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肆零章 人心易变

第肆零章 人心易变

        乐至告别了凤虚道人,便往门口去,九凤姑娘已等在那处。

        九凤与秦苏各站在一端,见乐至出来,都看了他一眼。

        “主上命我送你出虚冥府。”九凤面无表情道。

        “多谢九凤姑娘。”乐至道谢。

        九凤看了他一眼,便转身而去,乐至跟随其后,秦苏轻哼一声,也跟了上去。

        三人沿着那街市走着,待到了那无人处,九凤便招来了云彩,站了上去,乐至见状也召来毕方鸟。

        毕方鸟从天空中俯冲下来,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气势十足,十分骇人。

        这是一个好的开头。

        或许是冲得猛了,直直地撞到了地上,落了个四脚朝天,躺在那处。

        乐至:“……”

        等了片刻,毕方鸟才从地上爬了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到了乐至面前,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乐至摸了摸它的脑袋,便坐了上去。

        秦苏并非剑修,也无坐骑灵兽,九凤也没有与他共乘云雾的意思,乐至只能道:“你与我一起吧。”

        秦苏狐疑地看了一眼毕方鸟:“会不会被摔死?”

        “那只能说明你此生短命。”乐至便无表情道。

        秦苏被更了一下,只能乖乖地坐在毕方鸟身上。

        三人便在这云雾中穿行,不过片刻,乐至便被绕得晕了,已经分不清方向。

        眼前出现了一条长长的栈道。

        九凤身下的云彩消失,乐至与秦苏也从毕方鸟上下来,一步一步地走过了栈道,又在云彩中穿梭一阵,乐至终于看见那绵延不尽的翠绿山林。

        九凤站在云彩上,不再往前:“虚冥府已出。”

        “多谢姑娘。”乐至再次感谢道。

        九凤点头,并不言语。

        毕方鸟一起一落间,两人便已经落到了山林中。

        乐至四处看了看,便见不远处搭了一栋茅屋,门前一张竹椅,一人躺在那竹椅上,头顶一顶荷叶,恰好挡住了那叶间透出的阳光,一手捧着清茗,慢慢品尝,甚是惬意。

        那人正是秦太和。

        秦苏也见了那人,瞬间收起了全身的刺,乖乖地走到了秦太和面前,低声喊了句:“兄长。”

        秦太和放下了手中的茶盏,微微眯起眼:“偷出昆仑仙宗,暗入幽草宗,而后与魔修私奔,再入虚冥府的时候,你可想起你的兄长?”

        秦太和脸上的表情无甚变化,声音也与往常一样,却透出一股压迫之势。

        秦苏忍不住缩了缩脑袋:“是秦苏错了。”

        “你心中也觉得错了?”秦太和深深地望进秦苏的眼中,秦苏低垂了目光,不敢去看他。

        “我一身废根骨,不想连累了兄长。”那声音带上了倔强。

        “所以你就与魔修私奔?”秦太和问道。

        “兄长已是元婴末期修者,而我却连金丹都未结出。”秦苏低垂着脑袋道。

        “所以你就与魔修私奔?”

        “我不想终生都在兄长的庇佑之下。”

        “所以你就与魔修私奔?”

        秦苏的脑袋垂得更低了,紧抿着嘴唇,不再言语。

        “罢了,这些事回去再与你说。”

        乐至围观了这两人说话,秦苏这小狐狸在秦太和面前倒是十分乖巧,但那暗藏的小心思,不知道是嫉恨兄长还是想引人关注,或许连秦苏自己也不晓得。

        当乐至把秦苏送到秦太和面前的时候,心中那抹潜念突然消失了,他不再欠秦太和,无情之道上便少了一抹牵挂。

        秦太和不再理会秦苏,而是朝乐至招了招手:“过来。”

        看着他那么一副老爷模样,乐至抽了抽嘴角,还是走了过去。

        “你将秦苏带出虚冥府,我心中甚是感激。”秦太和道。

        乐至受宠若惊。

        “你可想要什么报答?”秦太和问道。

        乐至挑了挑眉:“有什么可选择的吗?”

        奇珍异草?绝世神器?无上法宝?乐至并非想要,只是好奇。

        秦太和想了想,认真道:“除了以身相许。”

        乐至扫了扫他全身上下,看有何宝物。

        “其他便没了。”秦太和继续道。

        乐至:“……”

        乐至脸抽了抽,但还是努力挤出一个温和的笑:“道友之间本应互助,何谈报答?”

        “话虽如此,但若是有恩不报,心中便会念着。”秦太和皱眉道,“若是我没记错,你还缺少一位道侣。”

        秦太和话音刚落,这山林之中突然刮起一阵狂风,将秦太和的茅屋与那挡阳的荷叶全吹了去。

        风止,乐至与秦太和之间便多了一人。

        那人一身黑袍,五官分明,眉目如画。

        乐至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四个字:阴魂不散。

        毕景那墨黑的眸子中似乎蕴含着怒气,正冷冷地盯着秦太和。

        秦太和脸上的笑也已隐去,面无表情地看着毕景。

        四目相对,似有千般厮杀。

        挡在中间的乐至顿觉压力十分大,却被那二人的冷光冻住了,不能动弹。

        毕景突然伸出手,拉了乐至一下,乐至一时站不稳,便落入了他的怀中。

        “秦太和,你在痴心妄想。”毕景冷笑道。

        秦太和面不改色,似带着好奇道:“何为痴心,何为妄想?”

        “你竟然在妄想本座的人。”毕景冷冷道。

        秦太和的表情依旧无甚变化,但是被紧紧扣在怀中的人脸色却变了。

        乐至彻底愣住了,心神竟有一瞬间的恍惚,便觉腹中内丹一阵震荡,一股锐痛从丹田处传来,乐至才回过神来。

        乐至突然想笑。

        果然疯了。

        那个恨不得自己去死的人竟然说出这般的话。

        当年自己爱他如斯,他却弃之如敝履,如今自己渐渐忘却情爱,这人却又这般行为。

        乐至深吸一口气,平复了翻滚的情绪,丹田之中的锐痛才消失。过了片刻,他脸上的表情已恢复如常,心中的波动也渐渐消失。

        “娉为媒,血气交融,印契于眉,若是这些都无,他又如何是你的人?”秦太和微微笑道。

        结为道侣与凡间夫妻略有出入,娉为媒,再以真灵想通,最后在眉心处映下结契,便结成了道侣。

        毕景身上的怒气越来越甚,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扫着秦太和,似乎想将他碎尸万段。

        “莫非我说到了妖主的心坎里去了,妖主想杀人灭口?”秦太和挑了挑眉,颇有意味道。

        “秦太和,你找死。”毕景再也忍无可忍,放开了乐至,而是往秦太和冲了过去。

        利爪出,便有万般气势,山林之中便是一股强风起,乐至修为低,哪抵挡得住这罡风,跌跌撞撞,靠着一棵树才勉强站住。

        那两人包裹在强风之中,罡风越来越强,必定是一场恶斗。

        乐至只觉得腹中气血翻滚,脸色渐渐白了。秦苏也好不到哪里去,紧紧抱着一棵树,脸色惨白如纸。

        阵阵罡风,隆隆响声,不知过了多久,那罡风才止住,现出里面的两个人来。

        毕景一身黑衣,俊颜之上毫无表情,笔直地站着。

        秦太和一身青衣,艳丽的面容中却含着笑,随意地站着。

        除了那略微有些凌乱的衣裳,看不出刚刚是一场恶斗。

        秦太和的嘴角突然有血渗出,胜负已然,乐至见他的脸迅速苍白下去,缓缓地倒了下去。

        “秦太和。”乐至靠近了几步,唤了一声。

        秦太和脸上依旧带着笑:“刚刚我说的报答之物还作数,你可考虑一番。”

        “不必了。”乐至还未说话,毕景便答了。

        毕景转身,拉着乐至便往山林外走。

        毕景走得极快,乐至跟不上,几乎半拖着走着。

        “毕景,放开我。”乐至被他抓得生疼,却也生了怒气。

        毕景放开了他,一双幽黑的眼睛盯着他看着。

        “我这便寻一处隐秘洞府修炼,就此别过。”乐至整了整衣裳道。

        “不准去。”毕景皱眉道。

        “为何?”

        “跟我回万妖宗。”

        “……”

        “万妖宗不老仙山上洞天福地无数。”

        “毕景,你疯了吗?”乐至不可置信道。

        毕景不再言语,而是招来了一抹云。腾云驾雾,只有分神期的修者才可以做到。

        毕景拉着乐至便上了那云,云的速度极快,乐至头晕眼花,毕景将他抱入怀中,乐至才不至于掉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到了一座洞府之前。

        这洞府之中包含的万千宫殿,正是万妖宗的主殿,其中藏着万千妖修。

        乐至站在那洞府前,抬头看去,又是一阵恍惚。百年之前,乐至心中念的想的都是要回到这处。百年之后,时过境迁,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还会站在这里。

        门口处站着两妖修,见了乐至都是一副惊奇的模样,尤其见了妖主与乐至一起。

        乐至在这万妖宗中两百年,做了万妖宗两百年的半个主人,除了最近百年入宗的妖修,其余人都识得他。

        但是他们也照样记得这漂亮的公子骗了妖主两百年,最后死在了冷狱之中,尸体也被抛之山野。

        如今见了这一模一样的人,都是努力压抑住惊讶的表情,跑过来行礼。

        毕景点了点头,便拉着乐至往那洞府中去。

        万千宫殿,毕景便居于东北角的景生殿中。

        毕景拉着乐至走过,一路上,那妖修都是像见鬼了一般盯着乐至,有些定力差的,竟然发出尖叫声,都被毕景扔到百里之外去了。

        绕了许多弯,又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

        熟悉的房间里,许多东西都变成了碎片,观那乱七八糟的模样,都是真气震碎的。

        当年毕景知道自己欺骗他的时候,怕是杀了自己也不解气,所以将自己使用过的那些物什全部震成了碎片。

        毕景放开了他,招来了人,不过半个时辰,那屋子竟然恢复了原样。

        一模一样的书桌,一模一样的雕花大床,大红色的床幔,墙上挂着的几副浓艳的画,一眼看去,几乎毫无区别。

        但是一模一样却并非同一[八一中文网    www.zw-du.me]物。

        “毕景,你这是作甚?”乐至一脸迷茫。

        “这里是你的,你住这里。”毕景面无表情道,说完,便拉着乐至走了进去。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乐至了解毕景,看来这地方是非住不可,至少现在必须要住。

        毕景果然疯了,如何离了这万妖宗,还得慢慢思量。

        那颜色艳丽的话刺得乐至的眼睛难受,他以前便喜欢这些张扬的东西,但是如今修无情之道,心境淡了,也更便偏爱那些淡色的东西。

        乐至将挂在墙上的画一幅一幅地取下来,然后看向那鲜红的床幔。

        毕景脸上尽是疑惑:“这是你最喜欢的。”

        乐至叹了口气:“这床幔换成浅色的吧,这些东西,我如今都不喜欢了。”

        “为何?”毕景问道,“为何不喜欢?”

        “万事都会变的,何况人的喜好。”乐至道。

        毕景的脸色猛地变了,似绝望,又似愤怒,粗鲁地抢过了乐至手中的画,便扔到了院子之中。

        “把这些画全烧了。”毕景对着守在门外的人道,怒气冲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