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叁拾章 魔界之行

第叁拾章 魔界之行

        玉簪挽青丝,公子颜如玉。

        乐至再次见秦太和,那人一身白衣,眉目之间淡了妖冶,多了俊秀。

        “太和真人。”乐至恭敬道。

        秦太和修为已至元婴八阶,这等修为在修真界也无几人,于乐至而言便是前辈,所以当得上这一声‘太和真人’。

        秦太和微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并肩而走。

        “上次见面,转眼已三月有余了。”秦太和道。

        乐至以为他感叹时光飞逝,便附和道:“时间如流水,过得甚快。”

        “这段时间你可还好?”秦太和问道。

        “甚好。”

        “药神大人呢?他上次似乎含着怒气。”

        “他不过有些接受不了有人上门提亲,如今怒气已消。”

        “修真之路艰难,伴侣之间即使无情爱也可相依相伴、相互扶持,师兄并无贬低之意。”秦太和道。

        “真人所言甚是,过一段时间,药神大人就想通了。”乐至道。

        “棠淇真人可还好?”秦太和继续问道。

        “甚好。”

        “婆娑峰的一众弟子可还好?”

        “……甚好。”

        在秦太和问出‘幽草宗一众弟子可好’之前,乐至连忙问道:“三个月不见,太和真人可还好?”

        秦太和脸上的笑意浓了些:“甚好。”

        “那……”就好,只是乐至还没说完,便被秦太和打断了。

        “其实也不是那么好。”

        “……”

        “上个月底本来我便可突破到元婴九阶,但是突然灵根生涩,丹田之中真气也有些横冲乱撞,不知所谓何,颇让人难受。”秦太和脸上的笑淡了些,苦恼道。

        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么多……

        其实他只是象征性的问问……

        但是秦太和说了这么多,他也不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上辈子乐至的修为也只到结丹,所以关于‘元婴八阶如何顺利到元婴九阶’这个问题,他根本无法提出有用的建议。

        他只能板着脸,认真道:“只要勤加修炼,总会到元婴九阶的。”

        秦太和脸上的苦恼散了些:“所言甚是,多谢宽慰,我如今心中好受了许多。”

        “……”

        两人走出了许远,乐至突然觉得脚有些酸,魔界在千里之外,如果这样走的话,可能他会陨落在路上。

        对于成为第一个因为路走多了而陨落的修者,乐至并不是那么感兴趣,所以他觉得他们应该依靠灵兽之力。

        乐至召来毕方鸟。

        “此去魔界甚远,我们不如乘灵兽去吧。”乐至道。

        “甚好。”

        乐至等了许久,忍不住问道:“真人,你的灵兽呢?”

        若是他没有记错,太和并非剑修,所以也只能以灵兽代步。

        秦太和将手伸进了袖子里,掏了许久,才掏出一只黑色的状如鼠的小兽来。

        “此乃火光兽,遇火则强,正是我的灵兽。”

        “……”

        乐至想象着秦太和一屁股坐在这小老鼠身上,确实有些难为这火光兽了。

        所以最后的结果便是两人同乘毕方鸟。

        魔界位于彩云之北,主城四座,附城无数,共有四位魔尊,每位各居一城。

        沈漫与秦苏敢叛出幽草宗,投入魔宗,便是有人庇佑,而沈漫之父沈其玉也是老魔,那庇佑他们二人的魔修会不会是沈其玉呢?

        如此看来,要找沈漫,先要找到沈其玉。

        正道与魔道向来少来往,消息也不通,所以乐至并不知晓沈其玉在哪一座城。

        思索之下,秦太和决定去炎阳城,此乃主城之一,与所属逍遥仙宗的梦寒城距离较近。

        “逐步深入,太和真人果然深谋远虑。”乐至道。

        “若是被发现,逃跑也简单些。”秦太和道。

        “……”

        在云海之中穿行了两日,毕方鸟落在了距离炎阳城十里之处。

        毕方鸟身上仙气太重,若是靠近了必然会被发觉。

        乐至与秦太和二人迎着霞光往炎阳城走去,二人都刻意隐藏了身上的道气。

        到了炎阳城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两人便找了一处客栈歇下。

        魔修随性,喜爱奢华,就连这客栈也豪华几分。

        乐至躺在客栈的床上,身下一片软绵绵,他已经几十年没睡过这么软的床了,所以甚感幸福。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乐至蹭了蹭软绵绵的床,不舍地爬了起来,开门。秦太和站在门外,在夜色中看不清楚表情。

        “莫非真人想夜探魔尊府?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何不多歇一晚,明日再多了解一些情况?”乐至道,另外他也颇不舍得那软绵绵的床。

        “有蟑螂。”

        “……”

        “我所宿房间有蟑螂,所以睡不安稳。”秦太和道。

        “……踩死它。”乐至道。

        “修真者当有道心,不可随意杀生。”秦太和义正言辞道。

        “那当如何?”乐至无语。

        “你这屋向阳,应当干净些。”

        “所以?”

        “所以我和你一起睡。”

        “……”

        软绵绵的床上挤了两个人,乐至心痛至极,但是鉴于身边之人乃是修真界大能,所以忍着将他踢下床的冲动,咬牙入睡。

        一夜无梦,乐至醒来,颇为神清气爽。

        魔修喜爱奢华,这风俗也开放了几分,街上女魔们衣服穿得极少,一路走来更是享尽了眼福。

        “我们去哪里?”乐至问道。

        秦太和拦住了一妖媚女魔,问道:“这炎阳城中何处最热闹?”

        女魔看了秦太和一眼,眼光顿时直了:“奴家闺房最热闹,小郎君可有兴趣?”

        秦太和的手突然伸出,落在女魔的丹田处,女魔只觉丹田一痛,脸色顿时一变,求饶道:“大人饶命。”

        “何处最热闹?”

        “西街。”女魔道。

        秦太和点头,摸了摸女魔的脑袋,温柔道:“乖。”转身便与乐至去了西街处。

        这最热闹的地方最容易探听到一些消息。

        不过在西街转了几圈,他们便探听到一下信息:

        炎阳城城主为魔祖炎月老祖,分神期的修为;

        炎月老祖面目和蔼,看似样貌端正,实则四魔尊之中最有心机的一位;

        炎月老祖有搜集美人的喜好,那城主府中美人无数;

        炎月老祖手下有两大左膀右臂,一为灵玉公子,一为平归公子。

        “你说这灵玉公子会不会是沈其玉?”乐至问道。

        “只有见了才知道。”

        乐至与秦太和前一刻还在人群之中,后一刻便发现身边的人瞬间消失了。

        所有人都往街中间挤着,似乎在争相看着什么。

        秦太和见了毫不犹豫地也挤进了人群之中,乐至只能紧随其后。

        挤得近了才发现原来是一辆马车从街中驶过。

        那马车极其奢华,轿身是百鸟朝凤图,似泛着阵阵金光,引路的也是至尊灵兽。

        微风吹过,马车帘子掀起,便见了车中坐着一女子,容貌倾国倾城,虽然只是一眼,却摄人心魄。

        “这是城主新搜集的美人?”有人问道。

        “听闻此美人长于仙山之中,以花露为食,沐浴于日月精华之中,所以才这般肌肤胜雪,美貌更是无人能敌。”

        “城主大人果然艳福不浅啊!”

        “不过听闻这美人可不是城主自己享用的。”突然有人道。

        “那是谁?城主根本不将其他三大魔尊放在眼里,这能让城主献美人的又是何人?”有人好奇道。

        “是妖宗的妖主大人,我还听闻啊,几日后,妖主大人便要来这炎阳城了。”

        人群一片哗然。

        人、妖、魔三宗虽无纷争,各立一方,却也并无亲近之意。

        正道修者与魔修本来不合,妖修立于二者之间,便是一股制约之势。即使毕景入幽草宗,也是隐秘行为。

        如今毕景竟然要来魔宗,还这般声势浩荡,魔宗亲献美人,讨好之意十分明显,这般情况对正道修者十分不利。

        这事秦太和想到了,乐至也想到了。

        “此事我需告知师兄。”秦太和道。

        乐至点头,两人出了人群,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秦太和写了书信,又以纸鹤为媒,让其将这书信送到秦太初手里。

        “妖宗手下妖修无数,妖主也于几十年前入了分神期,若是妖宗真与魔宗亲近,我们当如何?”秦太和问道。

        “如何?”乐至也十分迷茫。

        过了许久,秦太和才道:“杀了毕景,然后嫁祸道魔宗身上如何?”

        “杀了他?”乐至跟着重复道,却出了神。

        “罢了,或许没有想象的那么厉害,都说妖主爱美人,他或许是为了这喝风饮露的美人而来。”

        因为妖主的即将到来,炎阳城的奢靡之气更甚了几分。

        魔尊下令:妖主到来,举城欢庆。

        魔尊后又补充了一句:若是有人能入了妖主的眼,他收藏中的法宝,随便挑选。

        所以这城中到处张灯结彩,街上的美人也多了许多,不论男女,而那身上的衣物更少了几分。

        有人欢喜有人愁。

        因为妖主的到来,炎阳城中的防守重了几分,他们根本无机会可进入城主府,这灵玉公子是不是沈其玉也无从得知了。

        时间很快过去,转眼便到了妖主到来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