。”纪若嘟着嘴道。

        “他心念甚定,世间万物都入不了他的眼。当初听闻他与人结为道侣,我也吓了一跳。他那般冷的人,竟然允许其他人入了他的世界,而那肯与他结姻的人,也不知是何等铜皮铁骨,竟然忍受得了他那性子。”乐至道。

        “哪有什么铜皮铁骨,不过这脸皮厚了些,他被我缠得烦了便答应了我。”纪若戳了戳自己的脸,颇为无奈道。

        “结为道侣,孕育子息,你们之间并非没有感情。”乐至道。

        纪若沿着那墙滑了下去,便坐到了大殿的台阶之上。

        “他待我虽不是柔情似水,但是二人相处也琴瑟和鸣。只是没想到啊……”纪若用后脑勺撞了一下身后的墙道。

        乐至也在她身边坐下,纪若将脑袋靠在了乐至肩膀上,眼神渐渐迷茫起来。

        “所以……你知道这绝情丹之事?”乐至道,突然觉得有些残忍。

        纪若揉了揉鼻子,吸了口气道,似无谓道:“知道啊,他还不告诉我,要不是那日看到你给他的书信……到时他给我一颗绝情丹,我还当糖果一样傻乎乎地吃下去。”

        若是纪若不知道绝情丹之事,而是直接吃下这丹药,便这样傻乎乎地忘了情,绝了情,也算是好事。

        而现在她却知道了。

        “我刚说过要还你一个愿望。”乐至道。

        纪若突然坐直了身体,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向乐至:“不管我说什么,你都愿意答应我吗?”

        乐至也看向纪若,他总觉得纪若之愿便是要毁了绝情丹,此本是他答应牧嗔之事,若是毁了,便会失信于牧嗔。

        说来也巧,牧嗔那般冷的性格,却与乐至成了好友,而乐至活了几百年,也只有牧嗔这么一个朋友。

        但是让纪若吃下绝情丹,这般痴情的姑娘,乐至心中却十分不忍。

        乐至在纠结。

        过了许久,乐至心中迷雾渐渐散去,也有了答案,便点了点头:“自然是。”

        纪若直直盯着乐至,牙齿紧紧咬着嘴唇,咬得泛出了血丝。那本来极具灵气的眼中也是万般情绪涌动。

        过了许久,万物归尘,纪若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嚣张:“乐至,叫声‘姑奶奶’来听!”

        乐至:“……”

        纪若杏目圆睁:“你说过不管我有什么愿望,都答应我的!”

        乐至叹了一口气,突然觉得纪若那笑有些刺眼。

        “你竟然爱他至斯。”

        “既是他想的……我又如何忍心毁了他,绝情丹便绝情丹,若是他想,便如了他的愿。等他飞升成仙,我独自守在这人世间,也望他活得快活。”纪若道。

        “其实我来寻你,本是想让你毁了绝情丹,若是你不允,便杀了你。刚刚你许我念想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纪若讷讷道。

        “乐至,你这样看着我作甚,好像我要死了似的。”

        “即使你这样看我,也免不了一句‘姑奶奶’,快叫!”

        乐至紧抿着唇,不说话。

        “罢了,姑奶奶不勉强你,待我想到了有什么想要的,再告诉你。”

        纪若朝着乐至吐了一个舌头,便出了大殿。

        乐至一步一步爬上了台阶,走到了床前,看着那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的人。

        毕景的眉毛很浓,如今已经皱到了一块,格外难看。

        乐至伸出手,轻抚着他的眉,却怎么也抚不平。

        “我以为我爱你至深,如今见了她才知晓,原来不过是我的一己私欲。”

        那颗寄情丹喂给毕景,乐至已经是后悔至极。

        纪若愿意用她的爱来换取牧嗔的如愿,而自己却强迫毕景爱上自己。

        在纪若面前,自己的爱显得如此拙劣。

        那万般怨恨瞬间成了空,不能怨毕景,只能怨自己。

        乐至弯腰,将脑袋埋在了毕景胸口,听着那阵阵心跳声,闻得见那熟悉的声音,缓缓闭上眼睛。

        毕景昏迷了许久,久到乐至觉得纪若在那符箓上动了手脚。

        乐至去找纪若,纪若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乐至目光严肃地打量着纪若。

        纪若睁大了眼睛,嘟囔着道:“本姑娘是个善良的好姑娘……”

        “你是个好姑娘,所以为何他还不醒?”乐至面无表情道。

        “不过多睡几日嘛,于他也有好处。放心,我不会害他的。”纪若说完,脸上突然化作了一抹娇羞模样,嗲声道,“人家不过想与你独处几日嘛~”

        乐至:“……”默默地抖落了全身的鸡皮疙瘩。

        纪若拉着乐至去了万妖宫外的大道之上,那里偶尔有修者走过,有妖修也有人修,也有那普通人,装扮各异。

        两人便这样坐到了路边上,看着那来来往往的人。

        “我们坐在这里作甚?”乐至一脸疑惑。

        乐至特意看了看他们前面的位置,并没有摆着一个碗。

        “看别人的故事。”纪若托着下巴道,“我往日无聊,便找那最有故事的人来读他们的故事。”

        “你不是说读残影最费真气?”乐至狐疑地看了纪若一眼。

        “偶尔为之,也十分有趣,我们今日只看一人,这人便让你来选。”纪若兴冲冲道。

        乐至也遂了她的意,认真地挑选了起来,只是这来来往往,都没有让他感兴趣的人。

        清风拂面,乐至似乎从那清风之中嗅到一股特异的东西,那是微弱的灵气。从远方飘散而来的灵气。

        空气中渐渐弥漫起了一股气息,一股气闷之感,乐至睁大了眼睛:“有大能修者出现。”而且这人修为应该在毕景之上,因为那股迫势比站在毕景身边更强。

        而他转头,纪若却彻底呆住了,杏目睁得特别大,嘴巴微微张开,显得特别傻。

        乐至已经猜到了什么。

        他转头,果然见那空中飘来一抹云彩,云彩落到地上,化作一片虚无。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乐至的视线之中。

        依旧是一身黑衣,面容冷峻,眼神却十分沉静。

        纪若已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眼睛却紧紧盯着那一步步走近的人。

        乐至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牧嗔走到了他们面前,看了地上坐着的纪若一眼,又看了乐至一眼,面容冷凝而严肃,问道:“绝情丹呢?”

        “还需三十年。”乐至道。

        牧嗔似乎松了一口气,目光重新落到了纪若身上。

        纪若从地上跳了起来,哼哼道:“嗔哥,我对你那绝情丹可是什么兴趣都没!”

        牧嗔点头:“那就好。”

        纪若突然凑了上去,抱着牧嗔的手臂,一双眼睛带着渴望看着牧嗔道:“嗔哥,这几日你可有想我?”

        牧嗔认真地看了纪若一眼,似在思考。

        纪若摇晃着他的手臂,撒娇似地道:“有没有?”

        牧嗔十分正经地点了点头:“有。”

        纪若便‘咯咯’地笑了起来,红着脸道:“这般甜言蜜语,还有外人在呢……多难为情……人家都害羞了~”

        外人乐至:“……”

        牧嗔竟然还摸了摸纪若的脑袋,纪若突然踮起脚尖,在牧嗔唇边落下一个吻。

        乐至:还有外人在呢!

        乐至咳了咳:“牧嗔,你这道侣藏得太好了,我竟是第一次见。”

        牧嗔终于看向乐至:“纪若。”似在介绍。

        乐至点头:“年方几何?”

        牧嗔想了想:“一千寿元。”

        ……果然是老家伙,所以脸皮这么厚。不过这一千寿元,也确实能称为乐至的姑奶奶了。

        纪若从牧嗔怀中伸出了头:“嗔哥来找我了,所以不能再和你胡闹了,莫要舍不得,也莫要牵挂。”

        乐至:“……我不会想你的。”

        纪若认真地点了点头:“那我便放心了,嗔哥,我们走吧。”

        牧嗔看了乐至一眼:“三十年后,我来寻你。”

        看着那两人相携而去,乐至微微叹气,如今两人如此亲近,而三十年后,纪若吃下绝情丹,牧嗔飞升成仙,便是分道扬镳,成了陌路。

        纪若实在厉害,太痴心也太聪明,即使心中千般痛,面上也未露出半分来。

        那两人的身影消失,乐至站了一会,便转身回了万妖宗。

        毕景还在沉睡之中,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那皱起的眉头竟然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