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叁叁章 重归茫茫

第叁叁章 重归茫茫

        “沈漫在哪里?”乐至问道。

        沈其玉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并不说话,只是冷笑。

        秦太和手中一只玉笛正抵在沈其玉的丹田处,见他这般,秦太和往前戳了戳。

        沈其玉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怪异,本想狠狠瞪秦太和一眼,又似想到什么,转而瞪着乐至。

        “……”

        “沈漫在哪里?”秦太和轻轻摩挲着手中的玉笛问道。

        沈其玉狠狠瞪着乐至。

        “……”

        秦太和的玉笛突然下移了几分,凉飕飕道:“说不说?”

        往前一寸,便是命#根没了。

        “他不在炎阳城。”沈其玉道。

        “这几十年,你一直在幽草宗附近逗留,难道不是为了让沈漫入魔道?”乐至问道。

        “你们父子本为道界修者,为何同堕入魔道?”秦太和道。

        沈其玉脸色发黑,十分不情愿地开口:“修魔之道,有先天之道和后天之道,先天之道乃是出生即有魔脉,后天之道却要开辟魔脉。很多年前,道界的女修历练之行,回来时已珠胎暗结。我沈氏,并非居心不良,而是天生带魔脉。”

        “那女修就是你母亲,而你是魔修之子,天生带着魔脉?”秦太和道。

        沈其玉点头:“因从小修道,魔脉微弱,所以初时并未察觉,到后来魔脉之力越来越强,便要通脉,若是强行抑制,便会血脉爆裂而亡。通脉之痛,只比辟脉少一些,却也十分难受。我来幽草宗,不过欲助他通脉。不曾想到他恨我至此,即使投入魔门,他也不会入炎阳城。”

        “你生他却并未养他。因你成魔,他备受诟病,你之因却由他来担果,他如何不恨你?”乐至道,“他现在在哪里?”

        沈其玉紧咬着牙不言。

        秦太和手中笛子往前戳了戳。

        “虚冥府。”沈其玉道。

        听到‘虚冥府’三个字,乐至和秦太和都愣了一下。虚冥府也是魔界之地,却是及其特殊的。

        虚冥府中凤虚道人本是妖修,真身为凤凰,凤凰为神鸟,修炼起来自然快。

        凤虚道人在扛过最后一道天雷本应飞升之时,突然入了魔界,开辟了虚冥府。她断了与九重天之缘,甘愿在这凡界做个散仙。

        往事不知道多少年,虚冥道人为何不飞升的原因已经不知晓,只留下一些传说。

        传闻虚名道人历尽千劫却偏偏跨不过这情劫,为情所困,终究无法舍下凡尘。

        虚冥府不过一座府城,落在魔界中灵气最盛的须弥山一带,其中灵气,修真修道即可。此乃风水宝地,但是四大魔尊并无抢夺,却似供奉着虚冥府。虚冥府是神仙洞府一般的存在,神秘而令人向往。

        虚冥府中,无论道修还是魔修,都受凤虚真人庇护,而这虚冥府也十分难入。

        沈漫能入虚冥府,未尝不是一件幸事,他身带魔脉,又入魔道,只能修魔。修道者也会看在凤虚道人的面上,不再为难他。

        “入了虚冥府,也不必劝说他修道了。”乐至道,脸上却露出一抹笑,沈漫得了这般机缘,他心中也好受些。

        “此事已了,我们可回去了。”乐至道。

        这魔界的魔气实在令人难受。

        秦太和紧紧盯着他。

        乐至被他盯得莫名其妙。

        “沈漫之事已了,但是秦苏乃是我胞弟。”秦太和道。

        乐至心中只记得沈漫,竟然将秦苏忘记了。

        “我平日里救你护你,原来你竟不曾把我放在心上。“秦太和忧伤道。

        “我把你当挚友,却不得回报,心中实在难受。”

        乐至心中愧疚,看了秦太和一眼,眼中带着讨好的意味。

        秦太和的脸色稍微好了些。

        “我们即刻赶去虚冥府。”乐至道,“若是没有找到秦苏,我们便不回去。”

        看着眼前两人打情骂俏,沈其玉只觉得胸口卡着一口血:“要么杀了我,要么放了我。”

        秦太和这才看向被自己制住的沈其玉:“若是我想杀了再放呢?”

        “……”贱人!沈其玉心中骂道。

        在魔界杀魔修后患无穷,秦太和并非傻子,所以便收回了笛子。

        沈其玉狠狠地瞪了秦太和一眼,在秦太和转头看他前,便消失了。

        两人转身便往炎阳城外去。

        须弥山距离此处几百里,刚出了城,乐至便召来了毕方鸟。

        乐至跳上了毕方鸟,秦太和眼巴巴地看着他。

        “有些便宜,不能占太多。”乐至说完,毕方鸟便飞入云端。

        秦太和只能召出火光兽,紧随着乐至身后。

        须弥山一脉,位于四大主城之一的水茗城北一百里处。那一处多是参天古木,其中也多许多野兽。虚冥界便在深藏在这须弥山中,四周之景有虚有实,这路口更不知隐在何处,所以要入虚冥界便需要机缘。

        到须弥山下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们便找了一处山洞歇着。

        只是靠着这须弥山,便觉得灵气逼人,若是须弥山,其中灵气不知是何等浓郁了。

        乐至入了七色石,炼丹炉中文火燃着,这绝情丹练了约三十年,只闻得见淡淡清香。

        随身秘境对于炼丹者来说是十分厉害也十分方便的,带着这秘境,可随时炼丹,每日在这秘境中停留了一两个时辰。

        牧嗔给的一百五十年期限,已经过去八十年了。

        乐至往药炉中灌入一股力气,那清香浓郁了些。

        乐至在这秘境中修炼了片刻,便出去了这秘境。

        秦太和竟然不在这山洞中,乐至走到洞口,透过树木,便见了天空中挂着的月亮。

        月有圆缺,乃是天道。晚风吹拂,丝丝凉意。乐至便沉静在万物宁和之中,心境渐渐开阔。

        乐至再回神的时候,身边已经多了一人。秦太和站在他身边,晚风吹起了他的衣裳。

        “修道千年,难免寂寞,可想过找一道侣?”秦太和问道。

        道侣?乐至有些恍惚,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

        “道侣也可与情爱无关,相互扶持,共同修炼罢了。”秦太和道。

        “万事随缘。”乐至道,不愿多说。

        两人便不再言语,等到第二日便去须弥山上寻找虚冥府的入口。

        第二日天亮,乐至走出山洞,见了天边挂着的太阳时,突然一惊。

        秦太和出来便见了他那痴傻的模样:“何事?”

        乐至指向前面道:“这是什么方向?”

        “西……”秦太和说完也愣住了。

        太阳四周似包裹着一层红云,深红似火,竟然从西边升起了。

        两人都呆呆地盯着那往西边升起的火红的太阳。

        “天降异象,不知是福是祸。”秦太和低声囔囔道。

        两人呆了片刻,便出了山洞。

        乐至召来毕方鸟,然后升至半空中,往远处看去。望着延绵不断地须弥山脉,乐至便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虚冥府这处仙境究竟藏在何处?

        乐至刚想下去,突然听得后面一阵疾风声,一股寒气越来越近,乐至回头,便见一束红光朝他飞了过来。

        近在眼前,再躲已经来不及,原来那红光中竟是包裹着一根银白色的针,那针在离乐至额心一寸处突然停住了。

        毕方鸟落在地上,那针竟然跟了下来,在乐至身边绕着圈。

        “这是何物?”乐至问道。

        秦太和看着那根针,脸色一变,他的手很快,将那阵抓在手上。包裹着红光的针剧烈地抖动了起来,一阵魔气透过手浸入五脏六腑,秦太和无奈放手,那针便又绕着乐至飞了起来。

        “这是何物?”乐至又问了一声。

        秦太和往日里调笑的表情已经全无,脸色从未有过的恐怖。

        “此乃追魂针。”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那声音熟悉至极。

        乐至看着停在自己面前,泛着红光的银针,突然愣了一下。

        秦太和说:追魂针可追人的转世,我本以为它是来追你的。

        自己身上这个躯体,有两个人用过,一个是乐术,一个便是自己。

        乐术已转世,便是那昆仑山上的杜安约。

        乐术死,自己借用这具身体,转眼已是百年。若是自己杀了乐术,那乐术的转世便应约八十岁。

        毕景就算再自欺欺人,也不能忽略这二十年的差异。

        如今这追魂针落在了自己身上。

        当日毕景一心认为是自己杀了乐术,乐至百口莫辩,急火烧心,如今毕景发现真相,乐至却无丝毫喜悦。

        他只是呆呆地看着那追魂针。

        毕景却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为何是他?

        原来是他?

        竟然是他?

        毕景只觉得自己脑袋乱哄哄一片,似有无数片段从脑海中闪过,最后归于平静,只剩下一张脸,与眼前的人一模一样。

        乐至看向毕景。

        “你说你若是再见了我,便杀了我,如果我今天死了,死的实在冤。”乐至无奈道。

        毕景只是看着他,一双漆黑的眼睛中各种思绪翻滚,乐至与他对视一眼,便连忙收了回来。

        秦太和将一只手搭在乐至肩膀上,似在安慰。

        乐至感激一笑。

        秦太和淡笑着回视,搭在乐至肩上的手又紧了几分,似乎要将他搂入怀中。

        看着那两人亲密的模样,毕景身上杀意冲天,手中的银色的爪子竟是下意识地冒了出来。

        乐至呆愣愣地看着毕景的手,又后退了几步。

        “妖主真的要杀我?”乐至震惊道。

        尖锐的爪子收了回去,化作了修长五指,落在乐至身上的眼神,褪去了杀意。

        不过瞬间,毕景便站到了乐至面前。

        秦太和便觉一股真气逼人,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乐至便落在毕景的怀中。

        毕景看着眼前的容颜,淡眉、细目,嘴唇紧咬,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脆弱。

        记忆中的这人便是恶毒至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却从来没有注意过他的脆弱。

        毕景伸出手,细细摩挲着他的脸,一寸一寸,直到把那白皙的脸摩挲地红了,却还是没有放开。

        乐至猛地推开了毕景。

        “妖主大人,你这是作甚!”

        毕景突然‘哈哈’大笑了两声,后又化作呢喃,迷茫道:“我这是怎么了?”

        “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一直没有出声的人突然道。

        毕景狠狠瞪了秦太和一眼:“本座突然很想杀了你。”

        “原来妖主喜欢滥杀无辜。”秦太和道。

        “本座不杀无辜只杀你。”毕景道。

        “我是无辜的,杀我便是杀无辜。”秦太和道。

        “即使你无辜,本座也杀你。”毕景道。

        乐至:“……”

        毕景话音刚落,手中的利爪已现,朝秦太和袭了过去。

        秦太和身形一闪,躲过了一击,取出玉笛,笛声响起,便形成了一股气罩,暂时抵挡住了毕景的攻击。

        毕景为分神期修者,而秦太和是元婴八阶,足足差了一大截。

        秦太和渐觉不敌。

        乐至修为低微,这两位大能之战,他站在一旁,也觉得真气闪动。

        乐至召来了毕方鸟,两人心意相通,乐至想的是救秦太和,毕方鸟便视死如归地冲了过去,在毕景背上啄了一下。

        然后被一股真气弹在了地上,掉落了一地的红毛。

        “……”

        秦太和的脸越来越白。

        “毕景,你想杀我,又何必为难其他人!”乐至冷声道。

        毕景不为所动。

        “一切都是你我之间的恩怨,毕景,放开他!”乐至声音愈加冷了。

        尖锐的爪子渐渐靠近秦太和的眉心处,乐至咬着牙冲进了两人斗法的法阵中,乐至便觉得身上真气乱撞,喉间一股血腥味。

        毕景突然放开了秦太和,那迫人的真气之势消失。

        毕景看了乐至一眼,便转身消失了。

        乐至松了一口气,连忙走近了秦太和。

        秦太和有些虚弱地靠在他身上。

        “毕景是不是失心疯?”秦太和虚弱的问道。

        “……你不要说话了,好好歇着。”乐至道。

        这般情况,便不能继续去找冥虚府了,两人又重新回了之前的山洞之中。

        秦太和闭目调息,乐至坐在山洞门口,看着满是星光的天空发着呆。其实也是在守着以防有魔修或妖兽入内,乐至想着是自己连累了秦太和,心中有愧,对他也好了些。

        到了第二日,秦太和情况好了些。两人便继续乘着灵兽在这须弥山一代游荡。

        到处都是茂密的丛林,根本不知道虚冥府在何处。

        两人便这样毫无方向地在须弥山游荡了足足十天。

        这一日,乐至乘在毕方鸟上,突然见到天空中出现一道白光。

        “莫非那是入口?”乐至指着那白色光点问道。

        秦太和也注意到了,两人便往那白点处飞去。

        越近那白点越大,原来是一个全身泛着金光的女子。

        透过金光,便见那女子样貌脱俗,一身白衣,修为更似深不可测,倒似那九天之上的仙女。

        “吾唤九凤,乃凤虚道人身旁侍女。”那女子道。

        “见过姑娘,我们乃道修,想入虚冥府找一人,请姑娘告知凤虚道人。”秦太和恭敬道。

        “你们谁是秦太和?”九凤问道。

        秦太和眉目之间尽是诧异之色:“莫非凤虚道人已经算到我们会来?也算到与我有缘,所以准我入内?”

        不等九凤回答,秦太和继续恳求道:“这是乐至,乃是我挚友,希望凤虚老祖给他一个机会,准我们一起入内。”

        “传主上的话:乐至,入虚冥府;秦太和,滚。”

        乐至:“……”

        秦太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