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贰肆章 似真似幻

第贰肆章 似真似幻

        乐至醒来只觉神清气爽、心情舒畅。他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却忘记梦里梦到了什么。

        身下是一片柔软,似乎躺在云彩之上,微风拂面而来,一片温暖之感。

        舒适地让人舍不得睁开眼睛。

        “乐至!”

        乐至突然听得一声唤,连忙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还是趴在那石桌之上。

        无云彩,也无微风。

        石桌上的茶壶还隐隐冒着一股热气,茶香缕缕。

        闭眼间不过一盏茶时间,却似乎过去了许久。而对面,秦和正沉沉睡着,压着半边面具,露出的一半脸显得安静而宁和。

        “秦和。”乐至叫道,实在看不惯眼前的人睡得这般香。

        秦和悠悠转醒,却还伸了个懒腰,倒似十分惬意。

        “朱雀兰不见踪影,你却睡得这般香。”乐至嘲讽道。

        “该为我的,便是我的,何必强求?”秦和笑道,“这朱雀兰本该是我的,即使睡了这一觉,也无甚影响。”

        “小子傲气十足啊!”老人换了一身衣裳,长袍广袖,头发束起,精神气十足。

        秦和恭敬道:“求与不求,不过一念之间。求该求的,不求不该求的,老人家,您说我说的对吗?”

        “小子悟性不错。”老人赞赏道,“不像有些人啊,总是执迷不悟。”

        老人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似有若无地扫过乐至,乐至丝毫不为所动。

        “您老人家过奖了。”秦和道。

        “这世上的东西,愈珍宝则愈难得,若是想要,便自己去采吧。”老人道,手指向一个方向。

        乐至与秦和一起转头,远远竟然见了一片花林。

        百花楼建在城尾,若是没有记错,那原本是一片城墙。

        如今凭空多出了一片花林,本是十分怪异。但是乐至和秦和的表情都不见变化。

        “多谢老人家。”秦和作了一个揖,真真是谦恭至极,却不失风度。

        两人一起往那花林中走去。

        百花楼后院铺着青石板,而花林之中都是黄色的泥土。

        乐至抬腿,只要踏下去,便出了这后院。

        乐至回头,老人正一脸温和地看着他们。

        乐至进了花林,再回头,老人却已消失不见,连那百香楼都如梦似幻起来。

        天空中有成群的飞鸟飞过,飞鸟羽翼五彩,形成了一幅美好的画卷。

        花林之中百花齐放,想要从花海之中找到朱雀兰十分难。

        那花林之中不乏许多比朱雀兰珍贵的花草,两人不过看一眼,目光继续落在下一株身上。

        百香楼楼主只答应他们这朱雀兰,若是求得多了,怕是连朱雀兰都没了。

        乐至看得眼花缭乱。

        “叶如刀,花如星,白日颜如火,你看那一株是不是有几分相似。”乐至见了那万花丛中的一小簇,他是见过的,但是却还是不敢确定,于是便问秦和道。

        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身边的人说话。

        乐至转头,却发现身边的人竟然呆住了。乐至与秦和相识不过数日,也不知这人真面目,即使是这了了世界的相貌,也只看到了一半。

        秦和此人深不可测,生着一颗慧心,心绪也深而不露。

        能让秦和呆愣住人或物,乐至是好奇至极。乐至顺着秦和的目光看去,自己也愣住了。

        只见那花海之中突然多出了一个人。

        那人一身红衣,黑发如墨,站在那花海之中,明明只是一个背影,却比那万花还艳丽几分。

        那人缓缓转头,在看清那人长相的时候,乐至和秦和都屏住了呼吸。

        那人面容艳丽无双,柳眉弯弯,眉目之间透出一股媚气,媚而不俗,便如同这花海中生出的妖精一般。

        漂亮地不似凡人。

        乐至真乃震惊至极,因为这人的样貌竟然与他的样貌生得一模一样!

        过了片刻,乐至才回过神来,身边的秦和还是呆呆愣愣的模样,眼睛似乎都要看的直了。

        他不知道秦和原来也是个好色之辈,修真大能好色也就罢了,却还对着那和自己生得一模一样的人犯花痴,委实有些让人难为情。

        “秦和。”乐至叫道。

        秦和的眼神渐渐清明起来,却不理会乐至,而是看向那花丛中人,柔声道:“您可是这花中仙?”

        那人掩唇轻笑,却不言语。

        此人是谁?

        为何在这花林之中?

        模样为何与自己如此相像?

        乐至心中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转眼间那人便到了他们面前,一双乌眸眼波流转,仔细看去,却又十分沉静,不染凡尘。

        近了便闻得见那人身上淡淡的香气,正是玉莲之香。

        那人看向秦和,乐至居然发现秦和的脸红了,这事态实在有些诡异。

        “秦和。”

        这人的声音听在乐至耳中也是十分熟悉。

        秦和的眼神渐渐涣散起来,乐至看着他,发现他只是睁着眼,眼珠却不会动了。乐至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他却毫无所动。

        “我封闭了他的神识,他听不到我们说话了。”那人笑道。

        “你是谁?”乐至警惕道。

        “致虚极,守静笃,如此日复一日,都道无趣之极,却不知顺应天道,喜由此生。得道便知万物,无欺瞒,与天地同寿,与万物共荣。此乃得道成仙之乐趣,也是我现在所感。”那人道,眼含笑意。

        “你是仙?”乐至惊道。他本怀疑那百香楼楼主是仙界之人,难道此人也是?

        “我是你。”那人笑道。

        “你是我,那我又是谁?你品貌不凡,为何这般胡言乱语?”乐至嗤笑道。

        “我是你,你也是你。”那人道,“若是你真心修道,便会变成我。此人无法欺瞒你,只要看着他的眼睛,你便可以看出他的前世今生。万物皆无可遁形。”

        “听起来甚好。”乐至点头道。

        那人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浓:“修真之路漫漫,如今我便在这里,若是你要变成我也十分简单,不必苦修百年甚至千年。”

        乐至点了点头:“甚好!”

        那人递给乐至一枚丹药:“只要你将这丹药服下,我们便会化为一体。”

        乐至接过了丹药,便要吞服。

        那人眼中闪过一抹贪婪。

        红绫从乐至的袖中飞出,直接缠上了那人的脖子,乐至顺势点了秦和的眉心一下,秦和回过神来,手指落在琴弦上,音调缓缓而出。

        那人躺在地上,脸上的表情狰狞,样貌也变得丑陋无比。

        过了片刻,那人突然化作了一只狐狸,身后挂着九只尾巴。

        “原来是九尾狐,这了了世界中的妖修这般厉害,竟然还会化作别人的模样。”乐至道。

        “刚刚那模样不是他人形模样?”秦和皱眉。

        “他的原形模样你不是看过了,不能更丑。”乐至笑道。

        “他化作了谁的模样?”秦和问道。

        乐至冷哼了一声:“我哪里知晓。”

        风波过后,两人继续寻找着朱雀兰。

        “这棵可是?”乐至指着之前看到的一棵道。

        秦和盯着那花看了许久,最后点头:“正是。”

        秦和将那朱雀兰采出,放进了袖子中。

        两人往回走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若是我没有猜错,这是另一处秘境,堪称境中之境了。”想起刚刚自己刚跨入这花林时所见的景象,乐至道。

        秦和点头。

        秦和坐在地上,七弦琴摆放在前面的石头上。

        轻拢慢捻,琴声缓缓流泻而出,一个转音,琴声顿时急切起来。秦和的手指迅速动着,快得乐至已经看不清。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琴身随着乐声往四周扩散而去。

        “砰”地一声,秦和的琴弦断了,一抹太阳光落在了秦和和乐至身上。

        花林中已是黄昏,太阳已经西下。

        乐至心中一喜,便被秦和拉着往那太阳光走去。

        不过片刻,四周景象顿变,那花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红色的砖瓦。

        “好小子,居然将我的花林秘境打碎了!”老头气呼呼道。

        “老头你若是告诉我们出来的法子,这秘境就不会碎了。”乐至笑眯眯道。

        老头狠狠地瞪了乐至两眼,乐至看着天空。

        “多谢老人家赐朱雀兰,秦和便告辞了。”秦和道。

        “有缘再见。”乐至笑道,转身便要和秦和一起离去。

        “站住!”老头叫道。

        乐至转身,一脸疑惑。

        “我有东西要给你。”

        老头进了屋,再出来的时候,手中便多了一副画,他将画递给了乐至。

        乐至尚且有些疑惑,打开了话,却是一愣。

        画中少年笑靥如花。

        那是乐至一笔一画勾勒出来的,画的右下角用梅花小篆写着落款。

        —灵仙宗乐至。

        当年他入了了世界,任务便是要炼一颗丹药。他从百香楼楼主手中夺了朱雀兰,而炼出的丹药却要交给百香楼楼主。

        这个任务兜兜转转,与这老头也算结了缘。

        最后任务完成,他便要离开这了了世界,但是舍不得那人,世间之大,他却找不到那人。都说百花楼主神通广大,他逼着老头让自己看了那人真容,又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将自己真实的样貌刻在这副画上,想托百香楼楼主交给那人。

        四百年后,这画竟然又回到自己手中。

        “自你走后,他便从来没来过如月城,我有心,却也无力。”

        乐至想,这或许便是无缘也无份。