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叁陆章 再见沈漫

第叁陆章 再见沈漫

        后来的几日,乐至又去凤子的院子中看了几次,那门都是紧紧闭着。

        乐至也尝试着敲了敲门,只是在门口站久了些,乐至便能察觉到从屋子里散发出的冷气,很明显的,凤子十分讨厌他,并且极其不想看到他。

        转眼五日过去,乐至见了九凤姑娘,便将这烫山芋又还给了她。

        九凤姑娘没有说什么,只是深深地望了他一眼。

        “这几日门都是紧紧闭着,根本无法入。”乐至解释道。

        “少主脾性如此,我去看看他。”九凤没有多言,转身往凤子的院子里去了。

        乐至与秦苏的五日之约也到,乐至便去那酒肆中等秦苏,只是从白日等到夜里,还不见秦苏的影子。

        乐至心中隐约有不好的预感,莫非秦苏宁愿应了那赌咒,也不跟秦太和回逍遥仙宗?

        修真者与普通人不一般,这许下的赌咒终有一日会应在自己身上。

        乐至又在这酒肆中等了十多日,那往日的预感渐渐成了事实,秦苏果然是不来了,真是个疯子。

        乐至便在这虚冥府中等着。

        虚冥府灵气比幽草宗足了许多,乐至便每日炼丹修炼,这样便过了几个月。

        直到有一天,他坐在这酒肆之中,又遇见了一个熟人。

        那人穿着一身黑衣,面容冷峻,与往昔那翩翩佳公子模样相比,变了许多。

        那人正是沈漫。

        “老板,要两坛清元酒。”沈漫声音低沉,含着几分寒意。

        老板给了沈漫两坛清元酒,沈漫便转身离去了。

        乐至起身,跟在他身后。好在街上人多,沈漫并没有发现他。

        沿着街市走了许久,四周之景渐渐荒凉起来,也不见了人影。

        乐至小心翼翼地跟在沈漫身后,不远不近地距离,可以看到沈漫,沈漫却又察觉不到。

        乐至不知道沈漫和秦苏到底是何关系,秦苏宁愿应了赌咒也不愿回逍遥仙宗之事,不知道沈漫知晓默许,还是如何。若是真的默许了,沈漫便不会带自己去见秦苏了,所以乐至选择偷偷跟着。

        乐至看着沈漫进了一座洞府,这洞府并不大,位置却不错,灵气重,适宜修炼。乐至走到了洞府门口,往里张望了一下,蜿蜿蜒蜒地看不见尽头。

        或许秦苏便住在这洞府之中。

        乐至往洞府里走去,洞府的边缘处开着一簇簇红艳艳的花,蝴蝶在上面飞舞,独有一番风味。

        再往前走去,便是豁然开朗,巨大的洞府中一应俱全,最为显眼的便是一张玉床,璧上挂着几把宝剑,还有一处潭水,散发着雾气。

        沈漫去了哪里?他明明看见沈漫进来了。

        乐至心中一惊,突然有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是谁?”那声音低低的,却带着冷意。

        脖子上的剑让人发寒,魔修以魔气修炼,魔气也为灵气的一种,本是至寒之物,所以魔修即使无恶心,却也让人胆寒。

        乐至全身发冷道:“秦苏可是住在这洞府之中?”

        “你究竟是谁?”那人问道。

        乐至小心地避开了剑,转过了脸,与沈漫四目相对。

        乐至看到那双眼睛中带着寒气,沈漫与沈其玉倒是真的越来越像了。

        想起以前那翩翩公子一般的沈漫,乐至心中突然有些感怀。

        不过沈漫身上带着魔脉,带着魔脉之人强行修道最后会血液倒流而亡,所以他只能成为魔修。

        乐至露出一个笑:“沈漫,变了一副样貌,你便不识得我了吗?”

        沈漫那冷冰冰的目光在乐至脸上停留了许久,淡眉细目,肤白如玉,这般相貌的少年却是完全陌生,沈漫紧紧盯着那张脸,突然觉得那笑十分熟悉,沈漫脸上的疑惑越来越淡,最后露出一个不可置信的表情:“你是乐术……乐至!”

        沈漫脸上的表情变化了许多次,最后竟显得有些狰狞。沈漫的手抖了一下,差点在乐至脖子上划出一道口子。

        沈漫脸猛地一白,连忙将手中的剑放下,呆呆地看着乐至,似是不确认,又叫了声:“乐至……”

        乐至点头。

        沈漫脸上的表情更呆了:“乐至,这是你本来的样貌吗?”

        乐至点头:“比乐术的如何?”乐至自然笑得自己这副样貌比乐术好看许多,但是以前沈漫偏爱说他傻,乐至才这般问道。

        沈漫呆了一下:“都好看。”

        乐至:“……”

        突然落入一个怀抱中,沈漫紧紧地抱住了他。

        沈漫身上散发出的冷意让乐至觉得有些冷。

        乐至想起了他们上一次最后见面的时候,沈漫也是这般抱着他,他也感觉到了那股冷意。

        “上一次见面,你便在通魔脉了吗?”乐至问道。

        “嗯。”沈漫低声应道。

        “很痛?”乐至问道。通脉之痛,正如沈其玉所言,也是痛苦至极。

        “一点都不痛。”沈漫道。

        乐至不答。

        “一点都不痛。”沈漫又重复了一遍。

        “你为何要和秦苏在一起?”乐至问道。

        沈漫身体一僵,一言不发。

        “你不想说便不用说了。”乐至道。

        过了许久,沈漫才放开乐至,让他在那椅子上坐着,一双眼睛便直直地看着乐至。

        那眼神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温柔,看得乐至有些头皮发麻。

        “其实通脉很痛的。”沈漫道。

        “那时知道自己身上带着魔脉的时候,突然觉得天都要塌了下来。我一心修真,竟然不能修了。我最痛恨魔修,而魔修却成了唯一的路。那时心灰意冷,便是得过且过。通脉之痛,实在太痛。秦苏为乐修,乐声可减少疼痛。”沈漫道,似乎想起那时时光,脸色难看的厉害。

        最后见一次沈漫确实怪异,那时乐至总觉得沈漫身上带着一股绝望之感,却不知竟是因为这般原因。

        “秦苏喜欢你?”乐至试探着问道。

        “喜欢?其实是同病相怜,我不喜他,他也未必喜我。不过习惯相互扶持罢了。”沈漫淡淡道。

        “秦苏呢?”乐至问道。

        “你找他有事?”沈漫问道。

        “他出生逍遥仙宗,现在却留在这虚冥府中,他兄长欲寻他回去。前几日他立下誓言,若是得了冰雪火莲,便回去。如若反悔,这些赌咒怕是要应在他身上了。”乐至道。

        “他另有洞府,只是偶尔回来这里。”沈漫道。

        “他洞府在哪里?”乐至问道。

        沈漫低头,眼睛有些闪烁:“我也没有去过,所以不知。不过他过几日便会来我这洞府中一次,你偶尔过来便可以碰到他了。”

        乐至点头,这可能性至少比在酒肆等大多了。

        乐至又与沈漫聊了一会,便离去了。直到乐至的身影消失,沈漫还是紧紧盯着乐至离去的方向。

        “乐至……”

        乐至离了沈漫的洞府,便感叹了一声世事无常,这世间万物变化果然大。

        没有东西会一层不变。

        乐至抬起头,便见一片落叶落在自己面前。

        乐至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树。

        一眼看去,叶子都已经枯黄,但是若是仔细看,便能看出其中隐藏的几片绿色的叶子。

        生气不息。

        乐至神思飘远,竟是有了一点领悟。

        回神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乐至召来毕方鸟,直接飞回了凤虚道人的府邸。

        皓月当空,星光点点,乐至推开院子的门,便见院子中站着两个人。

        一男一女,男子正对着乐至,借着月光,俊颜一览无余。

        乐至彻底愣住了,毕景怎么会在这里?

        那女子也转了过来,眉目脱尘,竟是九凤姑娘。

        毕景与九凤……

        乐至呆了一下,心中有点难受。

        乐至回过神来,只当没有看到,而是往自己的小院子里去。

        毕景说见了自己便要杀自己,这美人当前,他还是要收敛些的吧。

        乐至自我安慰地想着,脚下生风。

        若是以往,毕景杀了自己,乐至也毫无怨言,只是如今,他想要修成仙,所以不想死了。

        “你去了哪里?”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似乎带着怒气。

        乐至脚步顿了一下,心猛地一跳,正好奇毕景怎么问起自己。这一句话问得没头没脑,妖主大人美色当前,问的怕是九凤吧。

        乐至继续往前走。

        “混蛋!”一声怒骂。

        乐至的记忆中,毕景虽然性子冷,但是对于宠爱的人却是十分温柔的,毕景脾性越来越坏了。

        乐至加快了脚步。

        “竟然这般大胆了,我问他话居然不理我。”毕景怒气冲冲道。

        九凤面容淡淡:“可能他没听到。”

        “他是聋子?”毕景脸上的表情更黑了。

        “有道理。”九凤点头附和。

        “……”

        乐至回了自己院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脸上也露出一抹苦笑。

        果然是孽缘,不管在哪里,都能遇见那人。

        乐至平复了心思,便入了七色石,丹药的香味又浓郁了一些。他便呆在这七色石中修炼,一晃便是几天过去。

        出了七色石,乐至先去那酒肆中,打算在这酒肆中坐半日,下午便去沈漫洞府之中看看是否能碰见秦苏。

        说来也巧,居然在这酒肆之中遇见了沈漫。

        沈漫在他身边坐下,一双黑眸中闪着亮光,看着乐至。

        “这几日秦苏都未去我那洞府。”沈漫道,“过两日应该会来了。”

        乐至点头:“多谢。”

        “记得我们一起入婆娑峰之前的那一次一起喝酒吗?”沈漫问道。

        有些事,乐至记得很清楚,有些事,乐至的记忆并不好。

        乐至绞尽脑汁,也没有想起那一次喝酒。

        沈漫取来了两个碗,倒满了酒,将一个碗放到了乐至的面前。

        乐至往日里只沉醉在这酒香之中,他贪恋这酒香,怕喝了酒便破了那股香,所以一直未曾喝过。但是如今这酒摆在他面前,乐至便有些馋了,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乐至端着碗,喝了一口,便忍不住,一碗都喝了下去,喝完之后,还伸出舌头,舔了舔那碗。

        一碗下肚,乐至的脸便红了,目光发直地看着面前,没了焦点。

        一如既往的傻。

        沈漫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乐至发直的目光落在了沈漫身上。

        看着那张泛着红光的脸,沈漫的手缓缓下移。

        沈漫的手突然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沈漫脸上闪过一抹戾气,猛地抬起头。

        只是那人脸上的戾气比沈漫脸上的还重。

        正在发呆的乐至也感觉到了冷意,忍不住缩了缩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