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叁伍章 冰雪火莲(修)

第叁伍章 冰雪火莲(修)

        清元之酒,十里飘香。

        乐至便坐在这酒肆之中,也不喝酒,只是闻着着淡淡酒香,便觉神清气爽,心神安宁,这世间愁与忧已似浮云。

        “老板,给我来两坛清元酒。”

        门口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

        乐至转头看去,便见青年白衣,容貌如玉。

        是秦苏!

        凤虚道人的机缘太过于飘渺无烟,以至于在乐至看来有些敷衍了。乐至便日日在这街市之间等着,不曾想竟然真的等到了。

        乐至走到青年身边,唤了声:“秦苏。”

        秦苏猛地转头,脸上闪过一抹疑惑:“你是谁?”

        “我是你……师兄,沈漫呢?”乐至问道。

        秦苏瞪圆了眼睛看着乐至,脸上全是惊讶:“你……你是乐术!你怎么长成这样了?!”

        “难道不可以吗?”

        秦苏心情瞬间变差,狠狠瞪了乐至一眼。

        两坛清元酒落在了秦苏怀中,秦苏抱着酒便想走,却被乐至拉住了手臂。

        秦苏脸上闪过不耐烦的表情:“放开。”

        乐至无动于衷。

        “我不会告诉你沈漫在哪里的!”秦苏的声音重了两分。

        乐至依旧含着笑看着他。

        “这虚冥府甚好,即使你找到他,他也不会跟你回去的!”秦苏几乎抓狂,用力地想要甩开乐至,却发现因修为上的差异,他根本无力反抗。

        乐至道:“我找你。”

        秦苏:“……”

        秦苏怒吼:“你找我作甚!”

        “沈漫无牵无挂,一心入道,在这虚冥府之中修行甚好,而你秦苏,出生昆仑仙宗,兄长尚在,并且他担忧你,欲寻你回昆仑仙宗。”

        “兄长?你是说秦太和?”秦苏问道,表情颇为怪异。

        “自然是。”

        “他和秦太初才是兄弟,而我不过一个杂灵根的废物,即使日夜修炼,却也达不到他们的万分之一。”秦苏冷笑道。

        乐至仔细听,却听出其中的悲凉与自卑。

        “他们担忧你。”乐至道。

        “担忧?在我面前做出一副关心我的模样,不过是怜悯我。我只能做出一副乖巧的模样,求得依附,若是失了他们庇佑,那么便会被耻笑,被蔑视。”

        乐至不擅长劝说,直接道:“要如何你才会回逍遥仙宗?”

        这是秦太和的目的,乐至答应他便要做到。

        “我不会回去的。”秦苏一脸倔强道。

        乐至问:“你如何才回?”

        “放开我!”秦苏暴躁道。

        “你告诉我如何才回我才放开你。”乐至道。

        “我永远也不回去!”秦苏怒吼。

        “那我便永远不放开你。”乐至圈着秦苏的手臂,淡淡道。

        “……”

        秦苏各种张牙舞爪,乐至完全无动于衷。

        秦苏眼珠一转,脸上突然露出一抹怪笑:“听闻这虚冥府有一潭唤作冰火潭,内有一株冰雪火莲,乃是世间至宝,有洗髓换骨之效。十日之内,若是你帮我夺了这冰雪火莲,我便跟你回去。”

        “若是你反悔如何?”乐至问道。

        “根骨尽毁,永无修道之日。”秦苏道。这乃是修真者最毒的誓,秦苏敢言,确是因为这冰火潭及其凶险,凤虚道人并无命令不得取冰雪火莲,然这莲花生了几百年,却无人敢去取。

        “好。”乐至道,然后揍了秦苏一拳。

        “……干嘛打我?”秦苏被揍猛了。

        “即使我揍了你,若我取了冰雪火莲,你也应和我回逍遥仙宗,不揍白不揍。”乐至面无表情道,又是一拳。

        “……”

        乐至能够猜想其中凶险,揍他不过为弥补自己即将受的罪。

        他不是个老好人。

        待将秦苏揍成了猪头,才满意地放开了他。

        “十日之后,来这里取冰雪火莲,我在此处等你。”

        乐至说完,便转身离去,留下完全懵懂的秦苏。

        乐至回家,便找了许多有关冰火潭的书籍。

        冰火潭位于虚冥府最南端,不过一个可容纳四五人的小潭。

        然这冰火潭分为两层,上层为冰潭,充满至寒之气,若是入,便会有寒气侵体之痛,此等寒气侵蚀骨髓与内丹,若是不敌,便会毁去一身修为。其下的火潭确是炎热之极,那极热之气也同样侵袭根骨内丹。

        乐至看完这些相关书籍,不禁扶额。

        或许自己就不该答应秦太和……

        秦苏确实给他出了一个难题。不过自己已经为自己立下十日期限,不能退却,只能寻找护体之法,尽量安全得到这冰雪火莲。

        乐至花了五日时间,分别修炼了两粒丹药,一粒可抵挡寒气,一粒可抵挡热气。

        入冰潭便服这抵挡寒气的丹药,入火潭便服抵挡热气的丹药。

        接下来的三日,乐至去街市之中寻找了一些分别可抵挡这两物的药材与法宝。

        第八日,乐至出发往冰火潭。

        乐至乘在毕方鸟上,虚冥府的风景都笼罩在一层云雾之中,如仙似幻。

        至南端是一座山林,乐至下了毕方鸟,开始寻找这冰火潭。

        身后似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乐至转头,只见过一抹红色的羽翼,这山林之中,奇珍异兽自然不少,乐至也没有注意。

        骄傲的凤凰站在那梧桐的枝桠之上,一脸鄙视地看着毕方鸟。

        毕方鸟越来越暴躁,转头发出尖锐的叫声。

        乐至能读出毕方鸟的心思。

        —“有大坏蛋跟着我们。”

        乐至这次转头,却什么也看不见。

        这山林很大,乐至足足找了一个时辰,才找到那冰火潭。

        冰火潭冒着一层烟雾,只要一靠近,便觉寒气逼人。

        乐至服下了能够抵挡寒气的丹药,默默地骂了声:“秦苏蠢蛋。”便往前走去。

        潭水深不见底,乐至摸了摸,寒气顺着手传遍全身。

        不过那丹药也起了效用,这种冷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不过若是整个人泡在这寒潭之中,便有些……

        乐至咬牙,跳了下去。

        寒气包裹全身,即使服了丹药,乐至还是感觉到寒气还是在一寸一寸侵袭着他的骨髓。

        或许那一日他揍秦苏揍得轻了,应该再狠些的……

        乐至身体渐渐下层,还未到火层,便觉得有些神志不清了。

        咬牙坚持,不知道过了多久,乐至终于感受到一股热气。

        冷透了的人刚遇着着热气便迫不及待地靠近,直到将整个人沉入着热气之中,温暖将整个人包裹。

        待全身的寒气祛除,便是越来越热,越来越热。

        乐至似乎闻见皮肤烧焦的味道。

        乐至凭着一股毅力继续往下游去,到了一定时间,勉强睁开眼睛,便见那潭底之处,一朵火红的莲花正灿烂盛开。

        不远了,但是却更加热了。

        乐至将舌头咬破了,却察觉不到疼痛,那憋在胸口的一股气突然消失了,神智渐渐飘散。

        自己今日竟然要为了秦苏那蠢蛋丧命……

        就算自己转世也不会放过那小子的……

        这是乐至最后的想法,最后归于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乐至渐渐有了意识。

        乐至似乎包裹在一层温暖之中,说不出来的舒服。

        “乐至……”

        乐至隐隐约约听得见有人在叫他,勉强睁开眼睛,只看见一片红色。

        “若是你敢死,我会让你后悔死了的……”

        耳边的声音冷得可怕,隐隐有种熟悉感,但是一股热气源源不断得被输入自己身体之中。

        有人在向自己输入真气?

        莫非遇上了高人?

        乐至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反而沉沉睡去。

        直到晨露打在脸上,乐至才睁开眼睛。

        毕方鸟见他醒了,猛地扑了上去,站在他胸口处跳来跳去,发出一阵喜悦的叫声。

        乐至:“……”

        “滚下去!”乐至被毕方鸟跳的几乎一口气上不来。

        毕方鸟悻悻地滚了下去。

        身上的衣物是干的,完好无损,肌肤也没有被烧焦。

        一株火红的莲花正安安静静地躺在自己身边,散发着幽暗的光芒。

        乐至往四个方向都转了头,却发现身旁并无一人。

        “谁救了我?”乐至问道。

        毕方鸟坚定地摇头。

        乐至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毕方鸟不去看他,而是将冰雪火莲叼到了他的手中。

        肯定是有人救了自己,那救命恩人又是何人?

        乐至大睁着眼睛想了许久,模模糊糊的似乎有一片红色的东西,但是其他却什么也看不见了。再往下想便觉得脑袋发疼。

        看着手中的火莲,乐至心中一惊,自己睡了多久了?想起那十日之限,乐至连忙爬了起来。

        若是过了这十日,即使有了这冰雪火莲,秦苏也不会随自己回去。

        乐至拿着冰雪火莲,乘着毕方鸟便往那街市飞去。

        乐至到的时候,秦苏正一派安然地坐在酒肆之中。

        见了乐至,秦苏便露出一个了然的笑:“你果然不敢去冰火潭。”

        “我已经去过了。”乐至道。

        秦苏嗤笑一声:“若是你去过,那便不是站着,而是躺着了。”

        乐至深沉地看了秦苏一眼:“看来那天我揍得还不够。”

        秦苏脸猛地青了:“既然你没有拿到冰雪火莲,那我便走了。”

        秦苏起身,一朵鲜红的火莲拦住了他的去路。

        秦苏脸上尽是不可置信,张大了嘴巴看着乐至:“你……你真的拿到了?”

        乐至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不要以为口吃就可以不遵守诺言。”

        秦苏脸上震惊地表情过了好久才消去,垂头丧气地接过了乐至手中的火莲。

        “你何时跟我走?”乐至问道。

        “待我跟沈大哥告别,过……五日。”

        听见沈漫的名字,乐至眼中闪过一抹光:“沈漫可还好?”

        “好的很,不劳你操心。”秦苏说完,便拿着火莲离去了。

        “五日后我在这酒肆等你。”乐至对着秦苏离去的背影道。

        乐至没有在酒肆逗留,而是直接回了自己暂住的府邸。

        刚走到院子门口,便见九凤姑娘站在门口。

        向来没什么表情的九凤这次脸上似乎带着焦急,见了乐至,眉目之间便沾染了喜悦道:“乐公子可否帮我一个忙?”

        乐至受宠若惊:“九凤姑娘请说。”

        “少主前几日受了伤,本由我照顾,但是我这几日要闭关修炼,所以想让乐公子帮个忙,照顾一下小主子。”九凤道。

        借住在凤虚道人府邸,乐至不忍拒绝。

        “不过三五日我便出关。”

        有了九凤这句话,乐至便点了头。

        乐至跟随在九凤姑娘身后,才发现原来这位传说中的少主居然跟自己住在一个院子里。

        “雏凤殿”原来是因为这里住着凤虚道人之子,但是自己一介外人,借住便住在凤子的院子中,似乎极为不妥。

        乐至还在思量间,便见九凤停在了一间屋子前。

        若是乐至没记错,前几日这间屋子被天雷劈了,莫非是凤子突破遭了天雷,又联想起那天见到的凤凰,乐至心中隐约有了一个猜测。

        —凤子突破,因为虚弱,所以化成了凤凰模样。

        如今这屋子已经修好,似乎从未损坏过。九凤推开门,乐至便见那屋中奢华大床上躺着一个漆黑的东西,全身的羽翼似乎被烧焦了一般,惨不忍睹。

        这就是凤子?

        九凤不知何时已经没了踪影。明明只是一团黑漆漆的影子,乐至却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高傲之气。

        乐至自然不能视而不见,恭敬地对着那团漆黑道:“公子您好,我是乐至,这几日便代九凤姑娘照顾您。”

        乐至想要靠近,突然从那漆黑的凤凰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乐至推出了房门。

        “砰”地一声,那门猛地关上。

        乐至有种感觉,凤子似乎特别不待见他。

        乐至敲门,又等了许久,门都未打开。凤子如此不待见他,九凤姑娘怕是所托非人了。

        乐至无奈离去。

        待乐至的身影消失,便一个雪白的身影落在了门前。

        九凤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您为他受伤,他照顾您本是应当。”

        “滚!”里面发出一声怒吼,紧接着是一阵咳嗽声。

        九凤叹了口气,这本是主上的主意,却惹来少主的发怒,主上终究不够了解少主。

        当年主上因一心修仙,生了少主,却从未养过他,如今再回头,即使是亲母子,两人之间终究生了嫌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