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贰玖章 食言而肥

第贰玖章 食言而肥

        隔着二十年时光,毕景再一次见到了乐至。

        毕景看着眼前的人,淡眉、细目,艳丽的容颜,几乎每一寸肌肤都灼伤了自己的双眼。毕景神思也渐渐恍惚起来。

        叶光纪见毕景发了呆,连忙将他怀中的孩子抱走。

        这院子中便只剩下毕景与乐至二人。

        乐术骨架小,乐至的身影比他还小了些。

        乐至走到了毕景的身前,仰头去看他,脸上的笑十分灿烂。

        “毕景,如今我已转世投胎,你之前说的话还作数吗?”

        毕景醒神,脸上的表情变化莫测,他半弯下了身,便与乐至这样对视着,手抚在他脸上,轻轻摩挲着。

        乐至一直笑着。

        “自然作数。”毕景道。

        乐至地笑又灿烂了几分。

        毕景突然站直了身体,目光落在了乐至身后,问道:“乐术呢?”

        乐至也转身,茅屋的门大开着,里面却空无一人。

        “他早就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了。”乐至道。

        乐术早在二十年前已经离世,自己借着他身体活了二十年。

        毕景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乐至从乐术的茅屋中走出来,还穿着乐术的衣裳,这一切落在毕景眼中便是杀人夺物。

        即使乐至夺的物都有些不堪入目。

        在毕景眼中,乐至便是一个疯子,所以刚刚那句话,他几乎可以肯定,乐至杀了乐术。

        想到那丑东西死了,毕景只觉得头脑一阵眩晕,怒极攻心,看向乐至的眼神也恐怖至极:“你杀了他?”

        乐至眼神渐渐迷茫起来。

        自己占了乐术身体的时候,乐术已经死去,所以并不算自己占了他的身体,乐至刚想否认,便有冰冷的东西抵在了自己脖子上。

        毕景本为神兽陆吾与昔日妖皇凤凰之子,他随了母亲,原形为凤凰,这利爪却随了父亲。

        只有他在极其动怒之下才会现出这爪子。

        二十年前,毕景便是拿这利爪搁在他脖子上。

        乐至愣了一下,心瞬间冷去,冷笑道:“毕景,你身为妖王,竟是食言而肥!昔日你言只要我投胎转世便允我机会,如今我回来,你怕兑现诺言,所以杀人灭口吗?”

        “你杀了乐术!”毕景冷声道,“你嫉恨本座的二位公子,所以将他们打入冷狱,风月殒命,无双疯傻,如今你又嫉恨乐术,所以杀了他!”

        “我为何要嫉恨乐术?”乐至问道。

        毕景抿着唇不言语,只是一双冷目死死盯着他那张脸。

        “我为何要杀他?”乐至又问了一遍。

        “因为你心狠手辣,凡是本座喜欢的,你都容不下。”毕景道。

        “你喜欢乐术?”乐至的语气突然变得十分怪异,听在毕景耳中便是阴阳怪气,“毕景,原来我乐至在你眼中便是这样的人?我待你一片痴心,你却弃之如敝履,你可以喜欢后院三千,却独独不喜欢我!如今你竟然说你喜欢乐术?”

        “若是我说乐术便是我呢?”乐至道。

        “你以为你这么说本座就会放了你?”毕景冷笑,“你刚说自己投胎转世,现在又说自己是乐术,你以为本座是傻子吗?”

        昨日乐术本为乐至,可是乐至心中还是一阵发凉。毕景,你说你喜欢乐术,那我今日站在你面前,你又为何识不出来?

        你是自欺欺人还是厌恶我乐至至此?

        他与毕景,果然是孽缘啊孽缘!

        乐至一股真气撞在胸口处,温热的液体从喉咙中涌了出来。

        鲜红的液体,将眼前人的衣服完全染红了。

        毕景眼睛瑟缩了一下,看着乐至眼中的光亮一点一点消失,最后再无波澜。

        “我并非你对手,若是你欲第二次杀我,那便杀了吧。”乐至道。

        毕景手紧了紧,爪子靠近了那带着凉意的肌肤,只要再靠近些,锋利的爪子便可以刺进他的血肉之中,只要杀了他,便可以解脱了。

        乐至闭上了双眼,所以看不见毕景的手渐渐颤抖起来。

        “乐至。”

        除二人之外,突然有第三个声音响起。

        乐至转头,便见一个白发白眉的老头站在一旁,一身广袖道袍,不染凡尘。

        “缘分天定,凡事适可而止,不可过了。”

        “痴念太重,伤人伤己。”

        本来毫无光亮的双眼渐渐有了亮光,经历了至痛之后,如今心竟意外的平静了下来,本来乱成一片的心绪竟意外的清晰起来。

        误以为毕景喜欢自己,所以痴等,因为嫉妒,所以喂他吃下寄情丹。

        毕景本无错,自己欺骗毕景二百年,那么骄傲的妖主任人摆布了两百年,即使杀了自己也无错。

        错的是自己,错在自己痴心。

        “放开他吧,他此生有仙缘,若是再死一次,投胎也是畜生道了,再无仙缘。”玄灵老祖看着毕景道,声音安静而平和,似乎安抚了人的内心。

        毕景放开了乐至,利爪收起,手却微微颤抖起来。

        玄灵老祖走到他面前,手中拂尘在他眼前拂过,乐至顿觉海阔天空。

        执念太深,消散不易。

        乐至能够察觉到自己心中的执念一日日少去,但是始终还是放不下,所以便给了自己最后一个机会。

        自己重新归来,若是毕景肯接受自己,也算一桩美事。

        可惜是自己妄想了。

        渐渐地,心中的波澜消失了。

        “你杀了乐术,所以这唯一的机会本座也收回了。”毕景道,“乐至,你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本座面前,若是我再见了你,无论谁护着你,本座也会杀了你。”

        乐至笑着点了点头。

        罢了罢了!

        乐至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毕景,若是我当初真知道你厌恶我至此,我便不会给你吃寄情丹。年少痴迷,无法控制自己。害死风月,我也以命相抵了。其实你本无错,我不该怪你不爱我。往日之事乃是我任意妄为,从今之后,我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即使来日同归仙道,我乐至也不会与你在同一重天。”

        既然不能与毕景在一起,乐至也再不想与这人再见了。

        相见不如不见。

        虽然现在自己心中还无法忘记毕景,终有一日,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乐至的话一字一句都落在了毕景耳中,也一字一句地敲在他的心中。

        眼前的人欺他骗他,本是罪无可恕,如今这人觉悟,他本该开心。

        开心吗?

        毕景忍不住去看自己的胸口处,总觉得一阵一阵锐痛,毕景紧咬着嘴唇,努力维持这那一副狰狞的模样。

        “记住你今日的话。”毕景道,便转身离去。

        乐至强忍着不去看他离开的背景。

        乐至呆呆地看着地上,只觉得心中空荡荡的,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若不是我刚经过此地,你又要一命呜呼了。”玄灵老祖叹道。

        “多谢救命之恩。”乐至道。

        “老夫救尔身,传尔道,至少要得一声‘师尊’吧?”老头儿吹着胡子道。

        “多谢师尊。”乐至从善如流。

        玄灵老祖这才满意:“老夫果然没看错,你修为上升很快,勤加修炼,来日定可飞升成仙,老夫便在九重天上等着你。”

        “乐至定当全力以赴。”

        玄灵老祖的目光突然落在乐至的袖子中。

        只觉得眼前一闪,藏在袖中的七色石便落在了玄灵老祖的手中。

        “棠淇那小子给你的?”玄灵老祖问道。

        “是的。”乐至看着玄灵老祖手中的七色石,突然觉得上面的光似乎黯淡了一些。

        “你可知这七色光代表何物?”玄灵老祖问道。

        乐至也好奇:“不知,请师尊指教。”

        “七色光便是人的七情,喜、怒、哀、乐、爱、恶、欲,人一生便伴随着七情六欲,修仙者不一定要断绝情爱,但是老夫修的却是绝爱之道,此道更易成仙,不易走入魔道,就连那天雷,也爱砸那情爱重的。”玄灵老祖道。

        “那我修的便也是断情绝欲之法,这七色石的光芒便代表情爱,光芒越暗,情爱也越淡,若是光芒全灭,便绝了情爱?”乐至愣愣道。

        “小子聪明,断情绝爱也讲究一个度,若是全断了,却是修绝情道的上上境界了。老夫修道几千年,也未完全绝了七情。”玄灵老祖道。

        玄灵老祖将七色石扔给了乐至:“棠淇那小子不错,老夫有事,小徒儿保重。”玄灵老祖说完,便踏着云朵离去了。

        乐至看着重新回到手中的青色时,与第一次见棠淇真人拿着这块石头时比,光芒已经暗淡了许多。

        玄灵老祖刚离去不久,叶光纪匆匆而来,颇为狼狈,身上的衣服被撕成一片片,脸上也是焦急的神色。

        “乐术,毕景把你儿子抢走了,咦,乐术呢?我正在带娃娃四处走走,他居然偷袭我!”叶光纪怒气冲冲道。

        “抢走便给他。”乐至道,既然是抢走便不会杀了它。他与毕方鸟通灵,只要毕方鸟化为原形,马上便会找回来了。

        叶光纪说完,才后之后觉地发现眼前竟然是一个绝世无双的大美人,哪里是他的那个小药童。

        “你是谁?”叶光纪一脸惊奇,绕着乐至转了一圈。

        “叶光纪,你说我是谁。”乐至道。

        “我说你是谁你就是谁?”叶光纪眯着眼睛问道。

        “我的意思是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谁?”乐至道,换了一副样貌,便无人识得自己了吗?

        “不知道。”叶光纪道。

        “如果乐术变成这副样子了,你这百草园还要我吗?”叶光纪已经蠢到家,乐至直接道。

        “你是乐术?莫非是转颜丹?”叶光纪张大了嘴巴,吃惊道。

        “还没老到无可救药。”乐至道。

        “那是自然,老夫神机妙算。”

        好像哪里不对!

        “你才老!”叶光纪怒道,对乐至这副新模样却十分好奇,忍不住伸出手将他全身摸了一个遍,“不过真是漂亮啊!比原来的模样顺眼多了。”

        “其实我不是乐术。当年乐术寿元已尽,我又是一缕骨魂,所以便借了他的身体。”乐至道。

        “那你真名叫什么?”叶光纪问道。

        “乐至。”

        “这名字听起来有几分耳熟啊!”叶光纪绞尽脑汁,都没有想起来。

        叶光纪很快接受乐至变了模样的现实,总爱偷偷看他,一边看一边流口水。

        “乐至,你儿子被抢走了!”叶光纪终于想到了正题,吼道。

        “第一,那不是我儿子,第二,他自己会回来,不需要你担心。”乐至道。

        到了下午,毕方鸟便自己回到了乐至身旁,一脸惊恐的模样。乐至也感受到他的害怕,摸了摸它的脑袋,毕方鸟才平静下来。

        叶光纪对小娃娃十分关心,每日往乐至身边跑,等见了那床上躺着的小娃娃的时候一张老脸都要笑歪了。

        日子久了,叶光纪也知道这小娃娃是毕方鸟所化,毕方鸟每日化作小娃娃的时间全归了叶光纪,其余时候继续做着乐至的灵兽。

        毕方鸟成为继秦苏之后替乐至抵挡火力的第二人。

        因为乐至与毕方鸟通了灵犀,所以毕方鸟心中的痛,乐至也晓得。

        毕方鸟的变身时间已定,便是每日午时,半个时辰。

        这一日正午,窗台上站着的毕方鸟突然变成了一个穿着红肚兜的娃娃。

        “唧……唧……”两只小肥手拍着,嘴里发出细细碎碎的声音。

        乐至从床上下来,走到了毕方鸟身边,将他抱进了怀里。

        落入乐至怀中的娃娃‘咯咯’地笑了起来,一张大肥脸在乐至脸上蹭着,蹭了他一脸的口水。

        “……”

        钦离拍着小手笑了起来。

        “……”

        “小宝贝,你爷爷来了!”门外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钦离表情瞬间凝固了,鼓起了脸颊,可怜兮兮地看着乐至。

        乐至拍了拍他的肩膀:“乖。”

        叶光纪已经进了屋,伸手便要来抱钦离,可是小家伙估计受多了摧残,死死地抓着乐至的手臂、衣角。

        乐至穿着一身道袍,然后……道袍便落在了地上。

        乐至的骨架比乐术小,乐术的衣服穿在乐至身上便是松松垮垮,此时更是被一个小娃娃扯了。

        “……”

        “药童啊,你得量做一些衣物了。”叶光纪深沉道。

        “这山下可有坊市?”再见了叶光纪,乐至便问道。

        “幽草宗建在山上,这山下是有坊市的,不过婆娑峰太高,一般弟子很难也不愿下去。不过你都这副模样了,还是赶紧去置办几身吧。”叶光纪道。

        “我下山看看。”乐至道。

        “剑修可御剑飞行,但是我丹修只能靠法宝和灵兽了,你好好想想法子。”叶光纪道,便抱着钦离离去了。

        自己的灵兽不是毕方鸟吗?

        乐至跳出了门,叶光纪抱着钦离已经没了身影。

        乐至在家中等着钦离变回原形。

        婆娑峰往下便是幽草山,下山,便是一座小城了。

        乐至样貌出众,又带着毕方鸟,很快引来了众人注目。

        坊市中人很多,那些人便一直盯着乐至看着,还爱往他身上撞着。

        “你是山上的修真者吗?”

        “你是不是会法术?”

        不断有人拉着他问,乐至终于明白了修真者为何不爱下山了。

        修真者到了这坊市之间便成为了奇珍异兽。

        乐至找了一家成衣店,出来的时候便是一身红衣了,他偏爱红衣,与这火红的毕方鸟倒是相映衬了。

        少年红衣,俊颜如花,许多人都看着他发怔。

        乐至离了人群,往城西走去,那也有一处坊市,不过只有修真者能进。守门者试了乐至的灵力后,便让他进去了。

        这处坊市多是卖灵石、符箓和法器的。乐至想看看有没有合适自己的。

        冤家路窄。

        乐至刚走到一家法器店铺前,便见一个人从自己面前走过。

        这人和沈漫长得十分相像,但是表情冷然,全身带着一股冷气,正是之前在碧秦林中见到的那个魔修。

        这人刻意隐藏了魔修气息,所以在这坊市中走动也无人察觉。

        那人突然看了乐至一眼,乐至便觉寒意袭身,不得动弹。

        那人往自己走来,乐至深吸了一口气,将脑袋低了下来。

        擦身而过,那人突然停在了乐至的面前。

        “抬起头来。”那人道。

        乐至抬起头来,看向那人。

        那人却是看向另外一个方向,一只大型灵犬正乖乖地仰起了脑袋……

        乐至:“……”

        那人看了乐至一眼。

        乐至挤出一个笑。

        那人已带着灵兽离开。

        乐至并没有在这坊市中久留,赶回了婆娑峰。这红衣最适合乐至,所以叶光纪见到乐至这般模样的时候也愣了一下。

        “妖主明日回万妖宗了,夏季炎热,我向宗主讨了千无洞来避暑,要不要随我一起?”叶光纪道。

        乐至听到,只是祭出了双手,掰着手指头算,上次见面过后,不过一个月时间。

        他一个万妖宗的妖王,按叶光纪的说法,寄情丹药性已解,继续呆在这幽草宗作甚?所以走了也无甚奇怪。

        乐至笑了笑:“我有七色石秘境,也是冬暖夏凉。你为高级炼丹师,也应当有秘境才对。”

        “秘境太无趣了!”叶光纪囔囔道,“乐至,你是不是那个乐至?”

        “哪个?”乐至问道。

        “是你对妖主下的寄情丹吧。”叶光纪道,“我想起来了,之前听人说过,而且也从妖主口中听过。”

        乐至点头。

        叶光纪眼睛一亮,便紧紧盯着乐至瞧着。

        “当年你叛出灵仙宗的时候,灵远老怪是不是气疯了?!”灵远便是乐至昔日的师父,同为丹修,修为又比叶光纪稍微高那么一点,所以成了叶光纪头号讨厌的人物。

        “气但是没疯。”乐至道。

        叶光纪继续赞赏地看着他。

        乐至被他看得头皮发毛,便借口修炼,将要将叶光纪赶了出去。

        “莫急,我昨日见了妖主,昔日里风流倜傥的妖主大人颇为落魄的模样。”叶光纪道。

        “或许只是纵#欲过度。”

        “他明日走了,你真的不打算见他一面?”叶光纪问道。

        “我见他,命便没了,莫非你这老家伙想谋害我?”乐至横了一眼叶光纪道。

        叶光纪仔细去看乐至的发现,突然手上传来一阵剧痛。

        “你掐我手作甚!”叶光纪叫道。

        乐至回过神来,看着被自己掐红的手臂,原来不是自己的,又用力掐了下去。

        “啊!”叶光纪一声惨叫,响彻天际。

        乐至心满意足地收回了手。

        叶光纪地这一声叫声就连站在百草园的门口都听见了。

        百草园前门口的小径,人烟稀少,但是偶尔也会有人见过,便会见那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俊眉朗目,脸色却十分难看,全身一股寒意,路过的弟子都不敢看一眼,匆匆而过。

        “宗主!”穿着青色罗裙的女子拖着裙子走得跌跌撞撞,“奴家已将东西都收好了,宗主您是打算明日启辰吗?”

        男人回过神来,深深地看了百草园一眼,尔后道:“即刻启程。”说完便挽着女子离去。

        春去春来,时光飞逝,转眼便过去了几十年。

        一般而言,若是有炼丹资质的话,从七级炼丹师到八级炼丹师需要三十年,而从八级炼丹师到九级炼丹师需要九十年。

        乐至天赋好,不过花了五十年时间。

        他突破至九级炼丹师的时候,便开始着手修炼绝情丹了,所以他的大部分时光都留在这七色石中。

        药石在丹炉中缓缓融合,一股清香从丹炉中透了出来。

        乐至往那药炉之中注入一股灵气,便出了七色石秘境。

        乐至一出来便听到院子中一声巨响,院子外的一块巨石被叶光纪碾碎了。

        叶光纪脸色十分难看,乐至很少见这般模样,暗暗揣测到底是谁惹怒了药神大人。

        “混蛋!”叶光纪一声大吼,怒气冲天。

        “贱人!”又是一声大吼,脚下的地似乎震了震。

        “混蛋!”

        “……”

        如此一直重复着……

        “畜生。”乐至道。

        叶光纪突然看向他。

        “你可以换个词,比如‘畜生’。”乐至好心提醒道。

        “畜生!”叶光纪又劈碎了一个石头。

        院子门口,全是细小的石块和石粉,战况惨烈。

        过了许久,叶光纪才住了手,脸上怒气依旧。

        “谁惹了药神大人?”乐至问道。

        “逍遥仙宗的秦太初,真是混蛋!”叶光纪怒气冲冲道,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若是乐至没有记错,这秦太初正是逍遥仙宗的宗主,主修剑道,如今已入了分神期,离飞升之期不远。

        这叶光纪又如何和逍遥仙宗的人结了仇?

        后来乐至才听闻,原来那逍遥仙宗的宗主以十八香车载了无数奇珍异宝上了幽草宗,目的不过是向幽草宗的药神提亲。

        难怪叶光纪气成那样了。

        剑修和丹修本是相辅相成,丹药可助剑修修炼,剑修可助丹修悟道。

        许多修真者结为道侣,不为情爱,有的为了相伴,有的为了修炼。

        所以逍遥仙宗向幽草宗提亲并不奇怪。

        坏就坏在提亲对象是叶光纪。

        叶光纪身为药神自然骄傲,脾气又火爆,这在他看来就是一种侮辱,所以他要将逍遥仙宗的提亲礼全部砸到逍遥仙宗大门上。

        作为叶光纪的药童,乐至至少要为这一行动出把力。

        十八香车依旧停在婆娑峰门口处,惹来无数弟子的瞻仰,叶光纪见了香车脸便黑了。

        “药童,快去赶车!”叶光纪气呼呼道。

        “那你作甚?”

        “我监督你赶车,药神岂能自己赶车?”

        乐至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身板,再看看叶光纪那强壮的身躯,顿时想再掐他一把。

        不过这赶车不需要力气,只需坐在前面指引天马飞行方向即可。

        于是乐至坐到了最前面,叶光纪便老神在在坐在香车之中,闭目养神,颇为高贵大气。

        十八香车乃是逍遥仙宗上等宝器,由十八只坐骑天马拉着的香车,里面足足可以坐人百余人。

        香车在云中穿梭,速度十分快,上面坐着的人却丝毫不觉得眩晕难受。

        不过半日的时间,隔着云层,乐至便看到那隐藏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道殿。

        逍遥仙宗坐落在大陆南面的逍遥山上,逍遥山上灵气充沛,本是一块福地。

        逍遥仙宗主修剑修和乐修,掌门宗主秦太初,传闻中是个厉害非凡的人物。

        十八香车落在逍遥仙宗的大门前,守门弟子自然识得这香车,所以坐在香车上的都是贵客。

        “请问您是?”有弟子走了上来,看着乐至恭敬问道。

        叶光纪从香车上跳了下来,笑眯眯道:“我们是来归还东西的。”

        “您要将东西还给谁?弟子马上去禀报。”那弟子问道。

        “不必了,药童,快把这些东西砸到门上去!”叶光纪看了一眼乐至道。

        “……”

        那些弟子也都慌了神,不过轻易便被叶光纪制住了,只能瞪大着眼睛看着那一件件至宝往门上砸去。

        “哐当哐当……”

        鼎、炉、幡、丹药、剑、道帛,全部一件一件砸了上去。

        乐至砸的颇有些心疼。

        那砸出去的扳指突然落在了一个人手中,乐至也住了手,默默地躲到了叶光纪身后。

        立场很坚定,他叫我砸的。

        来人一靠近便是一股沉沉的气势,步履平稳,修为也深不可测。

        那人生着一双桃花眼,一头青丝用白玉簪挽起,面容俊秀之中却带着一股妖冶之气,一颦一笑摄人心魂。一身紫衣更衬得身形挺拔。

        乐至看向那人的时候,那人也看向乐至。那目光太锐利,乐至首先收回了目光。

        叶光纪眉目之中带着一股硬朗,若是这人就是秦太初……

        “你就是秦太初那老不死的家伙?”叶光纪首先问了出来。

        “师兄正在入定,请问这位道友是?”那人问道。

        “幽草宗叶光纪,你又是哪位?”叶光纪问道,稍微客气了些。

        “秦太和,叶道友是来找师兄的吗?要不先进去坐坐,算算时辰,师兄也快出来了。”秦太和道。

        “算了,我不过把这些东西还他。”叶光纪道,便要带乐至离开。

        “乐至。”秦太和突然叫了他一声,乐至心中一惊,虽然世间传言总爱把自己与逍遥仙宗太和连在一起,但是那不过世人编出来的罢了,自己与秦太和却是半分不识。

        “太和真人有何事?”乐至问道。

        “回去一路小心。”秦太和道。

        “……”

        简直莫名其妙。

        乐至一头雾水地跟着叶光纪离开。

        “你和那秦太和认识?”叶光纪问道。

        “不认识。”乐至道。

        “那他为何只让你小心不让我小心?”叶光纪步步紧逼。

        “可能他怕他师兄吃醋。”

        “……”叶光纪怒瞪他。

        两人走到半路才发现没了十八香车,他们身边又无灵兽,莫非要靠走路回去?

        这走路略微不靠谱,两人都坐在原地,靠着灵犀招来灵兽。

        乐至样貌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其实也活了四五百岁,而叶光纪也是上千的年纪了,两个老家伙大闹了逍遥仙宗,逍遥仙宗果然如传说中的一般大气,也不与他们计较。

        这场闹剧之后没过几天,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幽草宗弟子沈漫和秦苏叛出师门,投入魔修。

        修真#大陆有人妖魔三修,人修讲究人间正道、除恶扬善,妖修随心所欲、却也不为害,魔修生性凶残、爱走外门邪道,然这三修却也各居一方,和平相处。

        但是正道修者投入魔修一派却是门派的羞耻。

        “沈漫出于南玉真人座下,在入婆娑峰前你们便是同门师兄弟,又听闻你们关系好,所以宗主想让你去劝说沈漫改邪归正,若是他执意不肯,便杀了他。”叶光纪道。

        沈漫竟然入了魔修!

        乐至本觉沈漫并非什么奸恶之辈,对自己也不错,上次见面沈漫已为结丹四阶的修为,之后也无机缘再见面,如今几十年过,沈漫居然投入魔门,实在匪夷所思。

        沈漫心智坚定,一心修道,今日变故,是否又是出自于内心?

        乐至又想起了几件事:

        沈漫的父亲沈其玉本为正道修者,后也成为魔修;

        而那与沈漫生得一模一样的魔修,乐至也见了两次,一次在碧秦林中受了伤,一次便是在山下坊市。

        这两件事和沈漫成为魔修是否有关呢?

        又有何关系呢?心中却也下了决定要去那魔门看看。

        “谁与我同去?”乐至问道。自己虽为九级炼丹师,但是孤身如魔门救人或杀人便有难度了。

        “逍遥仙宗秦太和。”叶光纪道。

        “幽草宗的弟子和逍遥仙宗有何关系?”乐至好奇。

        “因为秦苏本是秦太和的胞弟,隐藏身份拜入幽草宗。”

        “……”那小妖孽原来有个老妖孽的兄长。

        “何时动身?”乐至问道。

        “即可动身,秦太和已在幽草宗门口等你了。”

        ……还真急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