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叁肆章 虚冥府中

第叁肆章 虚冥府中

        乐至看着秦太和一脸受伤的模样,便看向九凤,恳求道:“九凤姑娘可否宽限一些,允我们一起入城?”

        “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九凤道。

        “姑娘请讲。”乐至一喜,有选择总比无选择好些。

        “要么秦太和一人不入虚冥府,要么你们二人都不入虚冥府。”

        “……”有跟没有一样。

        “你便在外面等我吧,等我找到秦苏,便将他带出虚冥府。”乐至宽慰道。

        秦太和点头,显然受伤颇重,一言不发。

        乐至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跟随九凤姑娘而去。

        九凤踏云而行,乐至坐在毕方鸟上,两人都在云层中穿梭。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的景物突然发生了改变,眼前竟然出现一条长长的栈道。

        “此栈道只能走过去,不可使用代步之术。”九凤道。

        乐至从毕方鸟上跳了下来,从栈道上走过,似从一个世界踏向另外一个世界。

        乐至站在栈道上的另一端,往前看去,眼前的景物都隐藏在云雾之中,隐隐看得见其中的美景与楼阁。

        乐至走了一步,突然觉得脚上有些软,莫非这栈道末端藏着什么玄机?

        乐至又踩了踩。

        九凤:“……”

        地上突然蹿出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跳到了九凤的肩膀上,龇牙咧嘴地看着乐至。

        “……”竟然是一只雪白的狐狸,他不是故意的……

        “抱歉。”乐至道歉道。

        “无碍。”九凤道,本来和蔼的面目看向狐狸的时候突然凶了起来,“你这臭狐狸,睡觉也不知道挑个好地方,现在被人踩了吧,活该!”

        小狐狸将脑袋埋进了九凤的脖子上蹭了蹭,九凤怒气才消了些。

        “……”乐至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九凤突然拉了乐至一把,乐至顿觉天旋地转,待站定,才发现自己落到了地上。

        他是躺在地上的,而他脸上站着一只狐狸,正在踩着他的脸。

        “……”他这是被报复了吗?

        这虚冥府与凡世间的精致倒有些类似,茶坊酒市、宝马香车、美食异味,目不暇接。

        乐至看向街旁酒肆的老板,五六十的年纪,头发发白,观其身形步伐,并非修道之人,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主上爱吴老板的清元酒,所以便将他请入了虚冥府。”

        原来这虚冥府并非是修者才可入,凡是凤虚道人喜爱的都可以入。

        这凤虚道人也是个至情至性的人。

        乐至跟在九凤的身后,对凤虚道人又多了几分好奇。

        两人在这街市间走了许久,才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那是一处府邸,华而不奢,与刚刚走过的街市相比,多了一股仙气。

        凤虚道人就算再爱凡尘,终究也是半仙之体。

        那府邸中的男男女女见了九凤都会唤一声‘九凤姑姑’,看来九凤的地位颇高,并非只是凤虚道人的侍女那般简单。

        “九凤姑姑,这是谁啊?怎么劳烦您亲自去接?”有人好奇地看了乐至一眼,问道。

        “你可以去问主上。”九凤道。

        那人瞬间噤了声。

        长廊蜿蜒曲折,雕栏玉砌朱颜红,院中青鸟相鸣,那鸣叫声让人神清气爽,宛如仙乐。

        乐至尽量不让自己东张西望,只能拿眼神扫过。

        走到一个院子中的时候,九凤突然停住了脚步。

        “主上,乐至来了。”九凤恭敬道。

        乐至往院子中看去,也是一呆。

        院中一女子,青色流云长袍,腰间系着白色素带,泛着淡淡光华,整个人半躺在那玉石石椅上,素丽的容颜中透出一股清雅高华之气,美目半眯着,带着一丝慵懒气息。

        这便是传说中的凤虚道人。

        凤虚道人看向乐至,乐至连忙低下头,恭敬道:“乐至拜见凤虚道人。”

        凤虚道人站了起来,往乐至走来,带着一股灵气铺面而来。

        “你便是乐至?”凤虚道人问道。

        “正是。”乐至道。

        “抬起头来给本尊看看。”

        乐至抬起头来,便见了那张靠的极近的脸,脸微微地发红了。

        凤虚道人似乎将他每一寸肌肤都看过了,然后道:“果然是美人。”

        “……多谢凤虚道人夸奖。”

        “本尊开辟这虚冥洞府,转眼已是千年了。”

        “时光易逝。”

        “千年时光,廖廖凡尘,甚是寂寥。”凤虚道人道。

        “您为何不入九重天?”乐至问道。

        “我为妖,他为神,妖神之间便是天壤之别。我一心修仙,欲上九重天与他结为仙侣。本以为对凡尘了无牵挂,只是在飞升之时幡然悔悟,原来这凡世还有一人让我牵挂。”

        “那他知道吗?”

        “他怨我。”凤虚道人苦笑道。

        乐至脑补了整个故事的过程,凤虚道人与神相恋,一心修仙,待要飞升之时,突然发现自己另有所爱。而她另有所爱之人却不知因何故怨恨她。

        原来神仙之间也有这么多情爱纠葛,可见情爱害人不浅。

        与神仙在这里讨论她的感情史,乐至颇觉尴尬。

        “你来我虚冥府是为了找人?”凤虚道人后退几步,重新坐在了那石椅上,怀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白狐。那白狐正冲着乐至龇牙咧嘴。

        “一故友胞弟误入虚冥府,他家中之人十分想念他,想接他回去。”乐至道。

        “除非他自愿,我虚冥府中的人,不可受强迫。”虚冥道人道。

        “我不会强迫他。”乐至赶紧道。

        “若他为修真者,虚冥府中七十二洞府,便要慢慢找了。”

        “您可否帮忙看看他在何处?”乐至道。这虚冥府乃是虚冥道人所辟,这府中的万物她都应了如指掌。

        “不可。”

        “为何?”

        “机缘未到。”

        “……”乐至知道虚冥道人在敷衍自己,却也无法。

        “你在我这府中歇着,待时候到了,本尊便会告诉你他的下落。九凤,带乐公子去歇着。”虚冥道人说完,便抱着白狐转身离去。

        看来自己只能等了。

        乐至随着九凤到了另一处院子,门口处,乐至抬头看去,便见了‘雏凤殿’三个字。乐至推门而入,便是一个巨大的花园,花香蝶影,其中一条小径。

        “你便在这院中歇着吧,若是无聊也可四处逛逛。”九凤道。

        “多谢九凤姑娘。”

        九凤点头,转身离去。

        刚出了院子,便有一人挡在了她面前。

        “如何?”那人问道。

        “乐至,入虚冥府;秦太和,滚。一字不差。”九凤面无表情道。

        那人点头,转身欲离去。

        “您不去见他?”九凤疑惑道。

        那人愣了一下:“有什么好见的?”

        九凤:“……”

        九凤看着他总是不自觉将目光落在那院子上,叹了口气离去。

        乐至从小径上踏过,穿过前院,便到了后院,这院子很大,大院子中还藏着许多小院子,似乎特意收拾过,十分干净,纤尘不染,房屋也不知道多少间,乐至找了一间方位好的入住。

        屋中东西齐全,甚至连衣物都备有。

        乐至脱去了外袍,坐着歇息了片刻,便入了七色石秘境。

        药炉中丹药的香味一日比一日浓郁,待到药效合了,便是最香的时候。

        绝情丹这种东西,便与寄情丹一样,可牵着人的一抹情思。

        乐至用了这寄情丹,当初用的时候他想不到自己竟然有一日会后悔。不过牧嗔是聪慧之人,不会如自己一般了吧?

        乐至出了七色石秘境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因为这院中的灵气比七色石秘境还浓郁,所以还是在外面修炼好一些。

        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雷声,天雷阵阵,却是对着一个地方,所以这乃是雷劫。

        能遇雷劫的至少为元婴六阶的修者,到以后每修一阶便是一次雷劫,每一次雷劫都会比前面厉害许多。

        遭遇过雷劫的修者都会修为大损,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才可恢复。

        乐至听得这雷声,打开门,发现这雷竟是朝着这院子而来,一道一道的雷往下打着,乐至胆战心惊地看着,这院子中竟然有人历劫?

        待那雷声歇了,乐至才出门,往那刚刚天雷落下的地方走去。

        这大院子中有无数小院子,那天雷所落之地是另一处小院子,乐至进了那院子,一间房屋已经焦了。

        乐至推开那颤颤巍巍的门,屋中竟是空无一人。

        “刚刚历劫的那位道友,可还好?”乐至问道。

        无人答。

        乐至从怀中取出一瓶丹药放在门口处:“这丹药可助修为恢复,道友可用。”

        乐至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这院中原来不是自己一人,这人莫非是凤虚道人的客人,还是弟子?

        往后几日,乐至出入院子便爱四处看看,却并未发现除自己之外的其他人。

        莫非那雷劫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等待的日子特别漫长,乐至便爱往那街上走走,酒坊茶肆,都去坐坐。他想碰碰运气,不知道是不是可以遇到沈漫或秦苏。

        这虚冥府中的日子悠闲至极,有些时候再加上其中灵气十分足,这几日乐至竟然数次悟道,修为上升了许多。

        傍晚乐至回府的时候,刚走到院子门口,便听到一阵吵杂声,乐至推开院门,便见院子中两个火红的身影纠缠在一起。

        不过片刻,毕方鸟便被踩在身下,一只火红的凤凰站在毕方鸟身上,带着一股傲气,高扬着脑袋在毕方鸟身上踩来踩去。

        毕方鸟尖锐的叫着,到后面变成了低低地求饶声,可怜至极。

        乐至看了半天好戏,见毕方鸟这般可怜兮兮,忍不住道:“请神君饶过毕方鸟。”

        凤凰看了乐至一眼,眼中似有幽光闪过,这才放过毕方鸟,甩了甩漂亮的羽翼,身姿便消失在了院子中。

        毕方鸟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可怜兮兮地看着乐至。

        “你虽为神鸟,凤凰却为至尊神鸟,你是斗不过它的。凤虚道人真身为凤凰,这里面的凤凰便可能是道人的至亲,我们不可得罪她。若是以后见了它,你便绕道走。”乐至教导道。

        毕方鸟气呼呼地呼了两口气。

        “听到了吗?”乐至眼睛微微眯起,眼中含着威胁。

        毕方鸟顿时腌了,乖乖点头。

        乐至摸了摸毕方鸟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